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书屋》 > 2010年第06期
  • 明代戏曲题回图录——拜月亭
  • 《拜月亭记》又名《幽闺记》,一般认为是元代戏曲作家施惠所作,为宋元四大南戏(另外三种为《荆钗记》、《白兔记》及《琵琶记》之一。
  • 书屋絮语
  • 盛佩玉在写《盛氏家族:邵洵美与我》这本回忆录时,说道:她之所以要写这本书,并非是为了炫耀,而是为了辨析对错。读到此,我心头颇为一颤:对与错在人生的历程中有时互为转换,对了的或许就是错了的,反之亦然,谁能鉴别清楚?与之相对应的是善恶,表面上相济相生,相反相对,然落实到具体的阶段与个人,善与恶的界线未免那么截然,那么,像盛佩玉用一生去说清对错,且脉络纵横、条理严整、黑自分明,这样的一个人应值得尊敬。尤其在当今只谈输赢、不讲对错,只谈多少、不论善恶的大环境中,这本书无疑是一种清洁剂,或可洗涤那些蒙尘太多的心灵。
  • 《三国演义》批判——权谋、权术与人性
  • 如果说《水浒传》是中国的一扇地狱之门,那么,《三国演义》是更深刻、更险恶的地狱之门。最黑暗的地狱在哪里?最黑暗的地狱不在牢房里,不在战场里,而在人心中。《三国演义》显露的正是最黑暗的人心,它是中国人心全面变质的集中信号。也就是说,以《山海经》为标志的中国童年时代那种单纯的人心,发展到《三国演义》已全面变质变态,彻底地伪形化。《三国演义》是一部心术、心计、权术、权谋、阴谋的大全。
  • 百年启蒙,两个“五四”——读殷海光、顾准著作所想到的
  • 历史上当然只有一个“五四”——五四运动,但是,对这同一个“五四”的记述、解说、评价却大不相同。在这些不同说法之中,有两家的说法最为重要也影响最大,这就是胡适一家和毛泽东一家。人们大都知道,所谓的“五四”或五四运动,指的就是当年发生过的两件大事:一件是1915--1921年《新青年》杂志所发起的新文化运动;一件是1919年5月北京学生上街游行抗议的爱国群众运动。对于这两件事,胡适和毛泽东的取舍与评价大不相同,他们都说得很清楚:
  • 宋教仁之后的民国宪政
  • 以前,我们的历史书上关于民国部分,几乎没有中国人追求宪政的记载,即使有,也只有对宋教仁这个“议会迷”的嘲笑与批判。承认民国有过实现宪政的努力则是近几年的事情。我对民国历史有了些许的了解之后,觉得宋教仁是中国走向宪政民主之路的唯一希望,随着1913年3月20日上海火车站的一声枪响,正在建设的中国宪政民主大厦立即坍塌,辛亥革命为国人燃起的希望之火迅速熄灭,中国重新回到专制黑暗的时代。
  • 倔强的斗士——回忆和满子兄相处的日子
  • 时间的结局,往往是极为残酷的:2008年的一年里,有几位老朋友相继的离世,先是耿庸(1月18日),后是彭燕郊(3月31日)、贾植芳(4月24日)、王元化(5月9日);2009年5月8日晚二十二时,何满子兄也告别了这个世界。满子对自己的一生,谦虚地称自己是一个“称职的人”。他说:“能念兹在兹地提出,如果我是我的自问,判定我该怎么说,怎么做,也已可算是称职的人了。”
  • 星期天到罐斋去看黄永玉
  • 上世纪七十年代,所谓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还在乱成“一锅粥”的那一阵子,号称“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举得最高最高”的“女皇”江青江“旗手”,搞过一次真可谓货真价实“史无前例”的“批黑画”。不少的著名画家都被江“旗手”“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打成了“黑画家”。如大画家齐白石的高徒、著名画家许麟庐,画过一幅《荷花鳜鱼》(一丛荷花、两条鳜鱼),被批为:这是“宣扬和(荷花)为贵(鳜鱼),替大叛徒、大内奸、大工贼刘少奇的‘三和一少’张目,蓄意和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要准备打仗’的‘最新最高指示’唱对台戏”。
  • 我父亲日记中的张仃先生
  • 我父亲胡蛮与张仃先生在延安时期就是志同道合的朋友。新中国成立以后,他们又都在美术界工作,依旧彼此保持着密切的交往。在父亲厚厚一摞日记本中,有多处文字记录了他们在工作和生活上的往来情况。张仃先生去世后,我翻看了父亲的部分日记,在字里行间,仿佛又看到了父辈那一代人的身影,看到了他们为开拓新中国美术事业而付出的不懈努力。从父亲的日记里,我找到几段关于张仃先生参与两件大事的记录,兹摘录如下,对于研究张仃先生的生平与创作,或许有些参考价值。
  •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张充和谈卞之琳与“卞、张罗曼史”
  • 喜欢现代白话诗歌的人,都会读过卞之琳的这一名篇。从某一种意义上说,卞之琳(1910-2000)在中国现代诗歌史中的巨大声名,是直接和这一个《断章》名句联系在一起的,正如《再别康桥》的“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之于徐志摩一样。
  • 一枝玫瑰暗香来——《玫瑰诗人》读后
  • 今年3月19日,是世界诗人资料中心前主席彭邦桢先生离开我们七周年,当我手捧裴高才先生著《玫瑰诗人·彭邦桢》,一股诗玫瑰的芳香扑鼻而来。这是一束用“玫瑰”编织的花环:“花鼓”、“花灵”、“花叫”、“花汛”……这是一幅爱的画卷,不论“花开”、“花落”,传主总是在“载着歌的船”上“恋歌小唱”,“看月亮,思故乡”……读着,读着,不禁勾起了我对玫瑰诗人的美好回忆:
  • 美国社会学法学的兴起与建立
  • 美国人藐视法纪的现象是很普遍的,除有数字可查的刑事案件外,较轻的违法行为几乎人人有份。然而另一方面,美国人又是崇尚法治的,这有其较深厚历史社会背景。早期来到美国的移民,大多是为了逃避欧洲政治和宗教上的专制统治,希望在新大陆建立一种“没有受到官僚主义污染的、由自我管理的个人组成的大体无政府的社会”。立国后虽不得不建立政府,但如美国著名政治学家詹姆斯·M.伯恩斯所说:“早期的美国人(或者还有他们两个世纪之后的后代)没有把政府看成是可以用自己的选票来夺取并且可以为自己的目的来使用的工具。
  • 《中华帝国志》里的中国婚礼
  •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里,寒冬真实地踏上了2009年的岁末,密西西比河已然冰封。步人会议室内,充足的暖气让人顿生冰火两重天之感。大厅中央,一本巨大的书平摊着,上面罩着一个长方体的玻璃物。这一定是一本古老的书,它需要一种透明的保护,既可满足观看者们欣赏的需要,又能矜持地保持着一种距离。距离是双重的,空间的距离也提示着一种时间的间隔与阻碍。玻璃是透明的,透过它我们能真实地阅读到那略微泛黄页面上的每一个细节,我们甚至可以移走玻璃用指尖触摸书的存在,用手来轻轻地翻动它,聆听它那浅吟低唱般醉人的声响。
  • 戴着镣铐的“诗意”
  • 《日瓦戈医生》是帕斯捷尔纳克唯一的一部长篇,也是二十世纪文学史上备受争议、命途多舛的一部小说。它曾招致一场巨大的“帕斯捷尔纳克事件”,最终被俄国主流文学界排斥了三十年。因为它,帕斯捷尔纳克在1958年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也因为它,作者受到了苏联作家协会的开除威胁,成为东西方“冷战”的一个祭品。作为一部以十月革命历史为背景的小说,作者更多地关注代表着俄罗斯一代知识分子的日瓦戈在俄国历史变革中的思想和心理变化,尤其侧重表现的是他们对于生命和生命存在的思索。
  • 甜美的神伤
  • 品读董桥的散文竟使我不知不觉地联想到了徐志摩的诗“再别康桥”,这是因为他们俩人的文字中都蕴含着一种“甜美的神伤”——种令人回味无穷,然而又使人黯然伤感的苍凉之美。但是我发觉董桥散文的显著品质首先是其甜美和艳丽,像一整片一整片的郁金香,
  • 为“剩女”的青春和尊严请命
  • 二十一世纪出现了许多新词汇,“剩女”应该是非常引人注目的一个。如果查百度百科,对“剩女”的定义是:“教育部2007年8月公布的一百七十一个汉语新词之一。指现代都市女性,她们绝大部分拥有高学历、高收入、高智商,长相也无可挑剔,因她们择偶要求比较高,导致在婚姻上得不到理想归宿,而变成‘剩女’的大龄女青年。”有人认为,“剩女”现象是女性自己制造出来的,因为这些女性的女权主义意识过强,所以不能与男性妥协而组成传统式的完美家庭。
  • “汉奸老婆”与“汉奸哥哥”岂可同日而语
  • 上海的陈子善教授对未能获准召开张爱玲研讨会,一直耿耿于怀,几年过去了,最近借《南方周末》记者访谈之际(见《南方周末》2009年3月26日《张爱玲也许不高兴》),气不打一处来,牢骚满腹,似乎中国(大陆)没有召开张爱玲研讨会是件天大的憾事。义愤填膺的陈教授最后竞冒出了“这是什么逻辑?你说汉奸的老婆不能纪念,那汉奸的哥哥能不能纪念?鲁迅是汉奸周作人的哥哥,周作人是比胡兰成更大的汉奸,怎么可以开研讨会?”
  • 《阿凡达》与非物质文化遗产
  • 看电影《阿凡达》的时候,正在关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问题,于是,很自然地将两者联系起来。纳美人的生活方式,泛灵论的世界观,独特的礼仪习俗,“圣树”这一文化空间,都让我想起我们这个世界正在面临消失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詹姆斯·卡梅隆着力表现现代科技在工具理性的旗帜下对古老文化的倾轧,虽然他善意而浪漫地让阿凡达——现代科技催生的纳美人与人类的结合体拯救了潘多拉星球,但总让人觉得仅是一种美好意愿,这个“光明的尾巴”如阿凡达的尾巴一样让我觉得有些生硬。
  • “信·立·爱”——《青瓷红釉》后记
  • 一位提前读过本书导言的年轻朋友感慨之余,曾经发愁地问我:立爱!你觉得能“立”得起来吗?
  • 我们是需要自审的一代——《耻辱者手记》第二版序言
  • 1998年,《耻辱者手记》刚刚出版,在读者中受欢迎的程度,颇出我的意料。往后的几年,常有朋友向我打听,哪里能买到《耻辱者手记》。
  • 一部难得的书法史著作——王家葵先生的《近代书林品藻录》
  • 王家葵先生医学出身,旁及文史,此前曾有《近代印坛点将录》,《近代书林品藻录》为其新著。此书借用唐司空图《诗品》体例,亦分雄浑、冲淡、纤穰、沉著、高古、典雅、洗练、劲健、绮丽、自然、含蓄、豪放、精神、缜密、疏野、清奇、委曲、实境、悲慨、形容、超诣、飘逸、旷达、流动二十四品,每品遴选五人,将一百二十位书家归入其中。
  • 来函照登采函照登
  • 《书屋》杂志2010年5月刊的编辑同志:您好!贵杂志2010年5月刊第69页文章《(范源廉集)前言》中关于范源廉生平介绍的第一行,范源廉出生年份出现了一处印刷错误。该处原文为:范源廉1976年(光绪二年)8月29日出生于湖南湘阴县一个普通家庭。应更改为:范源廉1876年(光绪二年)8月29日出生于湖南湘阴县一个普通家庭。
  • 殉道者的辉煌——读黄河《异类:从北京到纽约》
  • 由林贤治先生编辑、花城出版社出版的这本奇异独特的书,传到我的手中是2010年2月。在美国,第一时间读到一本国内出版的好书,近乎奢侈,我的幸运在于作者黄河是我朋友的朋友。
  • 阅读李彬
  • 有人说,学术随笔实在不是谁都能写的,能列入其位的无外乎大师、作家、诗人以及学者四类。事实上,身份之隔尽可睥睨,其说法隐隐指向的无非是此种学术言说方式所需的功力与格调。
  • “石淙”辨——驳《关于武则天石淙宴饮诗会若干问题的辨正》
  • 读2010年第5期《书屋》杂志所载陈福季先生《关于武则天石淙宴饮诗会若干问题的辨正》(下简称“辨正”文)一文,毫不夸张地说,“辨正”文中所涉及的问题,都是心态急于纠正他人错误的陈福季先生自己搞错了,反而将一些不成问题的问题搞成了有问题的问题。谨逐一辨正如下,以就教于陈福季先生。
  • 中国当代艺术系列——汪建伟作品
  • 中国古代圣贤图
  • 《书屋》封面

    主管单位:湖南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湖南省新闻出版局

    主  编:聂乐和

    地  址:长沙市展览馆路66号

    邮政编码:410005

    电  话:(0731)430259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0222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43/g4

    邮发代号:42-150

    单  价:5.00

    定  价: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