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青年与文学——在中国海洋大学的演讲
  • 今天和大家一起聊聊天,谈谈“青年与文学”。 首先,我想说的是青年需要文学。从全国来看,现在文学氛围并不好,文学书籍的销售量不如过去,一些文学期刊的变化就更大。像在80年代,有些大型文学期刊的销售量能达到一百五十多万册,而现在能达到十万册就算是非常好的。国内外都有人说文学正在消亡,甚至预言小说要灭亡,原因之一是当下视听技术、多媒体技术和网络的发展似乎对文学造成了威胁。文学是语言一符号的艺术,
  • 安身之处
  • 上篇·放生 朱子安到仙鹤观的时候.正一道长正在院子里煮茶。 仙鹤观在仙鹤山上,山就在子安学校的后面。子安有时会过来跟正一道长说说闲话。到了吃饭时,偶尔还会叨扰道长,吃一碗素食。不过因为要写《孟子时代札记》,这一年多,来得确是少了。
  • 理想国
  • 一 隔街.长发扣软帽的蔚小壮看了会儿对面十层楼。 很旧.真的很旧了,看上去就像潦草度日的鳏寡老人.连过来的风都有股酸腐味。当初如日中天、热气腾腾,不闻游丝……曾与总部大楼比肩的劳动局大楼消失了,像个白日梦,那儿已是喧嚣超市——蔚小壮收回目光。落单的十层楼,朝街外墙空荡荡,
  • 升级版——保姆在北京之十三
  • 晚饭用过了,天还明亮着。季节到了初夏,北京的气候摆脱了风沙侵扰,逐渐稳定下来。树叶浓密了,花儿开大了,人也换上了多姿多彩的夏装。这时的天气还说不上热,只能说是清爽。有人只说一个字,爽!爽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各种树木和花花草草都在释放氧气。在漫长的冬季,它们收了花,落了叶,处于冬眠状态,几乎全部停止了制造氧气的工作。
  • 小说两题
  • 蝙蝠倒挂着睡觉 郭昕对我说:“李小强被他爸爸倒着吊在树上。” “真的?” “吊了一天了。”
  • 守塔人在梅雨季节的现身
  • 我们家是一伙窃居他人住宅的无辜的人。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从血缘来判断。我们是与房子主人毫无关系的人。父母因为我从小病弱的缘故,把我托付给了在本地的伯父,在这座大院里,我和健康状况时好时坏的伯父同住了六年。父母不定期地从离此地不远的一个大城市来探望我。对他们来说因此而有了模糊的印象。每次他们走,桌上总留下一大堆吃食和奶粉罐头,我是喝人工制的奶粉长大的。
  • 告别
  • 上 “还记得我没回来的那个早上吗?”父亲道。 是的,我当然记得——怎么可能忘记,即使我被揍成脑震荡,或是患上早老性痴呆,那个早上都将是留在我脑中最后的记忆之一——我确定!
  • 不蹈故常,绝傍前人——大渊博与大睿智的钱锺书
  • 一 钱锺书唯一的访问记 今年是钱锺书先生(1910—1998)逝世十五周年,写到这里,我不禁想起钱先生在《围城》内有一段话:“……文人最喜欢有人死,可以有题目做哀悼的文章。棺材店和殡仪馆只做新死人的生意,文人的生意,文人会向一年、几年、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陈死人身上生发。‘周年逝世纪念’和‘三百年祭’,一样是好题目。
  • 酒吧尤利西斯
  • 此时,熄灭了人工照明,并还原了自然的黑暗,布卢姆如何默默地忽然悟出那个三十年来偶尔漫不经心思索过的不言而喻的隐谜:烛火灭时摩西在哪里?——詹姆斯·乔伊斯《尤利西斯》
  • 两份手抄乐谱
  • 我二十岁撞了个大运,二十二岁懂得了人生的悲壮,所有一切都因为我的父亲崇拜维尼亚夫斯基。
  • 一笔尘封旧账
  • 沪上篆刻家陆康先生的名字在圈子里如雷贯耳.前些年雷霆滚滚贯到我耳中的时候,我一直讲,小时候我常去他爷爷陆澹安先生家,在花园里见过陆康的背影。冈我一向称陆澹安先生为陆伯伯,陆康虽长我几岁,但按辈分算,我是他……一桌人顿时脸色大变,唯恐失敬。
  • 上海五章
  • 花溪 人行道,伞群轻移缤纷的流韵, 比之股市沉浮的风浪,更似风景。
  • 矿石之声
  • 海螺山 一座富饶的铜铁矿山 如今,成了一只掏空了的海螺……
  • 黑白天堂
  • 小城之春 肺病的春天少有欢娱 爱情似有若无。欲望欲走还留
  • 台北寻故
  • 在国父纪念堂参加了书法活动,我立即赶到了成都路。
  • 老松树,最后的朋友
  • 或许,每个人的回忆里都会有一棵难忘的树。 我开始记得事情的时候,就住在财经学院的大院里。穿过河道旁两条纵横交叉的小巷,麇集的旧式民房的环抱之间,便可以见到这个别有洞天的院落。一座总是紧闭的大铁门,偶尔有汽车堵在面前.像一条哼哧哼哧地蹲在那里的狗。传达室的老爷爷才会放下一缸酱黑色的老茶,慢吞吞地踱去将门页拖开。人走的却是侧旁窄窄的绿色木门——推了自行车的大多蹙着眉头,显出谨慎的样子,年复一年,油漆还是被蹭得斑斑驳驳。
  • 论先锋文学的现代性及审美的突围
  • 由于本文所言的先锋文学,主要是对1985年以来当代文学中具有探索、前卫意识的文学潮流的考察,所以,它与一般意义上的仅仅局限于80年代中期至90年代的“先锋小说”、“实验小说”有所不同。在这个大致包括先锋小说(以马原、余华、格非等人的作品为代表)、新历史小说(以苏童、刘震云等人的作品为代表)、女性写作(以林白、陈染等人的作品为代表)、新生代小说(以韩东、朱文、毕飞宇等人的作品为代表)的潮流中,
  • 沈嘉禄的画
  • [作家讲坛]
    青年与文学——在中国海洋大学的演讲(王蒙)
    [中篇小说]
    安身之处(申赋渔)
    理想国(郭海燕)
    [短篇小说]
    升级版——保姆在北京之十三(刘庆邦)
    小说两题(艾伟)
    守塔人在梅雨季节的现身(马鸣谦)
    [新人场]
    告别(负二)
    [旧筒心迹]
    不蹈故常,绝傍前人——大渊博与大睿智的钱锺书(彦火)
    [西洋镜]
    酒吧尤利西斯(卢肖慧)
    [异域来鸿]
    两份手抄乐谱(沈宁)
    [海上回眸]
    一笔尘封旧账(孔明珠)
    [新诗界]
    上海五章(周良沛)
    矿石之声(周春泉)
    黑白天堂(杨新宇)
    [人间走笔]
    台北寻故(沈乔生)
    老松树,最后的朋友(朱墨)
    [理论与批评]
    论先锋文学的现代性及审美的突围(张立群)

    沈嘉禄的画
    《上海文学》封面
      2017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上海市作家协会 上海市<<劳动报>>社

    社  长:赵丽宏

    地  址:上海市巨鹿路675号

    邮政编码:200040

    电  话:021-5403196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8026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095/i

    邮发代号:4-219

    单  价:9.00

    定  价:10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