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知易行难
  • 知难行难之辩,由来已久。以写随笔而名的徐珂是持“知难行易“ 的。他有一个譬喻:“芸芸众生,百般譬喻,能了解者,百只一二。然即此一二人,以策励之,使为我用,譬若机械,我而善为操纵,亦未尝不可尽其等于牛马之力。“ 以此推论,所以“知难行易,然哉,然哉!“(《仲珂随笔》中央党校出版社)以徐先生之说,“行“确是很容易的,倘以棍棒“策励“之,就更容易。因此这譬喻颇有牧羊鞭之味,似已脱出了“知行“本义之辩。徐先生设此论时,乃70余年前,那时的
  • 经济效益和社会公正——欧洲社会民主党的“第三条道路”
  • 战后欧洲社会民主党的发展是国际形势中值得深入研究的现象。成立于1889年的第二国际原是马克思主义旗帜下社会民主主义政党的国际组织,第一次世界大战导致它的分裂。随着共产主义第三国际的兴起,欧洲社会民主党陷入了悲惨境地。但是,二次大战后,它获得了重新发展的条件。80年代,特别是苏联东欧巨变后,几乎扩展到世界各地。第二国际原只有40来个成员,今天的社会民主党国际已拥有143个成员和观察员。欧盟15国有11国的政府由社会党领导。多年来,社会民主党被视为在不触及资本主义财产关系的情况下实行改良主义政策的政党,在国际共
  • 老来缅怀胡耀邦同志
  • 此时此刻胡耀邦同志离开我们已足足有10个年头了,我到江西共青城凭吊他的墓地也已是5年前的事了。我自己实际年龄也已进入了90大关。此时回顾自己坎坷的一生,到老来还能亲眼看到我们民族复兴的曙光,实在是件梦里都不敢企求的幸事。想到许许多多先我而去的良师益友,我怎能不珍惜这难得的命运。一念及此,更不能不想起我尊敬的耀邦同志了。我总是认为,我一生经历的转折点,如果没有耀邦同志的英明果断、力
  • 奇妙的比特世界
  • 当今人类进入信息时代,信息在各个方面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用辩证唯物主义观点认识信息的特点,认识信息同物质的关系,显得尤为必要。什么是原子世界、比特世界在我们生存的客观世界里,存在着彼此分开而又密切相关、互相作用着的两个世界,即原子世界和比特世界。原子世界是以原子作为基本组成单位的物质世界,它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体。比特世界是以比特(bit)作为基本表示单位的精神
  • 漫画
  • 讲实话与鼓实劲
  • 广东省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局长卜新民,不久前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向新闻界通报全省宏观经济的发展状况,他充分谈了广东经济建设的成就,也坦诚地谈了广东在前进中的困难和问题。他在会上诚恳地说:“希望各位记者报道时不要图省事,把困难和问题一笔勾销,过去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务望今后不要再出现。“ 为什么新闻发言人要如此郑重其事地强调这一点呢?这说明,统计部门以科学严格的制度和方法,采集社会经济发展的客观数据,将其提供给政府和社会公
  • 按市场规律和科学规律办事,推动西部开发
  • 西部大开发战略部署,是贯彻邓小平“两个大局“构想,促进地区经济协调发展,逐步缩小地区发展差距,最终实现共同富裕,保持全国社会稳定,加强民族团结“强本固边“的重大战略步骤,不仅具有重大的经济意义,而且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和社会意义。我们认为西部开发的总体精神应该是:适应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要求和新的对外开放环境,充分考虑国内外市场需求的新变化;开发方式
  • 一篇保护国土资源的大文章
  • 我国粮食供给问题,长期以来一直被人们普遍关注。本世纪末,人们在这一问题的观点上有一个重大突破,就是跳出有限耕地的思维,把视野扩大到草原。海洋和滩涂,把有限耕地利用的问题与可持续发展的大战略联系起来,向科学技术特别是生物技术新领域进军,使有限土地的回报率有一个较大的提高。这些观点是积极的,令人鼓舞的,并且富有成效。尽管这样,耕地保护仍然是当前农村经济发展
  • 21世纪人类将彻底解决能源问题
  • 在21世纪,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都取决于要有足够的能源。不论信息技术如何发达,自动化水平如何高,节能水平如何先进,人们的生产活动,各种交通,生活水平不断改善都需要愈来愈多的能源。美国是世界上人均能量消耗最多的国家,约为我国人均年能耗的七八倍。多年来,它始终将保证足够的能量(特别是石油)供应作为系及国家稳定、安全和发展的头等大事,为之不
  • 耄叟十愿
  • 千年更新,世纪辞旧,祝我建国大业,春风得意,日上高楼——一愿经济发展日新月异;科教兴国,改天换地。穷的都富起来,东西南北中,五方盈瑞气。屹立东亚,昂首扬眉! 二愿法治增强,加大反腐力度:不手软,无亲故。须防“三讲“表演,“过关“后重振旗鼓——关系网更密,裙带更粗,肚子更凸。勿忘官商勾结,工程豆腐。三愿舆论监督加强,同心同德,为民发愤:敢说、敢写、敢曝光、敢
  • 读者谈群言
  • 《群言》已蹒跚走过了整整15年。感谢许多热心读者来信祝贺,给予了很多鼓励。但我们深知,如果把它放在应有的高度上来审视,这个刊物的缺点和问题是很多的。我们也深知,如果没有广大读者、作者的支持和关爱,这个刊物也是办不好的。所以,我们希望更经常地接到大家的来信,内容应更多的针对如何办好《群言》提出批评和建议,大到办刊方针、办刊思想,小至编辑的文字处理、版面设计,甚至某篇文章具体观点的探讨与商榷。需要编辑处理的,编辑部来处理解决;需要和广大读者见面的,就把它刊登出来。借以沟通读者、作者、编者之间的关系。欢迎各位不吝赐教。
  • 对知识经济的逆向思考
  • “知识经济“一词出现已有两年多了,报刊上发表了不少好文章,传播了很多新知识、新观念。有些基本观点我是同意的:第一,新知识已成为重要的资源,在未来的经济中,知识将起决定性作用;第二,教育和知识创新体系将成为国民经济的重要基础;第三,人们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社会交往方式和社会结构等都将发生深刻的变化。但是,我觉得有些看法还需要商榷。
  • 美丽的错误
  • 虎、豹乃大型猫科动物,全球种类不超过10种。它们有美丽斑斓的皮毛,这是造物主和大自然神奇的造化。凡有虎豹出没之处,必是草木葳蕤,林深树茂。因为处于食物链顶端的虎豹,以草食、杂食动物为食,控制着这些动物的数量,使其不至繁衍过多而啃光草木,摧毁植被,故有“虎是森林保护神“的称谓。食肉猛兽不仅能控制自然界动物的数量,还能保障这些动物的种群质量。当虎
  • 血的忠告
  • 1998年11月27日,在重庆市曾举行过一次歌乐山(原中美合作所)烈士殉难50周年纪念活动。笔者作为烈士家属,应邀参加。到会的还有那些当年从歌乐山脱险逃出的幸存者。我们在一个埋葬着300多位烈士遗骨的集体墓前,祭奠致哀;还凭吊了白公馆、渣滓洞、松林坡等处的血腥屠场,重温了那段悲壮的历史。纪念活动的高潮是“形象报告展演“。这幕由烈士陵园和重庆市有关部门工作人员共同编演的活报剧,把时间拉到了50年前,再现了当年关押在“中美
  • 《顺生论》外编——《望道杂纂》自序
  • 近两三年,我编了五六种内容性质可以标个什么名堂的选本,如写读书的,写游踪的,写家乡的,皆此类也。内容性质不同而编的因缘相同,都是或出版社内编辑或出版社外主编(承担某系列)找上门。非由己策划而出书,是被动的,也许就不免于见利忘义之嫌吧?不久前的某日侵晨,我目已张而身未起,忽然想到这类被动出书的事,反躬自问,如果换为义在利先,出这类可以标个什么名堂的书还能心安理得吗?幸而能心安理得,如果可以分主次,排在首位的
  • 祝《群言》再立新功
  • 《群言》这棵言论界的小苗长大了,今年生出十五个年轮,成为一株小树了。我看它生长起来。它经历了风雨和霜雪的锻炼,受到知识界智慧的启迪和文才的培养,长成了现在这株不矮不弱的小树,怎能不让人们欢喜?! 它的15个年轮,记录了改革开放进程中不少重要的事件,为这个进程出过推动之力——呼喊过,歌唱过。它那来自知识之群亲切悦耳的声音动人心弦,怎能让人们忘记?! 进入21世纪,《群言》会继续长大长壮,长成昂然挺立的大树。像高原上的松柏,像南海边的榕树,绿叶
  • 说句心里话
  • 群言杂志于1985年4月创刊,是“文革“以后,由民主党派主办、在国内外公开发行的第一家刊物。回顾15年来所走过的路程,《群言》曾有过一段“辉煌“的日子,在创刊5周年、10周年的座谈会上,我们怀着激动的心情列举了本刊一大批在海内外知名度很高的作者的名字。那些年,稿件源源不断,经费尚能维持,使我们没有后顾之忧,做编辑的还有什么比这更能感到满足和幸福呢。
  • 缘何“烟台纸贵”
  • 古有“洛阳纸贵“之说,没想到,最近看到的一则“纸贵“材料,不是发生在洛阳,而是在距离千里之外的烟台。去年底的某一天,烟台当地一份零售价为0.3元的报纸,有的摊点却卖到5元、8元,甚至还出现了有人打着手机四处收购的局面(《北京青年报》1999.11.26)。当年“洛阳纸贵“,是因为人们争相传抄大才子左思的《三都赋》,致使纸张供不应求,才贵了起来。今天烟台这家报纸上刊登了谁的绝世妙文,竟然引得人们不惜重金求购? 谜底揭穿了,也简单。原来,那张报纸上刊登了
  • 越南文化的历史演变——汉字文化圈的文化演变之四
  • 越南是汉字文化圈的南面边疆,它的东南亚邻国都属于印度文化圈,用印度系统的字母文字。越南南部起初也属于印度文化圈:公元192年建林邑国,7世纪后称环王国,9世纪称占城(Cham)或占婆(Champa)。林邑国遗下2~3世纪用梵文写刻的佛坎石刻;占城遗下9世纪用印度系统的占城字母写刻的东应洲石刻。1697年越南兼并占城,汉字文化圈覆盖越南全境。二千年来越南文化的历史演变可以
  • “金书银书”可以休矣
  • 《人民日报》在去年年底发表短评“此风不可长“,批评有人借新旧千年交替之际,用庆祝、纪念等名目,“滥制滥发礼品、纪念品、收藏品“,用以“拉关系、谋私利,其要害是公款消费,败坏风气“。令我吃惊的是在种种“礼品、纪念品、收藏品“中,居然还有什么“金书银书“。我是出版界的老人。“金书银书“,却从来没有见过。我向出版界、装帧界的几位朋友请教,他们也没有见过真是用金子银子做的书。一位朋友说:所谓
  • 迁怒
  • 上司在上司的上司那里挨了熊,遭了“剋“,或满脸通红,或一脸青紫,忍气吞声打道回府,自我消化消气,甚或总结教训,说起来,怕就是一个好官了,至少,是一个道德自我完善有几分功力的人。现实往往是,一到单位,就开始发泄,就开始熊人“剋“人——当然是熊下属,“剋“部下,这叫“迁怒“。正如有些家长,在外头受了窝囊气,回来便打孩子,于鸡飞狗跳之中平复怒气,出口恶气。这种迁怒,说起来很有些历史了。比如,没有粮食吃了,迁怒于老天,说是自然灾害,如果实在碰巧没有旱魃洪魅,还可以迁怒于麻雀什么的,宣布其为
  • 文化四愿
  • 新世纪到来,精神为之一振。经历了“文革十年“动乱的考验,从挨斗的会场倒下去又爬起来,喜逢改革开放的22年,生活一天比一天好。虽然谈不上富裕,可买点吃的用的确感商品丰富,美不胜“选“,精神能不为之一振!?可敬的《群言》杂志出征文题《我的心愿》,欣然命笔。谨以“老有所学,老有所乐“为主题,略说文化生活中四个小小的心愿。一愿:容易买到本子薄、售价低,不请“名人“题词作序,可一读再读的书。马茂元先生的《说唐诗》(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第一版),便可作为有
  • 科教兴国与尊重知识、尊重人才
  • 今年4月,是群言杂志创刊15周年的日子。创刊号上,我们发表了费孝通同志主持的《畅谈‘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专题座谈记录。1991年,我们曾组织了《再谈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专题笔谈。当年参加座谈、笔谈的专家学者,有的已经谢世,有的仍然健在。值得欣慰的是,他们当年关注和忧虑的问题,经过党和政府以及社会各界的努力,许多已得到落实和改善。面对改革开放新的形势,我们于1月25日以《科教兴国与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为题再次举行专题座谈。90高龄的费孝通教授和民盟中央副主席吴修平先生共同主持了这次座谈。参加座谈会的有(以姓氏笔画为序): 刘凤泰教育部高教司副司长朱传柏科技部政体司副司长陆士桢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院长陈其泰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邱泽奇北京大学副教授何福胜清华大学教授黄海霞中国科学院人事教育局副局长雷颐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魏秀珍人事部专业技术人员司处长
  • 为官不可风雅
  • 在1月12日举行的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上,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索贿、受贿一案,被列入1999年查处的“典型的大案要案“。此前,媒体已经披露了胡长清涉嫌犯罪的一些事实,其中他的一件“轶事“也引起了人们的兴趣:他在大肆索贿受贿的同时,还频频在各大酒店、商场、汽车站、夜总会、药铺等场所挥毫题字,使得“东也湖,西也湖,洪城上下古月湖,南长清,北长清,大街小巷胡长清“;如今他身败名裂,威风不再,整个南昌
  • 制度·人·利益
  • 有这样一个故事:7个人的一个集体,食物比较匮乏,每次吃饭都由一个人给大家分。开始是专由某一人分,他总是给自己分得多,另外的人分得多少则以谁与他是否亲近而定。这样的分配当然不公了。后来大家决定推举一个公道的人给大家分。这人起始也果然公道,但不久除了给自己分得多外,对其他人也看碟子下菜了。后来通过推举又换了几个人也都这样。大家觉得这种办法不行,决定轮流分,每人一天值日。但轮到谁分,谁就给自己多分,对其他人也因人而异——当然是以同自己关系如何而异了。虽然每人都能轮到这样的机会,从这个意义上说这还算是公
  • 让蓝天重新回到我们的头顶
  • 连续两个冬天,我都染上咳嗽的毛病,吃什么药也不管用。其实我也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去年春节以前,我和妻子参加了一个旅行团,去了一趟武夷山。一进山里,喉咙马上就舒服了,也不咳嗽了。一回到北京,又咳嗽起来。今年春节以前,我们一家去山东龙成看天鹅,同样的情况又重演了一遍。我的情况还不算最典型。有一个朋友,到美国留学几年,回国后不久就得了喉癌。到现在大大小小的手术已经做了四五次,化疗、放疗的次数就更多了。
  • 《群言》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会

    主  编:袁行霈

    地  址:北京东城区东厂胡同北巷一号

    邮政编码:100006

    电  话:010-65241784 6526243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984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05/d

    邮发代号:2-856

    单  价:4.50

    定  价:54.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