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成人之美
  • 1“椰风屋“铺着深蓝色地毯,到处是绿色植物,藤蔓攀爬,叶子一掐就有汁液,绝不是塑料做的。这里基本上是报社职工的饭堂,物美价廉,咸猪手的味道尤其好,很合潘小和刘家的胃口,只是她俩一个偏爱黑椒汁,一个独喜薰衣草。这种嘴上的口味差异在爱情中也各有体现,比如潘小爱三十多岁的成熟男人,他们事业有成,经济基础牢
  • 月殇
  • 总算尘埃落定。律师说,这是最好的局面,她没要求你把房子卖掉均分,只是订了十年的租约。虽然租金低了点,但你保住了房子。什么?这房子是你的婚前财产?你这话对陪审团去说。让我给你解释一下加州的夫妻财产共有法,你们一起生活了三年,共同报税,而且,你去年重新贷款时加了她的名字,她如果要申诉拥有房子的一部分主权,我是想不出什么
  • 夏商函先生
  • 夏商函死的那天,天空很干净,一朵云都没有。那是雨后的晴天,被清洗过的天空蓝得空洞无比,鸟仿佛可以飞到天国。死的前一天,夏商函看着雨说,天要晴了,要出虹了,我也要死了。夏商函的话,让吴铁匠、张三子吃了一惊,他们说,老夏,你死不了,就算我们都死绝了,你也死不了,你身体好得很。夏商
  • 包容世上所有的蓝
  • 那时她还没到总厂来,只有关系硬的人进厂就坐比较舒服的位子,她父母很一般,她只能老老实实一步一步地来。叫她去管分厂棉纱仓库,是照顾还是没照顾,她也不知道。什么没说就去了。管仓库比较清闲,对一个年轻女人来说,不累,工资又过得去,也就没什么不知足的了,一个礼拜回家里一次,平时就住在集体宿舍里。同事烧了好菜,肯定
  • 迷宫
  • 她听到母亲叫她左转,她就往左转。这条路很长,迎面过来是白花花的阳光,太阳照得整个地面都在发汗,她的背后也早就湿透了,好热好热。她还在走,还在往前走。她不知道自己要走到哪里去。
  • 红故事
  • 12004年年初,我开始写回忆录。一个人应该是在觉得自己一生中的重大事情都过去以后,才有写回忆录的心境。我提笔写下第一句“我开始回忆“时,就是那样的心境。但是没有想到,竞还有“新故事“在接下来的岁月里迎候我,一度弄得我心烦意乱,回忆录的写作不得不停顿下来。一切都源于一个电话。大约在2004年夏末,案头电话铃响了,顺手拿起话筒,是现代文学馆的傅光明打来的。他此前多次来过电话,邀我到他们馆里去讲研究《红楼梦》的心得。记得第一次
  • 与病同行
  • 什么时候不在病着呢?十七岁尿毒症,心力衰竭,神智丧失,写病人我早年生涯,犹如描述一件他人做的行为艺术。直接写最近一次的感觉吧。好几年了,感觉下降,症状越深,早上起来,又躺下来,等一口气上来。假如,清晨的时候,从草地上捡起《纽约时报》,能感觉草的微摇,树的呼吸,鸟的鸣叫,能感知自己呼吸可爱,就趁着清新,赶紧坐下来,写一段字,画一点画。
  • 扬州的仙鹤
  • 去年(2010年)5月有一个奖项要在扬州颁发。在北京我暗想,自己与扬州实在阔别太久了。这么想着,一合眼就仿佛看见了晚暮的运河——普哈丁墓的石阶就是码头,一级级的石阶,直直地潜入水里。颁奖的地点,在一个完全看不见古扬州的宾馆。颁奖者是市委书记,自称是我的旧读者,还有《北方的河》等,我只能笑笑,应酬一过,便事竞人离。会散了,我掏出几页复印带来的、关于扬州胡商的资料,重新潜入了扬州。在车水马龙的间隙里,随
  • 直立着忏悔
  • 风沙絮语
  • 梦境占卜者
  • 寂寞
  • 为了找几本老书,回了一次复兴中路上的故宅。走进年久失修的门廊,上楼,一路上楼梯板不堪重压,在脚下不时发出微弱的呻吟。走过二楼亭子间紧闭的门,仿佛听到里头老爹低沉的干咳声,刹那间唤回了四十余年前的旧梦。其实无论老爹还是阿奶,都只是楼下邻居而已。“文革“第二年春天,弄堂里女人家窃窃私语,说我家
  • 村上春树:现实魔幻主义——读《1Q84》
  • 一一部幻想小说《1Q84》是一部幻想小说。“幻想小说“的概念,原先在儿童文学领域流传最广。那是指介乎小说和童话之间的文学样式,即作品所写既是现实的,又有很多非现实的因素,似真似幻。当然许多幻想文学的名著,如《魔戒》,并不局限于儿童文学。村上春树这部作品的主要人物及他们面临的问题,都非常真实,有很强
  • 鲁迅眼里的美
  • 1以前的评论家谈鲁迅,主要集中在文学层面,对其美术活动,只有少数画家和美术史研究者为之,深入者有限。鲁迅的成就,与他是个杂家有关。刘思源先生说那是“暗功夫“,是知人之论。而这功夫之一,乃美术鉴赏与研究。其内在的因素给鲁迅文字的支撑力,是不可小视的。我们有时候阅读鲁迅的文本,有种快意的感
  • 当代文学和批评的七个话题(下)——答客问
  • “言而无文,行而不远“客:最近贾平凹长篇新作《古炉》正被热议,我觉得从《废都》开始,中经《高老庄》、《怀念狼》到《秦腔》而至乎其极的类似《红楼梦》、《金瓶梅》的细节本身牵连孳乳大于情节演进的板块式和流动式叙事,恰如同样被推向极致的方言土语的大面积输入,是否也属于另一种样式的才能的滥用呢?主:这个问题提得好!最初让我注意到当代作家推崇方言土语,是李锐的
  • 复杂的代际张力——“新世纪文学反思录”之十
  • 主持人的话新世纪以来,我们的文学界包括我们的文学批评与文学研究界的代群意识越来越突出,特别是在对“80后“文学的关注之中,这种意识表现得非常强烈,很少有人会怀疑对于这些写作者们代际命名的有效性。我们完全可以说,新世
  • 《上海文学》封面
      2017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上海市作家协会 上海市<<劳动报>>社

    社  长:赵丽宏

    地  址:上海市巨鹿路675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5403196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026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95/i

    邮发代号:4-219

    单  价:9.00

    定  价:10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