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书屋》 > 2006年第11期
  • 作家的根在哪里?——从对《如焉》的讨论谈起
  •   胡发云的长篇小说《如焉》发表于《江南》杂志2006年第1期后,引起了评论界和思想界的极大关注,好评如潮,甚至地摊上还出现了盗印的单行本.今年4月21日至22日在武汉东湖公园举办了一个作品研讨会,邀集了我们武汉和外地的一些名人或非名人,大都不是专业的文学评论家.这次讨论会后来由《南方都市报》作了专题报道,主要是在思想界引起了一些反响,特别是由于残雪的介入,而产生了某种“轰动效应“,但在文学评论界,尚未见有人上升到理论高度来对此加以评说.不过我觉得,残雪提出的问题是值得文学评论界认真思考的,这就是作家的根究竟植于何处?她的提法有一种观念上的突破.忽视形而上的问题而只对一部作品作形而下的评价,这是我们中国自古以来的传统,在文革中发挥到极致,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仍然成为文学评论界的主流.我们总是动不动就说这部作品“宣扬“了什么,“揭露“了什么,并由此引申出我们应该“提倡“什么,“鞭挞“什么,却永远也无法理解一部作品到底“是“什么,这就是残雪为什么那么厌恶八十年代文学的“传统“的缘故.……
  • 传奇年代的“终结“
  •   一   当代文学提出的问题始终是,生活的本质是什么?文学的本质又是什么?正是在这点上,我们有理由怀疑新时期以来小说的价值,倒不是因为它们太过于贴近政治,而是因为它们远没有写出生活的真相.……
  • 越界的身体——当代女性小说中的同性之爱
  •   如果我们暂时抛开狭义的同性恋文学,只是把同性爱作为一种现象加以考量,上世纪九十年代一大批女性小说的出场,确实显得很突兀.   这些小说重新审查自身与自身所处的两性关系的实质,与发声于五四时期的人道主义论述遥相呼应.然而,不同于那个时期女作家如凌叔华、庐隐等人在小说中营构的同性之间的浪漫,只有精神、灵魂而身体缺席的特点,这批小说中的同性爱导引出一个很重要的现象,那就是身体的出场.……
  • 从“断袖之癖“到“断臂情节“
  •   要谈2005年的世界影坛,无论如何也绕不过李安的《断臂山》,这部横扫去年世界各大电影节奖项的“同志电影“风靡了全球.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欧洲就出现了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同志影片,此后,还没有一部正面涉及同性恋的影片能像《断臂山》在今天日趋保守的西方基督教世界和东方儒家文化圈能引起如此大的反响.……
  • 美学经典重读的“知性“
  •   《西方美学经典文本导读》是一部对“正在重读“的经典作品的阅读记录.施莱格尔说过:“一部古典作品必定永远不能被完全理解.但是,那些受其熏陶并正在教导它们的人却必定总想从它们中学会更多的东西.“可以说新的理论家的创见都是生发于经典文本之内的,任何一种发展都离不开过去已有的成果,只有站到巨人的肩上才能有更为阔大辽远而又精微的视野.例如解构主义的保罗·德曼通过对洛克、康德、卢梭等人著作的细读,发展出自己的一套修辞论批评理论;“从天而降的第欧根尼“齐泽克、拉康的关于精神分析一些论述,也是从康德、黑格尔的经典文本中起步的.……
  • 海宁“二吴“——吴其昌、吴世昌兄弟简记
  •   一   浙江才俊,古往今来,可谓浩瀚无涯,仅以天下著名的观看“浙江潮“盛地的海宁而言,以其一地之狭,就曾涌出过学术大家王国维、军事天才蒋百里、诗哲徐志摩等众多名流,其中以兄弟论,则有中国学术界不可多得的吴其昌、吴世昌两兄弟.……
  • 汤先生怒了
  •   汤用彤先生是老辈中的大人物,但和晚清民国那一茬个性丰盈的文化人比,他大概还算不上顶特别.说来,他其实是个忠厚长者,或者说谦谦君子更为妥.……
  • “被冷落的缪斯“——早夭的诗人吴兴华
  •   “我不过是一个做梦的人/日夜游荡在缓变的梦里/而不能指示给他人我奇异的梦……可是现在我醒了/我听见窗外卖花女的喉音/而惊觉自己还是在劳苦的世界里……“吴兴华在诗中样写道.……
  • 萧也牧的悲剧
  •   我读到张羽写的《萧也牧之死》一文,勾起了对这位老友的回忆,心情很不平静!   我和萧也牧曾在一起共事四年,那是五十多年前,在团中央宣传部工作的时候.还记得1950年在机关大院第一次见到他的印象:高个子,黑不溜秋,眼窝深陷,背有点驼,我当时还以为他是个工农干部哩.很快我就知道:他叫吴小武,浙江人,知识分子出身,抗战爆发后不久就参加了革命.别看他“五大三粗“,一身土气,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已发表不少作品,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作家,笔名萧也牧.他的短篇小说《一个知识分子下乡手记》当时在《中国青年》杂志连载,作品充满了乡土气息,善于刻画人物,语言非常生动,很受青年读者欢迎.……
  • 念刘大杰先生
  •   刘大杰先生其人也,蛮有趣.近年来关于他的议论颇多,不过所议并非我所关心的话题(参见魏邦良《刘大杰和曹聚仁:失去勇气之后》、史建国《刘大杰的"怯懦"》,分别载《书屋》2004年第3期、第8期).这当然不仅是说他那部在学术史上已有定论的《中国文学发展史》,也还包括了由于此书的再三修改而引来的诸多议论.无论是面对毛泽东垂青而生出"残生坚走红旗路,努力登攀答圣恩"的士为知己者死的真诚,还是对江青赠书的自得,都表现出一个知识人对"人间烟火"的无法超越.其实,在那个年代里,能做到顾准、陈寅恪那样坚守自我的,又有几人?……
  • 所谓蔡元培“晚节不保“问题
  •   关于蔡元培的晚年,评论界存在着模糊分歧的说法,其间自然夹杂不同的价值判断,由于直接的深层资料相对缺失,因而不免见仁见智.比较流行的一种看法是蔡氏“晚节不保“:相对于五四时期的“先锋形象“,1927年以后蔡元培先后参与“清党“、提议取消青年运动、推行国民党“党化教育“、政治上起伏摇摆为人利用等等,从引领时代风潮的精神领袖蜕变为国民党政权的“政治附庸“.此类说法,始自上世纪二十年代末,近年学术界也时有所见,可谓由来已久.此一观察,未可完全以党派立场视之,有些自由超然的民间人士也作如是观.在人们的历史记忆里,五四时期那位激荡起时代风潮的学界领袖与国民党“清党分共“之后的党政新贵杂厕其间的党国元老之间实在不可同日而语,以致为了维护其早期“开明形象“而有意遮蔽和淡化其晚年从政史事.……
  • “恐惧的美德“及其他
  •   先主武侯   刘备貌似仁义,而气度狭小.略具奸雄的特质,而无奸雄之智.故曹操虽谬称之为英雄,并不太把他当回事.否则,他既身入樊笼,岂能容他轻易脱身?……
  • 当贡斯当穿越自由的“海格立斯柱“
  •   贡斯当1767年10月25日生于瑞士洛桑,出身于法国古老的亨利埃特·德·尚迪厄家族,他们由于宗教原因来到沃州地区寻求避难.父亲朱斯特·贡斯当·勒贝克是瑞士军队的一名上校,在荷兰服役,母亲在其出生八天后于产床上去世.也就是说,贡斯当出身于一个富裕、稳定、具有旧式军人传统、朴实无华的外省贵族之家,并且有着来自母亲家族的加尔文主义传统因子而形成的文化认同.……
  • 民歌里的民俗
  •   (一)   来自民间的人生观的基调是“苦“,生命的原色是“苦“,民歌的底色也是“苦“,是苦中作乐.就像陕北民歌所唱的那样:“天上星星三颗三,唱个酸曲解心宽.东山上的糜子西山上的谷,咱们黄土里笑黄土里哭.““烂裆的裤子漏水的锅,没钱的也爱些穷红火.过了新年十五天,秧歌打在你门前.“山西民歌《交城山》也以其苦而成天籁:“交城的山来交城的水,不浇那个交城浇了文水.灰毛驴驴上山灰毛驴驴下,一辈子也没坐过好车马.交城的大山里没有那好茶饭,只有莜面靠佬佬还有那山药蛋.“陈哲作于1987年的《黄土高坡》:“我家住在黄土高坡,日头从坡上走过,照着我窑洞晒着我的胳膊,还有我的牛跟着我.“词风苍凉感伤,空灵沉郁,庶几得其真传,近乎本色的民歌.……
  • 边缘的优势
  •   在社会科学里边有一个边陲-中心的依附理论,是现代化理论的一个支脉.这个理论认为中心是发达的,边陲是落后的,而边陲的落后正是因为中心的剥削.这个理论有一定的道理,但是边缘也有其优势.对历史长时段的考察,往往发达起来的是边陲,是边陲胜过中心,尔后又成了中心,有点河东河西的味道.边陲胜过中心的道理记得顾准曾提到过,顾准在《论孔子》一文中曾说出自己的一个“奇想“:孔子求售其思想和政治主张之所以失败,在于他选取的地方不对,鲁、宋、卫、陈、蔡,都是周的中心地区而不是僻地,满脑子旧秩序的孔子是不懂得新的历史往往是在新地方开头的.战国的强国秦、晋,后来的赵、齐、楚,都是边缘地区,中心“故国“全被并吞.普鲁士、奥地利都是日耳曼的边邦,苏联和美国,五百年前在世界上不占地位.……
  • 谈“自编词集“与“编词入集“——与金文明先生商榷
  •   《书屋》杂志2006年第9期载金文明《治古典文学者不应有的知识欠缺--读章偶得》一文,该文第四部分的小标题是:“北宋早有人自编词集,陆游根本数不上第一“,文中引了章培恒先生在接受陈村采访时所说的话:……
  • “新词“漫议
  •   在《谈“自编词集“与“编词入集“--与金文明先生商榷》一文中,韩立平先生以黄裳《演山居士新词·自序》之“集“名中有“新词“,便认为“就可以知道这绝不是诗词合编.‘新词‘这个概念是不包括诗的,这是最起码的常识,宋人是不会犯这种错误的.……金文明的这一推断以及将‘新词‘概念涵盖诗、词,实在古今未有、闻所未闻“.……
  • 强作惊人语背后的曲解与悲哀
  •   张耀杰先生《〈两地书〉中的鲁迅与许广平》一文,没有掌握或发掘出任何新史料,只是凭断章取义地摘录《两地书》中的片言只语,加以曲解,便武断下结论,实在有强作惊人语而违背史实之嫌.……
  • 阅读绘本
  •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图画故事书(Picture Story Books).图画故事书也称绘本,由图画文本和文字文本共同构成.无疑,“图““文“一体、互识互释,是人们喜欢的一种形式.唐宋时有画题诗、诗配画,明清小说盛行绣像画,建国后的连环画成为几代人难以忘怀的童年记忆.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老照片》开始,图书出版进入所谓“读图时代“,到近几年,已经颇有“不配图不做书“的意思.当前,彩色印刷技术与多媒体技术结合,图画在书中的运用已经稀松平常,甚至有泛滥的趋势,图书的成本与定价也水涨船高,各种插图本与绘本层出不穷,难免会引来不同的声音,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图,不是什么书都能配的,也不是什么人做的图都能用的.图画故事书应是“读图时代“里的华彩片段,是艺术,是精华,不容错过.……
  • “心里不悦嘴里不敢说“——读张士敏《我参与修改样板戏〈海港〉始末》
  •   人生在世,可能总有敢怒不敢言的情形.在张士敏《我参与修改样板戏〈海港〉始末》(见《书屋》2006年第8期)一文中说,学习创作多年,从没有感觉写“样板戏“是如此的费时和艰难.文革初期的那一阵子,天天“泡在上海京剧团里“,“反反复复,没完没了改了又改.每个戏都花好几年,心里不悦嘴里不敢说……“……
  • 讲坛的高度
  •   近来,我又重新注意起电视里一档叫做“百家讲坛“的节目.最早看到这个节目,是四年前还在龙王堂住的时候.那时候刚刚彻底告别了做学生的时代,对自己的学生身份和学生生活似乎还有点恋恋不舍,见了这种如同在课堂上听老师讲课的节目,感到格外亲切.后来由于事忙,另外讲坛里的内容也实在没多少太精彩的,就逐渐淡忘了,很少再有心去留意.直到去年底,不知怎么又知道有一位满学专家在这个“百家讲坛“里讲清代十二帝,很有意思,电视台编导都认为是这个节目开播以来讲得最好的一位,于是我又开始趁有空时特地看这个节目.……
  • 倡导公共卫生的方石珊医生
  •   我早年在北京读书时已知道府前街的首善医院,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在香港认识了方(絪)学长,她是我北京贝满女中及燕京大学的学长,又知悉她的尊翁方石珊医生是前北京首善医院院长,提倡中国公共卫生不遗余力的先驱.近年在《林巧稚》一书内读到1953年中国医学代表团由团长方石珊率领去欧洲参加世界著名医学会议事,林巧稚是我国知名的妇科权威,为此引起我对方医生的兴趣.几次与方(絪)学长长谈,她讲了些当年的家事,并提议说如果要知详情,可到北京请教她令妹方缃,定会告知我方医生晚年的一些事迹.巧的是,方缃也是我贝满学长,后入昆明西南联大,是有名的学前教育家.……
  • 蔡元培、胡适红学论争
  •   蔡元培对于《红楼梦》的研究兴趣,受到陈康祺《郎潜纪闻二笔》中所述其师徐时栋观点的启发.蔡元培开始作《红楼梦》疏证,是于1898年之前.他在是年日记中曾有如下记述:“前曾刺康熙朝士轶事,疏证《石头记》,十得四、五,近又有所闻,杂志左方,以资引证.“如“林黛玉(朱竹坨)、薛宝钗(高澹人)……宝玉(纳兰容若)、刘姥姥(安三)……“[1]此时蔡元培正在清朝翰林院任职.此后,他又陆续查阅清人《乘光舍笔记》等多种书籍,其中关于《红楼梦》小说中女人皆指汉人、男人皆指满人的说法,使他感到“尤与鄙见相合“.循此思路,蔡元培在十余年的时间里又陆续考证出十余则.1915年蔡元培在法国将积累多年的《红楼梦疏证》(《石头记索隐》初名)基本定稿之后,上海商务印书馆便驰函建议他加一结束语,尽快发表.……
  • 潦倒穷汉与美国宪法
  •   根据1791年批准的美国宪法第六条修正案,刑事被告在法庭受审时,有权请律师为其辩护.可是,世人皆知,虽然金钱不是万能的,但请律师出庭辩护,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此后一百余年来,此款宪法修正案,实际上只保护了有钱人的人权.对于穷得揭不开锅的穷苦被告来说,这条法律只是望梅止渴画饼充饥.古往今来,弱者的权利总是受到无情践踏,穷人的呐喊总是那么微弱无力,冠冕堂皇的法律总是沦为一纸空文.……
  • 在华心路四十年——一个美国女人在中国的命运
  •   如果仅仅凭借南开大学档案馆中那卷“刘狄英(即格蕾丝·狄凡·刘,“刘狄英“是其在南开大学工作期间使用的名字)档案“的文字材料,恐怕我们是难以还原出那位血肉丰满、情感丰富、个性鲜明的美国女性的完整形象.不过,因为有了这本《格蕾丝:一个美国女人在中国1934-1974》,我们终于能将这位曾经在华生活、工作过四十年之久的美国女性仔细地打量一番.其实,格蕾丝不同于其同时代的来华外国人,不仅因为她是一位嫁给中国人的外国人,而且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仍然留在中国的、仅有的几个美国人之一“,她的在华经历曲折而独特.……
  • 燕京大学:一个“实现了的梦想“——与我“比邻而居“的司徒雷登
  •   我家的对面就是“司徒雷登故居“,边上还有一个他父母这一辈就开始传教的“天水堂“.上我家来的朋友,常不无惊讶地羡慕我与司徒雷登“比邻而居“,到我们这个年龄的人知道司徒其名大概都是从毛泽东1949年发表的名文《别了,司徒雷登》开始的.其实,长期以来,我们对司徒其人其事所知甚少,乃至完全是隔膜的.闻一多先生《最后一次讲演》因为选入中学课本而广为人知,他的讲演原文本来有一段关于司徒的,可惜收入教科书时被删节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引起我们的注意.……
  • 《书屋》封面

    主管单位:湖南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湖南省新闻出版局

    主  编:聂乐和

    地  址:长沙市展览馆路66号

    邮政编码:410005

    电  话:(0731)430259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0222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43/g4

    邮发代号:42-150

    单  价:5.00

    定  价: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