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书屋》 > 2012年第07期
  • 道教洞天福地——崂山
  • 崂山位于山东省青岛市,是山东半岛的主要山脉,濒临东海,素有“海上第一名山”之称。是中国著名的道教名山。
  • 书屋絮语
  • 《周易》是中华文化的元典之一。六十四卦作为对宇宙奥秘的直观体悟.表征着中国先人“以类万物之情,以通神明之德”的大智慧。比如六十四卦以“未济卦”结尾,便不失为深刻的洞见。它既含有生生不息之意,也带有“不可求全”的训诫,所以龚自珍才有“未济终焉心缥缈,万事都从缺陷好”的感叹。“花未全开月未圆”,其中的妙谛,非渎《易》不足以彻悟。
  • 对中国饮食文化的思考
  • 有些文化现象非常有意思,比如吃这件事,中国就存在着两种绝然相反的文化观念,让人搞不清究竟哪一种代表我们的民族。下层群众认为贪吃是一种恶习,与嫖妓和赌博一起,当作堕落的标志,谓之“吃喝嫖赌”。六十多年前,当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目不识丁的母亲就经常告诫我长大了千万不能沾上这个毛病。她常说:“嘴是一个无底洞,金山银山都吃得空的。”但在有钱人看来,特别是在一些有钱的文化人眼中,懂吃懂喝是一种修养,
  • 中国古代的人殉制
  •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中国人创造了辉煌灿烂的文化,但是,在皇权专制下,中国也有过许多残忍的制度和恶俗,如人殉、人葬,男子去势当太监,女子缠足,以及车裂、寸磔、族诛等酷刑,其中人殉制度尤为残酷。过去曾有人认为,人殉只是奴隶时代特有的,但历史显示,中国从奴隶时代的商朝到皇权专制主义时代末期的清朝都有拿人殉葬的事实。
  • 柏拉图式恋爱新考
  • 在中国,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的名气很大。原因之一是他谈论过许多人感兴趣的话题——爱情。而且,据说他的结论也符合常理:真正的爱是精神之爱,你应该爱对方的灵魂而非肉体。
  • 苏格拉底之死的价值选择
  • 在西方文明史上,除了耶稣在十字架上的受难,没有什么人比苏格拉底之死更能如此深深震撼人类的心灵了。但与耶稣受难所不同的是,苏格拉底选择牺牲,尽管也总诉诸“神已经指明了道路”之类的话语,似乎颇有耶稣完成了神的使命的那种自觉与自信,但作为俗世的圣人,苏格拉底之死的价值选择,却有着自身独特的意蕴。
  • 永远的老水手——在曾卓逝世十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
  • 曾卓先生辞世时,我在日本讲学,回国后方从友人处得到消息,万千感慨顿然袭上心头。永别了,不倦不屈地追求理想的诗魂!
  • 散文王国——黄裳
  • 当代著名散文家、藏书家、戏曲评论家、翻译家黄裳先生,我滥竽充数于收藏大军行列时才知道是一座不可绕过的高峰。当时我正聚精会神于“两项工程”:一求皓首时贤自书诗,二请学者名家为郑孝胥伪满国歌手迹题跋。先生是我必须攻克的战斗堡垒。
  • 读《易》四题
  • 电脑的发明使人类文明走向了以数字化、网络化和集成化的信息革命时代,计算或算法的观念已经渗透到宇宙学、物理学、生物学乃至经济学和社会科学等诸多领域。计算已不仅成为人们认识自然、生命、思维和社会的一种普适的观念和方法,而且成为一种新的世界观——计算主义。计算主义相信,整个世界都是由算法控制,并按算法所规定的规则演化的。这种观点不论其正确与否,但它的由来已久。早在古希腊时代,毕达哥拉斯学派就提出了“万物皆数”的思想。文艺复兴时期的著名学者也有人持类似的观点.
  • 蝴蝶新梦——《超越时空的蝴蝶梦》续
  • 远山:上次先生化蝶赐教,令我受益匪浅。烦请先生再扮一次蝴蝶。 庄子:我扮蝴蝶,你扮什么? 远山:我扮髑髅。秦汉之际慕庄后学所撰《马捶》,说先生曾经梦见髑髅。
  • 萧红:除了天赋,还有什么?
  • 近年来,随着萧红在国内外文学界的评价攀升和影响日隆,有一种疑问亦间或披露于不同的场合: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文坛上,萧红并没有受过系统的文学教育和严格的写作训练,其最初的创作起点也不能说很高,有的作品甚至不乏明显的粗疏、生涩与散漫,然而,在短短三年(1933至1935)左右的时间里,她却异军突起,后来居上,迅速成为一颗炫目的新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并最终赢得了历史的接纳与褒奖。其中的原因和奥妙究竟在哪里?
  • “但恐桃杏不敢当耳!”
  • 文化名人黄苗子今年1月8日在北京去世,再度引发对其早年是否“一笔一划”将老友聂绀弩送进监牢的争议,对立双方在报章和网络上爆发新一轮口水战。这一切,肇因于2009年3月19日发表的《南方周末》的长文《谁把聂绀弩送进了监狱?》,而该文立论的依据,则来自2009年2月《中国作家》纪实版发表的长篇报告文学《聂绀弩刑事档案》。作者寓真,是当年参与经手聂案的办案人之一,以近水楼台之便,写作中得以大量引用有关法律档案,因之被简称“聂档”。后在香港出版成书,以不折不扣的“足本”相标榜。
  • “托尼”之痛——鲁迅的“内伤”
  • 孙伏园在《鲁迅先生逝世五周年杂感二则》里说过:从前刘半农先生赠给鲁迅先生一副联语是“托尼学说,魏晋文章”,当时的朋友认为这副联语很恰当,鲁迅先生自己也不反对。换成白话的意思是:思想来自托尼,文章师法魏晋。“托”指列夫·托尔斯泰,“尼”指尼采。
  • 钱钟书对黄庭坚认识之反复
  • 诗学界多称钱钟书为宋诗派,因为他的《宋诗选注》影响深远,也因为钱钟书为当代饱学之士,其诗亦不免多涉“学问议论”。“诗分唐宋”虽然不是钱钟书首先提出,却在他的《谈艺录》里阐释得最充分,以风格特色而非朝代地域划分作家与作品种类,是钱钟书诗学最鲜明的特征。钱钟书强调:“唐诗、宋诗,亦非仅朝代之别,乃体格性分之殊。天下有两种人,斯分两种诗。唐诗多以风神情韵擅长,宋诗多以筋骨肌理见胜。”如果略为深入钱钟书的诗论,可以说,就“唐”“宋”两种诗风分判,
  • “多识不能益智”——周作人和张竞生
  • 1925年2月13日,《京报副刊》刊出周作人为青年列的十部必读书:《诗经》、《史记》、《西游记》、汉译《旧约》(文学部分)、严复译《社会通诠》、威斯德玛克《道德观念之起源与发达》、凯本德《爱的成年》、色耳凡德里《吉诃德先生》、斯威夫德《格利佛旅行记》、法兰西《伊壁鸠鲁的园》。
  • 钟叔河先生来信一封
  • 长明先生: 收到了《书屋》第三期,感谢长期寄赠的好意。写蒋碧微一文尤佳,选用它可见编者的高明,佩服佩服。唯P30引“张道藩……留下的墨迹”中,“涉江采芙蓉,兰泽及芳州”,“及”字为“多”字之误,当系校对疏忽所致。如今出版物中此类疏忽本多,亦不值一提,但著名的“古诗十九首”中的名句出错,就显得特别惹眼了,
  • 崝庐孤儿陈三立
  • 从前赣江的江面很宽,晴好的El子能够见到对岸的隐隐西山。夏天的傍晚在河岸沙滩上散步,望着夕阳余晖浸染的灵秀山峦,不禁默默怀想蜻庐——那座戊戌政变中维新派的地方领袖陈宝箴、陈三立父子被革职后的隐居别墅。那时候少年晴云,并不十分欢喜陈三立沉郁深奥的诗句,对于蜻庐也只是怀想而已,没有去专门探访。
  • 隋唐人物小传(五)
  • 郭子仪 郭子仪(697—781),华州郑县人(今陕西华县),祖籍山西汾阳。父名敬之,历任绥(今属陕西)、渭(今属甘肃)、桂(今属广西)、寿(今属安徽)、泗(今安徽、江苏部分地区)五州刺史。子仪身长六尺,体貌秀杰,初以武举高等补左长卫史(下级军官),后历任诸军使。子仪当初从军,曾因犯法当斩,适逢李白游并州(今山西太原),认为他是奇异之材,出面替他说话,
  • 清美之才
  • 白石的趣 白石老人的画,胜在笔墨的令我倾倒,胜在情趣的令我惊倒。
  • “诗品”曹植
  • 《诗品》是南北朝时期梁人钟嵘撰写的一部古典文学批评著作,对从汉代到齐梁时期的一百多位诗人分为上中下等,并认为其诗作源出某人某体。作为一家之言,肯定难免主观牵强,但总体上的评价还是准确的,对后人颇有盖棺定论的深远影响。
  • 忧乐情怀与不平则鸣
  • 《清嘉庆道光时期政治危机研究》这本书,是在我的博士论文的基础上修改而成的。我为这本书付出了许多心血,尽管这本书还有这样那样的不足和错误。
  • 事实比杜撰更离奇
  • 我求真的欲望随着年岁的增长而越浓,因此关心纪实作品的兴趣甚于虚构作品的阅读。奥莱斯特·平托的这本刚出炉的中译本《我的反间谍生涯》,是他亲身经历的实录。我相信它的真实性。我之所以从书评版编辑桌上重叠如山的书堆里一下子把它找出来,则是由于“间谍”两字。间谍、反间谍,总是迎合我娱乐的心理需求。在卡夫卡、海明威、加缪、格拉斯、赫拉巴尔、伊尔玛引起我沉重的哲理思考之余,需要轻松娱乐一下。而这娱乐又是真情实事的记录所提供的。
  • 随笔二题
  • 语言的心理暗示 人们常说,语言是思维的工具。由于人们在习惯了使用某种工具时,往往会逐渐产生对这种工具的依赖,因此,当语言作为我们表达思想的工具时,久而久之,我们的思想也不知不觉地依赖于某些习惯性话语了;而一旦这些习惯性的话语在人们的心底潜伏下来,无疑就会对人的思想乃至行为产生深远的影响。笔者姑且将这种现象定义为“语言的心理暗示”——这种“心理暗示”当然有着真假、善恶、美丑之分,但其负面的效应似乎更值得我们注意。
  • 藏书票欣赏
  • 金陵十二钗——贾迎春
  • 《书屋》封面

    主管单位:湖南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湖南省新闻出版局

    主  编:聂乐和

    地  址:长沙市展览馆路66号

    邮政编码:410005

    电  话:(0731)430259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0222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43/g4

    邮发代号:42-150

    单  价:5.00

    定  价: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