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书屋》 > 2011年第04期
  • 中国当代中青年艺术家——戴平均
  • 戴平均,男,1978年生,湖南平江人,进修于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现居北京,职业画家。
  • 佛教名山巡礼——九华山
  • 九华山位于安徽省池州市青阳县城西南二十公里处,为黄山支脉。共有九十九座山峰,以天台、十王、莲华、天柱等九峰最为雄伟,如同莲花绽放,故名九华山,是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的佛教大愿地藏王菩萨道场。
  • 书屋絮语
  • 日本地震导致福岛核泄漏波及深广,成为举世瞩目的灾难。紧接下来,各种传言蜂起,辐射之害仿佛马上降临,网络推波助澜,无疑将这种遥不可及的恐惧送入绝大多数人的心中,真有活见鬼之叹。三三月下旬的某天上午,家里“上峰”电话通知,要我赶紧去抢盐。我当时未反应过来,以为玩笑,后被再三叮嘱,冲门而出,沿途急跑,见商店就进,直奔主题。到过几家包括一家大型超市,人家都说没有了,清晨大家排队早抢光了。回来之后,各种电话、信息都到,亲人友朋无比热络,所有议论只为食盐。
  • 告别激进主义
  •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发展、进步和转型是历史性的,举世瞩目、举世公认。可是刚刚稳定发展二十几年的中国,似乎又面对着激进主义的危险。一般说来,激进主义者对现存社会的组织和运作方式怀有强烈的不满,对现存社会制度抱有彻底的否定态度,急切地希望对社会进行根本性的、急剧性的改变。社会转型期各种矛盾叠合起来的时候,激进主义的社会心理和社会思潮就会滋长;
  • 对信仰危机的体会
  • 一我喜欢读书,年轻时候把读书看成是追求真理的门径,觉得书中虽然不一定有"黄金屋",不一定有"颜如玉",但书中有我不懂的科学知识是实在的,我只要沿着科学知识的理性途径去寻求真理,即使我学问不够,发现不了真理,路子总不会错。后来读了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和一些其他哲学家的书,虽然我读得半懂不懂,可觉得,康德已经看透了,人的理性的作用是有极限的。
  • 也谈谈我对“沈崇事件”的见闻
  • 去年,谢泳先生对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发生的“沈崇案”的质疑,从而导致对那次所发生的抗议美军暴行的爱国学生运动的否定。我读后很反感,而对《书屋》杂志2010年第十期发表的石天河先生对谢泳文的反驳的观点,则十分赞同。确如石文所指出的:“不仅使现在还活着的当事人伤心,且对她的亲人、子女都有精神的伤害,从人权或人道的观念来说都是不应该的。”我觉得现年已耄耋的我也有责任谈谈自己在这问题上的亲身经历、感受。
  • 个人崇拜是专制体制的惯性——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
  • 赫鲁晓夫在那次具有历史转折意义的苏共二十大闭幕式上,严厉谴责了斯大林搞的个人崇拜,他说道:"马克思主义反对颂扬领导人,并且是毫不妥协的。"在同一次会上,阿里斯托夫说:"……那是恐怖的岁月,欺骗人民的岁月。我们想塑造一个上帝,结果却塑造出一个魔鬼……"
  • 读章培余烈士遗文《民生说》
  • 在辛亥革命百年之际,我意外地获得外祖父——辛亥革命烈士章培余的遗文《民生说》,随后又获得国史馆中华民国十八年(1929)珍藏的第一千五百七十六号档案,名称为"革命先进殉难抚恤案章培余等七员"的卷宗,这两件珍宝使我非常的激动和震惊。
  • “护法国会”议员方镇东——消失在辛亥革命历史尘埃中的一卒
  • 1986年,离别大陆近四十年的堂姐夫回来省亲,堂姐夫多次告诉我,你二姐(即堂姐方文秀)家乡观念极重,没有想到自己会客死他乡(1978年在台北病故),临终前嘱托我有机会一定带孩子到唐河老家看看,她惦记埋葬在唐河县井楼方家寨祖坟的父亲方镇东,她盼望能给父亲上一炷香、扫一次墓……
  • “审父”大作面面观
  • 千百年来,凡涉及君主、长者都得毕恭毕敬,执臣子、弟子、子女礼,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不可贸然犯上,即便有疵,也得为亲者讳,绕着走或干脆佯装不知,于是大多数传记和纪念文章一般都难得全貌。尤其那些不便与人道的负面作为更是忌讳甚深,别人提及,稍有冲撞,就会遭到谴责和反击,有的甚至动用了法律,
  • 诗人与排行榜
  • 国人历来热衷于各种评比、排座次的活动。比如,各种考试一定要有成绩排名,大学也要排出个三六九等来,至于流行音乐则更是需要"打榜单"……当然,抛开这些事情内部所存在的利益问题不谈,我们依然可以看出这些行为确实很荒诞或者说没有意义。不过,问题似乎并不那么复杂:
  • 以“人”的名义质询
  • 2010年,一系列关于"小姐"的事件牵动了媒体敏感的神经。7月5日,东莞警方为了显示扫黄决心和力度,将一名缚住双手、赤裸着双脚的"小姐"像拉动物一般用绳子牵着指认现场,并在镇电视台播放;9月,杭州市拱墅区祥符派出所又向预设为"小姐"的"发廊女"的家属寄发了帖有照片的所谓"挽救信"。
  • 《海国图志》点滴
  • 《海国图志》,初刊行时为五十卷本,1847年增补为六十卷,1852年再增补为百卷本。自刊行至1902年,刊刻十数次。张之洞在《劝学篇》中说:"近人邵阳魏源,于道光之季,译外国各书各新闻为《海国图志》,是为中国知西政之始。"
  • 美丽的凤凰
  • 到沈从文的故乡——凤凰古镇一游是很早就念兹在兹的一个愿望了。此番踏足凤凰,却是因为公务的便利,不免有种意外收获的感觉。不管怎么说,能实地领略边城古镇的风情,不亦快哉!
  • 刹那间,爱柔和了永恒——从《相见恨晚》到《这一代人的怕和爱》
  • 名导演大卫·里恩(David Lean),当年以《阿拉伯的劳伦斯》一举成名,之后他将帕斯捷尔纳克的苦难小说《日瓦戈医生》搬上荧幕,赢得五座奥斯卡小金人,他一生仅拍摄了十六部电影,部部都是无可挑剔,其中一部黑白电影《相见恨晚》尤为醒目。这部影片的配乐是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二钢琴协奏曲》。
  • 拾听弦断的余音
  • 2011年的第一天,对我来说,是个长久都难以释怀的日子。开始,我不知道这是个伤悲的日子,当天的日记是这样记录的:上午九点到新华书店看书,翻了很久,那本在书架上摆了多时的《命若琴弦》仍还在,徘徊一阵,不忍见之孤零,便买下了,配齐了人民文学社出版的这套史铁生文集。
  • 文人为官不自由——作为教育部副部长的陈布雷
  • 作为民国时代要员的陈布雷(1890—1948),倒是"能上能下",他先前做过浙江省教育厅长,当过教育部副部长(先后任常务次长、政务次长),还又能返任教育厅长,真是有从容淡定之气度、不卑不亢之胸怀,难能可贵。就操守与道德而言,陈布雷是那代知识精英中的一流人物,就民国时代的官场而言那更是"出污泥而不染"的少有之书生典范。然而,这样一个大人物,却不免一个悲剧的结局。
  • 一本泳装画报撼人心——打捞记忆之二
  • 赣东北的上饶,未必知名,尽管它曾经是行署所在,作为地级市也存在十多年了。但说到赣东北苏区的创建人方志敏,以及2008年列入世界遗产项目的三清山,则不知者,或不多。
  • “我是马占山将军的军需官”——百岁老人林秀衡谈访录
  • 去冬某日上午十点半左右,笔者来到位于香山脚下的一所敬老院,一百零一岁高寿的林老正拄拐独自在院子中散步。老人接受笔者的采访有些耳背,但声音洪亮,眼神和记忆力很好,老人坚持自己穿衣倒水进餐等,不要旁人帮助。他告诉笔者,他每天坚持写日记,床上堆着日记本、《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
  • 对一撰句由来的求索
  • 时光荏苒,岁月蹉跎。当渐趋凋零的晚秋落叶在萧瑟凄凉的寒风中飘洒在我那如雪双鬓之际,即乃表明生命之躯在人生长河中将要无声无息地漂流到了尽头。回眸纵观,一个人短暂的人生之旅,既有成功,也有失败;既有欢乐,也有悲伤;既有回味无穷的记忆,也有无端奈何的羁绊。
  • 俭素:校训与国魂
  • 一到韩国所在大学任教的第二天,出于好奇,就在校园里转悠。学校处于小丘陵丛中,每个学院都建在一座小山之上,去一个学院,就是要去"爬山"。漫步中,无意中发现了掩映在花木丛中的校训,其铭曰:"俭素、正义、创意。"这校训刻在一块竖起的石头上,它所处的位置很不起眼,好像置于这里不是让人注意,而是让人忽略,所谓“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
  • “过客”也是客
  • 阿朵:我父亲说读了你的《漂泊者的心灵轨迹》,如闻天籁,感到特别欣慰,感到在故国又遇见了一位知音。他说他现在万念归淡,唯一高兴的就是和心灵高洁又懂文学的朋友相逢,你就是这样的朋友。他衷心感谢你,我也感谢你对我的鼓励。我读过你的博客,
  • “最好的文学批评是最有偏见的文学批评”——《新文学档案:1978—2008》读札
  • 英国历史学家E.H.卡尔说过一句有趣的话,“最好的历史学家是最有偏见的历史学家”,这句话在当代中国流传甚广,关键在于“偏见”二字。可惜的是,这二字在咱们因“人心惟危”不得不“允执厥中”的中国颇不受用。尤其是近百年“辩证唯物论”盛行并极端化,凡事都务必辩证来看、客观来说,理工思维甚嚣尘上,一分为二好似切蛋糕。
  • 情深而文明——张默君的乡邦记忆与诗骨清刚
  • 一"自有清刚在诗骨,欲扶正雅起骚魂",这是张默君(1884-1965)的诗,也被其夫婿邵元冲在作于1925年7月6日之《白华草堂诗》序中征引了。知妻莫若夫,邵子元冲如此断制,甚有眼力。1884年10月5日(光绪十年夏历九月初六),张默君生于湘乡。
  • 《在天上看见深渊》跋
  • 2009年夏天,我利用赴北京开学术会议的时机,实施了我和妹妹残雪策划已久的一次关于文学和哲学的对谈。谈话是在残雪家里进行的,除了吃饭和睡觉的时间外,一直不间断地持续了三天三夜,由残雪的丈夫、我的妹夫鲁庸做了全程录音。
  • 首义金刚,护法斗士——《辛亥功勋高振霄史迹录》序
  • 辛亥百年,难得一遇。辛亥后裔写辛亥,成为出版物一道靓丽的风景。文人见面一本书。在武汉举行的"辛亥革命百年论坛"上,自北京赶来的辛亥志士高振霄嫡孙高中自先生,送我煌煌五百页三十万言的书稿《辛亥功勋高振霄史迹录》,并嘱作序,我愉快地接受了。
  • 刺破王朝循环怪圈的利器
  • 逻辑和历史经验共同告诉我们:暴力最强者说了算,这是决定各种规则的元规则。暴力最强者的选择,体现了对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追求,而不是对正义的追求。暴力最强者甚至可以选择并修改正义观念本身。当然,平民并非不重要。在长阶段上,平民的选择和对策,从热烈拥护到俯首帖耳到怠工偷懒到揭竿而起,
  • 相遇《书屋》
  • 2010年最大的收获之一是走进了《书屋》。经林贤治先生推荐,杂志编辑们悉心帮助,一篇拙文终于露面了,心中的喜悦不亚于回中国探亲时飞机着陆的一瞬间。
  • 中国当代中青年艺术家——戴平均
    佛教名山巡礼——九华山
    书屋絮语
    [书屋讲坛]
    告别激进主义(郑佳明)
    对信仰危机的体会(石天河)
    [人物春秋]
    也谈谈我对“沈崇事件”的见闻(丁磐石)
    个人崇拜是专制体制的惯性——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陈为人)
    读章培余烈士遗文《民生说》(袁剑平)
    “护法国会”议员方镇东——消失在辛亥革命历史尘埃中的一卒(桑叶)
    [灯下随笔]
    “审父”大作面面观(衣郎)
    诗人与排行榜(朱玲玲 张中)
    以“人”的名义质询(李晓灵)
    [流年碎影]
    《海国图志》点滴(李恩柱)
    美丽的凤凰(姚前)
    刹那间,爱柔和了永恒——从《相见恨晚》到《这一代人的怕和爱》(苏翔)
    拾听弦断的余音(邓跃东)
    文人为官不自由——作为教育部副部长的陈布雷(叶隽)
    一本泳装画报撼人心——打捞记忆之二(南翔)
    [口述历史]
    “我是马占山将军的军需官”——百岁老人林秀衡谈访录(丁品)
    [思史佚篇]
    对一撰句由来的求索(陈华东)
    俭素:校训与国魂(刘畅)
    [书林折枝]
    “过客”也是客(丁雪梅)
    “最好的文学批评是最有偏见的文学批评”——《新文学档案:1978—2008》读札(韦照周)
    [湖湘人物]
    情深而文明——张默君的乡邦记忆与诗骨清刚(秦燕春)
    [前言后语]
    《在天上看见深渊》跋(邓晓芒)
    首义金刚,护法斗士——《辛亥功勋高振霄史迹录》序(皮明庥)
    [域外传真]
    刺破王朝循环怪圈的利器(李南央)
    [编读往来]
    相遇《书屋》(张昭卿)
    《书屋》封面

    主管单位:湖南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湖南省新闻出版局

    主  编:聂乐和

    地  址:长沙市展览馆路66号

    邮政编码:410005

    电  话:(0731)430259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0222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43/g4

    邮发代号:42-150

    单  价:5.00

    定  价: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