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书屋》 > 2010年第03期
  • 书屋絮语
  • 虎年春节,我回湘北澧县与家人团聚。虽然只呆了几天,但却耳闻目睹了乡亲们生活的诸多变化。回来正赶上编辑《书屋》第三期,便乐意将乡间的一些感受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乡村过年有贴春联的习俗。回家途中,我想好了几副不太工整的对联,如“青山坐鹤一担老宅亲,春灯引燕几树新梅开”,“农夫多闲缘官少,家藏有余因税无”等等,准备到家后自己动笔写下来。不料将想法与父亲一讲,父亲说乡下已不作兴写春联了,都是买现成的。回想过去年关将近,手头拮据的乡亲们总要买上几张红纸,请我当过小学老师的父亲撰写春联。父亲有求必应,有时忙活到深夜。如今时移势易,我也就入乡随俗、懒得动笔了。然而,看到各家各户所贴的千篇一律的春联,一丝无奈仍掠过心头,只叹这无语的光阴会改变一切。
  • 明代戏曲版画图录——琵琶记
  • 《琵琶记》为元末明初戏曲作用高明所作,是宋元四大南戏(《荆钗记》、《白兔记》、《拜月亭》及《琵琶记》之一。
  • 中国当代艺术系列——Madeln 作品
  • 简介 Madeln(没顶文化有限公司)是由徐震在2009年创立于上海的文化有限公司。公司致力于艺术创造、制作、传播、支持以及策划,是一个多功能的复合式文化有限公司。徐震,生于1977年,1996年毕业于上海工艺美校,生活工作在上海。2001年获邀参加第49届威尼斯双年展,之后作品被广泛展出。2004获得中国当代艺术最高奖。
  • 中国古代圣贤图
  • 自由意识的失与得——品读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
  • 所谓自由意识,笔者以为,应当包含两层含义:一是对于自由价值的认同;二是对于自由的内心追求。法国人民的自由意识在大革命前后经历了一段异乎寻常的变化过程,可谓其衰也速,其兴也微。法国大革命的爆发,并未使法国人民真正获得自由,在笔者看来,自由意识的普遍缺失乃是重要原因之一。
  • 从“禁低俗”说到权力的边界
  • 一、导演们感叹中国电影低俗。将了“禁低俗”一军 前不久,青年导演陆川看完《阿凡达》后感慨:“绝大部分有可能发言、有权利发言的我们,都自觉放弃了通往崇高的道路,而彻底拥抱了低俗。”这句话不失为国内电影人的一幅自画像。与此相应的事实是,这几年国产电影除了走搞笑低俗路线外,甚至丧失了基本的复制(反映)现实的能力。赚得盆满钵满的《三枪拍案惊奇》就是一例。
  • 为合理界定下的精英和民粹权利辩护
  • 精英该死?草根万岁? 把“精英”变成一个挖苦人的负面词语,大概是中国大陆近年来一个显著的文化现象。Elite按理说是一个褒义词,但在中国今天的互联网上,如果一个人被称作“精英”,并不表示夸奖的意思,相反接下来基本上什么样的脏话都要骂出来了,这几乎是一个被恶毒地用来表示诅咒的词语。而且这似乎成为了一种文化风尚,甚至一些人即使是大学教授,课题费的钞票大把落袋,捞钱一点不手软,也要把自己包装得好像是苦大仇深的贫下中农,生怕沾了“精英”的晦气,而且一旦有观点冲突,谁自称是“草根”就好像天然地站在了道义的制高点。比如茅于轼先生批评十八亿亩土地红线政策的言论,我特别留心网上的一些跟帖言论,大量的并不是讲道理,而是直接给茅老扣个帽子:“该死的精英。”
  • 喜剧·悲剧·闹剧
  • “2008年2月23日,(法国总统)萨科齐出席一个农产品展销会,走近在场的群众,准备进行政客们习以为常的与百姓握手的亲民表演时,一名男子拒绝与他握手,对他回避说:‘噢,不!不要触我!’萨科齐笑面‘回敬’道:‘那么,就滚开吧!’那名男子也不示弱,立刻反击道:‘你令我恶心!’萨科齐回斥道:‘‘快滚吧!你这该死的白痴!”’(摘自2009年第12期《炎黄春秋》刊载之《权力“去魅化”与公民政治——从萨科齐与平民对骂说起》)
  • 郁金香风潮与金融泡沫
  • 每逢春天来临,人们可以见到娇艳可人的郁金香到处盛开,可是,你知道吗?这样美丽的花朵,在三百年前的一个事件中,曾经给整个欧洲经济带来过一场规模巨大的灾难。 据说在很久以前,骑在骆驼背上的商人就通过丝绸之路,把郁金香带到了土耳其;十六世纪中叶,郁金香传入奥地利,继而传向整个西欧。十七世纪的资本主义强国之一荷兰,很快就因其独特的气候和土壤条件,成为世界上一个主要的郁金香栽培国。
  • 宋美龄的爱情小说
  • 1997年5月,宋美龄在美国曼哈顿的公寓贺庆一百华诞的当天,曾感慨地列举了一生中的好多“惟一”.最出人意料的是,她著写过惟一的爱情小说。但是,她回避了作品的名称以及题材内容。在场的中外记者无不想探底,而又不便追问,以致成了难解的谜团。美国《华尔街日报》专栏资深记者埃·森诺斯十分玄乎地说,作为举世闻名的女政治活动家。此事实在不可理解,应该列为二十世纪初一大奇闻.
  • 丰子恺致新加坡的书简
  • 一、交往与缘分 去年秋天,我在新加坡广洽纪念馆,不仅是一次性地见到两百多件印光大师、弘一大师、齐白石、徐悲鸿、马一浮、丰子恺、费新我、于右任、沙盂海、叶圣陶、俞平伯、叶恭绰、郁达夫、钱君句等的水墨与彩墨真迹,而且见到了丰子恺寄达新加坡的一百二十余件书简,真可谓享受了一次艺术盛宴。 回到国内,细细地阅读了这批书简的影印件,并且根据有关的资料,对未署年份的书简作了初步梳理。按照年代的顺序排列,于是,一份友情的清单,一条友谊的长河,一幅历史的画卷,一种世间的沧桑便呈现在面前。
  • 性而上的梦悟与幻象——读周实《性比天高》
  • 读过周实先生《性比天高》的饮食男女,都普遍认为老周的这部书是一本奇书。可在我看来,这哪里是什么奇书,简直就是一部天书嘛。所以我读了两遍,还不敢说读懂了。好歹咱也是读过几本书的人,水平哪能就这么低呢,居然面对一位当代作家写性的书就读不懂了,甚至对文体都发生了怀疑:这是小说吗?小说也能这样写?小说可以写成这个样子吗?小说的语言可以如此没头没尾的断句断章,像诗歌一样的起伏跌宕吗?小说的叙述结构可以被这样去颠覆吗?从文本的劈头一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到篇末的“有点像夕阳,有点像朝阳”,我满脑子全是问号。是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也觉得这书把我搞糊涂了,就像弄不清天上的那个东西是“夕阳”还是“朝阳”一样,弄不清这本书是小说还是诗歌了,也只能说“有点像小说,
  • 刘恒近期电影剧作中的新主旋律
  • 刘恒是中国电影界最重要的编剧之一。作为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加入到电影界的作家,刘恒创作轨迹的变化可以说是比较有代表性的。他曾与几位大导演合作过,他编剧的许多电影都获得很大成功。张艺谋导演的《菊豆》(1990)描绘压抑的父权社会,是刘恒根据自己的小说改编的剧本。谢飞导演的《本命年》(1990)写一个北京底层人的痛苦挣扎,也是刘恒根据自己的小说改编。张艺谋导演的《秋菊打官司》(1992)同样是刘恒编剧,写一个坚持要为自己讨个说法的农村妇女。《没事偷着乐》(1998)描绘了北京居民对生活空间与住房的渴望,根据刘恒的小说改编,而且刘恒是三位编剧之一。
  • 中国近代传统藏书楼的绝响——记南浔嘉业堂藏书楼创始人刘承干
  • 在我的家乡——浙江省湖州市南浔镇,有一座与宁波天一阁相媲美的嘉业堂。它的兴衰沉浮,堪称中国近代传统藏书楼兴建最晚、结局最圆满的绝响。 一 我站在嘉业堂藏书楼门前的平桥上,不由产生了一种近似朝圣的心理。眼望着清静而优雅的园林,耳闻远处市井喧嚣的噪声,思泉涌流。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的文明古国之一,它创造了象形文字,创造了简帛,又创造了纸和印刷术,这本来应该由此催生一个书籍的海洋。但是,长期的封建统治者几乎不间断地迫害文人,野蛮的战火又接连不断地焚烧着纸页,无边的愚昧更是时时蚕食着易碎的智慧,这不是历史的悲哀吗?
  • 国士无双傅斯年
  • 断肠人在天涯——为范烟桥自定年谱《驹光留影录》补白
  • 此曲只应天上 有若干年前,提起鸳鸯蝴蝶派,我便会想到旧上海滩的靡靡之音。年轻时少不更事,脑子里“靡靡之音”的概念来得好生哿陉,只觉得两样都不是好东西,实际上那时并没有接触过鸳鸯蝴蝶派的片言只语,更谈不上读过一部作品,有这个概念,自然是多年教育灌输的结果。对鸳鸯蝴蝶派我们知道得如此少,而知道的,又未必全都明白。
  • 原出须眉两枝笔
  • 提起文学史上的双簧戏,以1918年钱玄同和刘半农的双簧戏最为著名。当时,《新青年》杂志上刊发了一篇署名“王敬轩”的《文学革命之反响》的文章,对新文化运动大肆攻击。尔后,北大教授刘半农撰文批驳。不过,攻击新文化运动的王敬轩并无其人,其实是北大教授钱玄同的化名。现代文学史家吴奔星教授,曾称钱刘之举为“引蛇出洞”。近些年来,有学者对这段双簧发表了不同的看法,见仁见智,不过,只要言之成理即可。 本文所要谈的是另一段双簧,发生在抗战期间,当时颇有一些影响。但大半个世纪后的今天,却早巳鲜为人知。笔者因机缘巧合,掌握和搜寻到一些材料,并经一番疏理,发而出之,以示同好。
  • 王闿运的官运
  • 官做到一定程度,常常说起话来是很温吞的。曾国藩官做得大,说起话来那是滴水不会漏的,但他有句话我觉得比较生猛:“不信书,信运气。”这话看起来稀拉平常,但应该是他这个级别者最生猛的话语了,老曾是依靠皇家科举而举的仕,是依靠四书五经而当的官,说的却是指定教材信不得,公务员考试不可信,官场当官是靠运气的,这是杂文腔,没搬社论调:单凭这一句,我们杂文界可把老曾拉进队伍来当会员。
  • 梦觉尚心寒
  • 为生计奔波,难有闲暇,况且多是苦力的干活,又常筋疲力尽。依养老金度日数年后,历年淤积下来的悲愤就经常喷涌,写些文字,兴许能让自己稍微轻松一些。 我读小学一年级的那年,我们一家即跌人大悲大痛、满是劫难的深渊。波及几代人的灾难缘于我父亲的言行。父亲(姓李名茂观)曾在长沙雅礼中学就读六年,那时的雅礼中学是美国雅礼会、长老会、遵道会、复初会和英国的循道会合办。校长劳启祥是雅礼大学的毕业生,有浓厚的欧美文明之思想。父亲仰慕西方文明始于此,也受我外祖父黄衍钧(字僧宝)言传身教之影响。外祖父曾与宋教仁、覃振、刘尧臣、林伯渠、蒋翊武诸君同行,外祖父极佩服宋教仁的政见,常正襟危坐说及宋教仁的民主宪政主张,父亲心诚悦服地洗耳恭听,
  • 也谈诺曼底战役的意义——与刘洪玉先生商榷
  • 看了《书屋》2009年第9期发表的刘洪玉先生的《永远的诺曼底》一文(以下简称《刘文》)后,有不同意见,提出来与作者商榷。 《刘文》用了很多最高级的词语来颂扬第二次世界大战(以下简称“二战”)中英美等国军队1944年6月6日在法国诺曼底登陆的战役,把这场战役说成二战中反法西斯同盟国(以下简称“盟国”,其军队称“盟军”)战胜德意日法西斯阵营的决定性战役。还说这场战役是决定二战中欧洲乃至于全世界命运的关键性战役,没有这场战役的胜利,就不会有德意日法西斯的灭亡,不会有反法西斯同盟的胜利,不会有世界的和平,并称这场战役是世界军事史上的奇迹,迄今没有哪一场战役的重要性能超过它,等等。我认为这些话是言过其实、不符合历史事实的。
  • “穿凿”和“附会”之例
  • 近年来,与读书有关的随笔大行其道,报刊上随处可见,文集也出了不少,其间确有高才健笔,佳作迭出。但有些作者可能因为写得多了,下笔千言,倚马可待,或疏于查证,有失谨严;或任意揣测,过于主观,尤其涉及文史的内容,这类谬误时有发现。
  • 且炒陈饭说月光
  • 李白《静夜思》中那个“床”字的解释,曾经有人提出过是“井栏”,为此引起过质疑和讨论。前不久收藏家马未都在其《马未都说收藏·家俱篇》一书中又立新说,认为那指的不是如我们今天睡觉所用的床,而是北方称为马扎、古时称为胡床的一种可以折叠的小凳。他认为唐时的门窗很小,门是板门,窗用纸糊,月光很难进入室内。而且,即便作者是睡在床上,也只能探头俯视床下,而不可能随意举头低头。因此,他断定作者是“拎着一个马扎坐在院子里在明月下思乡”。对马未都先生的这一解释附和者不少,当他将这一解释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再次曝光后,如南京《现代快报》立即就有短文加以介绍,并称之为“惊人观点”,认为此“胡床一说较为可信”。
  • “让教科书述说自己的历史”
  • 如果不是阅读《百年中国教科书图说》(以下简称《图说》),很难想象看起来太过寻常、太不起眼的教科书竟然深藏着那么纷繁、厚重而鲜活的历史!循着《图说》中细细梳理的教科书发展的脉络,透过《图说》里一幅幅或遥远沧桑、或清新隽永的教科书影像,穿过教科书编纂者艰辛而执著走过的路径,可以清晰地触摸到百年教科书款款述说的百年中国教育发展乃至社会政治、文化、经济的跌宕起伏、风云变幻的历史。
  • 杨福音艺术散论
  • 本文以杨福音中国画作品为样本,用百年以来文人画创新的梳子梳一遍,摸索彼此之间的“源流、脉络、虚实、起止、死活”(黄宾虹谈章法),向生活在同一时代的大师致敬! 大水墨 中国画,一言以蔽之日:笔墨。对纸说得不多,说也说其种类年代,都拿宣纸当白纸用。国画家以白(纸的底色)为天、云、江、瀑。黄宾虹墨色昏瞑,也留存纸质的白,作为虚处或画面分割,像太极图那样。不留白纸之白的国画,古今看不到,此处无革命。
  • 血色幽默与时代宿命
  • 眼前摊开的这本书,叫《那年那天》,朱叶青著、袁运生画,三联书店2005年1月出版,共三百九十八页。 这本书很特别。曾为自由职业者、现为中国美院副教授的朱叶青,在扉页的题记中说:“这本书不关心什么是艺术,仅仅讲述一些在艺术名义之下发生的故事。” 此言是此书的核心。那么,是些什么样的故事呢?
  • 《书屋》封面

    主管单位:湖南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湖南省新闻出版局

    主  编:聂乐和

    地  址:长沙市展览馆路66号

    邮政编码:410005

    电  话:(0731)430259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0222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43/g4

    邮发代号:42-150

    单  价:5.00

    定  价: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