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书屋》 > 2013年第07期
  • 中华药草——黄精
  • 黄精为百合科黄精属植物的干燥根茎,品种甚多,常用者为滇黄精、黄精及多花黄精,分别称之为大黄精、鸡头黄精和姜形黄精,以姜形黄精品质最佳。多花黄精、王产于贵州、湖南、云南、安徽、浙江等省,黄精主产于河北、内蒙古、陕西等省区,滇黄精主产于贵州、
  • 书屋絮语
  • 文人以笔耕为业,故关心稿酬的高低是很自然的事情。即便在“耻言利”的古代,碑志、书画等作品也可按质量论价。以弘扬儒学道统自居的韩愈,便因给人写碑志赚取了丰厚的收益。到明、清时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文人自订润例所在多有,而且对以文、画为生有相当的自信,如唐伯虎就写诗明志:“闲来写就青山卖,不使人间造孽钱。”
  • 白细胞与社会批评、文明批评
  • 我以为凡对于时弊的攻击,文字须与时弊同时灭亡,因为这正如白血轮之酿成疮疖一般,倘非自身也被排除,则当它的生命的存留中,也即证明着病菌尚在。——《热风·题记》
  • 权力原则与道德理想的失衡——读梅尼克《德国的浩劫》
  • 梅尼克是德国历史主义学派的首席代表。《德国的浩劫》一书是他晚年的压轴之作。作为少数见证了本民族整整一个世纪历史的历史学家,梅尼克在这部著作中向读者完整地展现了“自歌德时代的古典自由主义直到法西斯为止的德国思想文化的全景”,“主要探讨一些重要历史线索背后的思想潮流”,可谓是战后德国人最早对法西斯专政起源的深刻探讨与沉重反思之作。针对当时西方社会认为法西斯专政是德国历史文化的必然产物的观点,梅尼克深表反对。他认为希特勒与法西斯专政是对德国历史传统的割裂,而非继承。这是梅尼克考虑到德国战后重建问题而为德国历史文化作出的辩护,带有明显的时代局限性。
  • 三纲六纪,不可疗救
  • 2010年9月25日,腾讯网杨子云主持了一场袁伟时VS杜维明的访谈。在访谈中,杜维明提及王元化先生晚年时跟他说:“你不要轻易否定三纲。他提醒我说,陈寅恪在为王国维写的墓志铭里,说三纲六纪是中国文化最重要的价值。”王元化先生的这番话是私下里对杜先生讲的,其转述是否真实准确不得而知,但就“话”论“话”,王元化先生所言确实有不少谬误,所谓“为王国维写的墓志铭”亦不知是什么。实际上,陈寅恪先生一共写过三篇纪念王国维的文字,分别是《王观堂先生挽词并序》(1927年)、《王观堂先生纪念碑铭》(1929年)和《王静安先生遗书序》(1934年),“碑铭”中只字未提“三纲六纪”,其彰显的主要是王国维先生的“读书治学”,“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从而赞扬了静安先生“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并认为“思想而不自由,毋宁死耳”。
  • “名不寂寞”的韩愈
  • 如果要从中国的文人中推选一位全能型选手,我看韩愈是最具竞争力的一个。诗,他可以并肩李、杜;文,近与柳宗元联袂,远与欧阳修、苏轼并称为韩欧、韩苏;在思想领域,他抵排佛老、建立道统,重新确立儒学的正统地位;在政治、军事实践中,他又能辅助裴度平乱,游说叛军归顺。然而,正是这位一位在各个方面都有建树的人物,在他死后,却引来了历代文人无数的口水官司。赞誉者将之捧入云霄,奉若神明,贬斥者将之打入地狱,初若粪土。韩愈成为一个最能惹起是非的历史人物。
  • 中国古人到底信仰什么——读(明)高濂《清修妙论笺》有感
  • 有人说中国古人没有信仰。堂堂五千年文明古国,无信仰怎么可能走到今天?只不过中国人的信仰更复杂,更宽泛,更不明显,渗透到生活的角角落落,不易为人觉察罢了。近El读(明)高濂《遵生八笺》之《清修妙论笺》,对此颇有感触,忍不住拉拉杂杂书写下来,以就教于方家。中国原有儒家与道家,后来又进来了佛教,三者交相作用于人们的身上。比如像苏轼、欧阳修、李清照等自幼饱读诗书者,可谓深受儒家思想之影响。但他们后来又都亲近佛教,故而有“东坡居士”、“六一居士”、“易安居士”的名号。至于道家与佛教思想在一个人身上之结合的例子,不鲜见。这一点,信奉基督教的西方人可能很难理解。在西方,天主教与新教之间的斗争,以及新教内部不同宗派之间的斗争是十分激烈的。宗教裁判所的兴起,对异教徒的迫害十分酷烈,非此即彼的现象十分普遍。处于此宗教氛围中的人,自然难以理解在古老的东方,有这么一个三种教义和谐相处的情况。
  • 在时空钟摆的两头——读张石山《被误读的(论语)》
  • 对张石山《被误读的(论语)》一书的评议,话题可以从与韩石山的一席对话引出。2011年底,在林鹏先生第一季读书会的晚宴上,韩石山说起张石山新写的这本书。韩石山说,张石山选了个吃力不讨好的题材。二千年来,对孔子《论语》的评述,汗牛充栋数以千计,你张石山号称自己从来不读书,至少你要读读杨伯峻吧?你没读过前人对《论语》的评说,怎么能说你就写出了新意?我笑着反驳说,我借用你韩石山的句式,你没看过张石山的书,又怎么能断言张石山的书里就没有新意呢?
  • 读王船山的三阙词
  • 船山先生曾谓李、杜“内极才情,外周物理”,其诗,如“未央、建章,千门万户,玲珑轩豁,无所窒碍,此谓大家”。如果我们把先生的词也比成一个大的建筑物,那么,“庭院深深深几许”?答案也只好这样说:“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先生学富五车,无论在哲学、史学还是在文学方面的修养,在他所处的时代里,实处于一个不易企及的高峰!先生著作颇多,仅以余力填词,前后达四五十年之久。所作词亦多有不协律处,且有些所用典故太多,读起来估屈聱牙,但仔细品品,还是寓意深远,激楚苍凉的。
  • 求证“师夷长技”的首倡者
  • 这篇短文,想求证一件史实:鸦片战争后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治国良策的第一人,究竟是谁?现在不少著作,包括一二种权威著作,都有如此类似的表述:魏源最早提出了“师夷长技以制夷”。事实果真如此吗?先看魏源本人如何说。他在《道光洋艘征抚记》中写道:“先是,林则徐奏言:‘中国造船制炮,至多不过三百万,即可师敌长之技以制敌。此时,但固守薄篱,即足使之自困。若许臣戴罪赴浙,又能殚竭血诚,克复定海,以尉圣廑。’不报。”这段记载,把谁是首倡者说得明明白白,表明魏源有求真务实的史德。
  • 仰望一座国学教育的丰碑——读《无锡国专编年事辑》
  • 上世纪九十年代,谢泳先生曾在《遥想教授当年》一文中说:“无锡国专、清华国学研究院、林(徽因)家客厅和西南联大,虽然各自独立,但相互之间又有联系,在这四个场所活动的人彼此有联系,而这四个地方在精神上是相同的。”无锡国专可以和这几个文化地位显赫的著名场所并提,揭示了无锡国专在现代教育史上的重量级地位。对于无锡国专这所学校,近二十年来不乏文化教育视域的研究评论,但大都是阐述其概貌的零星篇章,以陈平原、谢泳的评论影响较广。
  • 历史风雷凭借细节还原
  • 我看过阿兰·德龙、贝尔·蒙多等诸多大牌明星荟萃的黑白电影《巴黎烧了吗?》,但印象不深,因而同名报告文学中译本买来搁置书架经年未曾翻动。直到近日在家养伤方拿来阅读,不料蓦然惊艳,相见恨晚,顷刻将它归为自己有限视野中认为的世界报告文学(或称纪实文学)经典,与纪德《从苏联归来》、索尔仁尼琴《古拉格群岛》、伏契克《绞刑架下的报告》、威廉·夏伊勒《第三帝国的兴亡》并列。这四部法、俄、捷、美四位作家的作品,各自具有鲜明特点:或揭示掩盖在辉煌外衣下的极权主义制度真相;或曝光独裁统治对公民生存和思想权利肆无忌惮的剥夺;或以巨大人格魅力呈现一种在非常岁月中的生命状态,渗透出对生活和人类的挚诚热爱和欢乐情怀;或将严谨的历史书写与浓郁的文学意蕴冶融一体。而这部《巴黎烧了吗?》,则是凭借细节还原历史风雷的典范,尤其难能可贵的是,这些密集的细节都是真实的。
  • 叔本华论读书
  • 德意志民族是一个热爱思考和理性的民族,为人类贡献了很多伟大的哲学头脑。康德、黑格尔、叔本华、尼采、海德格尔……这些名字为世人所熟知。德意志民族又是一个热爱读书的民族。去过德国的人写文章谈见闻,对德国人无论男女老幼,何种职业,在车船飞机上,在公园闹市里,在一切可利用的闲暇时间聚精会神捧读的情景都钦敬不已。我读过一个作家的文章,他写到曾见到一位女人在火车上读哲学名著,问她的职业,不过是一个寻常的理发师。这使我们的作家深感惊异,但这并不奇怪。好书是人类智慧的产物,阅读会使人变得博学和高尚,并使人在对精神的不懈追求中发现生命的本质和意义。
  • 杜荀鹤人生的标本意义
  • 晚唐杜苟鹤写过一首《春宫怨》,名气很大,清代蘅塘退士的《唐诗三百首》作过收录,更使这首诗几近妇孺皆知,全诗如下: 早被婵娟误,欲妆临镜慵。承恩不在貌,教妾若为容。风暖乌声碎,日高花影重。年年越溪女,相忆采芙蓉。 此诗以“风暖”一联饮誉诗坛,古今论者多推举之。寥寥十字就写尽了春风骀荡、鸟声轻脆、丽日高照、花影层叠的春景,就投入的文字与产生的效果而言,其“性价比”之高确已直追盛唐王、孟诸公,且十字也极好地反衬了宫女的怨情,特别是碎、重二字,极其生动传神,可谓深得风人之旨。
  • 清代人物三题
  • 金圣叹与李渔 这两个人看上去,似乎完全不一样,其实却是很相像,两个人都喜欢自在。金圣叹(1608--1661),名人瑞,字圣叹,一说原姓张,名采,字若采,江苏苏州吴县人。少有才名,补为庠生,因卓尔不群,狂放不羁,作文怪诞,而被黜革,遂绝意仕进,著述为乐。他将《庄子》、《离骚》、《史记》、《杜工部诗集》、《水浒传》、《西厢记》,称为六大才子书,并欲评改这些书,作为流行的读本。他最早评改出版的是《第五才子书施耐庵先生水浒传》,他对后面的四十九回毫不留情,一刀砍去,突出了逼上梁山的主题,把一个投降派的宋江改为了一反到底的豪杰。
  • 吕碧城:奇女子惊才绝艳
  • 一、深闺有愿作新民 吕碧城(1883--1943)传世的照片不算少,最流行的那几幅打扮得相当张扬:在纽约那张,她身穿无袖袒胸裙衫,肩和上臂饰以薄纱,通体有浓密的孔雀羽花纹。脑后夸张地横插着三根一尺多长的彩色长翎,很神气很不羁。还有几张全身、半身像,是1929年5月出席国际保护动物协会维也纳大会时的留影。她足蹬半高跟皮鞋,那件华丽大氅的颈下、胸前,铺满繁盛的花朵,还织绣了两只拖着长羽毛的孔雀,左右对称,从双肩一直延伸到膝盖。
  • 南大名师卞孝萱
  • 我是从《家学与师从——著名学者治学门径》一书认识卞孝萱先生的,随后托南京战友打听到先生通信地址和住宅电话,修书一封求先生三件事,得到先生热情回应。其一,敬请为郑孝胥伪满国歌手迹题跋。先生跋之日:“五代时,石敬瑭依靠契丹得帝位,称辽主为父皇帝,是历史上之可耻人物。伪满溥仪,石敬瑭之流也,汉奸郑孝胥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作伪满洲国歌,一纸墨迹既是罪证,可供批判之用。戊子夏日,八五老人卞孝萱题。”
  • 建设北京城的哲匠良工
  • 北京建城已有三千余年历史,从元代开始作为全国政治中心首都,历经明清两代,七百多年来,在营建北京这座雄伟壮丽、美轮美奂的历史文化名城的过程中,劳动人民付出了辛勤劳动和聪明才智,涌现出无数技艺高超的能工巧匠,他们对北京城建设做出的杰出贡献,值得大书特书,他们的功绩,值得后世缅怀纪念。元代兴建大都(今北京)城,以金中都东北郊万宁离宫(今北海)为中心,由太保刘秉忠“经画指授”,负责择地、设计、规划、营建工作。为解决金中都城西莲花池水系水源不足的问题,改用京西玉泉山水系,架设专用水渠,引西山、玉泉山诸泉水独流入城,不得与他水相混,引入皇城宫苑,注入太液池(今北海和中海),绕出宫禁与运河相汇。古代阴阳五行观念中,西方属金,有“金生丽水”之说,因此取名金水河。当时,在这条环绕宫禁的长河上修筑了三座白石桥,名为周桥,出自著名石匠杨琼之手。
  • 朱元璋之死
  • 朱元璋是个工作狂,很少娱乐和休息。经过二十多年的“剪伐斫削、藻绘粉饰”,大明天下这座大厦的外表终于接近了朱元璋的蓝图:天下太平,四方安定,民生恢复,基业稳固。最主要敌人蒙古已经被压制在了一隅,天下有实力挑战皇权的豪强势族已被消灭,经济迅速恢复,社会日渐稳定。洪武二十六年,户部呈上最新统计数字,全国的耕地面积达到八百五十万余顷,比史籍所载的北宋耕地的最高数字(宋真宗天禧五年,五百二十四万余顷)增加了三百二十六万顷。全国的人口六千零五十四万,超过了《元史》所载元代最高的人口数字(元世祖至元二十八年,五千九百八十四万)。全国的田赋收入仅米麦一项即多达三千二百七十八万余石,比元朝岁人一千一百一十一万余石增加了近两倍。
  • 乾隆时期的文字狱及其恶果
  • 清王朝第四位皇帝爱新觉罗·弘历,生于1711年,卒于1799年;1735年即帝位,翌年改年号乾隆,1796年让位于其子颐琰(是为嘉庆帝),乾隆自称太上皇。1799年去世,享年八十九岁,在位六十年,加上三年多的太上皇,乾隆可称是中国历史上享寿最长、在位时间也最长的皇帝了。乾隆承乃祖康熙、乃父雍正的余绪,仗全盛的国力,平定边疆,自喜建立“十大武功”,自诩“十全老人”,为多民族国家的巩固和发展做出了贡献。他在位期间,社会尚称安定,经济也有一定发展,所谓“康乾盛世”,发展到乾隆中叶达到了顶点。
  • 也谈“四库全书”
  • 阎崇年在《百家讲坛》讲“清十二帝疑案”,总结了乾隆的八大历史贡献,将其主持编修《四库全书》排在第一位。“四库”是经、史、子、集的统称,这部四千多名文人学者参与,历时二十年才完成的浩大工程,其实有数目惊人的书籍遭到了焚毁、删削、篡改、错讹的厄运,而这一切都是蓄意为之。一、焚毁。《四库全书》收录全文的图书一共有三千四百六十一种,成书七万九千卷,近七点七亿字。编修中明令禁焚的书籍就有三干多种,几乎与全文收入的总数相当,这还不算因当时明令上缴违禁书籍在民间造成的恐怖氛围,百姓偷偷焚毁的书籍,合计起来被毁掉的书籍恐怕不下万部,这实在是一场文化大浩劫。
  • 中国近现代稿酬制度流变考略——兼论稿酬制度对文学生产的影响
  • 二十世纪是人类历史上风起云涌、波澜壮阔的一百年,中华文化的命运也在这个百年间遭遇过空前的危机,经受了剧烈的沉浮,期待着华丽的转身。作为负载文化的群峰,一代又一代的学者、作家前赴后继,品尝去留徊惶的寂寞,分享群星闪耀的光芒,经受灵肉煎熬的苦痛,托起废墟重建的希望……斯人纷逝,文化不死,生命便也不朽于历史和文化之中,“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重新梳理这段斑驳纷杂的历史,有一个视角始终与学者、作家的命运相交织,与中华文化的发展相伴随,并构成近现代中国文化史的一个重要命题,那便是“稿酬制度”。
  • 名人·读书·图书馆——读桑良知的《愿光芒永放——名家书趣》
  • 图书馆和读书的重要性可以写成大部头的理论著作,这类书很有必要,可对它产生阅读兴趣的只能是相关的专家学者和从业人员。桑良知老师多年来致力于图书馆学研究,写了许多这方面的理论文章,也有专著。他的《中国藏书文化》一书是从中国藏书文化的高度谈图书馆事业和藏书、读书的意义和作用。藏书、读书,在个人是良好的习惯;在国家,关乎民族素质的积累和提高。
  • 户口乱象的背后
  • 近期,“房妹”、“房姐”及“多户口”、“多身份证”现象,成为舆论一大热点。如辽宁省政协委员、辽宁青山企业集团董事长李青山,通过多身份证循环结婚避开计划生育政策,有了一妻四妾六子。此外,继媒体曝出郑州有十一套房的九零后“房妹”及其父母均有两个户口后,又有曝料称“房妹”的哥哥翟政宏也有两个户口,并在郑州有十四套房产,翟振锋妻子拥有四套房,至此“房妹”一家已曝出拥房二十九套。陕西“房姐”龚爱爱刚刚曝出在京拥有四十一套房、四个户口,网上又现山西运城“房媳”身影,曝出假户口、假年龄、假失业证……媒体大声质疑道:“举家造假有无底线?”事实上,一人多个户口和身份证的现象在不少地方已经相当普遍,有些官员和富商甚至以多身份为荣。身份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公民身份的证明,根据《身份证法》,“公民身份号码是每个公民唯一的、终身不变的身份代码,由公安机关按照公民身份号码国家标准编制”,是国家管理国家人口和社会的重要的信息依据和法律工具。因此,一个人一张身份证一个身份证号码成为国家管理人口和社会的基本原则,法律严禁伪造身份证的行为:“伪造、变造居民身份证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显然,多身份证现象,不是普通的违法现象,而是犯罪行为。
  • 洞悉机窍,深探肺肝
  • 三年前,建怀的杂文创作即已呈现多点开花的态势。好啊!我为他高兴。但高兴之余,我对他还有更高的期许。“你可以把路子拓得更宽些,何不找座富矿挖挖?”我用这个问句即兴抛出动议。“眼下还有别人不曾挥镐刨挖过的富矿吗?”建怀的兴趣显然被我的话头激活了。“有啊,历史文化的富矿不像山上的小煤窑,什么人都可以胡乱开采一气。关键就看你更喜欢哪个时期。不远不近最好。”我知道他素来对宋朝的某些人物,譬如范仲淹、欧阳修、司马光、苏东坡抱有景仰之情,因此故意将他引领到预设的“站牌”下。“你是知道的,我对宋朝的人物最有好感。”建怀果然顺利上“车”。
  • 《明代蜀中望族:蓬溪席家》序言
  • 席氏为明代四川望族。明代礼部尚书加武英殿大学士席书、吏部侍郎席春、户科给事中席彖三兄弟,合称“三凤”,为席氏三杰。在席氏众多英才中,席书更是佼佼者。席书(1461--1527),字文同,号元山。据清代道光本《席氏族谱》载:其祖先原籍山西省平阳府临汾县(今山西省临汾市),南宋末年始迁蜀,入籍蜀中遂宁县席家沟(今属遂宁市蓬溪县吉祥镇)。入川始祖为席友轸,至第七世席书,席家人文蔚起,科甲连绵,仕途显赫,望重西川,席氏家族进入鼎盛时期。其中,席书为弘治三年(1490)进士,历任山东郯城县知县、工部都水司主事、户部山东司员外郎、河南按察司佥事、河南按察司副使、贵州提学副使、河南布政司右参政、浙江按察司按察使、山东布政司右布政使、云南布政司右布政使、福建布政司右布政使、右副都御史巡抚湖广、都察院右都御史、南京兵部右侍郎,累官至光禄大夫、柱国少保兼太子太保、礼部尚书加武英殿大学士,赠太傅,谥文襄,入祀理学名臣祠,崇祀乡贤祠,归葬蜀中蓬溪席氏祖茔珉水坝。撰有《漕船志》、《鸣冤录》、《元山文集》等。
  • 邵一萍:情融色丽,艺苑奇葩
  • 邵一萍(一九一零——一九六三),原名慧卿,别署紫溪馆主,浙东女史,浙江东阳人。一九二七年考入南京女子政法学院,早年师从堂兄邵逸轩学习国画,又得旅美画家张书旃、岭南画派赵少昂及黄君璧指点,专攻花鸟,形成了空灵隽秀、质朴旷达的画风,在当代画坛独树一帜。
  • 我画兰草
  • 我曾将中国画的线描归纳为三个功能,即:线描要表达客观对象;线描的独立审美能力;线描要在整幅画上起平面分割的作用。所谓平面分割作用,就好比砌房子,必得有几根大粱大柱才能将房子撑起来,否则房子是会垮掉的。画画也一样,一定要有几根长线将画撑起来,平面分割是要将这几根长线安排得合理又好看。其实线描的这三个功能,古人都有宝贵的经验和突出的成就。他们的线描功夫深,线一落在纸上,不但能高度概括提炼形,而且线的本身就好看。至于八大山人,天分尤高,他是天性地懂得线在纸上平面分割作用的妙趣的。我只是把古人的经验集中归纳提出,以引起自己和朋友们的注意。
  • 《书屋》封面

    主管单位:湖南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湖南省新闻出版局

    主  编:聂乐和

    地  址:长沙市展览馆路66号

    邮政编码:410005

    电  话:(0731)430259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0222

    国内统一刊号:cn 43-1243/g4

    邮发代号:42-150

    单  价:5.00

    定  价: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