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亲爱的小雀斑
  • 虽说那时候我每天跟刘小丽上学放学都一块儿,又是同桌,好得跟一个人似的,但足我从心底里羡慕并有那么一点嫉妒刘小丽。刘小丽漂亮,长得就跟她的名字一样,瓜子脸,双眼皮大眼睛,特别是她的皮肤,雪白,想从她脸上找出一点点瑕疵,都不太可能。而我呢,五官长得还行,组合起来也还能让人看得下去,要命的是,我并不白晰的脸上分布着星星点点的雀斑,就像农人收割完庄稼,留在黄土地上的儿颗麦粒子。
  • 招聘继续
  • 李大妈退休后想找个工作发挥余热。这天,她走到街上,发现路边的一家饭店正招聘勤杂工。老板大胡说李大妈不合适。李大妈就问胡老板,自己哪里的条件不达标。胡老板说李大妈太胖了,饭店很多力气活,她肯定吃不消,她要是能瘦个10来斤,还有得考虑。 李大妈偏偏是个犟脾气,回家之后,还真开始减肥了。没出一个月,整个人瘦了一圈。最关键的是,李大妈感觉自己身体也比原来好了。李大妈路过那家饭店,发现招聘启事还在,她暗自高兴。
  • 讲价
  • 夏季来了,开窗容易进蚊子。王大爷请刘师傅上门订做纱窗。王大娘要出去办点事,对王大爷说:“一会儿刘师傅来了,你马上给我电话,我回来讲价。”不一会,刘师傅骑着车来了。王大爷马上就给王大娘打电话,不知为什么,怎么也打不通。刘师傅着急地说:“就这点小钱,你也做不了主?”王大爷笑笑没答复,还是一心挂电话刘师傅觉得又好笑又好气。
  • 母亲的守护
  • 雪是一名盲人,几天前她接受了眼角膜移植手术,捐献者是一位因车祸丧生的年轻人。手术很成功,雪得以重见光明。雪内心里非常感谢那位素不相识的好心人,想去看望一下他的家人。但工作人员告诉她,捐献者的母亲正处在丧子的悲痛中,精神很脆弱,任何与儿子有关的事情都有可能让她崩溃,雪最好等一段时间再去。雪只好作罢。
  • 你咋不早说
  • 朋友李海新车的保险杠剐蹭掉了一小块漆,面积有一枚鸡蛋那么大,他心疼极了。张三便劝解道:“你咋不早说啊?到修理厂去换一根新保险杠,保证看不出来。”“换一根得三千多块呢,不值啊!”张三沉思了一下说:“上车,我有办法让你一分钱不掏。”张三执意他来开车。李海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钥匙交给了他。车子一路急行,很快从市区开到了郊外。
  • 2003年的一张稿费单
  • 为庆祝《上海故事》创刊三十周年,我刊面向社会征文,书写“我和《上海故事》”一起走过的人生岁月。征文活动受到来自全国各地的作者、读者的热烈响应,一时间内稿件几乎挤爆丫我们的征稿邮箱。来稿体现了三大特点,即数量多、质最好、体裁丰富,有故事、散文、随笔等。在此,《上海故事》全体工作人员真诚地感谢广大文友的支持,感恩广大读者的厚爱。本期,我们选登三篇来稿,与众多读者一起分享。
  • 缘于你 懂得爱
  • 我从事的职业是女子监狱警察兼心理矫治师,业余时间喜欢写故事,算是《上海故事》的铁杆粉丝与作者。接下来我要说的是一个真实的事件,发生在2009年5月的第二个星期日,母亲节。每年的母亲节,监狱都会邀请服刑人员的母亲前来参加亲情帮教活动,以舒缓服刑人员的思乡之情,同时对其心理问题进行危机干预。那天清晨,也就5点多钟,天色说亮未亮,一个看上去约莫60岁的老妇人出现在了监狱大门外。
  • 麻木
  • 母亲去世后,父亲始终独居,各自忙于工作的我们姐弟三个也仅限于逢年过节回去看望一下他,买买礼物给点钱,聊表一下微不足道的孝心。每次我们回去,父亲高兴之余就是不停地絮叨,我们很快被那些诸如孙辈们的学习现状邻居家的生老病死等等家长里短麻木了耐心爱心。
  • 蝴蝶飞走了
  • “戴先生乘的那架飞机……落、落下来了。”仆人站在胡蝶的房门口通报了这个可怕的消息,她的声音里透着慌张,可眼神却频频逡巡于屋内那道曼妙的身姿。在惊恐之余,她是好奇的,她想知道屋里的女人听到消息后会是什么反应?毕竟公馆里人人都对戴先生同胡小姐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纠葛有所耳闻。
  • 梦的指令
  • 1.海上遇险库格警长最近总是做着一个怪梦:惊涛、孤岛以及模糊不清的人脸,这些梦的片段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出现。最让他费解的是,在他的梦里总会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催促他:去那里,那里有你必须要做的事情!库格觉得一定是自己的工作压力太大了。最近一桩发生在北索拉这件事搅得他心神不宁。
  • 接触不良
  • 开在我店面斜对面的是一家手机修理铺,修手机的小伙子脸上有块乌皮,大伙都叫他“青面兽”,只有我管他叫“接触不良”。因为他有点残疾,走路时左脚尖勉强触地,说话时结结巴巴,半天才蹦出一字。从下到上,从外到内——整个接触不良!我在心里这么说,当面也这么叫。他大概并不知道我为啥这么叫他,只是觉得这个称呼比青面兽好听一些,所以给人修手机时也经常说:“嗯,线……线……路……接……触不良。”
  • “火星夫妇”兼职记
  • 小明和媳妇慧慧同在火星手机公司工作,小明在公司做质检,慧慧干行政,公司生产的“火星”牌手机是最知名的品牌之一,两人因此被同事戏称为“火星夫妇”。 公司此前推出的一代又一代“火星·蓝”、“火星·夏”、“火星·夜”、“火星·雾”什么的,打遍天下无敌手,在市场上抢手得一塌糊涂。每当新品上市,火星迷们都趋之若鹜,不管刮风下雨也要彻夜排队抢购。
  • 山村淘宝“嗨”起来
  • 1.进村张涵听爷爷张子成讲完要去蘑菇屯的想法,当即就把头晃成了拨浪鼓:“蘑菇屯?不去不去,我怕那里有狼!”张子成将眼睛一瞪,说:“你爹可让你好好照顾我,你不去蘑菇屯,那我就只有一个人去了!”张涵的父亲在省城有个大公司,可她偏偏不喜欢朝九晚五的白领生活,而是凭着一副好嗓子在省城的天天娱乐城里当上了驻场歌手。
  • 三双筷子
  • 陈刚今年五十多了,是一名令毒贩闻风丧胆的铁血刑警。一个夜晚,看完电影结伴回来的妻女在经过一条幽暗的小径时,两柄飞刀呼啸而至,凶手鬼魅般消失得无影无踪!望着惨死的亲人,陈刚眼角滴血仰天怒吼:“毒蜈蚣,你还我亲人的命来!”毒蜈蚣何许人?是个心狠手辣的大毒枭,擅使飞刀百发百中。
  • 打给心灵的电话
  • 1.一个电话吴小凤是龙潭镇中心小学四(1)班的班主任,这天轮到她值日。吃过早餐后,正在校园内巡查的吴小凤看到班上的学生周菲菲正蹲在远离校园的一角围墙下。吴小凤有些纳闷儿,正欲走近,却见周菲菲慌乱地站起身,怯生生地叫了声吴老师。吴小凤点了点头,问周菲菲一个人躲在这里干什么。
  • 栽在花盆里的海棠树
  • 1那年我17岁,读高二。班上早已有同学偷偷地谈恋爱,在课桌下传递小纸条,上面画颗红红的心,还有温暖暧昧的句子。我也收到过类似的条子,看一眼,心底漾开一丝得意,然后将纸条退回去,并回赠一抹凌厉的眼神,让人心怯,知趣而退。这算是女孩子的矫情吧。我喜欢何元,却不能给他传递这样的纸条。因为,何元是我们的语文老师,而我是语文课代表。
  • 物证有言
  • 由于接连破获了几个大案子,今年年初,我从洛明县被调到邻县黄凤县担任县公安局刑警队副队长。原来的队长刚被调往市局,新队长尚无合适的人选。这天,我正在查阅以往的案件卷宗,一个颜色发黄的档案盒突然引起了我的注意。上面的字迹显示这是一份1997年的案子。我取出卷宗,大致看了一眼,立刻感到浑身的血都在往头上涌。
  • 傀儡戏
  • 早年,闽南泉州有一个悬丝傀儡社,名为“铭春堂”,堂主刘牧之。这天,在马家村演了出《五魁首》的剧目后,刘牧之把木偶一应行装入柜,不巧有个人来到后台,拉住刘牧之的手。借着灯光,刘牧之把来人详细看了下,吃了一惊道:“莫不是杨二师弟?”杨二哭丧着脸道:“是我,师兄!这次劫难躲不过,你到京城去帮我演一场猴傀吧。”猴傀?刘牧之愣了一下。
  • 奇怪的房客
  • 1大二暑假的时候,寝室里的姐妹都陆续回家了,但莫小雨却想留在这个城市打暑期工。就在她急着到处找工作的时候,莫小雨的姨妈打来电话,说他们两口子要出国去看望儿子,要住一段日子,央求莫小雨来为她照看房子。房子在芙蓉巷,是一幢老式的三层小平房,环境幽静。姨妈说,一楼是车库,莫小雨就住二楼,三楼一直空着,可以租出去,租金就当给莫小雨的报酬。
  • 赌人
  • 1清初,有个地方叫葵花县,县里有个神秘人物叫舒子良。舒子良是外迁户,他的神秘,表现有二,一是此人在县城建有豪宅大院,大门却常紧闭,除了采购必备物资,本人及家眷很少抛头露面;二是此人不在仕途,不事农商,却富甲一方。当地有好事人作过种种猜测,甚至怀疑他曾经是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却无一能拿出叫人信服的证据。
  • 幽默吧
  • 打劫“打劫!”随着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飞机上顿时沸腾起来。吃饭的、聊天的、睡觉的,都像听见冲锋号一样望向声音的源头。一个平头小伙刚举起半杯透明液体,就被众人压在了身下。半个小时后,小伙从昏迷中醒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女乘务长,终于哭着说完了那句话:“大姐,加杯水!”
  • 喜欢吃啥
  • 理想
  • 经典毒舌
  • 毒舌分两种:一种是为了自己爽让大家不爽,另一种是自己不爽说出真相让大家爽。张爱玲就是后一种。在张爱玲的一生中,不仅留下了很多经典小说故事,也留下了不少牛B哄哄的妙句,如果她还活着,干掉一大波儿段子手应该不成问题。她感叹生活生命在你手里像一条迸跳的鱼,你又想抓住它又嫌腥气。人总是在接近幸福时倍感幸福,在幸福进行时却患得患失。
  • 脑洞大开
  • 生活中你接到过诈骗短信和电话吗?为了骗钱他们简直是费劲心机。不过,这并难不倒机智的网友们,来看看高手们都是怎么调戏骗子的吧。1接到骗子短信,让速把钱汇入某银行账号,过段儿时间后给骗子回短信:已存233333元,请查收。结果第二天居然收到回复:都跑银行三趟了,还没收到钱,你这个骗子!
  • 庆祝《上海故事》创刊30周年征文获奖名单
  • “2568”的秘密
  • 上海向阳小学是胡歌的母校。2014年1月,他回到学校和学弟学妹们一起回忆往事。 “当时我的身高是一米五,122斤。你们现在肯定没有我这么胖。” 台下立刻站起来一个身高1.68米,体重达到160斤的男生、顿时掌声雷动,同学们一点不给老学长胡歌面子。
  • [短镜头]
    亲爱的小雀斑(达婷)
    招聘继续(孙凡利)
    讲价(武学和)
    母亲的守护(李永来)
    你咋不早说(小刚)
    [“我和《上海故事》”专栏]
    2003年的一张稿费单(闫岩)
    缘于你 懂得爱(菊韵香)
    麻木(李谦)
    [上海滩]
    蝴蝶飞走了(釉年)
    [海外传真]
    梦的指令(刘树新)
    [人生百味]
    接触不良(李—凡)
    [都市阳台]
    “火星夫妇”兼职记(鹿鸣)
    [本乡本土]
    山村淘宝“嗨”起来(白艳平)
    [武侠天地]
    三双筷子(书剑)
    [青春派对]
    打给心灵的电话(谢庆浩)
    栽在花盆里的海棠树(李雷)
    [人生百味]
    物证有言(赵谦)
    [惊险与传奇]
    傀儡戏(许建立)
    [青春派对]
    奇怪的房客(赵晓波)
    [惊险与传奇]
    赌人(郑小亮)
    幽默吧
    喜欢吃啥(王晓东)
    理想(胡永年)
    经典毒舌(王德传)
    脑洞大开
    庆祝《上海故事》创刊30周年征文获奖名单
    “2568”的秘密(吴翔)
    《上海故事》封面

    主办单位:上海市群众艺术馆

    主  编:季金安

    地  址:上海市复兴中路597号北楼五楼

    邮政编码:200020

    电  话:64710090,5424416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0-4831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159/g4

    邮发代号:4-425

    单  价:2.50

    定  价:3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