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留言
  • 《风语》到了第二回。渐渐地,我们看出了这部长篇的气象——麦家一向是以“窄”取胜,他在极端的限制中考验人,在锋刃上见出风雷。但在这部《风语》里,似乎是,他要反过来,在风雷中磨砺那道锋刃。
  • 《小说选刊》首届全国小说笔会征稿启事
  • 《小说选刊》是中国作家协会主管的国家一级期刊,自创办以来便以其文学性、公正性、权威性赢得了广大作者的拥戴、读者的喜爱,成为我国当代小说重镇,并入选“2008~2009年度文学刊物十强”,在主流文学刊物中名列前茅。为了进一步扩大刊物影响,打造精悍的作者队伍,决定举办全国小说笔会。有关事项如下:
  • 美丽的日子
  • 吃饭时,卫老太发现,姚虹的手搭在卫兴国的大腿上。桌子是正方形的,桌布四个角垂下来,刚刚好,垂到人的大腿那块,有些屏障的作用。可桌布到底不是屏风,又是纱质的,透光,卫老太一眼便看穿了那头的景象。卫兴国没事人似的,吃饭喝汤,只是一个劲地抿嘴,很不自然。姚虹真正是个小狐狸,面上还给卫老太舀汤呢,“姆妈,吃汤——”只一眨眼的工夫,手便到下面去了,像抹了油,动作都不带咯棱的。
  • 灯泡
  • 传说中,七厅有三大黑。老焦的脸,老于的腿,再黑不过小穆的嘴。其实穆山北并不彪悍,身高不足一米七五,体重不到六十公斤,瘦得像个螳螂,现在九处上班。从他毕业分配到七厅算起,也有二十年了。在机关里,年过四十仍被称作小某,一般有两种可能,一是混得好,领导当面叫,表示很熟络;二则是混得差,大家背后叫,因为瞧不起。穆山北不幸,
  • 坦克
  • 因为沉在一片黑暗里,李丸失去了时间和空间概念,有那么几个混沌的时刻,她以为自己死了,因为她听到乌鸦呱呱的叫声。车轮摩擦着的地面不那么平整,李丸在颠簸中搞清了自己的处境:她两手反剪,腿蜷在腹部,膝盖顶着一个硬物。由于穿着一条质地较厚的牛仔裤,无法分辨硬物的材质。李丸动动手,摸到身后也是硬物,手感推断应该是木板。这让她的空间感得以复苏——不出意外的话,她此刻应该是手脚被缚,团在一个木箱子里。
  • 友情客串
  • 她往窗外看,天空暗蓝,间杂着不协调的亮白的云。火车到达一个山野小站,站台上晃过一块站牌:青衣溪一苇荡一佴城。一个中年已过的男人穿着深蓝色制服站在离站牌不远的地方,嘴里噙着铁哨,一手执旗,但没有做任何动作,他木然地看着眼前驰去的列车。他日复一日,无数次地目送列车驶过小站,只能是这种眼神。她接着看见那个小站,水洗石的墙壁已经变得青灰,窗框是土红色。站台上有两只年久失修的水鹤。
  • 风语
  • 第一部陈家鹄第六章 重庆。雾都。雾是重庆的魂灵。每天早晨,旭日晨曦降临,嘉陵江上的雾气也随之苏醒,白茫茫,晃悠悠,像一匹遮天蔽日的巨大白纱布,从河坎下漫起,漫向坡坡坎坎,漫向大街小巷,甚至还漫到屋顶,漫上树梢,漫进居民家的庭院和窗户,最后将整座城市和所有的人严严实实地掩起来,裹在一起。
  • 赤裸着晚餐
  • 夏天的一个下午,有三个客人来看戈伟的新房子。大家进门,一一脱去鞋子,换上拖鞋,跟着戈伟从一楼到三楼参观,厨房、客厅、卫生间、阳台、储藏室,甚至卧室都一一看了。就像戈伟预期的那样,大家一边走一边这里摸摸那里摸摸,捏捏窗帘,一面赞扬着。
  • 纯生活
  • 姑父五十一岁那年,仍然是个壮劳力。有一阵感觉到小腿里隐隐作痛,他说这事时不像得病了,而是像终于知道什么人和他开了个玩笑,甚至像一个小小的奖励终于到手。我们以为忍一下就过去了,小病小痛不是常事么?姑父自己也没打算去医院。半年后疼痛加重了,他向村子里掌握偏方的人求助。这些偏方各有来路,有祖传的,有因为什么事感恩传授的,也有机缘巧合无意中得到的。如果病症蒙对了,还真灵。姑父求助的人会泡一种治疗风湿的药酒。
  • 磨坊目击记
  • 我在那一年的目击,使得我患了沉重的心病。它的地理位置,已经在衰退的记忆中漫漶不清。能记得的,是在李家峡还是龙羊峡?或者就在孟达峡上下的某处。反正是一个曾经盛产马家窑彩陶的山沟台地附近。黄河从一个拐弯处巡游而来,威风凛凛,磨坊就在拐弯下面的一个崖坎上。它的木轮巨扇插在浊黄的泥水里,喑哑地吱嘎响着,溅起浓褐的浪头和水雾。
  • 爱情课程
  • 打电话找一个女友。打通了,她没等我说话,就说,等会儿我打给你。然后掐了。听语气很凝重。我纳闷,旁边有什么?有绑匪?再打,通了,她干脆掐掉。我有灾难幻想症,于是断定她处于危急时刻,再打。这回接了,另一个女友鬼鬼祟祟地压低声音说,是我。她在座机上,跟老前说话呢。于是我立马心平气和。跟老前说话,肯定跟孩子有关,那是比接我的电话更重要。
  • 爱的抒情诗
  • 我失去的岁月 谁能告诉我 我失去的岁月 都流向了哪儿 我青年时从未寻找过 如今,老了,成为我心头的谜 我那些满含悲喜的岁月 流到哪儿去了 它们是水么
  • 华南虎
  • 华南虎 在广州动物园我看见一只老态龙钟的华南虎。它的眼里已经不再有火焰,它沉静的眼神比几年前更加灼人。它已经老得不能再往下老了,在缓缓下沉的夕阳里,它,我经常来看望的这只华南虎,如今连轻吼一声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是它一直在一个小范围内来回行走。它没有停下来,它一直在栅栏的后面来回行走。我进去的时候它在众人的眼睛里来回地走着。
  • 起风
  • 书 我可以用一本书自尽,你相信吗?像一本书,封底朝上,封皮在下落上春天的窗台刚刚几小时前,几个时辰,我读过它我不记得了。此刻它被抛下,而即将到来的春夜那美妙的春夜全蕴藏在末读的未曾翻阅的书页上……世界离我远去,无声无息但我要死得和它一样(雍容、质朴)我的死将如此质朴,像一本凭空抛落的书一双怅然若失的手在渐渐来临的黑夜里,瞪大美丽无言的眼睛。
  • 玫瑰庄园
  • 异乡纸上的马或者灯笼 身体里的血或者音乐 绸质花瓣开始枯萎 低垂的马或者迷蒙的灯笼 时光弯向云南 或者腾冲 渺小的身体里奔突的祖国 这么多年 我依旧感受到战争彻骨的寒凉 只有一盏盏灯笼温暖祖国的大地 多少年后 我坐在庄园的灯下读你的信件 一颗饱含激情的心灵 在纸上跳动
  • “黄鹤楼杯”华文诗歌大奖赛征稿启事
  • 一、宗旨中国诗歌万里行响应贯彻中央关于文化建设与构建和谐社会的号召,以弘扬民族文化、向广大群众传递诗歌精神为主题,以丰富和提高广大群众精神生活质量为目的,自2004年7月1日在屈原故里湖北秭归正式启动以来,先后走进20多个省市的30多个地区,深入城市、乡村、学校、军营、企业、社区,开展了采风、考察、创作、朗诵等一系列活动,与百万群众亲密接触,掀起了“赞美生活·热爱诗歌”的诗歌热潮,取得良好的社会反响,成为全国最具影响力的诗歌文化活动品牌。
  • 个人道
  • 宝座
  • 第一章贝托鲁奇 如果没有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刘禾教授的提醒,我可能不会注意到故宫太和殿上的那把御座。很多年中,我几乎走遍了故宫的隐秘角落。当我第一次走进寿康宫——当时的宫廷专门为前朝的嫔妃们准备的花园时,正是春天,遍地的野花已经长到没膝的高度,繁华中透着荒芜,寂静渗透到骨子里。
  • “大足石刻杯”征文选登——千秋有痕
  • 探寻大足石刻雕刻家的足迹,是一件很有意思、也很有意义的事情,似乎就是在探寻大足石刻的文化坐标。大足石刻,是重庆市大足县境内所有石刻造像的总称,包含造像五万余尊,铭文十万余字,主要开凿时间集中在晚唐和两宋。其中北山石刻,始于唐景福元年,经五代至南宋绍兴年间结束,历时二百五多年而成;宝顶石刻,于南宋淳熙到淳佑年间凿造,耗尽了名僧赵智凤七十年心血。
  • 大足石刻,我的还愿之旅
  • 千年前的追问
  • 在四川,韦君靖这个人应该算得上是一个很具有争议性的历史人物了。他既是大足的罪人,又是大足的福星。作为昌州刺使,官职并不大,但他野心却不小。为巩固自己的政权,他不知杀了多少无辜。可就是这么一个人物,居然也那么害怕和敬畏神灵,居然想借助佛光洗刷自己满身的血迹和罪恶,自己独自出资,招募一大批来自北方的雕刻工匠和长安画师以及他们的后裔,在大足的北山摩崖上刻凿了大足的第一尊佛像。
  • 留言
    《小说选刊》首届全国小说笔会征稿启事
    [中篇小说]
    美丽的日子(滕肖澜)
    灯泡(南飞雁)
    坦克(王秀梅)
    友情客串(田耳)
    [长篇小说连载]
    风语(麦家)
    [短篇小说]
    赤裸着晚餐(于坚)
    [散文]
    纯生活(冉正万)
    磨坊目击记(张承志)
    爱情课程(洁尘)
    [诗歌]
    爱的抒情诗(李瑛)
    华南虎(老刀)
    起风(庞培)
    玫瑰庄园(郑小琼)
    “黄鹤楼杯”华文诗歌大奖赛征稿启事
    [非虚构]
    个人道
    宝座(祝勇)
    [插页“大足石刻杯”征文选]
    “大足石刻杯”征文选登——千秋有痕(龙良骅)
    大足石刻,我的还愿之旅
    千年前的追问(凌鹰)
    《人民文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  编:韩作荣

    地  址:北京农展馆南里10号楼

    邮政编码:100026

    电  话:010-65003120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8-821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1/i

    邮发代号:2-4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