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卷首
  • 灵动的言表与深沉的追问自然融合,应该是短篇小说艺术的理想模样。毕飞宇的《大雨如注》几乎就是。 关注教育现状、带着给学生减负的意愿的小说,已经足够多,但像《大雨如注》这样别具高致的作品,实属难得。被家长和老师的愿望注满了头脑的孩子,肯定不止中学生姚子涵一个人,但在形象上看,姚子涵只是她自己。她不是那种已被人们写得熟烂了的叛逆者,她大致服从家长的安排,基本上是个听话懂事的乖女儿;她也不是任师长摆布的木偶人,是自尊和活力在克制中蓬勃生长的少女。也就是说,姚子涵是一个正常的好学生。
  • 大雨如注
  • 丫头不像她的母亲,也不像她的父亲,她怎么就那么好看呢!大院里粗俗一点的玩笑是这么开的:“大姚,不是你的种啊。”大姚并不生气,粗俗的背后是赞美,大姚哪里能听不出来?他的回答很平静:“转基因了嘛。”
  • 甲子园
  • [全场灯暗,幕启。 [这是一座两层的英式小楼,是早年英国人的设计,尖顶窄窗,红砖灰石,沧桑而醒目。底层是客厅,算不得十分宽大,容纳三四十人是够的;二层的露台很宽阔,有些风格简单的桌椅。供人乘坐,摆放得很随意。小楼的室内高度比一般房子要高许多,屋梁石块都粗壮结实,经过多年风雨,有些已经斑驳,
  • 准备结婚吧
  • 春节过后,经过十年爱情马拉松的苏羊和徐麟决定正式结婚。其实他们早已同居了六年,只是没去民政局开证书。过年徐麟带苏羊回老家,徐老母对首次上门的媳妇很不满意,跟了儿子那么几年,这才回来拜见公婆,还长个白苍苍瘦削削的脸,两条腿细得像麻秆,屁股瓣瓣不是圆圆的而是扁扁的,鼻子上还架两个玻璃片片,一看就少了下蛋母鸡那种饱满皮实的样子。徐老母正经发话,徐麟是独子,眼看她就要死了,徐家无后她是死不瞑目的。老母当着苏羊的面这么说,苏羊只是沉默,她一点都没生气,老年人思想古旧很正常,只要徐麟还是徐麟就可以了。然而徐麟却招架不住老母的“以死相逼”,请求苏羊还是正式结婚吧,毕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有个孩子也是必要的。
  • 手语者
  • 我二十二岁那年过得并不好,我可能一生过得都不好。这一年我快要挺不下去了,十二月底我给我继父于勒写信解释——前段时间没回信因为我在忙,你用不着内疚,更用不着一封封地写信给我,我已经原谅你了。五月份和你分开,回到清华我就开始挂科。我沮丧很长时间,我还不知道今后做什么,有人十五岁就清楚人生理想,有人如我如你,浑噩至死都不去想想到这世界是干吗来的。你知道我后来怎么释然的吗?我这样跟你说,我对上什么大学无所谓,可你不是,你把你继子上清华当作是你这一辈子的高光时刻。如果我被清华劝退,最受伤的是你,不是我。我好多了,很高兴。
  • 辛丽华同学
  • 据说每个人生命中都有一座火山,或早或晚,总要爆发一次,除非有人运气特别好,一辈子都赶在火山休眠期。
  • 晒画
  • 山居图章樟兄补壁辛卯冬月拓泉于云涧斋 该题款包含的信息为:画者垢泉于云涧斋作《山居图》,赠与一个叫章樟的人。一目了然。
  • 两姐妹
  • 在两个追求她的男人之间犹豫了将近半年之后,姐姐选择了“可靠”的那一位。她的选择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因为入选者与落选者的实力相差悬殊。妹妹替姐姐选中的是那位落选者,他不仅有成功的事业和辉煌的前程,还有出众的仪表和超群的修养。他是一家即将上市的通讯设备公司里最年轻的“高管”。姐姐不是没有看到这些显而易见的优越条件,但是,这些条件不仅没有让她感觉骄傲。反而让她感觉恐慌。她无法容忍与他站在一起的时候,别人向他而不是向她投来的羡慕的目光。
  • 这一天总会来临
  • 分裂的自我 我注定要置于分裂的状态 因为在我还没有选择的时候 在我的躯体里——诞生和死亡
  • 蚂蚁
  • 水洁一手托一个石榴回到家里。她许久不买石榴了,都一年多了吧,怕指甲染了石榴汁发黑,洪生嫌不好看。
  • 龙潭
  • 差不多半年了.天空始终蓝幽幽的,看不到一点白云。开始的时候.还有人去黑神庙里焚香烧纸,希望老天爷能够睁开眼睛,洒几滴雨水。几个月过去,太阳还像堆柴火似的烘烤着大地,没有半点下雨的迹象,大家才发现求神告菩萨根本没有用,于是都懒得再往破庙里跑,一个个缩着脖子躲在树荫里。其实树也快活不下去了,树叶被烤焦了,伸手一捏,满把都是叶子粉末。
  • 天气就是天意——《带灯》后记
  • 进入六十岁的时候,我就不愿意别人说今年得给你过个大寿了,很丢人的,怎么就到六十了呢?生日那天.家人和朋友们已经在饭店订了宴席,就是不去.一个人躲在书房里喘息。其实逃避时间正是老的表现,我都觉得可笑了。于是,在母亲的遗像前叩头,感念着母亲给我的生命.说我并不是害怕衰老,只是不耐烦宴席上长久吃喝和顺嘴而出的祝词。况且我现在还茁壮,六十年里并没有做成一两件事情,还是留着八十九十时再庆贺吧。我在佛前焚香,佛总是在转化我,把一只蛹变成了彩蝶,把一颗籽变出了大树,今年头发又掉了许多,露骨的牙也坏了两颗,那就快赐给我力量吧。
  • 给未来的译者
  • 仅仅热爱翻译是不够的,翻译是一种综合能力。作为年轻初学者,这直接反映在你的理解力上。假设你现在才二十多岁,即使是读汉语或汉译的理论著作或论述。以至诗歌或散文,可能也还有理解障碍,这是因为你还没有较高深的概括能力和抽象能力。概括能力和抽象能力是与生活经验和阅读经验分不开的,甚至影响你的判断力。假如一个出色的译本是这样一种概括和抽象的产物,而你读不懂,你就有可能归咎于翻译得不好。相反的,你也有可能把一个译得不大准确却似乎好懂的译本,当成好的译本。
  • 望江楼畔觅诗魂
  • 三十多年前来成都,到过望江楼。那时来望江楼,就是为了寻访女诗人薛涛的足迹。来凭吊一个一千多年前的美丽诗魂。薛涛是唐代女诗人中成就最高、存诗最多、生活经历也最丰富的一位。因为她特殊的身世和经历,古今文人中,有人尊称她为“女校书”、“女才子”,也有人称她为“文妖”。然而她的诗却千百年来在民间流传,伴随着她的凄美动人的故事。她的名字,和成都这座千年古城密不可分地结合在了一起。她是成都的精灵,是成都的魂魄,是成都兴衰荣辱的见证,她游荡在历史的梦魂里,也长生在现实的喧嚷中。薛涛作为诗人的成就和影响.也许无法和草堂中的诗圣杜甫相提并论,然而一个社会下层的女子,以自己的智慧、才华和勇气,以自己独创一格的气派,让后来者衷心钦敬,实在难得。在中国古代的女诗人中,除了李清照,没有人能和薛涛比肩。
  • 苍天的追捕令
  • 本是大地的一部分 被人挖取、调和 捏制成各种形态 送进专用的炉膛 用火烧
  • 雪花斜切过我们的灵魂
  • 雪花斜切过我们的灵魂 雪花斜切过我们的灵魂 它们飘飘摇摇仿佛在嘲笑 这个蓦然现出无数幽灵的世界
  • 慈溪细节
  • 三次去慈溪,三次匆忙而游,走马观花,留下的都是浮光与掠影。 任何一个地方,短暂的停留,形同蜻蜒点水似的匆匆过客——去过不少地方,有一些竟然名字都已经忘却,但有一些细节却是无法忘怀的。阅读一个地方与一座城市。整体的概况与总体的印象或许可以忽略不计,但你无法忘记的是那些最具特征,甚至是最能代表此地性格与灵魂的细节。
  • 锦堂春慢:慈溪的孩子
  • 与慈溪中学生们在一起的那个晚上.我被热浪完全包围了。下边坐着的男孩儿女孩儿如同烧红的炭火,当时想,真的是有了好生活呀,男孩儿高大(不少人还胖大),女孩儿满脸青春痘。
  • 比如慈溪
  • 中国的非省会城市,尤其是县级市,我去过的不多。虽然喜欢四处走走,一年不出去溜达几趟就越发觉得北京面目可憎.却因着个性中较为突出的怕麻烦,连旅行这种需要点执行力的乐事都无法搞出什么花样。在国内,去海南,去云南,
  • 鸣鹤古镇
  • 我到过许多名头响亮的江南古镇.像西塘、乌镇或周庄,它们傍山临水。钟灵毓秀,大都经过了沧桑的历练,具有深厚的历史与人文积淀,但由于近年来刻意地经营与雕饰,尽管深受中外游客的青睐,对我来说也是灵则灵矣,秀也无复再秀,但置身其中总感到若有所失。于是,随着一路快快而归的风景,将似曾相识的印象交给了似是而非的记忆。这些倩丽的名字很快模糊地成为走马观花中的浮光掠影。也许,这些古镇太美了,美得过于完整与外显,产生了一种不很真实的感觉。
  • 与迟子同行
  • 迟子建站在溪13武岭门下,身着白色上衣和一条橘蓝绿白红相间的花条裙子,就在她取下墨镜的瞬间.我已经按下了相机快门。等她站定摆好一个可爱的pose,我喊一、二、三.再次拍下一张被方方老师戏称为“到此一游”式的照片。迟子一看.笑着说“你很会拍照片”。其实,以这种方式给人拍景点照片,是我多年来保持的一个习惯。我总是乐于捕捉人物行动中的一个瞬间,在不知觉的那一刻,往往是人物最为生动的时刻。迟子就像一位邻家大姐一样,我们一路走一路拍,在她眼里,溪口是她此行的最大收获,少了哪里都觉得可惜。
  • 2012年度茅台杯人民文学奖揭晓
  • 2012年度茅台杯人民文学奖10月18日经评委认真讨论,以无记名投票方式,评选出十二篇获奖作品。本次评奖的九名评委由作家、评论家、媒体与读者组成。本年度茅台杯人民文学奖入选范围为2011年11期至2012年10期在《人民文学》上发表的小说、非虚构、报告文学、话剧、散文和诗歌作品。
  • 2012年度茅台杯人民文学奖授奖辞
  • 以极紧迫的时间,写一部要求极高、主题极重要的作品,于何建明显然已经不止十余次了,但长篇报告文学《国家》的出现,再一次让我们充分领略了一个时代特色最鲜明文体的独有魅力——密集的信息量,鲜明的人物形象,充沛的激情.以及时时流溢的家国之爱,这也注定使之成为本年度最具分量的纪实性作品。
  • 2012年度茅台杯人民文学奖颁奖典礼
  • 赵长青
  • 赵长青,1953年7月生于黑龙江省巴彦县,研究生学历。现为中国文联主席团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
  • 卷首
    [短篇小说]
    大雨如注(毕飞宇)
    [话剧]
    甲子园(何冀平)
    [中篇小说]
    准备结婚吧(薛舒)
    手语者(蒋峰)
    辛丽华同学(姚鄂梅)
    [短篇小说]
    晒画(尤凤伟)
    两姐妹(薛忆沩)
    [诗歌]
    这一天总会来临(吉狄马加)
    [新浪潮]
    蚂蚁(吴文君)
    龙潭(曹永)
    [散文]
    天气就是天意——《带灯》后记(贾平凹)
    给未来的译者(黄灿然)
    望江楼畔觅诗魂(赵丽宏)
    [诗歌]
    苍天的追捕令(商震)
    雪花斜切过我们的灵魂(张好好)
    [散文]
    慈溪细节(宁小龄)

    锦堂春慢:慈溪的孩子(王刚)
    比如慈溪(马小淘)
    鸣鹤古镇(俞强)
    与迟子同行(陈成益)
    2012年度茅台杯人民文学奖揭晓
    2012年度茅台杯人民文学奖授奖辞
    2012年度茅台杯人民文学奖颁奖典礼
    赵长青
    《人民文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  编:韩作荣

    地  址:北京农展馆南里10号楼

    邮政编码:100026

    电  话:010-65003120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8-821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1/i

    邮发代号:2-4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