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谁会无缘无故地仇富
  • 不必否认,目前社会上有种仇富的心理。但是谁在仇富、仇的是哪些富和为什么仇富,还不见有人分析解答过。但是提到仇富的问题时总是一味指责或抨击仇富人的小气没出息、嫉妒心、红眼病。如果我们设身处地观察一下仇富人的处境,体会一吓仇富人的心理,这个问题就不难理解了。
  • 医改路在何方——理性选择医疗卫生事业改革的行动方案
  • 医药卫生是国之大事。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如何满足人民群众对于高质、便捷、廉价、安全的医疗服务需求,已经成为关系人民健康、民族福祉和社会和谐的重大课题。2009年4月正式拉开帷幕的“新医改”虽已取得明显进展和初步成效,但我国医药卫生事业仍面临诸多难题,特别是体制性、结构性深层次矛盾远未解决。随着《“十二五”期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暨实施方案》的公布,中国医改步入深水区,医改之路究竟如何走下去?近日,本刊特邀有关专家学者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就近年来医改取得的成绩和当前存在的问题,以及未来医改走向各抒己见。现将文章刊发如下。
  • 加强社会资本进入医疗服务领域的扶持与引导
  • 新中国成立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党和政府高度重视卫生事业的发展。我国卫生事业的发展和进步为保障广大人民群众的健康发挥了巨大作用。我国用占GDP5%的卫生总费用实现了人均预期寿命超过73岁的结果,达到上中等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但是,面对我国经济高速发展、经济社会结构的剧烈转型,人口老龄化快速发展,慢性病高发和各类传染性疾病涌现等问题,我国卫生事业尤其是医疗服务还存在不少难以适应的地方,医疗服务尤其是优质医疗服务不足,加剧了“看病难、看病贵”问题。
  • 三年医改的重要突破
  • 起步于2009年的中国医改,已经提交了第一份“答卷”。相较世界其他国家,中国在这场世界性考试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而这个成绩并不仅仅是医保覆盖率提高了多少、报销比例提高了多少、次均费用降低了多少、公共卫生投入了多少、基本药物制度是否全覆盖等等。事实上,建立全民医保、改革基层医疗服务机构、实施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建立基本药物制度都只是重建中国基本医疗卫生制度的一个方面,割裂地看一个方面取得的成绩并不能全面评价三年医改的成果。因此,应该从整个医疗卫生体制出发,从健康绩效角度,更加综合地审视中国医改所取得的成绩。
  • 加快完善医疗保障体系
  • 医疗保障体系是医药卫生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国家实施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进程中,医疗保障体系的改革与建设是走在前列的。目前,医疗救助制度普遍实施,社会医疗保险三个制度(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全面建立并实施,参保人数不断增多,已经惠及全国12亿人口。可以说,社会医疗保险正在由制度全覆盖走向人员全覆盖。然而,从人民群众的期待和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目标看,医疗保障体系还有许多值得完善之处,重点是以下四个方面。
  • 教育改革必须整体设计
  • 近年来,教育领域年年高举改革大旗,岁岁均有改革举措,可改来改去,年轻学子不领情,社会舆论不叫好,应试倾向日益严重,教育事业几成千夫所指,这是为何?
  • 找准自主招生的定位
  • 现行的统一高考,采用标准化答案,以考分的高低决定弃取,如果考虑到这是一种数万人以上规模的选拔考试,就不应该把这些规则全盘否定。虽然其弊端是显而易见的,需要探索其它多种招考模式作为补偿,但是未必能找到一种办法来完全替代统一高考。
  • 漫话漫画
  • 深化科技体制改革 提升科技竞争能力
  • 今年2月24日,温家宝总理主持召开国家科教领导小组会议,讨论了深化科技体制政革问题。这是全国上下,特别是广大科技工作者期盼已久、寄予厚望的大事。
  • 一生致力于教育改革的张澜先生
  • 张澜先生的教育思想和实践,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近现代中国教育发展的历程。从清末到20世纪40年代,在将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他始终没有离开过教育界。从蒙馆、书院到小学、中学、大学、留学教育,从普通教育到职业教育、特殊教育、社会教育,举凡教育各个层次与类型,张澜先生都有涉足,都有建树,这就不难理解他为什么有那么系统的教育思想与实践。“蜀中学子半门生”,其影响所及,不独在四川,即便在全国也是不多见的。他对教育的执著探索、深邃思考与卓越贡献,为转型期我国教育留下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对于我们今天的教育改革与发展仍不失其重要的借鉴价值与现实意义。
  • 中国文化如何走向世界
  • 改革开放30多年以来,我国在政治、经济和科学技术的现代化方面都取得了举世公认的巨大成就,国家实力和国际影响力日益增强。这种局面的形成既有赖于政府正确的发展策略和治国措施,也有赖于我国在一定时期内所特有的发展条件,如劳动的密集优势、生产的规模优势和长期累积的巨大市场需求。
  •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艘“泰坦尼克号”
  • 4月14日,人类史上最著名的海难之一——“泰坦尼克号”沉船事件迎来了100周年纪念日。百年前的这一天,这艘隶属英国银星轮船公司、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超级豪华游轮,满载着2207名乘客,以及一腔英国式自豪,开始了奔赴美国的处女航。不料却在一派歌舞升平的旅途中,不幸撞上冰山,船体断成两截沉入大西洋,1502人魂归天国。这是和平时期最为惨烈的海难之一,而湮灭于海水深处的种种真相和密码,则成为百年来历史探索和文学幻想的永恒主题。
  • 吃得苦中苦,乐为人中人
  • 春游西安南郊东晋古刹草堂寺,见有高僧教导:“想要千人头上走,先在万人脚下行。”不禁有感。行干别人脚下,是件苦事;在万人脚下行,就更苦了。然而苦过“甜”来,那就是能在千人头上走。
  • “微积分”和“变态心理学”
  • 一 抗日战争期间,我曾在福建一个小山城建阳暨南大学外文系求读。当时学校为了扩展学生的知识面,在专业课外开设了不少选修课。学生对哪一门课程感兴趣,都可以自由选修学分。
  • 人应该有境界和追求——从德诚垂钓说开去
  • 说起禅宗,凡中国人大多都能略说—二,几至影响到日本和海外。前些时病逝的苹果掌门乔布斯,人们闻其盛名,可能并不知道他也受到过禅宗的影响。日本禅师铃木俊隆曾为对佛学一窍不通的西方人撰写了一本英文入门读物——《禅者的初心》,据说这本书对乔布斯影响深远。《乔布斯传》中曾云:“乔布斯后来在苹果体现出的各种天才,包括慧眼独具的战略思考、唯美的艺术设计,多少都有一些他此前参禅悟道的影子。”也许,除铃木俊隆的书之外,乔布斯也读过英国的阿兰·瓦特、德国的鲁道夫·奥托等西方禅宗家的著作,但他大概与西方不少修禅的人一样,并不知道禅学起源于中华,以及达摩祖师、六祖慧能、南宗北宗、《六祖坛经》等等,大概更不会知道中国禅宗史上有一位以垂纶求法、传法、殉法的唐代高僧“船子和尚”——德诚。
  • 胡乔木与民盟
  • 在胡乔木诞辰100周年的时候,我想起了1986年12月的《上海盟讯》,那一期的第一版,刊登了“胡乔木在上海会见孙大雨”的报道。
  • 试验可以 示范不成
  • 改革开放30年,我们“摸着石头过河”,积累了无数经验,也尝到很多教训。在以政策发布和行政命令为主管理国家的这段时间里,我们多以“典型经验”来推进我们的改革,而且至今不辍,往往是先搞试点,取得成功,然后推广。但随着改革不断深入,人们渐渐发现,此种做法毕竟是人治的管理,也即政策文件治国,极不规范。一个要向现代化迈进的政府,不从法制的角度管理国家,不使之从地方到中央,从政府到所有行政部门在处理事务上制度化和规范化,也即不从顶层设计入手,我们再怎么努力,恐怕也免不了出现混乱的情况。
  • 砚边拾思(七则)
  • 生与死 黄庭坚《僧景宗相访寄法王航禅师》诗:“一丝不挂鱼脱渊,万古同归蚁旋磨”,上句言生,下句说死。
  • 整治贪腐必须重视对贿赂文化的反思与清算
  • 官员的贿赂腐败是亡党亡国的政治顽疾,但久治难愈。深究腐败的原因,除了要继续深化建章立规,严肃执法外,更重要的是对中国千百年来腐败文化观念的深刻反思与彻底清算,建立清正廉明的文化价值观。
  • 手脚与马脚
  • 手脚与马脚都与举止有关,举止这两个字,是看电视冒出来的,电视上总爱播放“开会”新闻,我们各级的开会大概都相仿,各位与会人士,个个西装领带。坐在主席台的人都给个脸部特写,这就是将来文字报道中会点出名字的首长,其他的远远望去,彼此彼此,都是听会者,分不出张三李四。这就是西装和制服的好处,强调身份,强调职务特色,悄悄淡化个人色彩。当然也有不同的会在电视上开着,比方海峡那边的立法会之类,各式人物登台,前胸后背都写上自己的名字,经常不是用嘴开会,而是拳脚相加地出演武打戏。我曾大为不解地问一个台湾朋友:“都是民意代表,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这样开会?”朋友释惑:“民意代表嘛,要让他的选民看到他呀!
  • 难治的品德顽症
  • 社会到底是进步了。随着世态民风的变化,人们头脑中许多观念,正在不断地更新。其实这也是历史的必然。有些沿袭多年的观念,倘若依然故我地存在,别说社会不会进步,就是人们的生活也要停滞,什么“生机”、“希望”一类的字眼,最终还是做为向往留在人间。
  • 随便说说
  • 说“风月” “风月”二字,就其本义来说,绝对是好字眼儿。南朝梁时'某天夜晚,有个^到中组部长家里去跑官儿,结果部长对他说:‘你看这月白风清的,多好的景致,咱今晚不谈公务,只谈风月。”于是那位只好灰溜溜走人。(事见《南史·徐勉传》)
  • 言论自由与话语责任
  • 毫无疑问,我们已进入了一个“自媒体”时代。只要愿意,谁都可以“发声”。 言论自由,是社会的进步;话语责任,则是文明的品质。
  • 刘家科作品
  • 沙洪洲作品
  • 王积广摄影作品《蝶恋花·私语》
  • 《群言》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会

    主  编:袁行霈

    地  址:北京东城区东厂胡同北巷一号

    邮政编码:100006

    电  话:010-65241784 6526243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984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05/d

    邮发代号:2-856

    单  价:4.50

    定  价:54.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