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书屋》 > 2008年第10期
  • 书屋絮语
  •   近读张友鸾<胡子的灾难历程>,其中关于戒烟两处很有噱头.一处是郁达夫说的“要我戒烟,四脚朝天“,意思是要戒烟,除非死;一处是丰子恺、张乐平两位戒烟.丰子恺说把烟抽一半,停顿一段,等瘾头上来,拿余下的半支烟掐掉烧焦的部分再抽,可以减少烟量,然后慢慢地断下来.张乐平说可以用糖果来替代吸烟.而张友鸾则说他没戒烟照常长寿,戒烟与否,依自己的性子来,真要戒就下决心戒,就别那么多的“法子“,嚷着拿糖果戒烟的,结果那袋糖果还没吃完,又吸起烟来了.……
  • “国民劣根性“学说是怎样兴起的?
  •   中国国民性:一个西来的殖民话语   中国国民性批判问题,并不是从中国的土地中生长出来的问题,而是一个外来的问题.来自哪里?来自西方世界.……
  • 读《“国民劣根性“学说是怎样兴起的》的一封信
  •   ××吾兄:   兄两次来信,约写有关“国民性“的稿子.我一再与吾兄表明,这个问题我以前写过文章,书上也有,自己不感兴趣了,而且也没有新看法(再写等于炒冷饭).但吾兄依然坚持,我亦无奈,只好答应以书信方式表示一下我对摩罗学兄大作的看法,这样我可以随意些.……
  • 黑马原来是黑驹——评摩罗《但愿柏杨的“自虐时代“就此结束》
  •   上个世纪末,草原部落“黑马文丛“推出一系列作者,喧腾一时.然而,几年下来,由于这些人知识上的广度与思想上的深度不够,缺乏持久的战斗力,愈来愈溃不成军,如今皆成散兵游勇,各自飘荡,虽然不时在网络上、杂志上、报纸上露脸,但多不堪入目.……
  • 张灏教授访谈录
  •   张灏,1936年生,安徽滁县人.台湾大学历史系毕业,获哈佛大学硕士、博士学位,曾任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历史系教授、香港科技大学人文学部教授,台湾“中研院“院士.主要著作有<梁启超与中国思想的转型,1890-1907>、<危机中的中国知识分子:意义与秩序的追求,1895-1911>、<烈士精神与批判意识:谭嗣同思想的分析>、<幽暗意识与民主传统>等.本文是笔者最近在香港对张灏教授所作的访谈录.……
  • 无声润物宠辱不惊——忆傅雷
  •   我的书架上有一本书--<傅雷书简>,书里收录了傅雷的一封信:   日前贵社徐肃仪同志来访,嘱写傅聪成长经过的文稿.兹遵命写就附上.文字内容倘欲更动(即使改一字),务须先行来函商榷.因近来报刊擅改作者文稿之风仍未稍减,不得不郑重声明.……
  • 纽约,胡适张爱玲相逢1955
  •   “平淡而近自然“   1955年的大年初二(1月25日),纽约曼哈顿区八十街一座普通的公寓内,六十岁的胡适在这个全球最富庶的城市读着一本关于饥饿的故事.这已经是第二遍在看了,他看得非常仔细,不时为之动容.……
  • 《梅隐杂文》中旧人旧事
  •   一个极偶然的原因,我得到过一本二十年多前台北食货出版社出版的随笔集<梅隐杂文>,作者刘光炎(1903-1983),是一位资深老报人,自1928年上海复旦大学毕业不久,即投身新闻界,至1969年六十五岁时从台湾<新生报>退休,前后有四十余年.……
  • 谁是“国难会议“的首倡者?
  •   1931年秋天,日本帝国主义者悍然发动“九·一八事变“,并进而攻占中国东北地区.中国朝野为之震惊.鉴于以蒋介石为首的南京国民政府自1927年建立以来,背弃了孙中山所倡导的国民革命宗旨,积极致力于推行一党专制的训政体制,使得一般党外人士和广大社会公众对国家的大政方针处于无权过问的境地,早已引起社会各界的不满.所以“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一般社会舆论都认为国家遭此大难,主要是国民党实行一党专制招惹的祸.国民党应该改弦更张,广泛容纳各界人士参政、议政,全国上下团结一致共赴国难.……
  • 饶汉祥大笔如椽
  •   张爱玲以为,生活是一袭华丽的袍,上面布满了虱子.虱子这个小虫,与那些文人幕客,渊源甚深,给他们的华袍,增添了几许悠长说道.有时候,竟要有狮子的伟力,才能运动虱子的意象呢.……
  • 浮出水面
  •   上世纪五十年代,波兰作家斯坦尼斯罗·雷蒙写了一部科幻小说:在遥远的星球上有一个国家,那里的居民们被迫像鱼一样生活在水下,嘴里吐出的泡沫就是他们之间唯一的谈话.官方的宣传说,水下的生活才是最美好的,偶尔浮出水面呼吸被看做是犯罪.结果,所有的居民都患上了风湿病,梦想着有一天能过上岸上的生活.多年后,另一位波兰诗人巴兰察克在文章中引用了这个故事,并把它作为东欧“萨米亚特“写作的一个隐喻.……
  • 苏联知识分子的命运
  •   “知识分子“一词,有两个来源:一是来自法国,始于著名的“德雷福斯事件“,由当时的激进派领袖克列孟梭在<知识分子宣言>中首次使用;二,据考证,在俄国,此词在1860年间即已开始流行,甚至更早.在这两个国家的知识分子中,作家和人文知识分子就从事社会批判、推动社会价值观念的进步作用来说,表现是最突出的.然而,在社会地位方面,两国却出现很大的反差.在法国,这部分知识分子普遍受到社会的重视,已故的代表性人物不少进入“先贤祠“.而俄国知识分子,尤其是作家,却长期充当政治迫害的牺牲品,特别在苏联时期.……
  • 索尔仁尼琴的“市场效应“
  •   索尔仁尼琴在八十九岁上去世了,他熬过了专制、癌病、苏联的崩塌、俄罗斯遭寡头洗劫……的种种清洗,包括市场的清洗.普京哀悼称,这对俄罗斯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 为何西门大院内没好人
  •   <红楼梦>里焦大说,贾府上上下下除了门口两个石狮子没有干净的.焦大当时醉了,加之长期对年轻的主子看不惯,难免情绪化,扩大打击面.焦大这话要用来说<金瓶梅>里的西门大院就一点也不夸张,那里的确上上下下没有一个好人(至少进去时不是坏人,出来时也已经变坏了,而且坏得无可救药、死心塌地、彻头彻尾).1998年,汤姆·汉克斯和梅格·瑞恩联手主演过一部<电子情书>(You‘ve Got Mail),片中的瑞恩生病了,汉克斯带了她喜欢的白雏菊去探望,自嘲又不无内疚地对她说:“我让你把你最差的一面表现出来了(I brought your worst in you).“这话其实让西门庆来对他家大院里的人来说最合适--只要在他那个大院进出过的,就会把人性中最劣的一面表现出来并发挥得淋漓尽致--主子奴才,都不拉下. ……
  • 红太阳,法国造——路易十四时代的多媒体宣传
  •   在我一系列关于法国史随笔中,企图揭示专制对法国人民带来的深重危害,罗伯斯庇尔、拿破仑可以作为两个典型.如果说这两人是资产阶级专制的代表人物,那么封建体系下的法兰西更是不乏其人,比如波旁王朝的路易十四就是绝对拿得出手的,尽管在伏尔泰笔下,他显得骁勇善战,但无法掩饰他的专制本性.当我读到英国人彼得·伯克的<制造路易十四>时,我决定暂且放下对路易十四的政治讨伐,在传播学上别开生面一把.……
  • “回忆,是靠不住的“
  •   在制造格言警句方面,钱锺书先生堪称行家里手.比如,关于回忆录,他的一段名言就足以让许多传记作家和自传传主袖手辍工.……
  • 李苦禅的烟火日常
  •   自古以来,梅、兰、竹、菊,作为中国文人士大夫的内心隐喻,深深扎根于文艺传统的审美范畴.历来的画家也乐得趋长避短,四君子形象才得以前仆后继在他们的画里永恒.书画的这一脉,从来没有断过,文化的香火愈燃愈浓,没有哪一位画家不曾染指过.可是,李苦禅独辟蹊径,他偏偏避开梅、兰、竹、菊的文化意义,将笔墨更多地赋予烟火日常.……
  • 传统的命运——重读《汉书·艺文志》和《隋书·经籍志》所想到的
  •   一、传统的命运:延续与失落   中国史学有许多优良传统,如官修史书和私家撰史的传统,讲求历史编纂体裁、体例和史文表述的传统,重视史家修养的传统,强调史学求真和经世的传统,关注史学批评和理论探讨的传统等等.这些优良传统在两千多年的史学进程中不断丰富、发展和延续,对今天的历史研究和历史撰述仍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 作为艺术、传说和历史的庵上石坊
  •   为女性竖立贞节牌坊,似乎是中国独有的一种文化现象.翻开一部部尘封的明清地方县志,就会发现,在一县之中,朝廷旌表当地节烈妇女,通常会被记载在卷首的总记上.而受到表彰的女方所在的家族,也因之获得了无上的荣耀,在乡间显赫一时.“一座贞节牌坊不是一位妇女的传记,也不是她个人的纪念碑,而是炫耀家族势力的舞台“.在这个舞台上,真正的主人--这位被旌表的女性的个人史往往湮没无存.而表演者,和牌坊本身几乎毫无瓜葛.……
  • 时代的心灵痕迹与精神坐标——写在《启蒙与革命》再版之际
  •   1992春,在经济热潮从南方铺卷而来的当口,我进入了南京大学历史系.那是一个质疑“教授值多少钱一斤“时代,也是一个“历史系是否还能存在下去“的时代.正是在人文知识分子斯文扫地的关口,思想界迸发了一场关于人文精神的大讨论.1993年,<东方>杂志创刊.在今天看来,那是一本具有转型意义的杂志,它的创刊极具象征意义,具有理想和人文情怀的知识分子怎样正视当下所发生的一切,将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两难话题,这也正是思想史上以不同变形所频频出现的思想史命题.……
  • 走出新时期——关于“新时期文学“的断想
  •   新时期与五四   几年前,本人曾经出版过一本书<小说走过新时期>,试图从小说这一最流行的文体出发,来梳理主题与意义等问题在新时期以来的文学发展中的流变.我当时没有仔细考虑“走出“与“走过“的差别,并按照常规把“五四“新文学运动作为新文学三十年的起点,作为二十世纪文学的起点,作为在此后任何一个阶段的文学命题或者思考的起点,而新时期文学仅仅是从“五四“那里延伸而来的一个新的文学时段的起点.这样的说法是没有错误的.但现在看来,我要有所修正,那就是中国二十世纪的文学应该有两个起点才对,一个是“五四“新文学,一个是新时期文学.我个人以为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到如今的文学,是属于新时期文学范围.……
  • “如果语言不能表达,就请化作歌声“——葛崇岳译、著文集代序
  •   (一)   怙丧恃失伯扶孤,乳母夫盲岁岁劬;   最忆严君身后好,一乡清誉一箱书.   这是葛崇岳先生七言古风体自传诗<苦乐歌>中的一节,全诗共一百一十二行.……
  • 《书屋》封面

    主管单位:湖南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湖南省新闻出版局

    主  编:聂乐和

    地  址:长沙市展览馆路66号

    邮政编码:410005

    电  话:(0731)430259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0222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43/g4

    邮发代号:42-150

    单  价:5.00

    定  价: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