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书屋》 > 2006年第06期
  • 门外谈诗词——在安徽师大的一次演讲
  •   大家下午好!我今天讲的题目是《门外谈诗词》,是拿我的短项和安师大的长项来切磋,这是一种带有自杀性的但并不恐怖的行为.我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求教.这是不是也反映了我的一些自私心理:如果我有什么长项可讲,譬如谈小说创作什么的,预备留到下次,以后我还不断地来安师大.所谓“门外谈“,就是因为它是我的弱项.我对中国传统诗词的阅读,大致保持在《唐诗三百首》和《千家诗》的水平上,但是我有兴趣,对一些问题爱瞎琢磨,就是我说过的“野狐禅“.所以希望在座的真正的诗学专家能给予指导.我想就三个问题和各位同好们进行讨论.一是关于“诗言志“的问题;一是关于诗词的寄托和它的含义;一是中国传统诗词的整体性与个人性.……
  • 反思理性进步——王元化先生的反思理论与实践
  •   在我的心目中,王元化先生不啻中国读书人的良心,是中国知识界继续走“五四“道路、追求民主与进步的一面旗帜.……
  • 萧红的一种读法
  •   胡风在《生死场》的读后记中说:“这本不但写出了愚夫愚妇底悲欢苦恼而且写出了蓝空下的血迹模糊的大地和流在那模糊的血地上的铁一样重的战斗意志的书,却是出自一个青年女性底手笔.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女性的纤细的感觉也看到了非女性的雄迈的胸境.“[1]而刘禾则认为,正是这种非女性的雄迈揭示了民族国家话语对女性身份的肢解,“她们(指寡妇)必须在以某种自戕方式拒绝其女性身份之后,才能成为中国人并为国家而战“[2].……
  • 水木清华的流光碎影
  •   坊间流传的《读史阅世六十年》一书作者何炳棣,在书中费了相当大的篇幅记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清华大学,他在垂老之年这样深情地追忆:“如果我今生曾进过‘天堂‘,那‘天堂‘只可能是1934年至1937年间的清华园.天堂不但必须具有优美的自然环境和充裕的物质资源,而且还须能供给一个精神环境,使寄居者能持续地提升他的自律意志和对前程的信心.……
  • 学者为人
  •   《雷海宗之死》在今年《读书》第一期发表后,一位网友对文章提出了尖锐批评,指出"须知大学者之为大学者,其学术进路与为人之道是相通的,他的学术特色就是他做人的性格","作者对于中国知识分子,不懂,很难体谅中国知识分子那种既心雄天下又澹泊人生的态度.而雷海宗,不是傅雷那样的硬,也不是老舍那样的刚,他不可能成为一个悲剧式的'文化英雄',很大程度上,他的悲剧是时代造成的,而不是他的个性".不能否认,每个大学者的学术进路与其为人之道或有相通,但一个人学问的深浅未必会与懂得做人道理的多少成正比.……
  • 一个没有失败的“失败者“——“民国宪法之父“张君劢
  •   在中国现代史上,和置身于风云激荡大时代的许多知识分子一样,张君劢的一生充满了矛盾:他曾被国民党政府绑架和软禁,却又一度是蒋介石的座上宾;六十一岁生日时周恩来曾送给他一块“民主之寿“的寿匾,但时隔不久,他却进入了中共开列的“头等战犯名单“中;他是民盟的创建人和领导人之一,但最后却和他组建的民主社会党一起被勒令退盟;他深受西学洗礼,掌握和精通三门外语,却拒绝用白话文写作,并成为新儒家的一大重镇.……
  • 李瑞清与琼瑶祖父陈墨西的师生情
  •   台湾言情小说家琼瑶(陈喆)的作品红遍海内外,久盛不衰,由她的小说《青青河边草》、《还珠格格》、《情深深雨蒙蒙》等改编的多部电视剧更是吸引了千百万观众,形成一种文化现象.很多人并不了解琼瑶祖父陈墨西与南京有着较深的历史渊源,他与“清道人“李瑞清真挚的师生情更是鲜为人知.……
  • 曾氏三代与义山诗
  •   曾国藩亲自编选了《十八家诗抄》,该书选李义山七律一百一十七首,仅次于杜甫.其中评义山诗三十余则,多数简述作诗背景及全诗大旨,并以程注本为据,评论义山诗歌艺术的言词不多.曾国藩曾写有《读李义山诗集》五绝,云:“渺绵出声响,奥缓生光莹.太息涪翁去,无人会此情.“他还以此选本供子弟学诗,并教导儿子做诗“宜先讲词藻“,因此,重学问修养,又讲究藻饰的李商隐诗歌,在曾氏子孙学诗之初率先进入他们的视野也就成为必然.……
  • “自由比一致性更重要“
  •   夜深人静,拆阅钱永祥先生从海峡“彼岸“寄来的Frederick Watkins的《西方政治传统--近代自由主义之发展》一书,在几天内竟然一口气读完,不禁有一种释然的感觉.连自己都不相信,思想史的魅力如此之大,这使我不由得想起一位朋友在前不久送给我的书中的一段话:思想史亦如小说故事,有高低起伏和引人入胜的情节.这是一个譬喻,意指思想史具有的魅力.……
  • 就像左手握右手
  •   一   汉代刘向在《说苑》里,记载了一个发生在公元前540年左右的《越人歌》的故事:楚国的襄成君刚受爵位的那天,穿着华丽的衣裳,被随从们簇拥着来到河边.楚大夫庄辛刚好路过,他拜见完襄成君站起来,想和襄成君握一握手.握手在等级森严的古代是一种“乱行“.襄成君大怒.庄辛见了也有点不自在,他转身去洗了洗手,给襄成君讲了一个鄂君子的故事:某天,鄂君子坐在一条富丽堂皇的刻有青鸟的游船上,听见一位掌管舟船的越国人在拥桨高歌,歌声委婉,鄂君子五内感动.这就是后世闻名的《越人歌》了.鄂君子听明白歌词的意思后,立即走上前,拥抱了那位划船人,并把绣花被盖到那人身上.襄成君听完这个故事,在文学形象的感召下,也走上前去,向庄辛伸出了双手.……
  • 暴雨将至?
  •   有一个专门关注鲍勃·迪伦提名诺贝尔文学奖的网站,叫做“expecting rain“.这个名字是从他早期一首歌《暴雨将至》(a hard rain‘s a-gonna fall)中化出来的.这首歌带有典型浪漫主义诗歌中的天启意识(雪莱等浪漫主义诗人把诗人视为先知,也即祭司,乃通灵于神者),它以兰波式的幻象贯穿始终,然而具体的意象中却又洋溢着波德莱尔式的颓废.……
  • 一个法律门外汉的超级探险——《O.J.辛普森比窦娥还冤吗?》后记
  •   《O.J.辛普森比窦娥还冤吗?》这本小书,是我与南京大学教授任东来博士等合著的《美国宪政历程:影响美国的二十五个司法大案》的副产品.……
  • 《在宪政的舞台上:美国最高法院的历史轨迹》的前言后语
  •   一   在现代世界中,几乎没有哪一个国家的政治精英不在强调法治的重要,强调政府应该是在法律之下,而不能超越法律.为此,除了英国、以色列和新西兰外,世界上所有的主权国家都有一份大同小异的成文宪法,规定了政府的权限范围,同时也列举了民众的基本权利与自由.但是,在这些宪法之下,绝大多数国家的法治状况依然差强人意.国家的公权是如此的强大,个体的权利却微不足道,官员常常可以用“公意“或“国家安全“这类冠冕堂皇的借口,来损害和践踏民众的自由和权利.对这些民众而言,法治依然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理想.由于无法通过合法的途径来伸张正义,维护权利,绝望的民众或者寄希望天上的“救世主“,或者求助于江湖的“绿林好汉“,或者孤注一掷,拼一个鱼死网破,“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还赚一个“.结果,专制、腐败、动荡、混乱,成为一些国家挥之不去的幽灵.……
  • 往事还要再提——英文回忆录中的“文革“记忆一瞥
  •   近十年的英文出版物中,已经陆续出现了越来越多由海外中国人写作的关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生活的个人记忆并成为西方读者了解中国的一个途径,不少读物还在大学课堂上起着引导学生认识中国的作用.这是一段无法丢弃的岁月,但有时,个体记忆的喷发似乎也需要一定的机缘,不仅要有时间上的适当距离,也得有空间上的阻隔.在一个全然不同的时空中,本以为已经远去的记忆反而会变得更加真切、鲜活,撕扯着回忆者的内心,尤其当记忆与社会历史重叠,而且带有太多创痛的时候.但同时,这些记忆文字本身,也需要经受读者的评判.……
  • 我的人生档案——《贾植芳回忆录》序
  •   感谢罗银胜先生接受远东出版社朋友的委托,花了很大的力气,为我编选了这本回忆录总集,其中除《人的证据》一书写于我的壮年时代以外,其他的各篇大小文章--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写的长篇自传体回忆录《狱里狱外》及我在人生的暮年从各个方面和角度审视自我的文章,也包括在我的漫长的人生旅途中的各个不同时期交游的朋友们的回忆.它们不仅是我个人的档案和人生史料,作为历史的经验与教训,也可以为认识与思考历史和时代提供值得参考的民间资料.……
  • “毛与刘、邓矛盾源于八大“不是“猜测“
  •   有人认为,“毛与刘、邓矛盾源于八大“是“西方的一些人“根据“中共八大通过的党章在对党的指导思想的表述中,没有提到‘毛泽东思想‘“所作的“猜测“[1].其实不然.……
  • 写一部“一般文学史“如何?
  •   当下颇为流行的几种现当代文学史文本曾经被炒得沸沸扬扬,虽然现在重写文学史高峰已悄然滑过,似乎一切都已尘埃落定,但仔细琢磨又似乎缺少一些为大众所能接受的东西.原来这些都是在表达“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或者说这些写作是一种“典型文学史“.可以说这种文学史是所谓历史积淀的延伸,也是写作者对文学史的一种经典性认识的展示.所谓“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是我借用现实主义的著名术语,意在说明,在这些文学史的写作中,能够进入写作者法眼的或者变成文字留在文学史文本当中的,都是在一定时期或者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段内产生重大影响并得以流传下来的那些文学作品、文学流派、文学思潮和作家等.……
  • 从影片《金赛性学教授》谈开去
  •   很有意思,由德、美、英合拍的影片《Kinsey》,中文片名译为《金赛性学教授》,应是不加“性学教授“四字则没有卖点的考虑吧.而洋人对于“金赛“则可以马上产生明确的性学符号,因为《金赛性学报告》(包括《男人的性行为》和《女人的性行为》两部著作)曾是如此地闻名.……
  • 何人绘得萧红影
  •   最近读到一本《我的婶婶萧红》,作者是端木蕻良的侄子.其间许多文字,显然是在为他叔叔申辩.此前还有一部《端木与萧红》,也有此动机.而该书的作者钟耀群,是端木蕻良的第二任妻子.作为端木的亲人,出来澄清一些事实,是在情理之中,可一厢情愿地要证明两人的婚姻多么美满,未免矫枉过正.……
  • 实“新“还“旧“话女权
  •   知道钱单士厘是三年前的事,因为对清代海宁的关注,我无意中得知是她将完颜恽珠的《国朝闺阁正始集》续编至清末.因为读她的续编,我才知道,除了海宁潮、安澜园、徐志摩与金庸之外,十八世纪中期的海宁还有那么多喜欢写诗的女子,将自己的文字记录在春花秋月下,于山涧风林间,置在妆匣镜花边,或者在将行之际付之于火炉中.读到她们,我仿佛又一次读到了大观园里那些美丽女子的喜怒哀乐,换了一个地方,却有着相似的桃花与落红,而钱单士厘正是打开这一扇窗户的一把钥匙.……
  • 疾病在革命中的命运
  •   一   我在柏克莱的时候,有个美国学生问我,“文革“时期中国人怎样活下去.我回答他:照样吃饭睡觉,生老病死.在宏大叙事之外,每个人都面对着出生、成长、患病、死亡的生命历程,没有一个环节能够偷工减料.……
  • 中国传统文化与儒学
  •   中南民族大学张世强博士问我:“先生曾说过爱祖国和祖国传统文化,但不喜欢儒学,然而人们一般认为,儒学在祖国传统文化中占有重要甚至主要地位,这两者怎么能统一起来呢?在先生的心目中,‘祖国传统文化‘是个什么概念呢?“我答:“这很难说,我现在还没有把它想得很清楚,只能简单说说我的初步看法.“……
  • 因误读而虚构的派别之争——《醒睡之间与古今之别》读后
  •   今年《书屋》第三期王学斌先生《醒睡之间与古今之别》一文,把何启、胡礼垣对曾纪泽《中国先睡后醒论》的批评,解读为维新派与洋务派论争的“典型个案“,窃以为值得商讨.……
  • 《书屋》封面

    主管单位:湖南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湖南省新闻出版局

    主  编:聂乐和

    地  址:长沙市展览馆路66号

    邮政编码:410005

    电  话:(0731)430259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0222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43/g4

    邮发代号:42-150

    单  价:5.00

    定  价: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