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天气预报
  • 早晨起来天气阴沉沉的,出门的时候,老婆说,你不带把伞,看上去要下雨了。于季飞满有把握地说,不会下雨,天气预报不下雨。他很信任现在的天气预报。过去大家都管天气预报叫天气乱报,但现在确实不一样了,天气预报的准确度非常高,有时候准得叫人难以置信。
  • 醉酒
  • 索至成是二十三岁时与裘小莉结婚的。那一年,裘小莉已经三十多岁了。那时候索至成已经当了两年半的兵,按照惯例,再过半年就该复员回老家了。虽说当兵时索至成已在当地的乡粮管所上班,即便是复员回老家,按照政策也应该安排工作,最不济也能回到原来的粮管所。可是,他还是不愿意回去。
  • 两天
  • 他静静地躺在那里,一如从前。至死他也没有脱下那枚硕大奇异的戒指。在我们相处的时刻,借着黄金的光芒,阅读珍藏于身边的一本硬边日记本,悲伤已不足以表达一切,我知道这里记载的两天,可真和这枚戒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尽可能地记日记,并且都从元旦开始。在此记录的其中一天是有关治愈我失眠症的事件。看来治
  • 夜色蝴蝶
  • 刚走到石桥上,周津和紫辛就被一阵喧哗声吸引。凭栏望下去,河面上热闹非凡,一条条满载游客的木船来来往往。驾船的是当地人,他们立于船的头或尾,手撑细长竹竿。游客们兴致都挺高,看见迎面的石桥,便朝上面的人挥手致意,欢呼着。动静最大的是一条全是年轻人的船,男男女女声音整齐嘹亮,如同训练有素的啦啦队。无缘无故的热情顿时把环境都感染了,桥上桥下挥舞手臂,高声欢呼,仿佛一见如故。
  • 托付给你的事
  • 一一个人那样孤寂惯了,几乎快成了一潭死水,很难再起一丝的涟漪。事实也是如此,若不是这个小家伙猛不丁地闪现在他的生活里,老人一直都以为,自己这辈子到殁的那一天,也没什么可以牵挂的东西了。向阳家属院统共十几幢旧楼,都是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纺织厂还红火时建成的,有一半楼体的墙面还是砖背裸露的那种,甚至连阳台都没有包完整,
  • 洪泉回家
  • 一窗外均匀的雨声就像是响在枕头边的一位老朋友的讲话声,有了这低低的讲话声,很长一阵他不再感到自家房间的冷落,这声音甚至还让他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淅淅沥沥的雨声一直不停地响着。后来,洪小荣就像听久了老朋友的话容易分心一样,耳朵旁不再有雨声了。耳朵旁不再有声音,眼睛里却有了图像。这图像在他看到的黑暗里慢慢摊开,慢慢亮起来。
  • 歌剧剧本《老舍之死》诞生记(下)
  • 12000年我和妻子去了法国,住在巴黎朋友家,停留了颇长时间,还顺便访问游览了英国、意大利、瑞士等十一个欧洲国家,非常开心。巴黎确是艺术之都。在那里,我们经历了满城歌声乐曲的立夏日音乐节,也进剧场看了演出,其中高行健特意请我和晓歌去巴士底歌剧院观看了古典歌剧《诺尔玛》,这是一个很少演出的剧目,其雄浑悲壮的风格令我耳
  • 如画的理想
  • 1大概从六岁上幼儿园时起,我就喜欢涂抹勾画。一年后上了盔甲厂第一小学(即汇文小学),大概是因为有了课桌吧,画画的爱好,立即就成了痴迷。记得我把课本每一页的边角空白都密密画满,被老师罚用橡皮擦干净。大约在二年级那年的新年,我给班上的同桌和好友都画了一张贺年片。
  • 失落的主题
  • 最近在看《胡狼卡洛斯》(以下简称《卡洛斯》)。这部将近六小时的电影一出来,先在欧洲,接着在美国获一片赞扬,有评论认为是2010年最好的片子。美国电影网简介:在上世纪70到80年代世界恐怖主义历史中,从巴勒斯坦极端主义到日本赤军,卡洛斯都是无可争议的核心人物。在为中东神秘势力卖命的过程中,他一方面表
  • 双人探戈
  • 老范就住在上海水城路一带某个“文明小区“。那一带已陆续被日本人台湾人入侵蚕食,一个个新建的高档小区配有会所、绿地和大门警卫,一间间日本居酒屋库拉部(俱乐部)、台菜店及台湾小吃。走在水城路,他彷佛到了异乡。唯一让他心安的是他住的小区,多少年来维持着同一个面貌,白色的外墙风吹日晒成粪土污黄,大门外的小块绿地上堆满杂物,盆盆罐罐种了些
  • 初醒中沉醉
  • 牧人的家园
  • 边走边吟
  • 生命档案
  • 我赖在母亲肚皮里就是不肯出来,一生的性格就在那会儿铸成。预产期超过一个多月了,我弄不明白自己跟谁较劲,为什么要较劲?老子曾自比“婴儿之未孩“,在他心目中婴儿是充满灵性的道的意象,那么,我肯定是隔着娘肚皮觉察到外部世界的可畏了吧?
  • 再读《百年孤独》,重温现实主义
  • 一如果要从千百部外国小说里,找出一部对“新时期“以来的小说叙事影响最大的作品,那么,像许多读者一样,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可以肯定地说,如果没有《百年孤独》的影响,许多中国小说家的叙事,可能就是另外一种样子。20世纪80年代初期,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这部构思了十五六年,写了将近两年,出版于
  • 当代文学和批评的七个话题(中)——答客问
  • 中国作家才能的滥用和误用客:作家都是人精,难道不知道自己的才能究竟在哪里,还会滥用和误用?能否举几个例子,说得更具体一些?比如就从你过去有过研究,后来渐渐不再关注的王安忆开始?主:其实我还是在尽可能地跟踪阅读王安忆的创作,只是我的看法与她本人,与一直肯
  • 多元博弈的文学评奖——“新世纪文学反思录”之九
  • 主持人的话:与1990年代,特别是与1980年代相比,新世纪以来的中国文学有一个非常突出的变化,那就是文学评奖的类型、方式、功能与意义及它们的社会影响越来越具有新的特点,也是文学界经常性的公共话题和私议焦点,有的时候甚至会在整个社会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 《上海文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上海市作家协会 上海市<<劳动报>>社

    社  长:赵丽宏

    地  址:上海市巨鹿路675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5403196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026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95/i

    邮发代号:4-219

    单  价:9.00

    定  价:10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