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自言自语
  • 李卓吾之死
  • 李贽终于趁着剃头师傅转身时,拿起那把剃刀,顺手从自己颈项间一抹而过。顷刻间,血喷如射,四处飞溅,那位待诏以及在场的狱卒,对这意想不到的突然变故,简直来不及反应,都吓呆了干站在那里。他,神色不变,还是那副淡淡的,甚至有一点讥诮意味的笑容。这自然是隔了数百年后的臆测,但也是这位老人势所必然的表情。因为,中国知识分子在活得实在不能再活的时候,大致可出现两类情况,一类是自杀,宁折不弯,自杀是需要大勇气的行为,能够下决心自杀者,通常不是懦夫;一类是不自杀,好死不如赖活
  • 扔掉的村庄
  • 一个人回来我突然出现在村子中间的马路上,晕晕糊糊,仿佛我一直在这条路上来来回回走了多少年,这一刻突然看见——一个长大的、正在老掉的自己,站在马路上,一副茫然的样子。村子少了许多东西,光秃秃的,有点不太像黄沙梁。天空也像少了许多东西,空空荡荡。我顺着马路一边往北走,走过一院拆掉的破房子,站下来看了看,是孟照家的房子,不知他们搬哪儿去了。太阳就要落地了,还有半房高。这时的太阳就像与我年龄相仿的一个人,面对面站着,手伸过去,能和平射过来
  • 再见,阿枣
  • 1 直到看到日剧《悠长假期》,我方明白艺术描摹生活,原非凭空捏造,那部日本连续剧讲一青年女子被未婚夫抛弃,为追逐负心人,硬挤进对方公寓与另一男孩做了室友。那男孩学钢琴。两个人性格不投,彼此厌恶,常争执不休,乃至大打出手,但末了仍不免缔结美好姻缘。几年以前,我从外省辞职,来到北京。我是一个潦倒、不得志的年轻作家,平生志向
  • 九三年
  • 河流的秘密
  • 对于居住在河边的人们来说,河流是一个秘密。河床每天感受着河水的重量,可它是被水覆盖的,河床一直蒙受着水的恩惠,它怎么能泄露河流的秘密?河里的鱼知道河水的质量,鱼的体质依赖于河流的水质,可是你知道鱼儿是多么忍辱负重的生灵,更何况鱼类生性沉默寡言,而且孤僻,它情愿吐出无用的水泡,却一直拒绝与河边的人们交谈。河流的秘密始终是一个秘密。“亲爱的,我永远也不会对你
  • 梁晓声小说
  • 蜻蜓发卡是的,不是普通的发卡。它是用上等的蓝玉雕磨成的。形状是一只蜻蜒。两对翅子薄得几乎透明了。然而那玉的品质毕竟好,不成心是损坏不了的。至于蜻蜓的双眼,则是用红钻石镶嵌的。总之这样的一枚发卡美观极了,甚至也称得上名贵了。它是一位经商的英国丈夫从国外为他漂亮的中国妻子买的。花了三千美金。他花得很高兴。相信它值三千美金,也觉得用它来向妻子表示一份爱,妻子也会很高兴的。
  • 不是谈古玩
  • 说的是我自己。有几年时间,不知怎么搞的,好起古玩来了。一有时间就跑古旧市场。古钱,瓷器,珐琅,木器,竹刻乃至明清家具等等,赶上了喜欢又讨下了好价钱的,不分青红皂白就买。之后,便热衷于与考古学家王先生研究与探讨真伪。其实真伪很好辨认,似我这种冲动糊涂又贪小便宜的买家,所得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是假古玩。不过,后来的自我检讨,倒不是因为假古玩伤透了心,而是我忽然嗅到了自己的味道不对劲,有一些酸腐且不说,似乎还有一些动机不纯。
  • 两个历史时刻——关于莫斯科的情结与情节
  • 1.1961年前后那时中苏关系恶化,又逢三年自然灾害,给老百姓的感觉是熬不下去了。据现在搞人口统计的朋友讲,那是解放后人口惟一负增长的一段时间。那时国库存的粮食和农副产品大部分拿去还苏联的债了。一架机器就要用一车皮的农副产品来还,一套矿山设备就要用好几列车的鸡鸭鱼肉来抵。苏联领导们轻轻挪动着秤
  • 留言
  • 编杂志的日子比别人过得快,比如现在是9月,但我们已经编完了第11期,我们现在说的话将近两个月才能被你们听到,那时南方草木犹绿,但北方可能已经降下了初冬的第一场雪。选一期是改版后的第二期。看到这一期的时候,你们肯定已经读过了第10期,经过两期之后,我们的意图、改版后的面貌已经比较清晰地展现出来,我们急切地期待着你们的意见:
  • 水成岩
  • 踏着国歌的旋律——初访红塔集团
  • 任何一个国家的最大财富是它的国民精神,而威胁着国家的最大危险就是这种精神的摧毁——这种精神是求胜的意志及工作的勇气。——题记地处边陲仅有1004平方公里的玉溪,所以能引起中国文化界的瞩目,是因为这里诞生了一位伟大的音乐家。他作曲的《义勇军进行曲》(后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奏响了半个多世纪,成为激励几代中国人前进的主旋律。
  • 给革命歌曲改词
  • 我曾参与为中国最著名也是最重要的两首歌,即《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修改歌词——真匪夷所思也!给军歌改词“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自20世纪30年代后期以来,先是在中国解放区,然后在整个中国大陆,几乎没有什么人不会唱这首雄壮的歌。很多人还知道它的词作者是公木,曲作者是郑律成。郑于1918年生于朝鲜全
  • 生命的现身和领悟
  • 在我的书架上放着几块石头。它们不是什么“雅石“,晶莹剔透且幻化出山水物形;也不是“丑石“,形容乖戾,以引发人审丑的奇想。它就是最普通的石块:砂岩,页岩,石灰岩。那是我向一位搞地质学的友人要来的。友人是位藏石家,家中博古架上雅石奇石琳琅满目。一日,当我说想要几块石头时,他神色紧张,一阵肝儿颤。可他没想到我要的却是这种石块。心一下就踏实了:“随便拿。不就是沉积岩吗?这普通石块满世界都是。如不是研究采样,我才不会摆这个。““是水成岩。“我较真儿地说。“当然,它又叫水成岩。这有什么关系吗?“朋友宽怀地笑道。是有关系。对事物命名中词素的修辞敏感,既是诗人的怪癖,也是他们的认真。而汉
  • 追上来啦
  • 我总是在跑,平常在跑,节假日也在跑。日历上那些用红色标示的日子对于我来说没一点意思,我跑过了所有的日子。就像一只鹿或是一只羚羊,后面追着狮子或一群狗——我爸竹篙没有提到狮子,只是反复说那是一条狗。他站在跑道上,一张像非洲黑人似的脸始终朝着我,鼻孔一翕一张,狗要咬你了,狗咬你了,他扬起手
  • 光盘下的阴影
  • 寻找瘸子李北京青年报上周,由冯小刚执导的影片《一声叹息》,在离北京的上映档期还有半个月,拷贝尚未洗印出来的情况下,就已经惨遭盗版。目前已在北京、广东、江苏、四川、河北、东北等地出现了两个版本的盗版 VCD。这给了买断该片发行权的中国电影公司、北京紫禁城三联影视发行公司和北京新影联“迎头一击“。
  • 景色与情节
  • 乐器店里的亚当夏娃
  • “四海乐器店“里共有四个人,两个男的,两个女的。老板是个女的,名字叫郝明娟,四十六七年纪。另一个女的叫李丽,三十多岁。两个男的一老一少,老的老章,快六十了,小的小唐,三十不到。乐器店是郝明娟的丈夫开的,郝明娟的丈夫先前在歌舞团里打锣,后来兴了学乐器热,他就租了门面卖吉他、卖钢琴,狠赚了一笔。虽说这些年生意差些,但也说得过去。郝明娟的丈夫死于两年前。他有天晚上出去打麻将,到第二天晚上也没回家。郝明
  • 倾听
  • 穷人们都想晒晒太阳我一直要站到你们面前,才会醒转才会看清空空瓷碗里的一滴浊泪在那里。我想我得到了你们的悲怆请把祝福带在身边,我的兄弟姐妹我是穷人的孩子!我知道再硬的石头也要被打磨成高空里的星辰
  • 《人民文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  编:韩作荣

    地  址:北京农展馆南里10号楼

    邮政编码:100026

    电  话:010-65003120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8-821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1/i

    邮发代号:2-4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