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书屋》 > 2005年第01期
  • 书屋絮语
  • 为科举制平反
  •   从清末以来,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心目中,“科举“是一个贬义词,科举制则是帝制时代一种腐朽落后的、扼杀人才的取士制度.长期以来,科举制多是作为批判的对象而被加以介绍的.1905年科举制寿终正寝时,对科举的否定评价,似乎已经是盖棺论定了,而且百年来占主流的评价也一直是负面的.因此,现在看到本文的题目《为科举制平反》,可能有些人会觉得不可思议或以为只是危言耸听.不过,只要我们冷静客观地重新审视科举制,便可知道直接提出“为科举制平反“并非故作惊人之语,而是有充分的理由和根据的.……
  • 科举关防面面观
  •   光绪三十一年的八月初四日(1905年9月2日),清廷下诏废止科举制度,距今年恰好是一百年的时间.但从清末开始,科举制度的合理因素都淹没在学者和政治家的激愤言论之中,人们对科举制度的认识也一直呈现出明显的偏颇状态.为此,笔者在本文中重点介绍和评述历朝历代为保证科举选材的公正性而制定的各项关防制度,希望能借此让人们对科举制度的真实面目有更多的认识.……
  • 从考“官“到考“学“——废科举后考试文化的变革与传承
  •   在当今学校教育和社会生活中,考试的影响无所不在.从学校招生、学业评价到国家录用公务员,从行业性执业资格或专业技术资格的认定、职业技能鉴定到外语水平或计算机等级的区分,考试的应用范围不断扩大,考试在测量、评价人的知识与才能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现代考试类型虽然繁多,但追本溯源,其原生态则为古代中国的选官考试.……
  • 杂读八记(上)
  •   一、《简明现代思潮辞典》   ([美]戴维·科尔比著,重庆出版社1987年版)   记得有名人说,辞典是他平生最喜欢读的有趣书籍之一.不过除了少数有特殊癖好的书痴,一般读者恐怕很难认同这样的看法.依习见,定位为“工具书“的辞典不过是分类梳理浓缩后的巨量知识的汇聚、存储乃至堆积,主要是作为检索查询而非阅读的对象存在,缘于此,其内容的庞杂枯燥艰深似乎也就可以原宥了.……
  • 成吉思汗的勇士及其他
  •   有一件事情令我一直纳闷,为什么烂书可以乱出,而像《马可·波罗游记》那样的好书长期得不到再版?此书早已有了中译本(在模糊的印象中,我接触到的好像是中华书局出的大字精印版),译笔极好,注释详尽,读来饶有兴味.我在年轻的时候曾经从某图书馆借到此书阅读一过,至今还记得书中的一些片段.……
  • 反抗隐喻的病痛——读苏珊·桑塔格《疾病的隐喻》
  •   “疾病是生命的阴面,是一种更麻烦的公民身份.每个降临世间的人都拥有双重公民身份,其中一个属于健康王国,另一个则属于疾病王国.“这段话出自《疾病的隐喻》一书的引子.作为思想者,作者苏珊·桑塔格关注的并不是身体疾病本身,而是如影随形附着在疾病身上的隐喻.所谓疾病的隐喻,就是疾病之外的具有某种象征意义的社会重压.疾病属于生理,而隐喻归属于社会意义.……
  • 唤起江湖千古事——读陈书良新著《南宋江湖诗派与儒商思潮》
  •   八百年前的烟水江南,一群中下层社会知识分子创立了一个诗派,这就是以刘克庄为领袖,以杭州书商陈起为声气联络,以当时的江湖游士为主体的南宋江湖诗派.江湖诗派有诗人一百三十八人,是有宋一代参与人数最多的诗歌流派,就连声威显赫的江西诗派也难望其项背.……
  • 人性之我的真情流露——《柔石日记》读后
  •   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是读了鲁迅名篇《为了忘却的纪念》才知道柔石这位作家的.从鲁迅的文字中,我们可以看出他和柔石的关系非同寻常.……
  • 丰子恺与竹久梦二——《丰子恺文集》读后
  •   1921年春,已为人父的丰子恺在家境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向亲朋好友借钱,赴日本留学.   丰子恺此举,是出于不愿意继续“卖野人头“的艺术良心与职业危机感.当时,只有初等师范学历的丰子恺在一所专门培养图画音乐教员的专科师范学校当先生,教授西洋绘画.这种事情今天看来不可思议,在那时却很正常.……
  • 林纾晚年的“遗老癖“
  •   林纾(字琴南)作为一个文人,终生以教书鬻文为业,虽六十岁以前属大清子民,且有举人身份,但政治上与清廷并无瓜葛,直至宣统退位,他仍保持着清纯的“处士“之身.可是,民国以后的十余年里,这位林老夫子竞以遗老孤臣自居,眷怀光绪,屡谒崇陵,进而与逊帝溥仪相通问,俨然成为清皇室的“忠贞义士“.……
  • 沈从文的小说情结——读《从文家书》
  •   一   中国有小说,比律诗的诞生还要早,班固在《汉书·艺文志》里将其列入“稗官“之类,直到罗贯中、吴敬梓、曹雪芹、蒲松龄出现,小说家在文坛并无地位.雍正朝有位礼部侍郎以《三国演义》为例对皇帝进策,被认为“荒悖“,挨了四十大板,并“枷示“[1].小说创作的随意性、通俗性,在崇尚峨冠博带的中国文化里一直难登大雅之堂.到二十世纪初期,情况发生翻覆之变.……
  • 想起朱湘
  •   宁可死个枫叶的红,   灿烂地狂舞天空;   去追向南方的鸿雁,   驾着万里长风.   这是诗人朱湘七十多年前写下的《秋》,这首诗也成了诗人对自己生命和个性的注脚--短暂、单纯、孤高、浪漫,但始终执著认真.……
  • 重读《第一哲学沉思集》
  •   一、对一个常见观点的反思   大约四百六十年前,法国人笛卡儿面对着他所熟悉的世界,突然被一连串新鲜的疑问所激动和折磨:这个世界从我诞生之日起就环绕、支撑、养育着我,既然我活着,那么,它就必然是真实的,否则,一个虚幻的世界如何能成全实在的我呢?可是,我真的存在吗?或者说,我存在是什么意思?是指这个呼吸着、坐在椅子上、握着笔的肉身或者另有深意?我的手、脚、躯干的确在我的目光中显现,清晰得似乎无可置疑,但我如何能确定它们不是梦中的景象?梦境时常欺骗我,使我沉浸于并不实在的苦难或幸福中,仿佛它们真的发生过,我怎样才能将梦境与真实区别开来,如何能证明人生不是一场大梦?[1]……
  • 也谈《查泰莱夫人的情人》
  •   劳伦斯这部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出版的惊世骇俗之作在英美长期遭禁,直到六十年代才开禁.当英国终于宣布开禁这本小说后,一度洛阳纸贵,高踞畅销书排行榜数周并常销至今(我在英国的电视文献片里看到过当年伦敦人排着长队购书的镜头,觉得应该把那个成语改成“雾都纸贵“).……
  • 王安忆《长恨歌》技术故障举隅
  •   一   王安忆喜用量词“一股“,并非始于也不止于《长恨歌》.喜用指的不是数量,而是指不该用也硬用.《长恨歌》共使用了六十八个“一股“,大致可分两类:……
  • 拉一车理想
  •   年轻时拉着一车理想上路,当我们被生存的种种方式消磨了,那些沉重的理想,放弃在山洞里,再也没有出来.……
  • “公用“课本中的诚信伦理
  •   今年暑假期间,在澳大利亚工作的儿子媳妇打来越洋电话,让我把小孙子送去插班读书.手续办得很顺,不久我们就成行了.……
  • 从古罗马吹来的清风
  •   塞涅卡生于公元前3年,卒于公元65年,权威的《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称他是“古罗马雄辩家、悲剧作家、哲学家、政治家“.但从他一生的文字成就来看,也可以说是西塞罗(公元前106-前43)以后最杰出的散文家之一.塞涅卡在政治上曾几度辉煌,但也充满悲剧色彩.公元54年,尼禄正式即皇帝位,塞涅卡以帝师资格成为新帝的主要顾问之一.公元65年,塞涅卡终因涉嫌参与谋杀皇帝的活动被判处死刑.……
  • 妒妇宛如鸠盘荼
  •   龙邱居士亦可怜,   谈空说有夜不眠.   忽闻河东师(狮)子吼,   拄杖落手心茫然.   在中国古代社会的夫权体制下,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可以逛青楼,游楚馆,不但不会招人非议,反而使人羡慕不已,被认为有“齐人之福“和风情雅致.而女性只可从一而终,一旦红杏出墙,便是十恶不赦的犯罪行为;如果人老色衰,即使是明媒正娶的妻子,弄不好也可能会被妾媵等小老婆夺去宠爱而凉在一边.……
  • “麻将学“发微——读瞿兑之《杶庐所闻录》
  •   世上有很多令人百思不解的事儿,麻将的身世不明就是其一.除了四大发明之外,我们古人能够对世界文明有所贡献的玩艺儿之中,麻将总算其中一个,不仅是华夏大地,就是寰宇之内,凡有华人之处,即有麻将之声,而且教化施于四夷,仅我知道的日本,“麻雀屋“即与“中华料理“星布于东京新宿的闹市之中,估计欧美开化人士,不久也要成立麻将俱乐部了.……
  • 作家卖瓜也可自夸?
  •   中国的文坛高手,知人论世往往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纵横捭阖,雄焰万丈.但要他说说自家文章时,却往往遮遮掩掩,更少有自吹自擂,这大约与自谦内敛的文化传统有关.但细想想,这也是情有可原.说好说歹本来应是别人的事,自己跳出来说自己的文章,多少都有些难为情.……
  • 这段文字并非周作人所写
  • 在《书屋》众多的作者中,林子明先生的文字我是很喜欢看的,所以,收到《书屋》2004年第12期,在目录中看到有林子明先生的大作《物哀叙事》,我便追不及待地先睹为快.
  • 沈荩之死与英敛之办报
  •   (一)   鲁迅在1936年10月所写《关于太炎先生二三事》中,引章太炎1903年9月发表在《浙江潮》上的两首诗.诗句悲愤填膺,溢于言表.其中一首是有关沈荩的,照录如下:……
  • 如何读钱钟书的信?
  •   我们读钱钟书的论著和书信时,准会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在读他的《管锥编》、《谈艺录》时,钱先生眼界甚高评人甚苛,他看得上眼的人没有几个,可谓悬格森严、一丝不苟!在《南方周末》上有一篇叫做“钱钟书看得起谁啊“的文章也曾提到:“1992年11月,安迪先生到钱先生府上拜望,曾向他请教对几位文化名人的看法,结果,评价几乎都是负面的:‘对王国维,钱先生说一向不喜欢此人的著作……对陈寅恪,钱先生说陈不必为柳如是写那么大的书……对张爱玲,钱先生很不以为然.……
  • 英王乔治三世称乾隆皇帝为“兄弟“
  •   《停滞的帝国--两个世界的撞击》一书中,最有趣的史料之一,莫过于英王乔治三世致乾隆皇帝的书信:“我们由于各自的皇位而似兄弟.如果一种兄弟般的情谊永远建立在我们之间,我们会极为愉快.“作者阿兰·佩雷菲特不无讥讽地写道:“自称是乾隆的兄弟和朋友--这位惟一的天子难道会有兄弟和朋友吗?寥寥数语中竟有如此多无法原谅的失礼之处!“他的解释并没有错,因为乾隆皇帝在听说了这封书信后的反应是愤怒:“朕意深为不惬.“……
  • 足本《浮生六记》作伪真相
  • 清人沈三白的《浮生六记》,闺房记乐,乐而不淫;坎坷记愁,愁而不怨;审美视角独特,文笔轻清秀丽,在文学史上别树一帜.光绪三年(1877年),独悟庵居士杨引传在苏州护龙街旧书肆上发现它时,还是一本手稿,"六记已缺其二",五、六两记遗失了.杨引传对这份手稿珍爱有加,遂托他在上海申报馆工作的妹夫王紫钰,收入自己的《独悟庵丛钞》,这是残本《浮生六记》的首次出版.后来,又在东吴大学《雁来红丛刊》发表,才使这本书流传开来.
  • 《书屋》封面

    主管单位:湖南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湖南省新闻出版局

    主  编:聂乐和

    地  址:长沙市展览馆路66号

    邮政编码:410005

    电  话:(0731)430259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0222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43/g4

    邮发代号:42-150

    单  价:5.00

    定  价: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