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南浔姑娘
  • 南浔小莲庄,是一个带有西洋风格的中国江南园林。虽说地处浙江,离我家却并不远。因此现如今,有朋自远方来,我有时也会陪他们去小莲庄一游,看看名闻天下的藏书楼,在旖旎风光中喝茶聊天。但是,每次去那儿,人们不知道,我的内心总是无比忧伤。从前,它可没这么热闹。那个阴雨天,我和褚欣带着一个南浔姑娘,进到这园子里。整个小莲庄,除了我们,恐怕再没别的人了。雨淅淅沥沥
  • 闭嘴
  • 李小易走进美发屋,洗头妹迎上来热情地说,姐洗头吗?李小易不吭声,径直走进里间,脱下外套坐到洗头躺椅上,然后直盯着洗头妹。洗头妹赶紧走过来给她垫好毛巾让她躺下,一边调水温一边笑嘻嘻地说:姐你是第一次来我们这里吧?李小易劈头就说,闭嘴!我只洗头吹干,不焗油不染发不做保养不买产品不办卡。洗头妹吓一跳,真的就闭嘴了。
  • 你为何心虚
  • 1不知是谁喊了声:“到家喽——“一车子女人像蚕宝宝一样睁开眼,深深浅浅地,就望见了窗外那个熟悉的古塔。小城背山面水,破败的风水塔就建在山尾。望见塔,车就快下高速,司机适时打开了车载视频。美美地打上一盹,就要见着老公孩子,女人们的精气神又回来了。大多数人都在打电话,含蓄点的是发短信,车厢内闹腾腾的。一年一度的“三八“节,
  • 金川河
  • 第一节1970年的夏天模糊而漫长,日光像白霜一样颤栗。清晰的镜像是穿大头皮鞋、戴大檐帽的户籍警来查户口。我和弟弟正在地上玩耍,母亲紧张而惶恐地在衣服箱子里搜寻那唯一能证明我们身份的户口簿,如果找不到这本户口簿,我们在大地的存在就显得荒谬。母亲的慌张导致的迟缓,给我们的存在蒙上了迷雾,穿大头皮鞋的年轻男人开始不耐烦。我承接过母亲的慌张,幼稚的心里印验着一种未知
  • 飞啊飞
  • 李丁直到临近高中毕业,才告诉我他为什么叫李丁。那时李丁在我们班里说话很少,对有关自己的事情就更是绝口不提。所以,除去我们的班主任老师,班里同学对他的情况就几乎一无所知。据李丁对我说,他父亲最早为他取的名字并不叫李丁,而是叫李申。那时他还在母亲的肚子里。他父亲认为,在中国人的价值观念里,如果按甲乙丙丁划分等级,甲应该是最好的。那么,他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比甲更好,甲字出头,于是
  • 启蒙的历程
  • 关于插队草原经历对我的宝贵,我已经写了半生。确实——半生的笔墨,没写尽它对我的滋养和启迪。如今在流行一个词:双语。没准倒是我,在它尚未流行也没被污染的时候,比较早地使用过它。大约在1991-1992年之间发表在新疆政协报上的《夏台小忆》里,我提到一个额鲁特蒙古和俄罗斯移民的混血小姑娘诺伽。在那篇散文里我写到了一个“和父亲讲蒙语的厄鲁特方言、和母亲讲俄语“,因为从两三岁时就和异族的邻居娃娃玩在一起,所以说起维语哈语“如母语一般纯正“的小姑娘。
  • 晋善晋美(下)
  • 我与“娘家“魂牵梦绕这里之所以使用“娘家“这个称谓,来界定我与晋阳大地的关系,实因我二十年的劳改生涯中,有九年的时间是在山西度过的,在长治劳改厂烧过砖,在晋城晋普山劳改矿山挖过煤,在曲沃监狱修建过狱墙,在永济伍姓湖劳改农场种过田。这是“娘家“这个词语跃升于文稿纸面的原因之一。更为重要的原因是从我返回京城文坛之后,每次与
  • 听得见冰吼的小屋
  • 1961年8月20日《中国青年报》上刊登了一篇题为《从独木成林说起》的文章,内容如下:“独木不成林“,这句俗话道出了一条普遍真理。是呀,一棵树怎么能形成一座森林呢?但是,世界上却居然存在着一种大树,它就能“独木成林“!这种树生长在印度的山地,被称为印度榕树。它的阴影面积竟可以达到一公顷。原来,这种树有一最大的奇特之处,就是树枝成长到一定阶段就会自行长
  • 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
  • 我们在停车场冲洗卡车,我和师傅,顺便东张西望,看下班过来走出厂门的女工。好看的多看两眼,不好看的把头别过去。老厂有五朵金花,四朵开在冷加工,只有一朵开在热加工。一样美好的姑娘,进厂后身不由己,被分配到或冷或热的岗位,人生道路是不谈了,连身材长相也不一样起来。厂门进来往右走三分钟是冷加工车
  • 出巴黎
  • 有将近一个月时间,我担心着自己的签证,我生活在一种焦虑之中,然而飞机还是在凌晨带着我到达了巴黎戴高乐机场。现在很难回想起来机场的环境细节,比较清晰的印象就是它看起来不如浦东机场那么气派,灯光也不那么明亮,每道检查口都是小小空间,排着一小群人。出机场后大约行驶上二十分钟,越过高速公路护栏,视线内就是一片片的田野了,
  • 苦夏
  • 一已经很久没有回到那座小镇,它灰蒙蒙地伏在我的记忆里,呼出安静的鼻息。那些小镇中的人和物就像是回忆中的一个个掠影,在远去的浮光中走走停停,但总有那么一个片段,一缕气息,一个人,能瞬间拨动回望的心弦,告诉我,小镇就在那里。它的故事,川流不息。我最先想起的竟然是小小,她不是我的邻居,不是我要好的同学,甚至连普通朋友
  • 失眠的木鱼
  • 雅歌
  • 虚构或真实——致海子
  • “雪庐”里走出来的现实主义者——论孙颙的小说
  • “雪庐“是孙颙二十多年前写的一部长篇小说的标题,直到今天,我才比较完整地读了这部小说,一切的缘起则是因为孙颙近两年来又对小说写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相继发表了《拍卖师阿独》和《漂移者》。这是两部很有意思的小说,作者所关注的是当代社会的一些新的经济现象,无论是《拍卖师阿独》中的拍卖师,还是《漂移者》中的跨国公司来中国的“淘金者“,可以说都是新经济时代造就的“新人类“。虽然只有两部小说,但从中仍
  • 看清楚脚下的土地
  • 舒晋瑜:童年的经历对作家的影响是巨大的,但是美国批评家尼尔·波兹曼在《童年的消逝》中有过“童年正在消逝“的言论,美国文化好像敌视童年的概念。李佩甫:五十多年过去了,所谓童年的记忆已经碎片化了。我出身于工人家庭,在小城市长大。但童年的记忆,还更多是乡下姥姥家的。那或是风,有颜色的风,沙味的风;那或是雨,绵绵的,还记住了草屋或瓦檐下的滴水,一个个带沙音的滴声,那或是一碗水煮红萝卜,或是烧着地火的红鏊子,或是发了霉的红薯干;或是夜半的一声老
  • 刘心武的画
  • 《上海文学》封面
      2017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上海市作家协会 上海市<<劳动报>>社

    社  长:赵丽宏

    地  址:上海市巨鹿路675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5403196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026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95/i

    邮发代号:4-219

    单  价:9.00

    定  价:10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