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留言
  • “山花枝接海花开”(赵朴初诗句),中日两国的政治家、文学家、艺术家等各界人士以汉俳联句接力的形式,歌咏酬唱,表达了对—个和平与和谐的世界的信念和向往。
  • 如此青山去何为——文成吊刘基
  • 在文成山中
  • 悬崖峭壁使人惊,百斛长空抛水晶。六月不辞飞霜雪,三冬更有怒雷鸣。这首名为《观瀑》的诗,作者是刘伯温。他诗赞的水瀑,名为百丈涤,在其故乡浙江文成。天下无处不风景,特别是在游子的眼中,
  • 人在天地间
  • 从成都乘飞机去浙江文成县,先飞温州,再经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便到了。这是现代出行的常态,上天入地,你什么都没看见,便到了目的地。在这旅途的辗转中,天和地仍是最大的两样东西,你得先上万米虚空,再在高速路上飞奔。
  • 铜铃山开电瓶车的年轻人
  • 铜铃山森林公园地处文成县的西部。原本叫叶胜林场,一九九九年才改的名。距文成县城五十公里。离温州城一百五十公里。铜铃山最著名的景点叫铜铃峡谷,全长约三公里。先从右边的山顶往下走,走到谷底。谷底有一条据称已有上万年的古河床,河床上有十二个潭,口小肚大,型似酒埕。走过河床,
  • 深处
  • 许多年前,我所在的县份是泰顺县。泰顺与文成接壤。两个县份紧挨在一起,拥抱在一起,像是两个亲兄弟。但是,那时我生活的山区离文成还很远。我生活在海拔八百米的高山上。我有几次爬上海拔一千二百多米的高枯尖岗顶上,能看得到平阳县的莒溪和天井,以及泰顺县的泗溪。
  • 我的文成
  • 我是文成的土著。严格意义上说,我从来没有离开过文成。虽然我经常在四处游荡,但我的心,包括最脆弱的情感,都一直在这个算不上城市的地方常驻。文成就是我全部的故乡。是一个理想的、田园的、诗意的栖息地。我在这里出生,成长,工作,娶妻,生子。
  • 千年古镇人杰地灵“人文同里”征文启事
  • 当代中国作家书画作品选——张汉青
  • 第二届“观音山游记”征文启事
  • 山花枝接海花开——中日汉俳联旬接力
  • 唐装
  • 清明节那天,我父亲苏伍率领着他的两个儿子——苏潮和苏渡,一起去刘湾乡下为我们的爷爷苏木桥扫墓。五十九岁的苏伍双脚站在大片葱绿的麦田边,就像一只用巨大的爪子抠住树枝的麻雀,消瘦,筋骨间却充满力量。虽然苏伍是一名即将退休的服装厂老技师,但从他的站姿来看,他倒像—个有着丰富的劳动经验的农民。
  • 断桥记
  • 龙秋泉作为落玉川的创始者在小镇的历史中应该是个不朽的偶像。似乎没有人特别清楚他的来历,大致的传说是他在北方的金矿中艰苦卓绝地赚到了一大笔钱,可某一天,他忽然决定放弃他的生意,然后去南方。他让自己成为了半生的旅人,他一直走,一直漂泊,直到有一次他在一条溪水旁喝完水,
  • 春茶
  • 接到乔道第二天送茶叶过来的电话后,梅云连走路的脚步都放轻了,生怕引起丈夫焦稳的注意。好不容易挨到睡觉的点,她早早地上床,侧了身装睡。一整夜,连翻身都不敢有。她感觉自己周身薄脆如纸,稍微动动,心里的那个秘密就会渗透出来。
  • 国际会议
  • 蚂蚁与耳朵
  • 蚂蚁先生是个越南人。在西北地区,越南人很难见到,我说的是在乌鲁木齐这样的大城市里。但这位蚂蚁先生我却是在远离乌鲁木齐三千多里地的一个维吾尔人聚居的乡里见到的。这个乡名叫代尔维什,汉译的意思近于苦行者、苦行僧。该乡位于中巴公路一侧,有一条名叫台勒维曲克的小河流经全境。天气晴朗的时候,
  • 大合唱·水下的村子
  • 玻冰
  • 小人书:好姻缘
  • 《一份无字情报》,我翻开来,觉得这位画家画过贾宝玉。找出《宝玉出走》来看,果然是他。《一份无字情报》里碰巧也有类似情节:新婚的第二天,秋生就跑了。这故事的发生地不知在哪里,大约在湘、赣、皖一带,“毛委员率领红军从井冈山来到这里”。画上的民居颇有几分徽派建筑的神韵,白墙、黑瓦、飞檐、照壁,在其间进出的女人梳着髻,温良贤淑。
  • 自控的拐点
  • 走进明赐东办公室时,他正神情专注地整理《太极图探秘》一书的书稿。待我坐定,才有机会仔细打量这位在中国自动阀行业叱咤风云、在太极文化研究领域独树一帜的华林集团董事长:不高的个子,斯文的长相,儒雅的气质。话语不多,却句句实在。在采访的大部分时间里,他的语调是冷静而平缓的,在言及华林集团的发展时,他侃侃而谈,胸有成竹;在论及太极哲学时,又声情并茂,头头是道。
  • 红枕高过贺兰
  • 叙述在广阔的天空中一只鸟儿所拥有的爱是多么渺小而我,连飞翔都不曾有过我不曾去过一只乌儿走过的地方我经过你的田野,心间可在我一生的经历中都没能有那样的幸福
  • 慢过落雪的速度
  • 一夜就白了头的芦苇许多年后我仍然忘不了那些乡下的一夜间就白了头的芦苇在废河滩上胡乱长成的芦苇每当秋天来临的时候愈加显得瑟瑟缩缩有几次我差一点就把它们喊成了:奶奶很少有人去注意它们就连那片荒废了多年的河滩地也懒得去理睬它们
  • 哭孩子
  • 这回是瓷盘碎了,那碎片带着弧光飞溅出门外,我探出的脚缩了回来,我知道它能伤人。刚才是木椅被重重地掷在地上,它现在完全散了架。凶狠地咒骂,扭打,地上茶杯的碎片,相框,流淌的水迹,撕烂的衣物还有女人踢飞的拖鞋,被吓坏的孩子退缩在墙角,暴出尖厉的哭喊,女人赤脚干嚎着,她的手指在滴血。这些刺心的声音和场景再一次侵害了我。
  • 你深入在我们之内的钟
  • 诗人和哲人之乡 春节一过,我又从北京到了斯图加特。这次除了其他的事情外,主要是和我的德文合作者芮虎先生一起翻译策兰。近年来,我又新译了一百多首策兰的诗,需要和芮虎一起依据原文和一些研究资料对这些译文进行校正并加注。这个翻译项目再次得到了Akademie Schloss Solitude(姑且译为“孤堡学院”)的支持。我曾于一九九七年秋至一九九八年早春在这里住了半年,
  • 首领与牡丹——兰州文物记
  • 门口的土路
  • 有很多人在门口的土路边架电线杆,一直通往村里。然后他们又开来了一辆大卡车,卸下好几轱辘粗粗的缆线,一根杆子一根杆子地挨个儿牵了上去。我们天天跑去看他们干活,终于等到那几轱辘缆线全用完了,巨大的空木头轱辘扔在路旁,我们就悄悄把它滚回家去了。
  • 冯内古特的时间旅行
  • 一九六七年,有一个写小说的人被自己正在写的一本书搞得焦头烂额。此人四十五岁,是个美国人,名叫库尔特·冯内古特(Kurt Vonnegut)。他以前在杂志上发表过一些短篇小说,后来又出过几本长篇科幻小说,没什么大名气。
  • 文成行——文成山水随想
  • 《人民文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  编:韩作荣

    地  址:北京农展馆南里10号楼

    邮政编码:100026

    电  话:010-65003120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8-821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1/i

    邮发代号:2-4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