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上善若水
  • 一路上,对面的人都按捺着兴奋。他无疑是害羞的,生怕别人看出他的激动,所以蜷着身子,专往视线的边远地带躲。本来就矮,缩头缩脑的样子,和树荫里盘虬的树根没啥两样了。
  • 比佛利山庄之歌
  • 马永忠和刘龙在安装户外广告牌。腰间套着绳索的他们把穿了眼孔的亚特龙灯箱布固定在铁皮板上,随后滑到顶楼平台上吸烟。马永忠指着对面那幢大楼的广告牌说,看到没有,那就是比佛利山庄,A城的第一豪宅,连餐具都是镀金的。
  • 楼兰
  • 时间的尺子轰鸣着 丈量了九个小时 一堵横亘的台地 让“沙漠奔驰”屏住了声息 世界陡然安静下来
  • 桃花源记
  • 学校在山冈上。两边都是下坡路 偶尔,我的目光飘过课本 从寄宿生活的咸菜味中走出 我希望,拖拉机突突而来,颠簸着 闪过村里人熟悉的面孔
  • 欧洲之痕
  • 不论德意志的沙发有多长 对于返乡的小伙子来说还是短了 但是他仍然能够酣然睡去 连续几个月蜷缩在沙发当中
  • 茶事二题
  • 陆羽《茶经》载:茶之出黔中,生思州、播州、费州、夷州。唐时黔中为今渝南一带;而思、播、费、夷四州,则今黔北大部分治所均为其属地。可见遵义自古就为产茶区。《茶经淀陆羽考察三十二州、郡的茶事后写成的。所以,遵义这样一片唐时的产茶区,事实上就包含了两层意思:一是茶叶种植面广,产量大;一是茶叶品质好,出名茶。不然,远在湖州的茶圣是不会关照到这里的。
  • 《中国作家文丛》征稿启事
  • 弦外音余
  • 客居伦敦时租住的旅舍对面,正是尤斯顿路上的大英图书馆,我在那里看过一整天的比亚兹莱《黄皮书》。那杂志我本打算在查林克罗斯街旧书铺买一套,可将近千镑的古董价已大大超出自己并不宽裕的预算,就只好以稽核他对中国插图画家影响的名义,排队办借书卡进入阅览室。为了比亚兹莱的画,鲁迅除对陈西滢和叶灵凤不断冷嘲热讽外,还曾编印《比亚兹莱画选》,“略供爱好比亚兹莱者看看他没经撕剥的遗容”。我对久已熟稔的“遗容”没有兴趣,但却更惦念那因封面的黄颜色而著名的期刊原貌。
  • 关于亚洲的想象、颂歌或练习曲
  • 树因为开满花而弯下了腰,人仰头站久了脖子会痛 一九九五年一月,在日本东京,召开过“日中导演艺术家会议/日中戏剧研讨会”。参与者都属当时两国戏剧导演队伍的第一方阵,都是老中青三代。中方有徐晓钟、林兆华、王晓鹰、李家耀、俞洛生、谷亦安、孟京辉,还有我,一共十几位。
  • 拥抱新时代 开创新纪元《新纪元作家文丛》征稿启事
  • 你让我到哪里去找那么大的画布呢
  • 在喀什噶尔旁有个疏勒县,十七岁的孙广新那天在一个小房间里把他刚画完的画摆在地上让我看。他基本上是一个羞怯的人,那时女孩儿们都喜欢他。说实在的,他长得有些像年轻的普希金。现在的人可能很难知道普希金是谁或者长得什么样,那时却有一本像古董一样的《普希金诗集》,人人都在看或者背诵,里边就有普希金的照片。孙广新就像那个照片里的人,年轻,腼腆,有几份愁绪,也有几分快乐。从画面上散发出强烈的油彩味,如同婴儿在床上刚撒了尿,传播着的气体显得意味深长。
  • 四月去安阳
  • 清明节的祭奠
  • 前进,进!
  • 红旗渠行:近读山碑
  • 五月的鲜花
  • 那一年,十六岁。 校园里栽下不到两年的竹子,逢着三四月的连阴雨,细细的竹笋一节一节拔起来。然后是晴天,也就是说夏天到了。到处是阳光,在人们的渴望中扑下来的天上地上脸上桌子上无处不在的阳光,天很深很蓝,云朵又大又湿,连一向显得古旧的青色教学楼,也显示出一点亮色。
  • 九连环
  • 吴一冰进峻阖厂已经七年,还是个课长,这让他多少觉得自己被大材小用了。当初和他一起进厂的,许多人都比他混得好,有的当了经理,有的当了老板,最不济也开店给自己打工,可他还是个课长。当然,能当课长也不错,算得上是准白领,关键是吴一冰觉得,以他的资历、能力,至少是可以当主管,甚至经理的。眼看就三十六岁了,吴一冰便常有种时不我待的紧迫。一冰少时,
  • 档案
  • 我喜欢将很多难以理解的事情一律都归结为——命运所致。其实,这不是我的新发现,我们管山人早就说过:“同人不同命,同伞不同柄。”如今,我每天跟命运打交道,每天对许多看得见摸得着的命运进行检查、保管、周转,我对命运的魔力深信不疑。
  • 《新文学文丛》《文海作家文丛》征稿启事
  • 通天河
  • 通天河是我们这座城市一条莫须有的河,也是这个小区命名的来源。 我们这个位于京城以西的社区,号称全世界第一大居民小区,名字就叫做通天园。为什么这么叫呢?说是它依通天河而建,从这里就可以直接通天。“通天”是个什么意思?全凭世人意会和想象。对于京城百姓来讲,“天”肯定不是上帝的天庭,也不是佛祖的西天。巍巍皇城八百年帝都,“通天”必定是通往天子,通往朝廷,通往翰林,通往贵胄,通往殿前御史、顶戴花翎南书房行走,通往洋务买办、金山银山荣华富贵祖坟冒青烟。
  • 夜下黑
  • 赵老汉有个嗜好,爱养猪,但不多养,每回就抓一头猪崽儿,还非黑的不可。
  • 海里的气味·瑜伽爱好者
  • 卓越亚马逊文学类图书销售排行榜
  • 沙家肉坊
  • 狗有昵称,猫有昵称,骡子也有呢称。马安阳把他的骡子昵称为火箭。他把骡子从小屋里牵出来,说:火箭,过来!他把骡子套上车,说成是火箭准备发射。他在骡子的屁股上抽一鞭子呢,就是为火箭点了火。
  • 薄冰
  • 进门好—会儿了,二宝头发上的霜还不肯融化。二宝随手一抹,叮当叮当的,霜全掉到地上了。
  • 第二届“观音山游记”征文启事
  • 当代中国作家书画作品选——伊始
  • 当代中国作家书画作品选——程贤章
  • “大足石刻杯”全国散文诗歌征文启事
  • 洹水南殷墟上
  • 一条小渠,九曲回肠
  • 留言
  • 《通天河》的主角是一个人,该老先生搅风搅雨,搬石头砸脚,烦恼并快活,但你又觉得,这小说的主角其实是众人——小说真正表现的,是嘈杂的、忽起忽落忽东又忽西的众声。
  • 《人民文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  编:韩作荣

    地  址:北京农展馆南里10号楼

    邮政编码:100026

    电  话:010-65003120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8-821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1/i

    邮发代号:2-4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