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保卫文化的北京
  • 作为中国的政治中心和文化中心,北京的面貌近几十年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令人担忧的是,近年来北京市的发展,在经济建设和文化保护上“一手硬,一手软“,出现了明显的偏斜。古都风貌遭到严重破坏,文化遗产不断流失,作为人类文明瑰宝的北京城正在我们面前渐渐消失。今年1月1日的《北京晚报》这样描绘北京的“蓝图“:东城区将建设以王府井为龙头向四周辐射、面积约5平方公里的首都“中央商业区“。朝阳区将建成约4平方公里、集金
  • 南德的初秋
  • 一早起来,我们就从汉堡驱车向慕尼黑驶去。是多云天气,太阳一出就有些热燥。但是,越往南初秋的景色就越迷人了。高速路两旁逐渐看到山峦起伏,在一片绿色中整齐的玉米地已经接近收割,淡黄的枫树叶更增加了德国南部的风采。我不禁想起1946年萧乾先生写的《南德的暮秋》一书,它收集了已故的萧老二战胜利初期从英国去德国为《大公报》采访的情况,笔致动人心弦,至今难忘。可是,这一次我却是怀抱着完全两样的心情了。
  • 上级的眼睛
  • “数字出官“、“官出数字“这种现象,也许大家早已司空见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疑问就是,在那么多虚假数字面前,上级领导同志们的眼睛哪里去了? 我的这点疑问,是看了1999年12月8日《经济日报》关于国家级贫困县河北阜平县的报道以后产生的。报道说“个别县领导为了讨好上级,谋求升迁,一味弄虚作假,欺上瞒下“。表现之一,就是虚报产值。“1998年,全县工业产值有统计报表依据的只有2700万元,却上报了6个亿“。欺上瞒下的目的,诚然是“为了讨好上级,谋求升迁“,而欺上瞒下的手段,实在非常蹩脚。但是,这些接受“讨好“的“上级“,有没有及时发现这个问题呢?看来没有。如果他们能够及时发现,及时处理,这个县挪用扶贫款超过
  • 雁字当空迎千年
  • 1999年的最后一天,人们纷纷以自己最喜爱的方式庆祝这“千年等一回“的时刻。我则从北京西站踏上了南去的列车,与一群自然之友自费前往洞庭湖进行野外观鸟。同行中有一位在洞庭湖自然保护区工作的年轻学者,他叫雷刚,刚参加完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全国自然保护暨生物多样性日表彰先进大会,并捧回了一个晶莹闪亮的奖杯。我们此行由他全程指导,真叫人放心。可哪知,也正因为他,才使我们一路观鸟的心绪悲喜起伏。
  • “立论”刍议
  • 在中国,人大“立法“,政协“立论“。立法重要,立论也重要。这里所谓立论,不单是做文章的立论,用李瑞环同志的话说,“就是对某个重大问题,经过调查研究,反复论证,提出‘一家之言’,提出一些论点“。这些论点或建议,对工作的开展和事业的发展产生重要作用,有的甚至影响到民族的兴亡和国家的盛衰。所以瑞环同志认为,政协“在立论上有所贡献,那就是成就,就是尽职尽责“。
  • 洋名之译
  • “英吉利“、“法兰西“、“美利坚“,这些洋名的翻译,恐怕已藏着崇洋的味儿了。不信,可比较一下“猃狁“、“匈奴“之类的译法。
  • 人的错误思想是从哪里来的?
  • 三十多年前,一位伟人曾对人的正确思想的产生做过这样的论述: “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不是。是自己头脑里固有的吗?不是。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社会实践中来……“ 那么,人的错误思想又是从哪里来的呢?这恐怕还离不开伟人说的“从社会实践中来“。比如,“做官是人生价值的最大实现。“这话在
  • 廖冰兄:三条腿的日子
  • 希腊神话中带翅膀的狮身人面女妖斯芬克斯,给忒拜人出了个谜语:什么动物早晨用四只脚、中午用两只脚、晚上用三只脚走路?谁猜错她就把谁吃掉。答案其实很简单,是指不同年龄期的人。不知不觉,冰兄先生也到了用三只脚走路的年纪。可是,他倒没拄拐棍。平常在家,地形熟悉,怎么走都放心。即使出门,他的“第三只
  • 有水才有生命
  • 中国的水资源量为世界水资源总量(35万亿立方米)的8%,而人口则占世界人口总数的21.5%。中国人均水资源量为2240立方米,为世界人均值的1/4,人均水资源量在世界149个国家和地区中列第110位。用世界水资源总量的8%维持世界人口总数的21.5%的人类活动,这是每个中国人必须面对的事实。由此引发出几点思考。
  • 领导,你还会自我批评吗?
  • 浙江有个苍南县,这个县有个非法药市,大量销售伪劣假冒药品,对人民群众的健康构成极大的威胁。从电视记者的报道中获悉,这个非法药市由来已久,也曾多次打击过,但打击不久,就又卷土重来,而且声势规模还会胜过前次。此次经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公开曝光,当地领导表示,一定要严加整顿,彻底打掉这个非法药市。这是让人感到鼓舞的,但到底能不能彻底,听其言还要观其行。
  • 高素质创新人才的培养
  • 全面提高大学生综合素质,培养适应世界科学技术快速发展和市场经济体制下经济建设需要的高素质创新人才,是当前高等学校教学改革的重要任务。总结我校近10年来人
  • 玉门关散记
  • 今年暑假我参加中华救济总会、中国市长协会等机构主办的助学活动,到甘肃东乡族自治县帮助失学儿童。顺便参观了敦煌、嘉峪关、玉门关、拉卜楞寺等古迹,同时饱览了大戈壁和黄土高原的风光,每到一处都想起许多有关的历史人物和文学作品。玉门关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那天下午从嘉峪关出发,穿越沙漠向西北行进。路上偶尔看到远处隐隐约约似乎有浩瀚的水面,那水面
  • 逃离诱饵
  • 生活中常遇到一些事情,让人困惑。似在追求什么,不觉中却失落了自己,失落了那些不该丢失的东西。越来越感到自己像那条叫“奈“的鱼,越活越茫然……奈,不知何去何从挤上前,在水里漫无目的游来游去,就像人陷入沉思时不自觉地踱步似的。它努力地回忆着。形影憧憧间,奈似乎记得自己先前是在河里出生的。那时候,它还是小鱼花花,每日随着长辈们、伙伴们在水里奋力游动,虽然只有蚂蚁般大小,但它已经知道怎样避开水流的冲击,怎样在良莠繁杂的水生物中找到合适的食物。
  • 为了北京的明天
  • 在人类迈入新世纪之际,北京把建设国际大都市确定为下世纪的奋斗目标。作为千年历史名城、泱泱大国的“首善之区“,13亿中国人民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如何在保护好六朝古都风貌的基础上,为首都人民营造一个高质量的生活环境,同时向世界展示现代国际大都市独有的风采,是政府和百姓共同关注的话题。为此,我们以“为了北京的明天“为题举行笔谈,邀请几位著名专家学者,从不同的角度阐述各自的意见和观点。现按来稿先后顺序发表如下:
  • 三大符号系统
  • 人是会讲话的动物。文明人是会使用符号的人。人类创造了许多种符号,其中音符、数码和字母三者,最为成功。最先进的音符是“五线谱音符“,最先进的数码是“阿拉伯数码“,最先进的字母是“罗马(拉丁)字母“,它们被称为“三大符号系统“。
  • 四合院与抽水马桶
  • 2000年7月在巴黎访问时,在住处忽然接到一位陌生女士的电话,该女士称自己有一半的法国血统,在中国北京居住多年,现在则入了法国籍,定居巴黎;虽然已定居海外,但她关注北京城市建设的一腔热忱不但丝毫未减,还与日俱增。她在电话里说,北京现在对古老的胡同四合院拆毁得很厉害,对此她痛心疾首。她的观点是,北京的胡同四合院一点也不能拆,面对着还在拆的局面,她觉得必须联系更多的人士,同仇敌忾,一致发出强有力的呐喊,以改变眼下的危急趋势。她给我来电话,可见她看得起我。但她大概是个急脾气,电话里没说上几句话,便对我发难:“听说你是主张拆的。你为什么主张拆呢?!“她并没有读过我有关的文字,哪怕草草翻阅过我的那本由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出版的
  • 知情方能做“代表”
  • 今年夏天,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书记曹伯纯率领自治区“三讲办“、南宁市及郊区党委主要负责人,自带草席、蚊帐等,冒着摄氏36度以上的高温,到南宁市远郊一个贫困乡村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白天,他们与村党支部成员一道学习“三个代表“理论,与农民一起边干活边谈心;晚上,他们住进密不透风、蚊虫乱舞、热得彻夜难眠的农家小院,体验贫苦农家的生活,了解农民兄弟的所思所想所忧所虑。短短四天三夜的“三同“,不仅使他们直接掌握了有关农村和农民的第一手材料,更使他们亲身体验了贫苦农民的疾苦,受到了心灵的洗礼与震撼!千万不要小看了领导干部与群众实行“三同“的重要意义。它既是党
  • 报上有啥好文章
  • 《我的心愿》开栏之初,编辑同志就热情约稿,要我谈谈“我的心愿“;我笑而不答心自闲,不敢应命。无它。我不敢贸然应命的惟一理由是,我已人到中年,早过了许愿的年龄;每天的日子都具体而卑微,了无诗意。心愿是青春期的躁动,是对明天的企盼,是郑重的承诺,是美好的憧憬。中年人,如日在正午,连自己的影子都看不到,还敢许下一堆“心愿“,自找无趣? 但我敬重敢于以身许愿的人。有时,让我心灵震撼的不是壮汉,竟是纤弱的少女。
  • 故地重游多新见
  • 自从中共中央提出西部大开发战略以来,西部各省区纷纷召开研讨会,商讨各自的发展大计。8月17日我应邀到昆明参加“云南民族文化大省建设第二次高级研讨会“。云南的同志要我谈一点意见,我想,我的确应该讲点什么,因为我对云南有着特殊的感情。
  • 由“托洛斯基”想到的
  • 如今,“无错不成报“ 已司空见惯,某些错之离奇,着实让人惊讶。不久前在一家公开发行的新闻刊物上读到这样一句话:“熟悉历史的人都不会忘记这样一幅有影响的照片:列宁为即将开赴波兰前线的将士站在临时设置的木台上演讲……身旁的托洛斯基等几个人被抹去了画面。“(见《新闻业务研究》1999年第24期第18页)
  • 《群言》月刊2000年总目录
  • 让群众起到监督作用
  • 9月15日,《人民日报》、《光明日报》都刊登了新华社发的一篇新闻通讯,题为《一个高级领导干部的毁灭》,副题是《成克杰严重受贿犯罪案件警示录》。我认真地读完这篇几乎占一整版的长篇报道,感到难以令人满足。成克杰受贿而判处死刑的原因,分析得不够,不能起到警示作用。文中有一段话:“领导班子内部组织生活不健全,民主集中制原则没有认真落实,对成克杰疏于教育、疏于管理、疏于监督,也使其腐化堕落有了可乘之机。这个教训更是惨痛而深刻!“这几句判断很明确很重要,可
  • 2001年征文:我的家
  • 家是永恒的话题。家庭是社会的细胞,也是社会的缩影,会随着社会的变迁而变化。或圆满,或残缺,或顺利,或坎坷,都带有鲜明的时代特色。时代不同,每个人的理想和追求会有不同,但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却是不同时代、不同年龄、不同职业的人们共同的梦想。
  • 三读金凤
  • 最近收到金凤师长从北京寄来的新书《命运——金凤自述》(人民日报出版社2000年5月版)。对于她的作品,我是较为熟悉的,此前曾两次通读过她的七部集子,还找到些她早年的文章。但是,要评论她的作品仍然很难。勉强说来,我以为有着这样的特色:其一是她占有资料极多。一方面她在《人民日报》当了几十年记者,涉及政治、经济、军事、国际、文艺等诸多领域且都能深入其中;另一方面她在工作中始终保持注意力高度集中,且又有着无与伦比的记忆力。大凡和她聊过天的人都会有体会,随便一个什么
  • 环境 生态 设计
  • 近几年来,人类不断受到大自然的报复——风沙、洪水、空气污染、水质恶化、土地退化……这一切不但制约了经济发展,也危及着人们的健康与生命。环境祸患威胁着人类,人类尚未揭开地球生态系统的谜底,生态已出现严重危机。人们开始感觉到自然并不全属于人类,但人类却属于自然,一切都要按照自然规律办事,否则将受到大自然的报复。 21世纪将是人类与自然和谐发展的新世纪。人们的环境意识空前提高,从中央到地方,从政府到开发商,广大群众普遍要求改善城市生态环境,改善周围的生态环境。这似乎
  • 大北京地区空间发展规划遐想
  • 北京面临挑战北京面临的挑战来自多个方面,包括世界的、亚洲的以及全国的等等。从世界范围看,随着科技迅速发展和经济全球化的推进,世界进入了所谓的“城市世纪“,或者“城市时代“,人居形态和城市发展在世界化。同时,土地、水、能源等资源消耗也在加快,全球生态日益恶化,价值观和文
  • 《群言》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会

    主  编:袁行霈

    地  址:北京东城区东厂胡同北巷一号

    邮政编码:100006

    电  话:010-65241784 6526243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984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05/d

    邮发代号:2-856

    单  价:4.50

    定  价:54.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