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阿瓦古丽
  • 阿瓦古丽烦闷、不高兴的时候,换上旧衣服,扮成一个做家工的佣女,来到苦力街,溜进穷人饭馆,坐在角落里吃包子。然而,她艳丽的相貌,仍吸引众人的窥望。其实,吃饭是她的一个掩护,贼心里她想听穷人说话,他们的痛苦和唠叨,平静的幸福,无望的眼神,他们给饭钱时的那种窘情和失望,还有他们在饭后知足的笑声,都能无形中安慰她脆弱的神经。她低头
  • 西厢记
  • 一周六这天,是张生的休息时间。他照例早醒了,比崔莺莺醒得还要早,可当崔莺莺身体一动,张生却像听到老师睡觉命令的幼儿园孩子一样,立刻把眼闭上了。崔莺莺这个女人的优点是,只要看到自己的丈夫睡着,她爬起来的动作就会像只猫,不会轻易打扰他的睡眠,也不会像一些怒吼的河东狮,喊醒丈夫干这干那。崔莺莺从不。张生有时都奇怪,这是出于
  • 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预备主的道,修直他的路。——《圣经·马太福音》临近阴历十二月的一个早晨,天还没有完全亮,雾蒙蒙的灰色光线从阴沉的天幕中缓缓透出来。天寒地冻,路和路边那座低矮的小屋仿佛被冻白了。空旷的田里只这么一间小屋,孤零零地像座破败的小土庙。借着屋里那个吊在一根绳子上
  • 罗杰很不安
  • 一今晚,儿子说厌烦了那些老掉牙的童话,求罗杰讲一个新鲜点的故事。他于是试着即兴改编三只小猪的故事,可是故事一旦开始,好像就不受他控制了。那些话,似乎是来自于一个未知的地方,用了他的嘴巴做通道,稀里哗啦地跑了出来,进入到空气中。一种他从未有过的思想,突然从他嘴巴里冒出来,这和一只活蹦乱跳的青蛙突然从他的喉咙里一跃而出没什么两
  • 青色瞳仁
  • 柯比交代她,如果打不开门,别叫。她茫然了一小会儿,想清楚了,这不是一个幽默。柯比的意思就是,她将拿着他房门的钥匙,而打不开他的门。这是一个残酷的游戏,小佴不知道会从哪天开始。每当古铜色的钥匙向右转,门轻轻地转开,她都会深深吸一口气。当然,柯比不会在家,他每天下午上班,一直在KTV看
  • 末日
  • 雪断断续续地下了三四天。每天醒来,其实也已经接近傍晚,拉开窗帘看一眼,雪粒没有方向地在风里胡乱飘,楼下的学校已经停课两天,但是教学楼的走廊里日夜都亮着白色日光灯。阳台上冻着连喝了三天的牛肉汤,我把它拿到炉子上小火
  • 草人儿
  • 我回家了,从北京回到龙山爪村。一推开院门,我从窗户瞅见了媳妇。她调过脸来,凑近玻璃朝着我张望,又缩回头去。不是傍年备节的时候,见我回来,她心里准定“咯噔“一下。她说我像“鬼串门儿“。她说,兔子回窝还得先跺跺脚,你抽冷子就进当院来,成心要把我给吓死喽!她撇着腿坐在炕里头,手拿的是我春节带回来的旧杂志,她拿它拍一下大腿,又把它扣在炕面儿上。
  • 宽阔的台阶
  • 巴黎塞纳河左岸的卢森堡公园,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不但听说,也看见过,当然,看到的是照片。那照片不是单纯的风景照,上面有人物。有的人物是熟悉的,比如大姑妈和二姑妈,她们都曾在法国留过学。有的只知道跟两位姑妈有这样那样的关系,所以会一起在卢森堡公园留影,但究竟何许人也,父母说出过几位,留下模模糊糊
  • 《女囚》的四个片断——选自普鲁斯特《追寻逝去的时光》第五卷译稿
  •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译林出版社约请十余位译者,合译出版了法国作家马塞尔·普鲁斯特的名作《追忆似水年华》七卷本,周克希也参与其中。2003年周克希决定独立重译全书,并将书名定为《追寻逝去的时光》,以更贴合法文原意。第一二卷已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今选载尚在翻译中的第五卷片段,以飨读者。
  • “写真实”! 文学的新潮头来了
  • 一那时,我住在西郊,每天上班坐公交车,进了阜成门穿越大半个北京城,到东四(牌楼)下车,往南走二百米路就是礼士胡同。当我走近胡同口,总能碰上一位靓丽的女孩迎面匆匆走过。她穿着牛仔裤,衣着时尚但不奢华。她挎着书包,迈着轻盈的步伐,不知道是学生,是舞蹈演员,是……我只觉得眼前一亮,像一团朝气,充满新鲜的生机。我没有想到她是从古老的胡同里走出来的。
  • 还有无数朝霞尚未点亮我们天空
  • 不经过忘却,生活就难以为继,除非你得以将你的过去重新赋予意义,这正是我现在必须克服的,以及必须做到的。80年代最初几年的无数早晨和下午,它们从忘却中再次醒来了,似乎这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似的。那个初醒之晨,初醒的午后,我无法确定它起始于哪一天,此刻,我的回忆就从任意的一天开始。
  • 华美的悲情与生命的厚度
  • 孙频:我早在1996年读您的《红殇》时有劈面惊艳的感觉,为小说中那种罕见的华美悲情的质感震惊。2006年读《隐秘盛开》的时候是读到流泪的,因为那本书把世界上本不存在的爱情一点一点地勾勒出来,并把它写到了极致,于是它变成了信仰。又是六年过去了,现在我最喜欢的您的小说
  • 缄默的暗示
  • 醉歌
  • 街南街北
  • 窗后的日子
  • 一直到十八岁,去大学住读之前,我都住在徐汇区的一处棚户区里。那十八年,我从来没有与我的邻居们说过话。我无法具体说出,他们都长什么模样。我常常站在玻璃窗后面看他们进进出出。有一次,左边邻居家最小的儿子突然抬起头,瞥了我一眼,我几乎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那目光忽的从我脸上一扫而过,吓得我往后退了一步,腰撞到了写字台边上。
  • 相识于1967年——纪念诗人何其芳诞辰一百周年
  • 那应该是1967年夏秋之交的事。1967年初是“文革“最乱的时候,北京的“联动“和“造反派“打得不可开交,最终闹到了上层,引发了“二月逆流“,成为一场政治地震。由于形势的逼迫,我们一些中学的老“红卫兵“在学校的日子很不好过,就组织起了话剧团。排演由大家讨论,我和邢鸿远执笔的话剧《历史的一页》。演员以原少年宫话剧组的同学为主。
  • 城市律动
  • 橱窗橱窗是长在城市躯体上最美丽最香韶最招摇最挑逗最硕大的媚眼儿。它艳光四射,露浓香泛,秋波暗送,处处惹红尘。它风情万种的灵动眸子,是由滚滚不尽的江河之水般的雄厚资本浇灌而成的。橱窗里生活着这个世界上最时尚最先锋最高贵最典雅的男模女模和他们所代言的商品。模特们的服装、饰品、头型、化妆、柔情似水的眼波,冷峻如霜的神态,
  • 21世纪短篇小说:光荣的弱势群体
  • 21世纪的短篇小说,我不得不承认它是一个弱势群体。短篇小说无需与长篇小说和中篇小说去争宠,我们应该清醒地意识到,随着社会审美风尚的流变,人们对小说的要求已经难以承载在短篇小说之中了。但是弱势群体仍是一个群体,它仍在生存着,且活跃着,甚至从辩证法的角度看,弱
  • 重返小说写作的“历史现场”
  • 一我想从最近读的一本著作——阿兰·布鲁姆的《莎士比亚的政治》谈起。在这本书里,布鲁姆没有去分析莎士比亚的语言和修辞,他讨论的是莎士比亚戏剧与当时社会历史之间的互动以及由此呈现出来的政治性,其中有一篇文章是《〈奥赛罗〉:四海为家与政治共同体》,在布鲁姆看来,奥赛罗的悲剧并非仅仅是所谓的“命运悲剧“,更是其时城邦制和君主制这些政治力
  • 冯骥才的画
  • 《上海文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上海市作家协会 上海市<<劳动报>>社

    社  长:赵丽宏

    地  址:上海市巨鹿路675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5403196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026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95/i

    邮发代号:4-219

    单  价:9.00

    定  价:10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