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光荣牺牲
  • 一红牌①凌高排我刚出发往高原走的时候,得到了杨烈猝死这个可怕的消息。我和杨烈在军校学的是同一个专业,又是上下铺,最后又一起分配到了边防T团。我没有想到,老万那辆军车颠簸了六天,好不容易把他从这座大漠边缘的绿洲小城驮负到了海拔五千三百多
  • 幸福指数
  • 一去明珠广场的路上,黎静发现,路边的广告屏幕都换上了这个专题片。电视里的海南频道也是,从一套至六套全是这个形象广告:海南岛,幸福岛。记得前年的广告主题是长寿岛,几乎将全岛一百岁以上的老人都折腾了一番。去年是国
  • 航标
  • 那天,雪后天晴,天空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声。这可真是一场罕见的大雪,山口都被封死了。圈里的牲畜出不了牧,门前的雪堆积得快要赶上阳坡的木屋顶高。老人握着手中的半导体收音机听得细致,广播电台传来政府正在组织抢险救灾的消息——公路行不通,已经派出了直升机。近处矿点的民工已快断炊,有人冻伤。这不,果然直升机飞来了。
  • 5路车站
  • 清晨,监护仪上的红色曲线拉平了,这等于是一级警报。分管医生、护士立即投入抢救。他得的是绝症——食道癌,人已几乎脱形。此时,一位医生对病人家属说,准备后事吧,他已经不行了。夫人慌乱起来,尽管她知道人的生命旅程总有终结之时,何况
  • 不伦
  • 那时她住在纽泽西一个靠近华盛顿大桥的小镇,开车过桥到纽约市,只要十来分钟,镇里住的多是像她这样通勤到纽约市的上班族。她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当高级助理,主要负责华人移民申请。因为她通中文,虽然是助理,申请者对她更要推心置腹一点。
  • 柔软的佛光
  • 肉和尚手里拿着几块发黑的水果糖,站在通往后院的那个过道里,一动不动,像尊泥菩萨。小孩们走过来,他的胳膊忽然伸长,手指摊开,浸了汗渍的水果糖亮晶晶的,有几颗糖纸已经磨破,露出黄色透明的糖。孩子们惊恐地往旁边一躲,缩着身子从他身边穿过。大人们嘱咐过,不能吃肉和尚的东西。我们也不想吃
  • 像鸟一样飞翔
  • 灰灰想不到被一只啤酒股毁了,即便在上百只股票涨停的好日子,它连续九个跌停,像绿毛乌龟趴到十八层地狱。专家说,从估值看,至少有十四个跌停。就是说,至少再跌一星期,以房子作抵押的数十万贷款,将彻底泡汤,一星期后要还贷,
  • 1998年的夏天。从这个闷热的傍晚开始,白矾家的阳台上突然窜出许多红蚂蚁来。他家住在五楼,它们是从哪里爬出来的呀?阳台上还有一股咸蒜味儿,是从一只没有盖严的罐头瓶子里发出来的。咸蒜是妻的一个乡下亲戚带来的。亲戚来时
  • 杀死里昂
  • 我叫阿城,我是个没名气的诗人,住在C城。我看过地图,我住的地方在C城的郊区,也许都不算在C城内也不一定,甚至也许叫F城或者D城吧,谁知道。记忆里我并没有迁移过很多城市,但是每一个我都叫它C城,因为方便。而且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城市,因为每当人们问我,“阿城,你从哪里来?“
  • 小中河的月亮
  • 2002年春天,中央电视台纪录片摄制组策划了一套《一个人和一座城市》,其中有北京城,他们请我来充当那“一个人“,那是一次愉快的合作,录制完成的片子里,最后的一组镜头,是我在田野画水彩写生,取的景,是小中河畔的铁道堤及两旁的田野。小中河,是条没有名气的小河。它西边不太远处,有温榆河,东边远处,有潮白河,
  • 故事是最后的赢家
  • 李山有一次对我说:“艺术家最后留下的是故事,而不是作品,更不是别人对艺术家的评论。“是吗?我对李山的奇谈怪论一向不太当真,不过,我从不反驳他。“一千年后,又有几个人知道郑板桥生前画的那几根竹子,郑板桥的故事才流芳百世。“李山说。故事是最后的赢家。
  • 沙砾
  • 那时,我们住在一个采石场的旁边。砾石坑不算深,多年前就被巨大的机械手掏空了,让场主不大不小地赚了一笔。事实上,那个坑浅得有点让人觉得当时场主可能还有其他的打算,比如要打个地基造房子什么的,结果,半途而废了。
  • 这条河好冷清
  • 1968年5月下旬的一天,记得是星期天,早上我正躺在阁楼的床上睡懒觉,迷迷糊糊听到下面房间里有男人的哭泣声。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悄悄地起身,透过阁楼小小的窗口朝下面望去。只见父亲与他的大哥——我的大
  • 散文二题
  • 明月文那一轮月亮果然是越来越圆了,它的圆满就像一个句号,结束了四季中最好的时光。春之蓬勃,夏之绚丽,秋之烂漫,至此宣告结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随之,将面对暮秋的肃杀和寒冬的凛冽。
  • 那些年,那些人
  • 这是我幼年、少年生活的地方,是我从混沌走向成熟的地方,是我情窦初开的地方,也是我一辈子魂牵梦萦的地方……从小学到高中毕业。2002年,这个黄浦江畔的小区,被拆除了。
  • 邱振中诗选
  • 创造一个未知世界——关于邱振中的诗
  • 邱振中足跨书法与诗歌两界,在书法,尤其是草书方面,更是当行出色,令誉彰著,目前可能是国内书法领域一个最炫目的亮点。但就诗歌而言,他在中生代诗人群落中,不论作品的量或参与诗歌活动的频率都远不如他在书法艺术上所表现的惊人成就与自信。我想
  • 不同的志向
  • 一许多人在年轻的时候都有过文学的向往,看重并相信这方面的才能。但其中的大多数人后来并没有从事专门的文学写作,而是做了别的职业。但是他们大多数对过去的那段爱好记忆深刻。只有少数人一直坚持下去,并取得了相应的成就,成了业余的或专业的作家(作者)。不同的只是有的成就大一些,有的小一些。文学写作的发展差异肯定是非常大的,这其中有客观和主观
  • 关于新文学评价标准的思考
  • 一文学有没有标准之所以提出这一问题,有几个方面的理由:其一是我觉得中国新文学的评价标准一直没有真正建立起来。新文学的发展历史不长,又是在与传统文学相背离的状态下产生的,无论形式还是内容与传统文学都有很大的差别,其标准自然有其独立性,也只能
  • 光荣牺牲(卢一萍)
    幸福指数(赵瑜)
    航标(艾克拜尔·米吉提)
    5路车站(艾克拜尔·米吉提)
    不伦(章缘)
    柔软的佛光(杨遥)
    像鸟一样飞翔(周建达)
    (王鸿达)
    杀死里昂(杜媛涛)
    小中河的月亮(刘心武)
    故事是最后的赢家(吴亮)
    沙砾(爱丽丝·蒙诺 须勤)
    这条河好冷清(祝子平)
    散文二题(周涛)
    那些年,那些人(安谅)
    邱振中诗选(邱振中)
    创造一个未知世界——关于邱振中的诗(洛夫)
    不同的志向(张炜)
    关于新文学评价标准的思考(贺仲明)
    《上海文学》封面
      2017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上海市作家协会 上海市<<劳动报>>社

    社  长:赵丽宏

    地  址:上海市巨鹿路675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5403196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026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95/i

    邮发代号:4-219

    单  价:9.00

    定  价:10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