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书屋》 > 2000年第06期
  • 初识赵无极
  • 我与赵无极先生讨论他的自传在中国大陆出版的可能性,还是去年秋天他在上海举办绘画六十年回顾展的时候,他只在上海逗留几天,活动日程非常紧张,但他还是安排一个上乍与我见面,在希尔顿的餐厅里一起喝早茶。
  • 对一个有趣现象的思考
  • 一九六四年开始的“四清”(即“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有一个根本性的指导文件,叫《关于农村工作中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一共十条。因为后来又有一个文件(《关于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一些具体政策的决定(草案)》)也是十条,所以就称前者为“前十条”,后者为“后十条”。
  • 现在的工作
  • 一、石头 《约翰福音》第八章:“文士和法利赛人带着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来,叫她站在当中,就对耶稣说:‘夫子,这妇人是正行淫时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她怎么样呢?’他们说这话,乃试探耶稣,得着告他的把柄——
  • 摩罗补白的补白
  • 二○○○年第一期《读书》读完了,里头有几篇文章是被思想界朋友称作“新左派”的,这可以看作《读书》近几年价值趋向的延续。由许纪霖先生的文章开始,思想品质渐获我心,而秦晖的文章更是用心血良知凝成的了!无论如何,今后还得看《读书》的。只是希望摩罗先生的补白文字,今后能写得更好些。
  • 回避·超然·婚姻·奴颜
  • 回避 一天,有个人骂阿里斯提卜,阿里斯提卜听见后就试图溜走。那人追上问他为何要跑,阿里斯提卜回答说:“使用下流的语言是你的权力,不听下流的语言是我的权力。” 有时,回避并非胆怯,而是轻蔑。
  • “穷人”,文明史的反面角色之一——从另一角度解析历史
  • 不讳地说,自从有了马列主义并逐渐在中国开始传播之后,某些中国人对两个有严格定义的名词概念——一是“无产阶级”,一是“无产阶级解放”,在解义上大都倾向于粗疏,近乎习惯地进行了俗解。亦即:将具有鲜明大工业生产者属性的“无产阶级”,泛泛注解为“穷人”;将具有生产力革
  • 视域·片断·总体——重读爱伦堡的《人·岁月·生活》
  • 相对于爱伦堡的《人·岁月·生活》,我想到了“视域、片断、总体”这样三个词:岁月中的片断构成了生活的总体,而这一切又只发生于人的视域之中。 这本书是二十多年前看过的,当时作了详细的读书笔记。这次拿到新出的版本,第一个反应就是对照——把我当时从书上抄录下来的话同新书对照,目的不在发现译文有什么改动,而在检索一下当初的眼光(视域)与今天有何不同。
  • 齐人物论
  • 世纪临近结束,文苑好事者颇有年终盘点之癖,诸如给大师排座次、为小丑点白鼻之类,赏善罚恶,层出不穷,宛如最后审判。笔者自从辞去漆园之职,也颇为好事。然而众所周知,笔者宗师老聃,与儒门宗风不同,依吾师教诲:“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故下文所论诸家散文,不
  • 平面化的美丽新世界:一个现代故事
  • 所有能够讲述的故事都过于简单:古典欧洲从雅典开始,现代世界从佛罗伦萨开始。佛罗伦萨旧译“翡冷翠”,但这块“冷翡翠”却始终温润如玉。由于出产众多的超级天才,这座城市大概比“不朽的城市”罗马更加不会受到世界的真正冷落。人们永远不会忘记,佛罗伦萨是“中世纪最后一个、新世界第一个”诗人但丁的故乡。当然也无法忽视另外两个颠覆性极强的佛罗
  • 再读《水浒传》
  • 有些书,可以常读常新,百读不厌,《水浒传》就是。这是一坛酒,从明代至今天,浇着天下人的块垒。难怪金圣叹这样说:“天下之乐,第一莫若读书;读书之乐,第一莫若读《水浒》。”轻轻地,轻轻地翻开,便有电掣雷鸣,瞠目震耳。
  • 碧空楼书简(下)——致左孝武
  • 二十 孝武兄: 接三月二十六日信。 我介绍《昨日的世界》,实际上只是抄撮原文,因为不加引号,就好像是我复述的,这是取巧的方法,您大加赞美,未免上当了。这本书实在是好书,我的本意,也只是鼓吹一下,希望多有几个人去找去读,据说,这倒有些效果,有好几个人去找三联书店要买书,可惜都没有买着,也许将来会加印的吧。
  • 编一套“告密丛书”,如何?
  • 我这一生的大部分岁月,与一九五一年冬发生的一突发事件紧密关联。具体日子记不清了,是在一天下午,机关人事处副处长许义舟来找我,他神色肃然,开口就要我交代政治历史问题。我闻之愕然:我有什么历史问题?那时,我才十九岁,在解放前还曾参加过民主学生运动,在中共地下党员曲琦的领导下也曾从
  • 书屋絮语
  • 《书屋》这块园地,已经经营五年了。 五年来,眼见得这块开辟的生地正在慢慢变成熟地。 虽不敢说,这园地里,已是真正的百花齐放,但多少有了一些草木,却是实实在在的。 草木种种,虽有良莠,但至少不显得那么单调。 多样总比单调好——这是我们已有的共识。
  • 严羽诗话阁
  • 严羽诗话阁位于福建邵武市区西熙春山东北麓,俗名‘八角楼’,通称‘沧浪阁’,系南宋文学批评家邵武人氏严羽(生卒年不详,字仪卿、丹丘,号沧浪遗客)的纪念性建筑。相传在南宋绍定年间,严氏曾于此与诗人戴复古(1167—1248年,字式之,号石屏,浙江黄岩人)论诗。戴复古是‘江湖派’中成绩较
  • 流浪与时尚
  • 以职业化的目光审视文学,和因心灵的需求而批评文艺,有相悖之处是自然的。同样的道理,流浪的诗人和都市的白领们,精神深处,也总有隔膜的地方。我们且看当今的文坛,其场景之别致,派别之纷杂,用一种概念来形容它,总有尴尬的一面。我在读所谓“后现代”的作品时,不知怎么,有时也似乎看到前工业的遗绪,比如残暴、独断、乃
  • 几个历史故事的联想——为《谜一样的一段情》而序
  • 已经是二十年过去了,当年复旦大学中文系七七级里,性格最活跃的同学当中,吴基民应该算是一个。像他这样个性特点的人本来是很适合当一名新闻记者,但不知是什么原因,毕业时他去了文史馆工作。我很难想象他这样生龙活虎的人到文史馆去能做什么,可是我其实多虑了,文史馆本来是藏龙卧虎之地,大半个世纪的政治风云中,猛虎离山、蛟龙潜渊的命运浮沉是很普遍的现象,聚
  • 迷人的野性与苍白的文明——读《安东尼与克莉奥佩特拉》
  • “你们埃及的蛇是生在淤泥里,晒着阳光长大的。你们的鳄鱼也是一样。” 被安东尼称之为“古老的尼罗河畔的花蛇”的克莉奥佩特拉女王,在这个五幕剧中,将那种令人神往的野性的魅力,作出了前所未有的展示。在这位埃及女王的艳丽光照之下,文明的旗帜是那样的萎靡不振,这种情形不止一次地使人怀疑起文明的意义的所在来。
  • 从“左”看右——关于奇书《新生备忘录》
  • 这是一本奇人选编的奇书。 先说奇人李应宗。此人出身贫寒,原来只有小学文化,青少年时代以拖板车卖黄泥为生,后来在一个区粮站当司磅员,属于典型的无产阶级。一九五八年春,此人路见不平一声吼,朝粮站科级领导“鸣放”了一通,结果恰好上级有“右派”指标下达,于是这个楞头楞脑
  • 笑可笑,非常笑
  • “文革”前夕,还在上海戏剧学院读研的沙叶新,不知天高地厚,或不管天高地厚,写出了“和姚文元商榷”的《审美的鼻子如何伸向德彪西》,触怒左颜,犯了大忌。从此,这鼻子就常易感冒,不得安宁。“文革”中固然鼻运不佳,被批被斗;“文革”后还时不时因“过敏”而喷嚏连连。但他却总是乐呵呵地笑对人生,确有
  • 沉重的记忆——读《人·岁月·生活》
  • 最初听说爱伦堡,还是在“文革”初期的少年时代。当时的大批判经常提起他的小说《解冻》,斥之为“苏修”“反斯大林”的代表作,是株大名鼎鼎的“大毒草”,以致“解冻”后来一直成为“某种思潮”的代称。但几年后,他的《人·岁月·生活》中文节译本却在一些
  • 漫画和相声——谈李二保的作品
  • 有一次和侯宝林谈起漫画和相声的艺术结构,觉得有很相似的地方。他说:“相声是有声的漫画,立体漫画;漫画是无声的相声,平面相声。”相声和连环漫画相比,确实有类同之处,我在讲连环漫画的艺术结构时,就是用相声的“三番一抖”来作比的。
  • 喻先生,请另出招吧!
  • 当今中国论坛,喻权域算得上是个人物。不说别的,单是他经常作捍卫真理的中流砥柱状,就让人禁不住肃然起敬。不过,要是说到喻先生捍卫真理的方式和成效,却实在不便恭维。
  • 看哪,这人——《尼采在中国》序
  • 两位青年朋友李钧和孙洁为“二十世纪外国文化名人在中国”这套丛书编选了这本《尼采在中国》,从这本书的目录和编选后记来看,他们对尼采其人及其思想在中国研究的历史是下了一番苦功夫的,对尼采其人和其思想在中国介绍传播的复杂经历也有着自己的认识和理解,他们并不是盲目地埋头于故纸堆中,为完成任务,不加选择、胡乱去编造一个“豆腐渣工程”。记得鲁迅先生在
  • 叹息骄子——读《骄子的叹息》有感
  •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的一天,我和《法制日报》的编辑王光泽去《中国青年》编辑部串门,骆爽和张杰二兄 中间摆一张长桌,桌边几把靠椅,我们全仰在靠椅里看天花板,耳朵里留神别人的讲话。话题离不开当下这个环境。我们明白这个环境特别耗人损人,不免有点杞人忧天
  • 胡适和余英时在汉奸文人周作人问题上的不同态度
  • 九十年代,从台湾刮起一阵风,说什么“中国自古以来就没有忠奸之分”,并大写文章,目的只有一个:为汉奸翻案。一时间,为汪精卫、陈公博、何炳贤等说话的人不少。这股风从台湾刮到香港,又刮到大陆内地。在内地,有人写为汉奸文人周作人翻案的文章,甚至把胡适也扯在里面,说什么“周作人有叛国附敌的历史,胡适在政治上也有附蒋反共并支持蒋介石‘勘乱’的不光彩的历史”。
  • 背叛的权利以及背叛的结果——再谈舒芜
  • 近来关心舒芜的人又多了起来。自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至二○○○年一月两个月的时间里,先后有绿原、朱健、朱正、余世存等几代文人先后在《文学自由谈》《书屋》等刊撰文专门谈论舒芜,看来舒芜是一个不大容易被人忘掉的人物,这倒有点叫人嫉妒。笔者也是从一九九九年开始对舒芜个案进行研究,并撰写了两万字长文《存在的代
  • 注目“风雅之妙,性理之微”
  • 钱钟书先生在《谈艺录》第三节里比较黄遵宪(公度)、严复(几道)、王国维(静安)诗,对黄、严诗颇多微词。说黄取径不高,语工格卑,“伧气尚存,每成俗艳”。尤其食洋不化,“差能说西洋制度名物,掎摭声光电化诸学,以为点缀,而于西人风雅之妙、性理之微,实少解会。故其诗有新事物,而无新理致”。还说:“凡新学而稍知存古,与
  • 哭像
  • 《哭像》是《长生殿》里的一折,作者洪昇。以安史之乱为背景,描写唐明皇李隆基和杨玉环的爱情悲剧。唐玄宗做了几十年的太平皇帝,久安思逸,贪恋声色,弛了朝政,自杨贵妃入宫后‘朝歌暮宴,无有虚日’。边将安禄山损兵折师,例应斩首,玄宗不仅免其死,反而赐于杨贵
  • 紫砂竹壶
  • ‘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若要不瘦又不俗,天天吃点笋烤肉。’又云:‘君子不可一日无竹。’‘梅兰竹菊’,四君子也。历代文人、画家,题咏、画作甚多。 郑板桥,扬州八怪之一,字称‘六分半’,画则‘兰、竹、石’。画竹甚美,题咏也多。其实扬州、兴化等地,并不大宗产
  • 文明的刺客——嫉妒
  • 嫉妒是一种使人沮丧的情感,天然有着贬低人类尊严的居心和能量。嫉妒虽然不致于被视为某项罪行而遭绳之以法,充满忌惮的人类仍把它看得比寻常罪行更可恶、更不可赦。一个人也许会坦然承认自己的杀人罪,但对自身的嫉妒心却常效金人缄口,至死不语。作为一项高悬的人格禁令,嫉妒对人性的羁绊、约
  • 喜读《新青年文丛》
  • 拿到这套《新青年文丛》,首先想起的是我的导师王瑶先生逝世之前为纪念“五四”七十周年写的《“五四”精神漫笔》。文章强调“现在我们规定‘五四’为青年节,特别重视青年的创造性和历史使命,这确实是‘五四’精神的一项重要内容”,“事实上新文化运动和文学
  • 《书屋》封面

    主管单位:湖南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湖南省新闻出版局

    主  编:聂乐和

    地  址:长沙市展览馆路66号

    邮政编码:410005

    电  话:(0731)430259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0222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43/g4

    邮发代号:42-150

    单  价:5.00

    定  价: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