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侍魂
  • 新世纪以来,“文学已死”的争论引来众声喧哗。其实,说文学会死亡,那是杞人忧天,文坛如长江后浪推前浪,绝不会断流,文学的传承也从未中断。只不过随着新媒体的发展,作品发表平台日趋多样,使很多年轻作者与传统“文学界”逐渐疏离。传播渠道的变革和拓展,会影响读者的习惯。但无法改变文学的本质。作为传统的文学刊物,我们仍在坚守阵地,相信这也是很多读者所期望的。
  • 再见了,刺豚鱼先生
  • 我数了数,冲泡五次,茶就成了白水。透明的杯子里,茶叶静止,像竖着死去的小鱼。
  • 归去来兮
  • 恍然入世,如水之不得不流.不知何故来,也不知来自何处:恍然出世,如风之不得不起.吹过这漠地.终不知往何方去.——欧玛尔·海亚姆《波斯绝句》
  • 浴缸的水越来越少
  • 窗外光秃秃的杨树,像一把把凶器,直捅天空。天空此刻灰得像块水泥,看样子今晚有可能下雪。不过小好说,至少我现在没有感觉到有任何湿气。她来晚了两个钟头,楼道里光线很差,我看不清她的脸。她手里拉着一只行李箱。
  • 寄生于夜
  • 我们在格蕾丝酒吧。这个酒吧位于ParkHyatt酒店的63层。这家酒店有强调私密性与低调的传统。它甚至不具备被霓虹勾勒的巨大招牌。客人必须在这片高档酒店云集的区域中辨识出那个由黄色射灯微微打亮的黑色铸铁字体,然后坐电梯直达63层,才能找到它的前台。
  • 看呀,南京长江大桥
  • 终于。J先生出差去了南京。公司在国展中心设了个展位,卖帐篷、睡袋和野外做饭用的小灶头等玩意儿,一年一度的户外用品展。J先生头次来南京。展览共i天,他是第二天深夜赶来的,同事突发急性阑尾炎住了院,他来接替他。好地方。J先生从经理办公室出来后有点兴奋,夫子庙啊秦淮河啊莫愁湖啊还有汤山温泉,
  • 南沙梦
  • 张布发现,自己在骑了一整天摩托跑遍市内四区之后,夜里返回巫山区的家,总是难以入眠。已经很多天了。他在客厅的折叠沙发上躺下.亚麻垫子上辗转反侧的赤膊和啤酒肚发出喑哑的微光.他闭上眼,试着将意念锁定在自己的一呼一吸.不知迷糊了多久,突然一个激灵就醒过来,心狂跳不已。
  • 当空气中出现黏稠的香味,朱芋就知道,放学的时间快到了。
  • 一份咕老肉外卖
  • “喝两杯去?”最后一堂剧作课结束之后,长得像强尼戴普的小伙子对我说。说实话。这让我有点意外,从来没想到他会来约我,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中国女生。
  • 约翰之死v2.0
  • 1.我是阿傻,你是约翰。我是讲故事的那个;而你,你将要死去。
  • 她是上海的女儿——悼念程乃珊
  • 2013年4月22日凌晨,程乃珊去世了。对所有喜欢她作品的读者,这是一个悲痛的消息。本期《上海丈学》中的《就这样慢慢敦化成上海女人》,成为程乃珊的绝笔。本刊编辑部全体同仁和广大读者一起,向这位优秀的作家致哀,并通过发表她留给世界的最后一篇作品,追悼她,缅怀她,纪念她。
  • 就这样慢慢敦化成上海女人——从小脚到高跟鞋之一
  • 我祖籍浙江桐乡梧桐镇——好美丽的名字,在祖辈父辈的回忆中,故乡是一派飘逸清幽的水乡之韵,但见水道纵横,白墙黑瓦的民居,倚河而立。家乡是著名的蚕乡,正如茅盾的《春蚕》所描述的。
  • Q先生牧羊记
  • 我们办公室来了一位中国老板,从爪哇国那里某个部门调来的吧。反正谁也不认识他,谁也没有料到。大家正为老板宝座动足脑筋演尽i国的时候,突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咚,落地一声,大家震惊之余,一时哑然。
  • 黑衣僧远去——走近肖斯塔科维奇
  • 捷杰耶夫又来了。他已经走马灯似的来北京四次。这一次来京的两场音乐会,他带来的是久违的肖斯塔科维奇(D.Shostakovich1906—1975)。这是我很期待的。
  • 暖意
  • 那年回乡,是为了叔叔家的琴琴。母亲告诉我,你就在不远处悄悄看看,她是不是让人放心?
  • 吉祥隐地
  • 这几年,每当我兴致勃勃地和人谈起米积山天龙寺,人们总是疑惑地询问它在哪里,勤奋点的上网去查,也会把杭州的天龙寺误以为是它。
  • 荒原
  • 我比过药片 比过伤。比过教堂,比过墙 我赶动六十年代的双脚 雪是昨夜落的 月亮像栅在羊圈门上的半扇大车轱辘
  • 细碎的孤独
  • 在西关十字.有很多 新的饭馆或商店开业 每次经过,我都想带一个人 进去.想让他帆开开眼
  • 难眠
  • 谁能把这川江水 合上 谁打开这一川江水 读一句“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谁又把它打开思一番“逝者如斯夫”
  • 绿沙扎撒
  • 戈壁上的向日葵 把稠密的阳光分开 把炽烈的阳光稀释
  • 浮木的命运
  • 我是台湾学者中研究丁玲的第一人。丁玲的成名作《莎菲女士的日记》曾使我震动不已:那个挣扎在新旧夹缝间的女子莎菲,似乎在1970年代又还魂而寄附在我的身上,我似乎总听到她在狂笑怜惜着自己:“悄悄的活下来.悄悄的死去.啊!
  • 道术必为天下裂,语文尚待弥缝者(下)——中国现代学术的语言认同
  • 为什么现代中国学术可以分化、分裂乃至对垒.学者却仍能保持基本的语言认同?我想原因不外以下几个方面:
  • 罗雪村的画
  • 《上海文学》封面
      2017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上海市作家协会 上海市<<劳动报>>社

    社  长:赵丽宏

    地  址:上海市巨鹿路675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5403196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026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95/i

    邮发代号:4-219

    单  价:9.00

    定  价:10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