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本期阅读地图
  • 时间过得真快,我们走过2013年一半的旅程啦。这期的《少年文艺》将为大家带来什么故事呢?
  • 本期阅读地图
  • 看过“颠三倒四”的三四合刊,现在到你手上的,则是“七上八下”的暑假合辑。
  • 一下子长大
  • 注意到家里有它,是我已经六岁的时候,一个镐把,把上没镐头,铮亮铮亮的,瞅着很沉,立在门后。有时爹扛它出门,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爹为啥瘸呢?”妈妈打我一下:“供你吃供你穿。”“小孩儿时是瘸子吗?”“没听他说过,是吧。”“爹当过兵的,瘸子咋能当兵?”“闭嘴,喝奶,快点喝。”
  • 夏天的小数点
  • 牙尖咬住豆荚的一头,用手捏着向外一拽,豌豆们全部落进嘴里。有时三颗,最多四颗,根本不用看,用舌头就能数清楚。妈妈煮的豌豆最好吃了。但是我知道,当今年第一碗新鲜豌豆递到面前的时候,难熬的日子也就开始了。从吃豌豆开始算起,大概还有一个月不到的时间,我都得沉浸在期末考的阴影里。
  • 新白蛇传
  • 一天,天气非常不错,爸爸和儿子去山上爬山。爸爸问儿子:“要是在野外遇到蛇你会怎么办?”儿子回答说:“我会面带温润的笑容撑起一把伞,假装是许仙。”
  • 岩洞里的稻草人
  • 我们村后山肚脐上,有个岩洞,就像肚脐一样浅浅的.里面摆得开一个篮球场。我升二年级那个夏天,一场暴雨过后,村小的教室倒塌了,我大伯——村小唯一的老师——率领我们把黑板桌凳从废墟里翻检出来,蚂蚁搬家一样搬到岩洞里。开学那天,我大伯充满期待地说:“我向上面打报告了.等到新村小建好,我们就搬回去。到那时我们还会有操场,有好多体育设施,你们各人发挥想象,画一画新村小吧。”
  • 皇马之夜
  • 这座城市陷入了狂欢之中。世界瑰级球队——西班牙皇家马德里足球俱乐部来了,明天要与本城的全胜足球队踢一场表演赛。所有的人都雀跃不已。其实,许多人从来就不看足球,而喜欢足球的人中,又有不少人对本城的球队嗤之以鼻,因为这个叫做“全胜”的球队自建队以来从没在任何大赛中踢赢过一次。当然,还是有众多真正热爱足球的人的,尤其是“皇马”的忠实球迷们。而茧子、明辉、阿叩他们就是皇马的铁杆粉丝,尽管他们年龄很小,属于资历最浅的球迷。阿叩说:“他们说,
  • 喷壶和独眼狗
  • 一个火热的天气,风在林叶问拂荡着。一只野兔直立在草地上,宁静得像一座灰色的小石雕。这时草地上传来了脚步声和口哨声,野兔不紧不慢地躲了起来。不一会儿.一个孩子在路上出现了。这是个叫喷壶的孩子,他手里拿着一根树枝沿路抽打。在树枝的扫荡下,黄色的大蚂蚱呼啸着上升,噼啪作响地飞了几步,转眼消失在草丛里。
  • 老爸的“神经史”
  • “你爸又犯神经病了。”暑假刚一回家,就听我妈嚷嚷。我不相信。“你瞧瞧屋里乱成什么样就知道了。”我妈脚蹬在门槛上,生气地指着屋内。我将脑袋伸进去一看——的确够乱!本来放在柜子里的棉被放在了茶几上,本来搁放在床下的老木箱拖放在了堂屋,而衣柜的门则大大打开.衣服们拥挤在了一起,还有一些我从未见过的镜子、木梳、烛台、油灯之类的东西则全堆放在屋角。
  • 田林的专车
  • 暑期过后,田林升人小学五年级。他将告别市郊苇峰民办学校,转入位于市中心的鹿城实验小学学习。爸爸妈妈早几年离开山村,来到江南.在鹿城市郊承包几亩土地,种植大棚蔬菜。儿子田林到了入学年龄,夫妇俩把他从老家接来市郊上学。眼见爸爸妈妈起早贪黑,辛勤劳作,田林幼小心灵受到潜移默化影响,他知道爸爸妈妈的不易,在这里每个月需要交付房租,每学期需要交付自己的上学费用;在山村还有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需要爸爸每月寄去生活费。一家三口平时饭桌上吃的多是大棚里种植的蔬菜,很少能尝到荤腥。因而田林更加珍惜自己的学习机会.
  • 狠心的父亲
  • 在金窑转了半天,没获得一点关于肖梅亲生父母的消息,看来班主任交待的任务完成不了了。肖梅因为患了角膜炎,视力每况愈下,如果再得不到治疗,她将失去光明,学校已为她捐了几次款,但杯水车薪——移植角膜的费用实在太昂贵了。现在,肖梅唯一的愿望就是见见亲生父母。我因为住在紫窑,与金窑相隔一条渠道,班主任让我先去打听一下,如果摸到线索,由学校负责出面再去确定。可不知为啥,
  • 你向左我向右
  • 13日就是不吉利啊,这不,一大早的,闹钟罢工了。闹钟这一罢工,老妈自然就没能按时起床。老妈叫我起床的时候,要比平时晚半小时。眼看就要迟到了.大冷的天,我没有半秒的迟疑,立刻一跃而起。穿衣洗脸刷牙夹杂着理书包吃早饭系鞋带,只20分钟,我就全部搞定。
  • 夕阳的集市
  • 从前,到底是多久以前呢,有一个临着海的小城,被人们叫做夕阳之城,那里有全世界最美的夕阳。住在那里的人,每到黄昏时分,就都放下手中的活计,嗬呦嗬呦地唱着歌走到海边去了,“夕阳落在海水里才最好看呢。”人们这样说着,脸上的笑容又加深了。
  • 草药草药满山跑
  • 老白被康大夫宣判了死刑。“你的身体太多地方有问题了。”名医康大夫将厚厚一叠诊断报告拍在老白面前,严肃地说,“这都是不注重健康的后果!”老白翻阅着报告上那些触目惊心的字眼,全身开始冒汗,开始颤抖,“扑通”一声,他给康大夫跪下了:“您可得救救我呀!”“你已经病入膏肓,我能怎么救你?”康大夫叹了口气,“想活命,除非吃到传说中的草药。”
  • 真的不是故意的
  • 早晨,妈妈把冬子送到校门口,又将那句话说了一遍,“儿子,在学校要乖一点啊,好好读书,别闯祸!”冬子都能背下来啦!妈妈年纪不大,怎么就这么爱唠叨?总是每天在同一个地方说同样一句话,感觉就像电视里的镜头回放.真让人受不了。妈妈也不嫌麻烦呀。“不会的,妈妈你就放心上班去吧。”冬子有点厌烦了。
  • 白痴阿强
  • 他的帽檐探进教室门的时候,我的嗓子眼儿哽住了。随后是他鹰钩样凸起的鼻子,又厚又肥不知缀着几两肉的下巴,前挺的肚子,最后晃进来那双被像踩瘪的黑玻璃球一样的眼睛。他的双眼寻寻觅觅,锁定我,继而露出满嘴蛀牙大笑。我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响,像地震坍塌的楼房。有一会儿我的眼睛甚至瞧不清了,窗帘被风吹开,阳光照到我们这一块。这时候我巴望视力恢复后教室门口空荡荡的,
  • 女孩和自动售货机
  • 今天是它在这个地铁站通道里第6年11个月零22天。本来它没有这么文艺小清新。几年几个月零几天这种事,它才不在意呢。在上货员老王说了那些话之前,它根本不知道自己站在这里多久。也不关心。从它这儿卖出去的东西并不多,一开始它有点自责,如果一台自动售货机的职责是售货,它有点失职,也有点失落。后来,它想开了,这不能怪它。
  • 不灭
  • 花开无声,雪落无痕。但,那些你看不见的痕迹,却以你无法否认的真实姿态存在着。正如每一天的日出与日落,轻轻地出现又轻轻地消失,留给人无法磨灭的感动,这就是痕迹,拥有它独特的意义,且永久不灭。伤口愈合后留下的疤痕,看得见摸得着。它代表的,是一种无形的痛苦,永久铭刻心间,却也能时常让心湖泛起涟漪。
  • 吉福恩与扎西嘉木老师
  • 题记:我们常常热泪盈眶,我们总是被一些小人物的坚韧与质朴感动着!把“平凡”锻铸成为“崇高”,就像凤凰涅榘一样浴火重生,这个过程让我们肃然起敬!吉福恩独自站在春岭小学的大门口发呆。他放眼望去,四边都是连绵不绝的大山,一座紧挨着一座。好似山神爷爷招呼大家在这里开会。每一次眺望,吉福恩都忍不住要长长地叹一口气。这里的山岭委实是太多了,多得让人绝望哩,似乎比眼前的贫穷与窘迫还要拥挤,还要让人堵心。
  • 妈妈的神回复
  • 妹妹在学校只吃素,回家就各种不忌口.过年期间,体重涨势可观。老妈见了想要指出.又怕伤害花季少女的自尊,就婉转地说你有没听过一句话叫女儿是妈贴心的……妹妹立刻接上:“贴心的小棉袄!…可你再这样下去很快要变成军大衣了啊。
  • 从此 ,他不再有话了
  • Y,去了,自杀的。我的学生。五十多岁。我确乎不太吃惊,莫非早料到他就该是这样的结局?不.不.我不是料事如神的先知。我没去参加他的追悼会。我想保存他少年以及中年的影子,在我心里。人说,教师的脑袋,就是一座庞大的人才信息库,那里装着多少鲜活的少男少女哟。这几天我一直在这座庞大的信息库里搜索、翻检、归纳,终于可以向你,一个如同我一样关心Y的人说点有关Y的什么了。
  • 送我雪莲的男孩
  • 在林芝当兵的时候,我总试图和当地的藏民说话、交流。那次我在值勤,在一棵树叶婆娑的梧桐树下全副武装地坐着,面前是一张桌子,上面摆放着一个记录本。我专注地望着每一个经过营区的人,他们有的骑着马,有的赶着牦牛.有的吸着鼻烟.还有的手里拿着藏刀。他们眼神里充满了神秘莫测,脚步显得格外矫健,甚至有的不停地回头朝我做鬼脸。
  • 骆驼客(外一篇)
  • 我有机会接触到骆驼客纯属一个意外。大概是两年前的春节,我去一个偏远的村庄看望我的外祖母,外祖母眼睛花了,头发白了,我去看她的时候,她竟然认不出我是谁了。我说我是你的外孙子,外祖母才上上下下地抚摸我。就在当儿,屋里进来了一位老人,舅舅把他让到炕上坐,炕上热乎.炕桌上摆满了瓜子和糖果。老人也不客气,脱下棉靴子.就盘腿坐在了炕上。
  • 辛巴
  • 三年前,我家搬到了乡下。搬家的时候是夏天,搬入新家的第一天,爸爸怎么也睡不着,对妈妈说:“院子里如果有一条狗就安全多了,再说儿子那么喜欢狗。”妈妈是个急性子,第二天,我们一家来到了她的同学邹伯伯家里。邹伯伯把我们领进了一问杂物间,在阴暗的角落里躺着一条母狗,身边是一堆胖胖的正在睡觉的小毛球。我蹲下身,用食指碰了碰小毛球,小东西发出“吱吱吱”的声音。
  • 留住长发
  • 五·四青年节,学校举行歌咏比赛,班主任规定女孩一律短发、白衬衫、蓝裙子;男孩一律自衬衫、蓝色长裤。大家一起唱那首有名的《英雄赞歌》。老师下了命令,学生就得执行。女孩们虽然有一万个不情愿,还是不断有人去了理发店。我陪兰去了理发店。坐在镜子面前,围上雪白的围布,兰没有了以前理发的神气,眼泪花花地盯着自己的长发。理发师用梳子在她的头发间梳理着,剪刀比划着喀嚓一下剪下去,兰紧张得眼睛鼻子皱成一团,好看的眼睫闭上,久久没有打开。剪完以后,她紧紧捏着蝴蝶发卡,被我拉扯着像机器人一样送回了家。
  • 手的变奏(外一首)
  • 一只手画过什么画过树画过巢画过鸟一只手什么也不画的时候就变了变成一个不确定的形象有树的形态。但不是树有巢的形态,但不是巢有鸟的形态,但不是鸟
  • 妈妈的精灵
  • 生命中,总是与人相遇,与人告别。他们走进你的生命中,总会带给你些什么特别的领悟。而妈妈,不仅创造了我的生命,还引领我进入另一个温暖的世界--那里有纸做的精灵,那里是童话般纯净的美好。小时候,还是小女孩的我爱疯、爱闹,妈妈和所有其他妈妈一样,喜欢宠溺地摸着我的头,冲我笑。而与其他妈妈不同的是,她会腾出临睡前的时间,给我读故事。窗外紫色的天空被窗帘隔开,暖暖的灯光笼罩着我的小床。妈妈坐在窗前。手里拿着一本有着明亮色彩封面的童话书,清清嗓子,柔软的声音就像清泉一般叮叮咚咚地弹奏出来。
  • 太阳出来了
  • 太阳出来了全世界都吓了一跳麻雀惊慌失措踩落了枝头的雪花昨天鹅毛般的大雪还吞没了沟沟坎坎枝枝杈杈
  • 幸福的琴音
  • 漫步在人来人往的街道,看着纷繁热闹的人群,刚才的烦恼一时间烟消云散了。突然,一阵悠扬的琴声飘到我的耳畔。“有人在拉二胡!”从小就喜爱音乐的我一听来精神了。细听那二胡声,奔腾、激昂,在耳畔萦绕,交织,旋转,升腾!让我感到热血在血管奔流,全身焕发出无尽的活力.这琴声的世界如此生机盎然!谁在拉呀?我好奇地循着二胡声走进了一家不起眼的小店。店主人是一位老爷爷,他坐在方凳上.眉飞色舞地拉着二胡,浑然不觉我的闯入。我也完全被这天籁之音深深吸引,伫立着不肯离去,似乎外面的车来车往、喧嚣嘈杂一下子在我的耳边消失干净了,我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不知过了多久,老爷爷终于抬起头来发现了我。
  • 青蛙的童话
  • 夜晚荷塘里.咕呱咕呱.咕呱咕呱.青蛙们夜夜讲童话。青蛙讲的童话,荷塘都把它们出版了。有的童话出版成了荷花,红红的.笑笑的;
  • 最美的时光
  •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间我已步人花季的轨道。记忆从我脑海里悄悄地溜走,留下的是那最美的时光。记得那夏日的海边,暖风悠悠,袭在脸颊上的海风带着腥味。沙滩是黄金般地炫目;海与天连为一体,伸展到远处成为一条线,那纯净的蓝连最美的翡翠也黯然失色。浪花是海上的舞蹈家,它们汇成一波波的浪花跳跃着奔向礁石.
  • 爸爸,我真的感谢您
  • 低着头,回想着步人中学后的这两个月,心中有的除了挫败的灰暗就是深深的遗感。面前虽是一条平坦的大道,我却走得跌跌撞撞。那孤灯下的身影,定是我的爸爸。可是,今天,我却不再像从前那样欢快地奔向他,而是以最慢的速度向前挪移。走得再慢,我还是离爸爸越来越近。终于,我的头触到了那坚实的臂膀。纵使心中想着爸爸常说的“男儿有泪不轻弹”的话语,我还是泪如泉涌。爸爸知道我今天数学考试,一下子想到了我流泪的原因。他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带我上了他的车。
  • 一个爱生气的女孩
  • 我们班里有一个爱生气的女孩。有时候,我真觉得她是一个很奇怪的家伙。她总是莫名其妙地生气。她生气的时候,面对她的“仇人”.总是瞪大她那仿佛要喷出火来的双眼,这只是她的第一招;第二招.她就随着对方的变化皱眉头,好像要把两根眉毛绞到一起才甘心。第三招,她就扔下狠话,并且把嘴角翘得老高,好像要把对方生吞了似的。这就是她的生气三步曲了,真是个爱生气的女孩。
  • 一路有你
  • 我从6岁开始学拉二胡。一年级的暑假.我开始跟俞老师学拉二胡,如今,我已经是一位具有二胡五级水平的学生了。因为平时比较刻苦,这三年多的时间里,我得到了俞老师很多次表扬,他还给我起了个绰号“女一号”。成功的背后,藏着我辛勤的汗水和爸爸的支持,我对“一份耕耘,一份收获”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 夜 是个顽皮的男孩 静静地 悄悄地 拉开黑色的大网 我们这些人网的鱼儿 只剩下惊恐和慌张
  • 雾 是太阳公公 起床时 忘记拉开的窗帘
  • 让月亮进来
  • 晚上睡觉 可以把门关上 但不可以关窗户 我怕月亮进不来
  • 《少年文艺》我的最爱
  • “发报刊了!”每当教室里响起这样的声音.我就忍不住暗喜,太棒了!等了一个月的《少年文艺》终于来了!我很喜欢“纪实频道Discovery”这个栏目的名字,因为我平时最喜欢看的就是纪实类的电视节目,不过这个栏目的作品有些沉重,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更轻松一点?
  • 如果可以,我想买下所有
  • 还好有这本杂志,让我觉得我还可以勉强归人80年代生人。从三年级开始阅读,似乎早了点。只记得那时候爸爸好像语文订了《少年文艺》,数学订了什么奥数的报纸,英语订了英语周报,一副从小要培养高级知识分子的样子。但最后坚持看下来的,只有《少年文艺》。
  • 读《香妹的痛》有感
  • 第二期的《香妹的痛》是一篇让人沉痛回味的故事。读完这个故事,我的心被震撼了,我想起一个大哥哥在临中考前紧张复习时对我说的话:“现在每天都是无穷多的题目要做,还有老师的嘱咐,爸妈的唠叨,我的脑子都要爆炸了。”我现在还是一个小学生,想到三年五年后,真的有点害怕。希望香妹的痛不会发生在我们的身上。
  • 重男轻女
  • 为了杜绝重男轻女现象,请女同胞们不要再减肥了。
  • 《少年文艺》7有有奖评判
  • 1.你对本期的整体感觉是:口还不错,会再买来看的。口一般般,有机会的话会看下一期。口需要加油哦!还不行动起来,以后我们就不想看啦2.为什么购买《少年文艺》
  • 《少年言语艺》8有有奖评判
  • 1.你对本期的整体感觉是:口还不错,会再买来看的。口一般般,有机会的话会看下一期。口需要加油哦!还不行动起来,以后我们就不想看啦2.为什么购买《少年文艺》口老师推荐口家长推荐口朋友推荐口广告口其他.
  • 第二届“韬奋杯”全国中小学生创意作文大赛评奖揭晓(小学组)
  • 第三届"韬奋杯"全国中小学生创意作文大赛启事
  • 一、指导思想被誉为“人民的喉舌”的邹韬奋。代表了中国新闻界的最高荣誉和文化人的最高境界。他热爱祖国和人民,忠诚于自己的事业,永怀一颗赤子之心。大赛希望广大中小学生在新时代继续学习“韬奋精神”,以文字为武器,抒发真情,感悟人生,同时展示自己的写作才华。
  • 第二届“韬奋杯”全国中小学生创意作文大赛评奖揭晓(中学组)
  • 花语
  • 丁香花,别名洋丁香。纯洁、初恋、光辉。坦桑尼亚国花。汉代称丁香为鸡舌香,用于口含,汉朝大臣向皇帝起奏时,必须口含鸡舌香遮掩口味。在西方,丁香花象征着“年轻人纯真无邪,初恋和谦逊”。在法国,“丁香开的时候”意指气候最好的时候
  • 花语
  • 雪绒花(英文名:Edelweiss)又名火绒草、薄雪草。重要的回忆。在被人们誉为“世界花园”的瑞士和“音乐王国”的奥地利,雪绒花被选定为了国花。
  • [红地毯佳作]
    本期阅读地图

    本期阅读地图
    [红地毯佳作]
    一下子长大(任永恒)

    夏天的小数点(陈问问)
    新白蛇传
    岩洞里的稻草人(小河丁丁)
    [小说部落]
    皇马之夜(简平)
    喷壶和独眼狗(李丽萍)

    老爸的“神经史”(麦子)
    [小说部落]
    田林的专车(马异嘉)

    狠心的父亲(盛永明)
    [小说部落]
    你向左我向右(周桥)

    夕阳的集市(张牧笛 梓舍[图])
    草药草药满山跑(两色风景 三脚小猫[图])
    [小说部落]
    真的不是故意的(张其平)

    白痴阿强(王天宁 刘晓明[图])
    [童话空间]
    女孩和自动售货机(疾走考拉)
    [新星烁]
    不灭(肖锶文)
    [纪实频道]
    吉福恩与扎西嘉木老师(徐继东)

    妈妈的神回复
    从此 ,他不再有话了(桑胜月 克川[图])
    送我雪莲的男孩(凌仕江 克川[图])
    [散文风铃]
    骆驼客(外一篇)(胡杨)

    辛巴(王红 刘晓明[图])
    [散文风铃]
    留住长发(邱易东)
    [米色诗笺]
    手的变奏(外一首)(王宜振)
    [新芽]
    妈妈的精灵(江亦纯)

    太阳出来了(安武林 皮痞祖[图])
    [新芽]
    幸福的琴音(王陆晴)

    青蛙的童话(韦苇)
    最美的时光(钱安立)
    [新芽]
    爸爸,我真的感谢您(周子涵)
    一个爱生气的女孩(龚逸酷)

    一路有你(朱家儿 三脚小猫[图])
    [新芽]
    (朱朝晖)
    (朱朝晖)
    让月亮进来(戴雨菲)
    《少年文艺》我的最爱

    如果可以,我想买下所有(文某)
    [新芽]
    读《香妹的痛》有感(陶思字)

    重男轻女
    [新芽]
    《少年文艺》7有有奖评判

    《少年言语艺》8有有奖评判
    [新芽]
    第二届“韬奋杯”全国中小学生创意作文大赛评奖揭晓(小学组)

    第三届"韬奋杯"全国中小学生创意作文大赛启事
    [新芽]
    第二届“韬奋杯”全国中小学生创意作文大赛评奖揭晓(中学组)
    花语

    花语
    《少年文艺(上海)》封面

    主办单位:少年儿童出版社

    主  编:周基亭

    地  址:上海延安西路1538号

    邮政编码:200052

    电  话:021-62823025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0889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179/g4

    邮发代号:4-196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