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书屋》 > 2000年第11期
  • 我读松居直先生
  • 文如其人,人们常这么说。其实,事也如其人。是人皆有感有思,所感所思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就会转换形式,无论各自以何种形式。文人发之为文,画家发
  • 须贾与范睢
  • 春秋战国时期,齐、楚、燕、韩、赵、魏、秦,号称七雄,各据疆土,倚强凌弱,互相吞并,不肯上下。魏国与齐国有积世之仇,齐国曾遣孙膑统领大军,明着说去救韩,暗中却来袭魏,在马陵山下,射死大将庞涓,将公子魏申掳去齐国,并要魏国三年一进贡,从此魏国不振。魏申之弟魏齐为魏国丞相,因惠王染病不安,命魏齐代理朝政,魏齐看三年已到,拟派大夫须贾前往齐国,一来还他三年贡物,二来求
  • 鲜血淋漓的事实与涂脂抹粉的诗人——读余光中《海祭》
  • 一 五四运动从西方借来旗帜,拉开中国新诗帷幕,从此逼得旧体诗词几无藏身之地,业绩不可谓不大也。只是,旧时新诗旗手不少为出身中式深宅大院、从东洋西洋转过一圈回来者,传统八股习气未尽,新学浪漫精神不全,好作无病呻吟,以华丽词藻饰空洞喊叫;虽有时面对国破家亡之伤心痛事,仍要先梳光辫发,擦亮皮靴,痛饮几杯中国白酒或苏格兰威士忌,摇头晃脑诵读一遍屈原李白或莎士比亚拜伦,方能缓步踱上高台,慷慨激昂一番。字句不可谓不珠圆玑润也,声音不
  • 关于舒芜先生的是非
  • 一 起头 促使我动手写作这篇文章的,是余世存先生发表在《书屋》杂志二○○○年第一期上的关于舒芜的议论。本来关于历史和现实中的舒芜先生的是非功过,也是我近年来一直关心的话题,但这次却没有能够及时捕捉相关信息,而是看了《书屋》第五期朱珩青先生的质疑才引起注意,回头去看的。如果肯用心去
  • 欲望的陷阱——错读儒林之十二
  • 单间病房里,花篮、水果摆满了桌子。但病人似乎已经懒得睁开眼看一看,也懒得动口尝一尝了。照老说法,他的病已在“肓之上、膏之下,攻之不可,达之不及、药不至焉,不可为也”了;按现代医学的诊断,他是癌症晚期,病灶早已全身转移。看他病房的规格,级别应当不低,前来探望的人也多是车来车往的主儿,但会诊多次,名医束手,这又是无可奈何的事了。不过
  • 齐人物论(续三·诗歌部分)
  • 一个不写诗的德国阔人——起码精神上很阔——故作惊人之语:“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嗡的一声,许多不写诗的中国窄人也跟着对写诗嗤之以鼻。先是说,在街上随便扔一块石头,未必砸碎玻璃,但一定能砸在一个诗人头上。最近的时髦是,“诗人”已被用于骂人。德国阔人的名言,如果不用全称判断,而是限定为“奥斯维辛之后,德国人写柔媚的抒情诗是野蛮的”,那么尽管不再耸人听闻,但依然不失其震
  • 平湖藏书家葛嗣浵
  • 浙江素为人杰地灵、文化荟萃之邦。历代藏书之富、藏书家之众多,举世公认。清代以来,更是书家辈出,群星璀灿,从鲍廷博“知不足斋”,吴骞“拜经楼”,到蒋光煦“别下斋”、陆心源“皕宋楼”,刘承干“嘉业堂”等等,为中华文化的积累和传播作出过不可磨灭的贡献。我要介绍的是一座藏书史书上几乎未被提及、却颇具特色的藏书楼——平湖葛氏传朴堂和他的主人葛嗣浵。
  • 徐家汇藏书楼
  • 徐家汇藏书楼位于上海市漕溪北路八十号,创建于清道光年间,原系天主教耶酥会教士修道院藏西文书籍之处,后因藏书渐富,三间平房不敷使用,乃于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建楼,楼凡两层,各六间,共二千平方米,为神学院专用藏书楼。该藏书楼被认为是上海近代化图书馆的雏形,现为上海市优秀近代建筑保护单位。
  • 请君试问东流水
  • 缘水而居。水,是世上生命的源泉,是哺育文明的乳汁,是催放诗歌之花的甘醴。 地球表面百分之七十由水构成,天下芸芸众生,有谁能离得开水呢?早在两千多年前,孔子就将山与水分举并论:“智者乐山,仁者乐水。”他那哲人的玄思,启发了后人不止于山水审美的智慧。前人的《四喜诗》说人生四大赏心乐事,即所谓“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挂名时。”这一偏于世俗的快乐
  • 陈独秀晚年书信三十八封
  • 说明 台湾人文学界重镇、一代书法宗师台静农先生逝世后,台北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研究所筹备处及台先生门人,先整理编辑了《台静农先生辑存遗稿》出版,又整理编辑台先生珍藏书札,拟编为两册,因以陈独秀的书信最多,共一百余封,足以单独成书,就加入陈赠台之诗文,书法等,于一九九六年出版《台静农先生珍藏书札》(一)。陈独秀这些书信等,是台先生一九四六年赴台湾大学任教时带去台湾的,一直珍藏着,只给少数知己看过,不为世人所知。大陆前些年出版的《陈独秀书信集》及其他陈独秀著作选本均未能收入。这些书信是研究陈独秀晚年及其思想的珍稀史料。
  • 大斧笔架
  • 日寇轰炸上海,我家房屋被炸,父亲生活无着,一筹莫展,只得送我到家乡,自己回沪帮工。 我有小书箱一只,箱内有本《金石书法目录》,是有正书局出的广告册。这本册子,简直是本金石书法大全。书法介绍,由甲骨、钟鼎起,直到汉隶、唐楷、宋元明清碑帖,一直介绍到郑
  • 从“绝不退却”到“百家争鸣”——遗传学痛史
  • 一 那是自中世纪以来对科学家的最大一次迫害。地点在苏联,起因则是进化论的两位创建人对进化机制的不同看法:拉马克相信在生物内在欲望的驱使下的用进废退是生物适应环境的原因,而达尔文则认为适者生存的自然选择才是进化的主要动力。我们或许会觉得,拉马克主义更像是唯心主义,而唯物主义的达尔文主义应该更受马克思主义的青睐才对。但苏联的官方哲学,与其说是马克思主义的,不如说是唯意志主义的,它更相信所谓“人的主观能动性”。早在一九○六年,一位叫斯大林的年轻布尔什维克就已论述说
  • 书屋絮语
  • 一件事情做久了,难免不产生厌烦情绪。 杂志编久了,有时竟厌烦看文章,看那些充满了大话、假话、空话、神话和套话的文章。 在这些膨胀着的大话、假话、空话、神话、套话的泡沫中,你挣扎着,扑腾着,有时还真喘不过气来,好像真有那么一种就要快被憋死的感觉。这时,你多想伸长脖子,仰起头颅,大口地吸一阵新鲜空气!
  • 可怜盛世存儒雅——《篱槿堂自叙》读后
  • 当年,江隆基在兰州大学当校长时曾经说过,在兰大文科三系中,称得上有真才实学的,就是赵俪生一个。他还说:“一九三四年入学的清华学生,出过几支大手笔,赵俪生是一个,王瑶、韦君宜也是……”(见《赵俪生先生八十寿辰纪念论文集》第8页)。如今,继《王瑶全集》和韦君宜《思痛录》之后,赵俪生的《篱槿堂自叙》也已问世。读这本书,让我在体味“可怜盛世存儒雅”(殷焕先赠赵俪生诗句)的同时,也不由得想到“盛世”的由来和发展……
  • 答读者问
  • 写母亲是积压在我心头许多年的一种冲动,但是这种冲动从未强烈到一定要提笔的地步。突然有一天莫名地感到父母老矣,是时候了,再不写会因此而遗憾终生。就这么着动笔了,一气呵成,看来要写的一切在心头的沉淀已经背得出了。写的过程中,常常因为追忆那不堪回首的往事,眼泪滴落在纸上,最后誊写时,居然不能认出自己的字迹。写成后,先让女儿和先生看,他们说好,而且说“真是好”。我才怀着惶惶
  • 中国当代诗歌状态及其价值取向
  • 一种耳熟能详的论调是,发轫于本世纪初的中国新诗,即自由诗,并非从汉文化自身的土壤中自然自发地长出。这已差不多成了一个公认的“常识”。但我不能同意历来的“新诗移植说”或“新诗引进说”,而主张它是嫁接成活的。因为从唐代近体诗的整饬,到宋代曲子词的长短不一,再到元代散曲的衬字不受格律限制,中国诗歌自身发展的非格律化趋势已预示了散体化(即自由体)的必然。虽然早期自由诗的开拓者如果没有
  • 西方的教堂中国的庙
  • 一九五四年四月,中国代表团赴瑞士出席日内瓦会议。为了体现新中国首次露脸于国际舞台的光鲜形像,代表团成员每人都定做了一套黑色中山装。穿着走在大街上,只见路旁的行人纷纷恭敬地立定,向他们脱帽鞠躬。原来当地居民以衣貌取人,误认为中国来了一队传教士——也就是中国人眼里“披着宗教外衣进行精神侵略的帝国主义分子”……
  • 闲话“金钱”
  • 1 如果有人给你一笔钱,要你放弃你身边的情人,你一定会勃然大怒,并视为这是对你莫大的侮辱。可是,如果这不是一笔小钱,而是一百万,确切说,是一百万美金,你又当如何?有一部名之为《不道德的交易》的美国影片,说的正是这样一个故事:一位刚刚结婚的年轻夫妇,邂逅了一位亿万富翁。那位富翁对那位年轻妻子一见倾心。他知道他们很穷,便提出一个动议:他将付给他们一百万美金,条件是对方的新娘让他借用一个晚上。他笑了笑:就一个晚上。他显然没有夺他人之妻的意思,他只想完成一个游戏,即要测试一下,在重金的诱惑面前,人的抵御能力究竟有多大?
  • 徐进——漫画快手
  • 从事文艺创作的人,都各有自己的艺术风格,也各有所长,有人善于画讽刺画,有人善于画幽默画,有人善于画连环漫画,如此等等。在报纸工作的漫画家,经常须配合新闻画各种新闻漫画。新闻传播信息要求快速,新闻漫画创作自然必须快手。常画新闻漫画的人
  • 《书屋》封面

    主管单位:湖南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湖南省新闻出版局

    主  编:聂乐和

    地  址:长沙市展览馆路66号

    邮政编码:410005

    电  话:(0731)430259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0222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43/g4

    邮发代号:42-150

    单  价:5.00

    定  价: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