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书屋》 > 2007年第02期
  • 书屋絮语
  •   “民智“这个词不用久矣,与“启蒙“相当.时下,各种伪饰翻新的理论,总与民间社会相隔膜,于是高蹈虚空之言,似是而非之论,弥漫无边,不着实际.尤其,那些翻译转述的概念,徒具其表,经不起常识的推敲.……
  • 我研究美国史的经历
  •   一   我早年在清华大学和美国芝加哥大学是学社会学的,开始研究美国史并不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从中学时代起,就希望并且计划以做学问作为自己的终身职业.为此,除主观条件外,还必须有客观条件,那就是要中国民富国强,社会安定.前提条件是中国必须发扬科学与民主,实现工业化、现代化,使中华民族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 寻找另一个中美关系:华人在美国
  •   自从1979年正常化以来,中美关系已经发展成为世界上一个最重要的双边关系.这一重要性引起国内外众多学者对它的关注与研究,中美关系的任何风吹草动,大到两国首脑的互访,小到贸易逆差的统计,都会引发专家们的高谈阔论,指点江山.不过,仔细观察这些评论,便不难发现,他们考虑和评论的切入点都是以政府和政治为中心.在他们眼里,中美关系不过是一种政府间的关系.……
  • 文化边缘的行走——司徒雷登与燕京大学
  •   十九世纪末,美国长老会传教士狄考文创办了登州文会馆,公理会传教士谢卫楼任职了华北协和大学首任校长,此后,美国传教士逐渐改变了以前在中国“直接布道“的做法,转而从事教育工作,以期通过教会学校来发展传教事业.……
  • 被贬低的思想
  • 康有为与作为“国教“的孔教
  •   在以“民主“、“科学“激烈反传统为主题的五四话语影响下,二十世纪初以孔教为国教的主张一直被简单视为复辟和落后的,孔教最热心的倡导者康有为的“圣人情结“也一再为人诟病.……
  • 从“飞行器“谈起的“科学“
  •   翻看晚清小说,不禁为小说中充斥的各种关于科学技术的幻想而吃惊.想像中既有各种在现实生活中已经开始出现的电灯、电话、铁路、照相、X光、千里镜(望远镜)、带电气花的自来灯(手电筒)之类的东西,也有升取器、水上步行器、避电衣、泅水衣、软玻璃面具、海战知觉器、流质电射灯、日光镜、化水为火药水、电器网、冰房等令人匪夷所思的新奇物品.这些科学狂想混杂着传统的嫦娥奔月、偃师造人、肢体再造、神医妙手回春等中国古代神话传说和西方先进的发光、爆破、透视、通讯、交通等科学技术,十分奇妙地表达着国人在晚清那个特定时代强烈的救国意图.……
  • 感激命运——《寻找家园》代序
  •   生活不安定,又怕热闹,没过过生日.五十、六十,都没庆祝.今年满七十那天,很偶然地,在桑塔菲附近的高山上度过.寥寥长风,莽莽奇景,感到是最好的庆祝.和小雨谈起一些往事,我说,假如我现在是一个婴儿,或者是一个婴儿的病危的母亲,对于自己的、或自己死后孩子所面临的如此人生,一定会感到无比的恐惧.现在都过来了,能不感激命运?……
  • 从《大学生》到《滨河街公寓》
  •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期的中国大学生,有谁没读过苏联小说《大学生》?六十年代以后的中国大学生读过的人就不多了,今天就连从事俄苏文学研究的人都未必听说这本书,一度风靡全国高校的《大学生》几年后便从读者的视野中消失了.小说是1952年汝龙先生从英译本转译的,作者是刚刚崭露头角的苏联年轻作家特里丰诺夫.我是1953年读的,那年我是中国人民大学俄语系二年级的学生.……
  • 一本旧书里的精神
  •   书买得多了,有些也就永无出头之日.就如逝去的时光,不知道哪一刻灵光触动,才偶尔一念想起.……
  • 当代文学为什么遭到精英群体的遗弃
  •   在2006年春天的一次文学研讨会上,与会学者对当代中国文学提出了严肃的批评.丁东认为“中国主流文学界对当下公共领域的事务缺少关怀,很少有作家能够直面中国社会的突出矛盾.最可怕的还不只是文学缺乏思想,而是文学缺乏良知“.傅国涌说:“我对当代文学整体评价很低,基本上持否定态度.“……
  • 谈废名的一封残简
  •   1949年2月,上海万象图书馆出版了一本《作家书简》(真迹影印),共收蔡元培、陈独秀、鲁迅、胡适、郭沫若等七十四位现代文坛名家的往来书信八十余通.除少数者外,这些书信多为“断简残札“,大部分是编辑者虞山平衡(平襟亚)在“戊子孟冬,偶然于上海三马路冷摊上“购得的.内中收有废名的一封残简,兹过录于下:……
  • “奇迹“:小猪和蜘蛛的故事
  •   今年圣诞节,我和朋友及家人一道去看正在上演的“儿童“电影Charlotte‘s Web(《蜘蛛网》).本来只是抱着欢度节日的心情,去电影院里随意消遣一下.但随着那半写实半童话的故事在银幕上展开,欣赏着人与动物之间似沟通又似隔膜的生动画面,忽然让我想起了十多年前三只小鹿来访的美妙回忆.……
  • 谈相声艺术
  •   人都是哭着出生来到这世界上的,总要拍着哄着才安定下来.无可奈何,也就认了.要活着,那真是很累,也艰苦,很不容易的.人是天生爱自由的,可使人担心的事、烦恼的事,从小时候起就不少.刚懂点事,老觉得要受大人的管,起床要洗脸,不许光脚走路;头发长长了,硬要剃掉、剪掉好多,不管人家多难受,不洗脚不让上床.……
  • 米脂的婆姨与罗马的男人
  •   曾经浪迹天涯的朋友,突然对我谈起那一句艳冠江湖的俗谚:“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榆林的女子不用看.“(当然在红色革命年代,这句话的下半截还有另外的版本,变成了“清涧的石板瓦窑堡的炭“)……
  • 古代的爱情信物
  •   绾发的簪与钗   簪,古人用来绾住发髻的条状物,以金属、骨头、玉石等制成,又称“搔头“.据《西京杂记》记载,汉武帝宠爱李夫人,有一次取下李夫人的玉簪搔头,搔头之名由此而来.……
  • 公文并非都无趣
  •   一   人们在电影、电视上看到的蒋介石,总是阴险狡狯、专横跋扈、道貌岸然的样子,可他在批阅公务文书时,也常常不乏幽默风趣.有一次,国民党有个部门拟定了一份“抗战胜利后之建军计划“,呈送蒋介石审阅.因文字过于冗长,蒋无时间细看,便随手批了“我非字纸篓“五个大字发还.又有一次,有位部长签发一份公文,因时间紧急,来不及在公文上签名,只盖了一个私章即飞送蒋介石审阅.……
  • 《庄周梦蝶》及其他
  •   《庄周梦蝶》原是一首诗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 哈姆雷特之困
  •   对于悲剧中的主角,黑格尔认为:“他们完全是按照原则所应该做到而且能做到的那样人物“[1],这些人身上一定要具备某种崇高的品质.在古典悲剧中,人与人之间的冲突,体现出一种伦理原则间的对立.这种对立并非善与恶对抗,而是善与善的矛盾,因而悲剧之音就如地壳下传来的沉重地声,使人感到表面统一的道德体系之内藏匿着巨大的危机.……
  • 龚自珍与魏源:告别“衰世“第一篇
  •   一   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今天很多人知道龚自珍和他的诗,大概都是因为这首熟悉的清词.“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都为稻粱谋“等名句也都传诵不衰,不过人们想起这些诗句时并不一定联想到龚自珍.当然,他一生最重要的还是他在杂文、时论中所透露的光和影,那些不见容于那个时代的思想,那些洞若观火的判断.……
  • 杂说匈奴西迁
  •   公元前121年,汉将霍去病率军大破匈奴,河西走廊一带尽为汉朝所得.史载:“匈奴失阴山之后,过之未尝不哭也“,匈奴歌谣并有“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之词.从那以后,强盛的匈奴走了下坡路,与汉朝的战争败多胜少,屡次求和不成功,内部纷争不断,结果南匈奴归附汉朝,北匈奴退缩天山一带.公元73年至155年,匈奴连遭东汉与鲜卑的重大打击,直至最后的居住地被鲜卑夺去,无奈之下,北匈奴开始整族西迁.……
  • 民生公司职员六十年前的日记(二)
  •   三、民生公司及青年馆的演讲   “我想,每个人,不管穷与富,都同样地受合理的教育,任他们的脑筋自由发展,那么世界不知要变成怎样的伟大的世界.“(1947年9月30日)何现伦这样一位小职员的话语,恐怕会让1949年后那些自称是或者被封为教育家的人汗颜.演讲当然算不得正规的教育,但这教育未必不“合理“.……
  • 当教授成为主编——我看陈思和主编《上海文学》
  •   在《上海文学》2006年第八期《感谢与告白》中,陈思和先生以给读者陈抚生回信的方式宣告:“我应邀来主持《上海文学》的编辑工作已经三年,最近根据新闻出版署有关报刊社社长、总编辑(主编)必须是主管、主办单位的在编人员的规定,我从下一期起将不再担任主编之职.“果然,第九期的杂志上就不再有“主编陈思和“的标识,《上海文学》暂时成为“没有“主编的杂志.这样,陈思和主编《上海文学》一事终于尘埃落定,肯定或否定的人都有了一个可以将此事作为完整过程来加以审视的机会了.……
  • 关于“劣币驱逐良币“——与周其仁先生商榷
  •   在周其仁先生博客里读到《劣币驱逐良币不成立,优胜劣汰违背规律》,该文后来发表于2006年5月28日《经济观察报》,很有意思.对周先生的大名早有耳闻,也念过先生大作,他有乃师张五常先生之风,加之对“劣币驱逐良币“这个现象很有兴趣,所以不敢错过这篇新作.拜读之后,我觉得有些话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 舒芜先生《“国学“质疑》之质疑
  •   《文汇报》曾刊登过舒芜先生的《“国学“质疑》,此作名为质疑,实为否弃.读过该文,我很难认同它对国学的态度以及潜伏在文本之后的二元对立思维.……
  •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译序
  •   马克斯·韦伯的这本《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在二十年前有彭强、黄晓京翻译的简本和于晓、陈维刚等人翻译的全本,2006年陕西师大出版社又出版了后者的所谓“修订版“.这些年来,“韦伯热“在中国持续升温,这两个版本可谓功不可没.……
  • 《书屋》封面

    主管单位:湖南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湖南省新闻出版局

    主  编:聂乐和

    地  址:长沙市展览馆路66号

    邮政编码:410005

    电  话:(0731)430259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0222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43/g4

    邮发代号:42-150

    单  价:5.00

    定  价: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