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芒种》 > 2016年第01期
  • 东海,东海
  • 灰蒙蒙的天,几乎快掉下来,和大地连成一片了。我们在笔直的国道上,吞吞吐吐地前行——这都是因为她开车的技术太糟,或者说一种习惯:一脚油门一脚刹车,哪怕前方并没有车辆、行人以及那种让我们咯噔一下从座位上弹起来的公路减速带。她习惯性地犹豫,在任何事情上,总是无法痛快地决断。国庆长假的第三天,我们终于从北京出发。
  • 寻找水晶的故事——周李立短篇小说《东海,东海》读札
  • 这几年,误入诗江湖,多读了很多诗,却错过了不少好的小说。经常会听说小说界又出现了很多好的作家和好的作品,我也期待着能有机会好好阅读——我终于读到了周李立的小说。说实话,此前我并未读到过她的作品。小周很勤奋地写作、发表作品,在许多重要的文学杂志上频频露面,又经常被重要的文学选刊选载、得奖……这些情况我都知道,也为她感到高兴。我也经常听到不少朋友对她的称道。
  • 遍地英雄
  • 刘老兵我入伍当战士期间,是雷达部队的汽车兵。雷达部队下设的雷达站地处分散,大都设在边境线上。从团部到最边远的雷达站相距有一千多公里,要横穿整个内蒙古草原。雷达站的供给和器材更新,都要靠我们汽车连的运输完成。一年四季,我们这些汽车兵频繁地在草原的纵深奔驰往来。我第一次跑长途,是在当兵后第二年的冬天。
  • 黎支队
  • 黎支队是我光腚的同学。黎兄从小生性顽劣,占山,当头领,号称孩子王。附近几个胡同的小伙伴都听他的,说跟谁开战,一声令下便打起来。他出手快,两军相遇勇者胜,在他率领下多数胜利,趾高气扬。失利就鼻青脸肿,破头烂耳。回家大人批评,挨熊。一年级那年秋假,我们去大田里拔草,卖给养猪场或运输社。一斤草一分钱。
  • 王的疼痛
  • 在王的养心殿门口,将军被拦了下来。侍卫说,王有令,不想见将军。这一次,将军专程从南疆赶回来见王。他有整整十年没见到王了,一路上将军的内心激动不已,他觉得一刻也不能耽搁,他相信王一定会迫不及待地想见他。但没想到,结果竟然相反。将军把双手叉在腰间,来回踱着步子,盔甲和佩剑顿时霍霍作响。
  • 风波中的彻悟
  • 一那年夏天,我在大连白云书院文学讲座上,说到"诗言志""言为心声"时,曾引用明代学者杨升庵的一首《临江仙》词作为例证。课后,一位听众提问:这首词写进了长篇小说《三国演义》,现在正在热播的同名电视剧,主题曲也是这首《临江仙》。人们都知道,《三国演义》的作者是罗贯中,他是元末明初的著名小说家。而您刚才说这首词是杨升庵的作品,又说他是明代中晚期人。
  • 书信更传情
  • 书信现在一般称之为信或信件,古时称之为"书",古代的信是指信使,也就是送信的人,书才是信件。书信是古代重要的信息传递方式,也是在外游子与亲人沟通的重要工具。因此,古人有许多关于书信的诗词留传下来。唐代杜甫在《春望》中写道:"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极言家书的珍贵。在陆游与唐琬的爱情故事中,有"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的无奈哀叹。
  • 人淡如菊(外一篇)
  • 秋风萧瑟,落英缤纷。朵朵菊花依然姿容妙曼,灿然恣肆,淡雅的清香也扑鼻而来。喜欢菊,从父亲那里因袭而来。老人家在世时喜欢养花,尤其偏爱菊花。每年仲秋时节,他都要买来几盆,先是摆在庭院里,细心地浇水、施肥,并剪掉多余的枝叶,入冬前西风渐紧,便搬到屋子里。经他侍弄的菊花,几乎每一个骨朵都能开出硕大的花来。
  • 一个人的孤岛
  • "我扳着手指头算来算去,偌大的文坛,哪个阶段都安放不下一个张爱玲。上海沦陷,才给了她机会。"说这话的人是当时上海出版界大名鼎鼎的《万象》杂志主编柯灵。柯灵说得没错,孤岛时期的上海文坛,确属张爱玲风头最劲。1943年至1945年,日军占领下的上海变成一座孤岛,曾经繁荣热闹的上海文坛陡然沉寂。一批文化界名人雅士纷纷退场隐居,郑振铎隐姓埋名,缩衣节食;叶圣陶举家西迁重庆,躲雨避风,等等。
  • 苏忠诗歌七首(组诗)
  • 在异乡 一叶青草 摇着一面月光 在风里万物举起白旗 草原苍茫 能捧着月色的 只有一湖水的温柔 一颗星光 囚着一颗心 也只有浩瀚夜空 能收拢这些浮沉的浪子 离家多年才发觉异乡也是故乡
  • 灵魂有如落花(组诗)
  • 畅园有寄 烟雨朦胧的江南 我环着太湖散步 春天已暮,花事渐消 园艺工人晨曦中清除杂草 枫香树杜鹃花红红绿绿,啾啾乌鸣,“与时逐而不责于人” 远处有人点响爆竹 声声震耳,风景这边也算独好 晨练的姑娘戴着口罩 倾一湖之水,心不涤尘 是我今天路遇的一个败笔
  • 我的疼痛来自故乡(组诗)
  • 赶集 一张张憨实的脸,土地般实在 带着山里的口音,被山风 裂开的嘴笑着,吼着 山一个劲地望着,树木高大的端影 掠过那些摆摊人的汗水 嘴里留着的“啧啧”声响:便宜的花一样鲜艳——
  • 因为爱情(组诗)
  • 诗月亮 仰望你的每一次,都让我确信 美丽的诗篇,带着我的爱 从你明亮的银河散下 银色的句子,叶片一样 落在心里,那暗影中的葡萄架下 躲着我小小的身影,在一片银光中 聆听你的足音
  • 旧时光(组诗)
  • 旧时光 我知道,我要把黄昏留给燕子 或是长尾巴的小松鼠 它们可以一前一后地散步 而踩不疼我 我知道,我要写一首诗给院子里的老树 树上有碧绿的叶子,没有完全凋谢的花朵 它们在谈论着这乍暖还寒的三月 我知道,这个我离开多年的小镇
  • 两部中篇和两部长篇——2015小说印象一瞥
  • 2015年小说不同文体的创作情况,我曾有文章在不同刊物发表。《芒种》希望我择其要者各谈两部中、长篇代表性作品。这当然是一个难题。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里选择的四部作品,都是2015年最优秀小说的一部分,也是最值得谈论的小说之一。罗伟章曾写过《我们的路》《大嫂谣》《我们的成长》《回家》等有很大影响的小说,他写教育问题、写底层打工者,是一个特别有人文情怀和人民性的作家。
  • “向后”的精神行旅——评苏忠的诗
  • 苏忠是这样一位诗人,一方面,由于所从事职业的关系,他长期生活在繁华都市之中,切身感受着物欲横流的当下现实带来的巨大冲击;另一方面,他并不愿束手沦陷于此间的种种繁华世相,而是试图经由诗歌的方式,竭力突出它们的重围。正如他在一首诗中所写的,"在酒色财气蒸腾的城市/我是一座行走的寺院/空寂无痕的深深禅房/有个小小的喇嘛时时把心脏当木鱼不停地敲"(《一座行走的寺院——奥修之修》)。
  • 《格尔尼卡的欢乐颂》的智性书写
  • 《格尔尼卡的欢乐颂》是宋欣以自己的人生经历为蓝本、以残疾人群体为观照对象而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它是一种特殊的智性书写。主人公公孙文在格尔尼卡的苦境中对人生、对自我经验与自我成长的一种体认与理解,其中充满着憧憬与欢乐、沉思与超越以及弥漫其间的游戏精神与人生智慧。它的智性表达则把智性书写推向至境。
  • 穆尔维“凝视理论”在中国电影中的大胆呈现及其变化
  • 劳拉·穆尔维是当代女性主义电影理论家,她于1975年在Screen上发表了文章——《视觉快感与叙事电影》。该文从男性——"看",与女性——"被看"的角色关系角度出发,提出"凝视理论",并以好莱坞电影为例,分析女性是如何成为男性被看的载体,而男性为何处于主导甚至统领全局的地位来品尝他们独有的视觉享受。本文以凝视和视觉快感为理论基础,分析它们在中国电影中的大胆呈现及其变化。
  • 维汉古典诗词中女性眉眼的审美特征
  • 维汉古典诗词中对女性面部美的描述是女性美的重要组成部分,维汉诗人对女性眉毛、眼睛的描绘,形成了不同的民族审美特征。汉族古典诗词所传达的具有物化性质的女性面部的审美特征,是男权中心审美规范的表达;维吾尔族古典诗词所彰显的葆有自然特质的女性面部审美特征,有一种近乎男性风姿的英气,体现出维吾尔女性在两性关系中可能具有的平等身份。
  • “石一枫,被小说虚构的人”——读石一枫中篇小说《地球之眼》
  • 安小男的悲剧比常人的悲剧更为惨烈,因为他不只是一个常人,还是一个天才,连天才都无门,还有什么良知可以维存?当守礼守节者必须为违反道德的人殉葬时,我们只有目睹僭越者们正踩着殉葬者的尸体寻欢作乐。《地球之眼》最有意思的是石一枫本人竟被小说虚构。因为"石一枫"离我们太远了,而"我"却那么近。
  • 对萧红《呼兰河传》研究的历史述评
  • 《呼兰河传》问世70多年,虽然起初被评定为一部失败之作,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呼兰河传》却熠熠生辉,闪烁着独特的光芒。本文以不同时代的社会背景及文学思潮分析《呼兰河传》研究的不同视域及文化症候,这不仅是对《呼兰河传》70多年文学研究的系统述评,也可为重新认识中国20世纪文学经典提供一些有益的历史借鉴。
  • 李仲元作品选登
  • 《芒种》封面

    主办单位:沈阳市文联

    主  编:黄世俊

    地  址:沈阳市和平区北三经街66号

    邮政编码:110003

    电  话:(024)2282871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9309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40/i

    邮发代号:8-16

    单  价:6.80

    定  价:81.6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