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烧鸡
  • 下午的课堂总是让人昏昏欲睡,老师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字,我坐在最后一排,眼前迷迷糊糊地看不清楚黑板上的字。刘小东坐在我右前方,他的头一下下地沉下去,脖子上的红领巾歪在一边。他多次在老师讲课的时候睡着,有一次语文测验,老师发下来一张大卷子,小东根本没心思答题,他趴在桌子上又睡着了。
  • 清明
  • 东走走西走走,东瞅瞅西瞅瞅,总是拿不定主意买谁家的纸。六月有些着急,说随便买上些算了。五月回头看了六月一眼,说,祖宗虽远,祭祀不可不诚。五月的“不可不诚”还没有出口,六月抢先说,“子孙虽愚,经书不可不读”。把旁边一个卖纸的给惹笑了,说,这么好听的句子,谁教你的?六月说,没人教,自己会的。哈,好一个自己会的,再背两句听听。
  • 桃花渡
  • 我从市中心搬到白菊湾的花码头镇,两个月后,一岁大的猫咪小玫瑰得了传染性胸膜炎死了。半年前,一个冬天的夜里,它在垃圾桶边奄奄一息,三个残忍的孩子正朝它身上浇冷水。
  • 书中的孩子们
  • 三里屯北街的大头
  • 很久没去三里屯北街了。最近我经常想起驻扎在那里的小乞丐们。比我想念Kai的荔枝马天尼和China doll的电子乐频率还要高。
  • 马来雨林中
  • 去年,我在马来西亚霹雳州旅行的时候,曾参加了一个短期的热带雨林生存训练营。我们一组外国人在进入雨林的中心地带之前,被分成了五个小队,我和另外三个人,两名新加坡人和一名美国女人被一个叫拉扎克的当地人带领,将在北霹雳州最浓密的泰门格尔雨林深处度过两天两夜。
  • 我坐了辆火车
  • 度日
  • 遗忘或永别
  • 风至八级
  • 玉屑集
  • 两千多年前,孔子站在黄河边上,面对滔滔东去的流水,发出这样的感慨:“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时光如流水,不分白天黑夜,永远奔流不息,没有任何力量能使之停顿。孔子关于时间的议论,只有九个字,却生动形象,简洁而有力量,给人深远辽阔的联想。后人很多感叹时光流逝不可逆转的诗句,都源自孔子的这段议论。这九个字,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其实也是绝妙的诗句,它们的含义和魅力,远胜过那些空泛的长篇大论。
  • 消失
  • 在郊区长大的孩子惯于等待和张望,在通往钢铁厂的煤屑路口,在面朝碧波荡漾的稻田的窗前。钢铁和水稻,潮湿的枕木,蜿蜒而不知去向的铁轨,还有那忧郁的、一望无边的菜地,它们一下子就说出了工业和农业这两个词。这是两个大词,而此刻却异常具体:钢铁和水稻。这是贯穿着一个人成长的两个关键词,它像一道咒语,箍在我们非此即彼的命运里。
  • 当代中国作家书画作品选——廖红球
  • “红旗渠杯”散文征文启事
  • 卓越亚马逊文学类图书销售排行榜
  • 《新文学文丛》《文海作家文丛》征稿启事
  • 《中国作家文丛》征稿启事
  • 留言
  • 这是中国人的海外秘史。 ——张翎的长篇小说《金山》,我们将分两期推出。
  • 金山
  • 栗色头发棕色眼睛的艾米拨开喧嚷的人流,在写着“方延龄女士”的牌子跟前站定,接机的人吃了一惊:怎么来了个洋人?
  • 责任人
  • 从吴节棋的追悼会回来后,黄徒手决定把事情做个了结。 下午的时候,他老婆郭娅尼来过一次。她是送配件过来的。两人现在主要有两个工厂,一个叫恒明眼镜厂,另一个叫恒明眼镜配件厂。他们有明确的分工:眼镜厂由黄徒手抓,郭娅尼主要负责给黄徒手的眼镜厂提供配件。当然,她也给其他眼镜厂发货。黄徒手的眼镜厂只是她的一个客户而已。
  • 《人民文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  编:韩作荣

    地  址:北京农展馆南里10号楼

    邮政编码:100026

    电  话:010-65003120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8-821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1/i

    邮发代号:2-4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