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康老党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康老党一辈子净干黑白颠倒的专业——打更。 护林、看青、看苇塘,看果园子,看鱼池,只要康老党到位,就绝对地好使。一年四季,风吹雨淋,披星戴月,蚊子叮,虱子咬,别人闭眼睛他睁眼睛,别人都是晚上搂着媳妇睡热炕,他不行,他得把媳妇扔在家里边,去给村里人站岗放哨抓小偷。王大包常跟康老党探讨,你天天晚上站岗放哨,孩子一个一个地生也没耽误,这些事情你都咋处理的? 康老党就嘻嘻地笑不告诉他。 王大包问紧了,他就一句话:“拉屎拱掉帽子——各练一股劲儿,科学安排,你要是个娘们儿我就教给你。” 村里人都很佩服康老党的敬业精神。 当过几年兵,回到地方了,还一直保持着军人的本色。戴军帽,穿军
  • 足球大王戴麟经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戴溥,字麟经,我国最早击败洋人足球队和最早出征国外的足球运动员之一。 一九○六年九月,戴麟经出生于浙江省崇德县(现为桐乡市)崇福镇,在县高等小学毕业后,即至上海南阳大学附属中学就读。不久,南阳大学改为“交通大学”,附属中学亦改为“交大附中”,为当时上海有名的体育重点学校之一。戴麟经对体育有专好,短跑和跳高都有不俗成绩,特别是踢足球,更有一种天才的潜能,左右脚都能运球、射门。中学毕业后
  • 三色笔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李智慧在市档案局当了十年管理员,区纪委当过五年秘书,十年媳妇熬成婆,终于调区人事局当了局长。当了局长就有了权,有了权就能解决实际问题,施人以恩惠。但用不好这个权,也有翻船的时候。历史上的“三日京兆”就有可能是有权不会用权。难处在于虽则有权到底无法满足所有人的要求,怠慢的人太多,众口铄金,为了平衡,上级只好给你挪个位置。李智慧一上任,机关打字员马玉梅当众发难:“李局长,听说你一周要去搞五次异性按摩,搞那事蛮有味啵?”李智慧确实去过一次桑拿室,而且在门口碰上过马玉梅,不过,他是奉命微服私访看有没有干部做那种事。他当即狠狠开销了马玉梅一顿,甚至骂她是个长舌妇。马玉梅勇猛扣杀,反倒把李智慧骂了个狗血喷头。机关里的人觉得马玉梅这
  • 西汉四大辞赋家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扬雄(或作杨雄),字子云,蜀郡成都(今四川成者市)人。他从小好学,并好沉思。他不追求名利富贵。他喜爱屈原和司马相如的作品,常常在家展卷欣赏之余,模仿其风格写作。杨雄在四十多岁时,才从四川到京城,他那手漂亮的相如体词赋立即为京师文士所称誉。汉武帝于是召见扬雄,扬雄作《甘泉》、《河东》、《羽猎》、《长扬》四赋歌颂汉王室,放授为郎官,给事黄门。扬雄在晚年时感到词赋于世无益,转而潜心著述,仿《论语》而著《法言》,仿《易经》而著《六玄》,主张人的认识应摹拟自然。驳斥了神仙方术的迷信。在社会伦理方而,他批判老庄的“绝仁弃义”的观点,而重视儒家的学说,他的这些见解在中国古代哲学史上是有其学术地位的。扬雄的著作收于《扬子云集》及清代严可均所编的《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一书中,共四卷。扬雄享年七十二岁。
  • 不生长麦子的村庄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村里没有麦子,也不生长麦子。总吃粗粮,就希望有麦子生长。下来一位蹲点干部,姓马,是女的,喜欢写诗。她看村子虽然穷,却不穷相貌,男男女女,生长得麦子一样富有诗意,她诗口一开,说,叫麦子村吧。就改叫了麦子村。 麦子村最漂亮的小伙儿姓咸,在家排行老三,从口语习惯上,被叫做成老三。姓马的女干部说咸老三难听,也改改。好像连想也不用想,一张嘴就说,叫仪仗队吧。人们一听,多棒的名字,仪仗队,了得,跟国家领袖一个规格!开始村民都不敢叫出口,像怕自己当皇帝似的,心里发虚。只是日子一串连着一串,存在就变得合理,才一点一点叫了开。
  • 狼毫毛笔 关东传奇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 大户人家里出了个“蔫茄子” 早年的东北管村镇叫屯、堡子和营子的多,比如腰毛屯、瓦窝屯、三姓堡子……比如黄旗营子、蓝旗营子、高丽营子什么的。有的是旧时的称谓,有的是蒙语或满语的音译,牛信山有一个地方叫津家庄,就显得有些与众不同了。 津家在牛信山是首屈一指的大户,大到什么程度?这么说吧,他家的土地涉及了三个县的辖区,有名的津家大院有三米高的石墙,在“跑毛子”之前就养了炮手。津家老少四代共三十几口人,加上伙计、厨子、奶妈子什么的,五六十口人。津家在津艮这
  • 少年奇侠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1 江湖上最怕出名 永兴镇是个大镇,也是长江边上一个繁华的水旱码头,这里不但有酒楼、客栈、茶馆、绸缎庄、杂货店,还有戏园子、赌场、妓院。 镇大人多,人也杂,什么相师艺人、江洋大盗、膏粱子弟、三教九流无所不有。 大街上车如水马如龙,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大小摊床一片叫卖声。 这时从人群中,突然钻出来一个人,正巧撞在东张西望的少年身上。只听“啪”一声,一件什么东西掉在地上。原来是个碗,碗里盛着的是红烧肉。碗碎了,肉也洒了,洒在满是泥土的地上。
  • 五雷神掌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 铃声一响,肖刚立即抓起电话,急切地道:“是晓莺吗?怎么样?” 另一端传来谭晓莺的声音:“太公答应了,四点钟你来。” 放下电话,肖刚吁了口气,这才发现手掌心里已满是汗水,摇摇头,自嘲道:“肖刚啊肖刚,说到脸皮厚,梅市数你第一了。” 肖刚是梅市刑侦大队的副大队长,最近出任城东派出所的代所长。谭晓莺是他以前的女朋友。电话里说的太公则是她的曾祖父谭仁山,一位寿达九十三岁经历晚清、民国、新中国的著名老中医。因为年事太高,谭仁山近年来不见外客,肖刚想请教他一个
  • 气球炸弹飘向美国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 日本首相下令 一九四四年三月十五日这一天,东京从午后开始下起了豪雨。入夜以后,烟雨凄濛,整个东京似乎在朝什么地方神秘地跚行。在这样的天气里,号称空中堡垒,威力强大无比的美国b—29战略轰炸机不会再来轰炸,但是这座国际著名的大都市委实显得瑟缩不堪。鳞次栉比的华厦大都黑灯瞎火,整个东京似乎都披着丧服。 新任首相小矶国昭站在他阔大的书房里那阔大
  • 烦恼的少年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天的课上下来,同学间的磨擦也就积累了一天,再加上老师又表扬又批评的,那磨擦就更加重了几分。放学了,老师不在了,没人约束了,这时机再好也没有了,不释放一下一天的积累,回家去就太没有意思了。于是,吵嘴的,打架的,搞恶作剧的,故意贪玩儿不回家的,全在下学的这段时间发生了。 李文生对我的好,也就在这时候格外显示了出来。 我这样的人,是从没有勇气寻人吵嘴打架的,受了欺侮,心里的火气都要冲到头顶上了,却仍拿不出任何的行动。每天放学的铃声一响,李文生就先喊我的名字,喊得全班的人都听得见。我
  • 野人走出神农架(下篇)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十三 受不了的屈辱 就在英子离开二道河沟村不久,桂枝也跟随村里一帮小姐妹去到省城打工。 原来她在村里早就到了该出嫁的年龄,就因为脖子和胸脯上有疤痕,一直迟迟嫁不出去。她不愿再看爹娘整天愁眉苦脸的表情,便横下一条心到山外去谋生。 在省城大南门外那高高的箭楼底下,沿着护城河两边,坐着黑压压一片来城里找活儿做的庄稼人。大家眼巴巴地等候着,希望有雇主来将自己带走。 桂枝来到陌生而喧嚣的省城,才发觉那个自幼生长的小山村让她充满了眷恋之情,尤其是小竹和笨猪让她牵肠挂肚。小时候小竹和笨猪在那场大火中伸展双臂,紧紧遮护她的情景,令她一辈子都刻骨难忘。
  • 虎骨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两挂高挑的长鞭点燃了,噼噼啪啪的热闹中,喇叭响起来了,锣鼓响起来了,红红绿绿的纸屑,在春日和暖的阳光里喜气洋洋地飘摇、飞舞。一块黑色的匾额高高悬上了门楣,极大,高三尺许,长丈余,上面刻着四个斗大的镏金楷字:“小一文堂”。 是一家新开张的药房。 九连城,临黄海,傍一条蜿蜒几百里奔来的自羊河,船桅林立,商贾云集,历来就是辽东一处繁华地面,大街小巷,时常就有买卖。酒家,客店,华栈择吉开张,都要燃放鞭炮,都要敲锣打鼓吹喇叭,门口自
  • 对“雄性文学”的理解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春节时,我接到一位美国朋友的电话,当然他是对我春节的问候,在我们交谈时,我忍不住问他,是否看过了《章回小说》,因为两个月前我在沈阳给过他几本《章回小说》。他毫不犹豫地说,看过了。我问他我和几位作家主持的“点评杰作”是否看过了,他的回答让我感到很兴奋,他说:“雄性的东西很多,很好看。” 在文学作品中涌动的雄性的东西,被人发现、欣赏,是很有意思的事。 我在一个诗人朋友家看过一幅对联(他其实是一位中医),那对联的上联我忘了,可我却死记住了下联:
  • 王朔评金庸引发的思考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去年王朔评金庸小说在媒体上一发表,中华大地似乎刮起了一股旋风。一时间,金庸迷们怒不可遏;“高雅”读者则嗤之以鼻。至今,余波犹在。我们认为,仅仅停留在这种浅层次的“卖点”上,对中国文坛和读者则是一种悲哀。南开大学东方文化艺术系美学沙龙邀请该校教授,中国武侠文学学会会长宁宗一先生对此进行访谈。有些观点,与我们不谋而合。其中涉及的某些问题,也与我们《章回小说》在今年第四期上发表的“大众文学宣言”里所指出的现象产生了许多共鸣。现将这份全国独家的座谈纪要发表出来,以飨读者。
  • 梦游杀手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 杀手出动 “就这么办吧。”潘海清把烟头掐灭,说着话抬起头来,他脸上的气色非常好,白脸上的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眼睛异常的明亮。人到中年,这双雪亮的眸子明显透露出他的与众不同:机灵、睿智、城府深而性情开朗。总而言之,这是一个事业有成意气风发的典型代表,是这个拜金主义泛滥的社会上成功的标志。 坐在潘海清对面的,是他多少年的朋友陶筠,与潘海清相比,陶筠显得气色灰败,萎靡不振,一双眼睛黯淡无神。他这副样子是可以理解的,几年商海生涯,折戟沉沙,血本无归,沉沦落魄,走投无路,今天,他是到老朋友这里来求助的。 “就这么办吧。”潘海清又重复了一遍,“只要你能在科委找到熟人,立个项目,最好是国家重点扶持的星火项目
  • 浴王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 省报头条新闻 多少年了,我一直想给我的八叔写点儿东西,但每次拧开笔管就像牵牛下井似的犯难,原因是八叔的事儿不好写,弄得不好就有抖露家族隐私之嫌。八叔一辈子只做了一件事,而且做这件事必须光着屁股,浑身一丝都不挂,他做这件事的时候手上的惟一工具是一块洗得雪白的毛巾——还是说穿了吧,八叔是我们金城市沧浪浴室的一个搓背工。 八叔虽然只是一个整天光着屁股给浴客搓背的搓背工,却是金城市的新闻人物,他的半身照片登过省报的头版,他工作的电
  • 有这样一个男孩——少年的故事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 松在十岁时夜里起来撒尿,看到了一个画面。松忘记了撒尿,旧白瓷脸盆改做的尿盆在地上静静地等待着。松的爹停止了运动,从被窝里爬起来,气喘着卷了一棵粗大的蛤蟆烟,又气喘着吸了起来。一明一灭猩红的火光,映出一张淌着虚汗的脸。辣辣的烟雾浸进松惺忪的眼里,松揉揉酸涩的眼,揉出一摊眼屎。松放弃了继续撒尿的努力,走回炕上躺下了。松的被窝有些空旷,在这之前松一直和娘睡在一个被窝里。他在忙活什么呀?松枕着一个模
  • 《章回小说》封面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社  长:张玉杰

    主  编:李祥云

    地  址:哈尔滨南岗耀景街22号

    邮政编码:150001

    电  话:(0451)623082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7548

    国内统一刊号:cn 23-1060/i

    邮发代号:14-124

    单  价:8.00

    定  价:84.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