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想杀村长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那夜没月亮。 没月亮的夜是真正的夜,真正的夜很凉。木龙把铺盖搭到肩上,晃晃悠悠溜出家门,溜进很凉的夜里……迎面一股冷风,木龙打了个激灵。木龙好像有了什么感觉,不由回头扫一眼,忽见家门前亮一滴暗红,萤虫儿似的划进他家——那是个人。木龙心里咯噔一下子。 木龙一夜没合眼。 木龙为村里守夜,看豆种,一夜三块钱。睡觉给钱,美差。村人皆眼馋。材长说
  • 自愿走向刑场的女人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我那天上午就被人吵醒了,我大发脾气,说你们吵死啊,是不是死人了?你们难道不晓得老子上四点班?同住一间宿舍的米坨告诉我说,你猜对了,的确是死人了。我没好气地说,那肯定是你娘。米坨也不生气,说,你猜错了,这是一桩凶杀案,死者是男的,凶手是女的,你猜猜是谁?我一下子爬了起来,说,那女的是谁?米蛇子说,是丽妹子。我一听,居然有点惋惜地哎呀了一声。 死者是丽妹子的丈夫,他是在矿子弟学校下面的铁路旁边被人发现的,那是早晨。这个五十多岁的枯瘦如柴的男人,头部被石头之类的东西砸了几下,以至深深地陷了进去。他倒在地上,像是疲劳过度之后的呼呼酣睡。丽妹子没有出逃,也没有去自
  • 胡二爷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凤凰村前有一条老坝,在野草中蜿蜒着,有些破败了。 胡二爷坐在这条老坝上,眼睛直直地盯着什么。 胡二爷有时说自己七十八,有时又说八十八,总之很老很老了。 这时,村民柱子赶着驴车从不远处走过来。 柱子看到了呆如泥塑的胡二爷,停下车,徒步走上坝,站在胡二爷身旁,叫了声:“胡二爷!” 胡二爷不应,眼睛直直地盯着,身子也一动不动。 柱子心里有些发毛,伸出一只手,在胡二爷的眼前慢慢地晃动着,看他是否是已经不行了。 胡二爷突然将柱子的手打开,生气地说了声:
  • 空中大演习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 超音速最新型远程截击机“猎隼”作为二十一世纪中国空军主战飞机,装备到了第101部。每次新武器投入使用都优先装备该师,因为101师是空军精锐,号称中国空军第一王牌。而新机装备不久,101师即受领命令,准备开赴台湾海峡执行作战任务
  • 啤酒耗子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 器重呆子 怪怪的厄尔尼诺现象似一巨大热魔,把小小的地球放在大勺里炒起来,于是全世界平均升温一度还多,长河断流,土地龟裂,就连多少世纪不化的南级冰川也溶离出几大板块。接着,世界舆论大哗,地球怎么突然发起高烧?人们开始惶恐不安。 热,使得气温提前一个月进入三十二度的蒸笼。 冰熊啤酒厂厂长祝铁男心里
  • 中国特种兵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中国特种兵在第八届”爱尔纳·突击”国际特种侦察兵竞赛纪实 一千名假设敌抓不住八名中国特种侦察兵。 中国军人赢得本世纪惟一的国际特种兵最高荣誉奖——”卡列夫勇士”奖。 ——摘自《中国国防报》 1 组建特种侦察兵 一九九九年三月二十四日是被圈为战争与和平的“死线”——DEAD-LINE——的倒计时定位在最后一秒钟时,全世界亿万观
  • 投毒杀人案始末——悬案追踪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很早的时候,颍河镇上共有两家约铺,镇北雷家是万寿堂,镇西曾家是积善堂。相比之下,积善堂的门面略大一些。曾家堂掌柜叫曾老廉,很胖,三缕很白的胡须,像古戏中的美髯公。他的儿子是个颇有名声的中医郎中,他自己也略懂医道,小伤小病的皆能对付。曾老廉很和善,爱穿一身黑,走过去一股草药味儿。很可能他不爱走动,又常坐铺子,所以皮肤很白,而且略泛青色。他眼睛很大,年过古稀了还能看出是双眼皮儿,而且“双”得很宽,像韭菜叶子一般。由于眼大,泪囊也大,似吊了两只肉布袋儿。曾老廉还爱留长指甲,尤其是小拇指甲,很长,常见他用小拇指甲给人铲药粉——一指甲,又一指甲,然后包了,安排买药人齑粉如何用,声音很细,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
  • 一支钢笔引出的悲剧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 多功能石岩洞 洞口竟是这般奇特,奇特得活像一个天然的大大的问号,问号的下半部刚好能侧身进去一个人,问号上半部却像一口大锅。 洞外乌云压顶,沉雷滚滚,大雨像山洪暴发。由于乌云密布,连日降雨,夏日三伏的大白天却犹如黑夜一样。 洞内,没有任何摆设,只有左边的石台上放着一盏小马灯,忽明忽暗。 这里既非军用仓库,也非厕所,更不是什么战地
  • 情节与韵味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老友林希一直在呼吁要写“好看”的小说以飨读者,我是很赞成的。 他说的“好看”,一是指小说情节的独特性和传奇性,二是指小说具有一种耐人品嚼的文化韵味。情节的别具一格,且波澜起伏,环环相扣,悬念纷生,才会引起读者阅读的兴趣,陷入其中,而不可自拔。但若是只有这些,读过之后,读者又会恍然有所失,还必须有地域文化
  • 采冬虫夏草的汉子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昂巴的叔叔索朗旺吉是一名采挖冬虫夏草的高手,他的名声不小,甚至拉萨八廓街一些经营虫草的康巴人都知道他的名字。 昂巴知道些他叔叔索郎旺吉的故事,但是他没有见过他。他有些崇拜他的叔叔,试图去寻找他,但索郎旺吉却避而不见他这个侄子。昂巴始终不明白那是为什么。 索朗旺吉年轻的时候在藏北高原草场上寻找珍贵的冬虫夏草。中年以后却突然放弃故土,来到雅
  • 武松的后代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武文,”胡师傅将引擎熄灭,郑重地说,“前滚筒轴折断,你得回队领根轴。我留下来查一下其他部位的情况。” 武文愣了愣神。心想:都上夜影了,翻山越岭十几里路,再回来,不知得啥时候。胡师傅见状说:“害怕吗?” “不!不怕。”武文一边说一边抓了把草叶擦了擦手上的油渍。 “去吧,场里下令了,要抢在大雪前把这三百垧玉米收完。听到人家那两台机器干得起劲,心里真急。快去吧,顺利的话,还能回家吃口饭。”胡师傅又
  • 骑单车走遍中国第一人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二○○○年四月初,一个阳光灿烂的上午,我来到重庆市大坪正街85号采访两次骑自行车走遍全国的退休工人汪海澄,这位年近七旬的老人为迎接香港和澳门的回归先后两次立下遗嘱,两次走完全中国,行程共82000多公里,足迹遍及全国三十一个省市自治区和港澳特别行政区,他的壮举被全国百家新闻单位采访核实后,誉为“单车走完中国第一人”。 一 迎香港回归,第一次自费单车走全国 汪海澄于一九三一年五月二十三日出生于重庆一个普通搬运工家庭,是父母两族人同辈中惟一男
  • 章回小说第四届大奖征文颁奖活动在哈市如期举办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中国当代优秀章回小说第四届大奖征文颁奖活动已于日前在美丽的冰城哈尔滨落下帷幕。此次活动历时十天。主要活动日程为:颁奖仪式,为前来参加颁奖活动的荣获本届征文一、二、三等奖奖项的作者颁奖;旅游、观光,组织与会的获奖作者赴俄罗斯旅游并采风;座谈会。活动获得了圆满的成功。
  • 贤妇潘金莲与才子武大郎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武大郎名武植,河北清河县孔宋庄(今武家村)人,明朝初年进士,曾任阳谷知县,爱民清正,在任年间,阳谷县一片太平。 ——《阳谷县志》 潘金莲,河北清河县黄金庄人,八世祖曾官于贝州甘陵郡(今清河县)。乃大家闺秀,知书达理。于武大郎考中进士前,与其结为夫妻,婚后恩爱,白头到老,生有四子。 ——《潘氏家谱》 遥远的两山之间蜿蜒泻出一股大水,水流平缓澄净,清如碧带。那水流出山峡,人从下游望去,发源处的两山竟似双腿,山后丘亩如腹,水生腹下,有人便称它为仙女尿。仙女的比喻很美,只是尿字不雅,于是后人改称清河。清河两岸土地肥沃,散居着棋子般的村庄,最大的村庄有两个,河东的一个是孔宋庄,河西的一个是黄金庄。 近年来这两个庄子喜事不绝,先是河西黄金庄潘家的小女嫁了河东孔宋庄武家的大郎,一河两岸的人无不赞叹,迟迟不嫁
  • 四神仙图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神亦有如人类,名目繁多。要以天为百神之长,由天再化生诸神。可是,即使“天”,本来也是没有的。于是,人们自然认为:在天国中,最伟大的神应该不是天造地设地,而是在根本没有天地之前,就有人。是他的伟力开创了天地。作为最高主宰的玉皇大帝,自然应是这种伟人。玉皇大帝亦称元始天新尊。他仰吸天气,俯饮地泉。一次他下游,看了地上的“太元圣母”,于是“通气结精,召还上宫”。以后,他们繁衍了三皇五帝。因为元始天尊在玉京,所以叫玉皇大帝。 玉皇大帝所住的玉亦有座七宝山,方圆九万里。构成一座城,城每面有二万四十座门。四面布着八行宝树,还有行万种五彩灵芝,沼莲花,经度十丈。城上有七宝山宫,分上中下三 。玉皇住上宫,可见其至高无上。 据隋书经籍志提及,玉皇大帝另有一个名字叫乐静信,有何根据,就不得而知了。民间风俗中,至今还有人拜玉帝,道都则称为元始天尊。
  • 烟花场上没人惊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首都师范大学中文系王景山先生在一次鲁迅学术研讨会上说:“鲁迅本是青年人的导师,现在却成了中老年人的导师……” 这一带有真理性的箴言,让我思考了许久许多:首先,这短短的两句话,标志着时代变了。其次是:鲁迅先生在青年人心里没有位置了。再次,鲁迅的思想、精神、品格等等,是否已经过时了?渐次,表现在文学上,鲁迅先生的美学原则是否已经落后了,或将退出历史舞台?…… 所有这些问题,我们不妨从大文化与《章回小说》倡导的“大众文学”的角度予以探讨: 人们都说,我们国家正处在转型时期。在这个历史阶段,各种思想、观念、理论、流派(古今中外)都在“争奇斗艳”“你方唱罢我登场”呈现出多元与共存的局面。面对
  • 京叭儿送礼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大明朝,柳河县出了一桩狗案。不是狗咬人了,也不是人咬狗了,是一位督察院巡按大人出巡办案,在柳河县发现了一只向县太爷行贿的京叭儿。狗会行贿,你说奇不奇。 这位大人姓刘。刘大人接到举报,说柳河县王县令贪赃枉法为害百姓,他二话没说,率一干人等直奔柳河县,半夜抄了王县令的家。这一抄,果然抄出些金银珠宝。以王县令的工资收入,不该有这些东西。刘大人连夜升堂审案。 刘大人手抚须髯,厉声说:王县令,你可知罪?
  • 哭泣的小瓷人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 星期天,邹芯儿赖在丈夫怀里不起床,赵子丰拍拍她的脸颊儿:“起来老婆,八点多了,我饿了。” 邹芯儿懒洋洋地爬起来,她边穿衣服边懒散地问:“老公啊,咱早晨吃什么饭啊?” 赵子丰说:“煮面条儿卧鸡蛋。” 邹芯儿说:“我想喝绿豆粥。” 赵子丰瞅着妻子,压低声音说:“我想吃你……”
  • 破产之后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外面下起了雨,林立章抱头坐在空荡荡的大会场里。台前的横幅浸润了潮湿的空气,不再忽忽悠悠地飘动。不知是谁在门外喊道:“林厂长,叫你到小会议室去!”林立章咂了一下腮帮子,向门口挪了几步,突然又转身冲到台前,举起长条凳把那横幅拉了下来,揉成一团塞进了抽屉。 他没有去小会议室。厂子破产新闻发布会之前,市委组织部已经和他谈了话,对他的处理意见是就地免职,不再安置。而且发了红头文件。今夜的电视新闻和明天的市报头条,肯定也是这一消息。他知道再去会议室,对他仅仅是礼仪上的安抚。 不是被雨水浇醒,他几乎忘记了憋着一泡长
  • 《章回小说》封面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社  长:张玉杰

    主  编:李祥云

    地  址:哈尔滨南岗耀景街22号

    邮政编码:150001

    电  话:(0451)6230826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7548

    国内统一刊号:cn 23-1060/i

    邮发代号:14-124

    单  价:8.00

    定  价:84.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