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留言
  • 明年,二0一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为迎接这个日子,我们从本期开始,设立“走进红色岁月”专栏,以各种体裁的作品回顾九十年的光辉道路,缅怀和讴歌为中国人民的自由解放、为民族复兴、为建设伟大的现代国家不懈奋斗的革命者和劳动者。
  • 惹尘埃
  • 清晨公园一角,怪滑稽的三人组合。一个脖子里挂着听诊器的小伙子在正儿八经地朗读,左边的老太太闭着眼睛似听非听,他右边的年轻女人表情严厉,像在监控小伙子的每一根毫毛。小伙子挺精神,雪白的衬衫传递着某种无谓的姿态。
  • 风语
  • 熹微的晨光卖力地清扫着黎明前的暗黑,由东向西,扫过山岭,扫过江水,扫过城市,扫过西郊。黑夜过去,远处的山峦、田野、农家、树林,全都在晨光中渐渐显露出略带憔悴苍凉的容颜。一只角上盘着缰绳的老牛从一个草垛后面走出来,翕动鼻孔,端起脖子,心事重重地哞叫,引得附近农家院落的狗们也纷纷跑出门来,拖着一种凄厉的怪声,朝着田野、朝着天空汪汪地吠叫。
  • 莉莉姨妈的细小南方
  • 关于外公童有源,我的外曾祖母说过这样的话,她说,在她怀孕的时候,不知什么地方正在打仗,一会儿开炮、一会儿打枪的,整日都不得安宁。其实我们都知道,她的意思是说——那躲在娘肚子角落里蜷成一团的外公,他一定是受到了什么创伤,结果才变成了这个样子。
  • 英珠
  • 搬家的时候,取下挂在门上的明信片。有一张是白雪皑皑的巴朗山,六年前四川之行的纪念。翻过来,后面是一张铅笔画,已经褪了色,只有一些灰暗的线条。我看了一会儿,把它夹进笔记本里。线条却在眼前丰满清晰,那样一个夜里,应该是浓红重绿。
  • 拉维的弹速
  • 皮斯对于时间的敏感恐怕来自于他的父亲——一个老牌钟表匠,他在死之前吹嘘说,他曾经修理过一块Blancpain手表,他说这块手表是和一个王室成员一起在战场上负伤的。皮斯无法相信他,因为他说清手表的名称用了将近七十秒。父亲在这件事之后的第二天合上了双眼,他活了七十六岁多。皮斯不知道父亲出生的精确时间。
  • 祭刘志丹将军文
  • 二0一0年仲春,中国作协组成“走进红色岁月”采风团赴延安。四月十一日抵达志丹县。十二日拜谒刘志丹将军陵园。因翌日为将军诞辰,县委、县府嘱余写一祭文。庸子才疏,恐惶受命,不揣谫陋,撰此小文,掬诚以颂,敬以瓣香,聊表区区云尔。
  • 深圳:创造第一
  • 打破“铁饭碗”,解放生产力 深圳是个创造效率的地方。在单位土地面积上生产的经济效率、深圳人均生产率等许多指标都在全国居首位。创立经济特区前后相比,土地还是那块土地,人还是同样的中国人,为什么就能够产生惊人效率呢?原因在于改变了对人的管理制度。深圳打破了“铁饭碗”,破除了干部的终身制,简言之,在人的管理上搞活了,人活了,效率提高了,就解放了生产力,这就是深圳高效率的秘密所在。
  • 《古炉》后记
  • 五十岁后,周围的熟人有些开始死亡,去火葬场的次数增多,而我突然地喜欢在身上装钱了,又瞌睡日渐减少,便知道自己是老了。
  • 匿名者
  • 二00九年,我结束了在广东九年的漂泊生涯,一个叫塞壬的写作者,她是这段匿名生活的终结者。我记得那一天,世界仿佛被擦亮,像是有人在瞬间从我心里掀开了个帘子,哐啷一声响,突如其来的光,一下子无蔽地照向我。
  • 自然笔记
  • 还记得李希霍芬吗?一九八0年六月十七日,你在罗布泊的沙漠迷途,被五十度的高温狂晒着,濒临死亡之际,有无想过这位罗布泊的定位者?
  • 末代筒子楼
  • 筒子楼的故事.到了我这一代,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好玩的,可乐的,艰苦的,辛酸的,昂扬的,奋斗的,都被我的老师一代经历过了,体会完了。说到筒子楼,首先想起的不是我自己,脑子里印象最深的是温儒敏、钱理群、陈平原、曹文轩等老师。尽管他们早就住上了宽大的N室M厅,但他们的身影,总觉得贴在筒子楼的背景上更合适、更配套。
  • 月光与脊梁
  • 月光洒落的声音 最喜欢夜深人静。晚上,完成了一天里该完成的事,关上自己的房门和屋内的灯,拉开窗帘,让月光尽情倾洒在屋内。
  • 安阳记——殷墟随想
  • 安阳是历史文化名城,是甲骨文故乡,周易发祥地,中国著名古都之一。上世纪六十年代,安阳林州人民自力更生 ,艰苦奋斗,团结协作,无私奉献,创造了世界奇迹——人工天河“红旗渠”。
  • 小贝编
  • 一、小贝编 窗前这片雨是那朵山头的轻云。 胭脂果重新开出漫山鲜亮的花。 花在你百折的裙裥里等待风信: 昨天花朵下我有我的瓶。
  • 人间存一角,聊放侧枝花——汪曾祺《小贝编》钩沉札记
  • 汪曾祺最初在文坛引起注意,是他还在西南联大中文系读书的时候。他的老师沈从文觉得,汪曾祺的小说比自己写得好。在四十年代的评论界,他和路翎被看作最有前途的两个青年小说家。一九四八年,上海文化生活出版社出版了汪曾祺第一个小说集——《邂逅集》,共收八个短篇。
  • 极地之境
  • 现在我在故乡已呆一月 朋友们陆续而来陆续而去。他们安逸自足,从未有过我当年的悲哀。
  • 玻璃器皿
  • 它的美是必须空着,必须干净而脆弱。明亮的光线覆盖它:像卷心菜那么舒慵,或莲花那么圣洁的样子。
  • 夏日之光
  • 光也是一种生长的植物,被雨浇淋 入夜后开放成 我们的梦境
  • 桥上
  • 过了这道桥 就找到憩地了 独行者,你不要止步 走出这片浓厚的暮色 把纷乱的路走完
  • 睡眠卖给白马
  • 睡眠卖给白马,会变绿,我没有变脸,水彩,厚一点的水粉颜料,刷墙的石灰水取消床头趴着砝码,没有阴影与树林,连阴影也无。
  • 谷雨:可能之诗
  • 此刻,阳光普照没有沉默,也没有歌唱。一滴雨从高处落下 最卑微的事物也充满力量
  • 往事
  • 它站在那里 像一个百年杂货铺 墙上裂痕,细致而凌乱 物品一件一件 全都蒙上令人着迷的灰尘
  • 途中
  • 水里的动物锐减,大海枯萎地动荡 阳光照不亮珊瑚花,午夜的风明明灭灭 没有人躺在甲板上,用星光铺盖睡眠 没有的,再也没有人写下愤怒的诗篇
  • 倾听
  • 当灯光转暗 舒缓的乐音在空间流淌 抚慰疲惫的神经绷紧的肉体也随之松弛 哦,波动的音符,优雅的旋律 清水一样覆盖干渴 让一颗心在润泽中柔软
  • 沙之书
  • 因为有人走过,沙漠不再荒凉 有时候我感觉自己垂直地 降落,在夜晚高高的宁静中 生活的草地上开始有了露水
  • 爱过一个女孩
  • 我的腋毛开始生长,说话声音 带着许多毛刺,瓮瓮的我爱过的那位洛阳女孩,比较大 以当年辈分称呼,我得叫她“阿姨”。她是谁?这是一段隐私
  • 林中读书的少女
  • 纯。而且美 而且知道有人看她 而更加骄傲地挺起小小的胸脯 让我在路边觉得好笑、可爱 这少女的情态比少女本身更加迷人
  • 女人
  • 我愿做你身边那个原初的女人 和你一起去河谷安家。我们 白天睡觉,晚上狩猎。吃紫杉树叶 和蓝蝴蝶草。我们把火种埋在陶土里。
  • 一对夫妻
  • 他是好脾气的男人 她则是坏妻子,每天吵吵嚷嚷 高调宣称要远走高飞,出门不过二十分钟 逛了两个商场之后,又让他来接 还怪他故意慢吞吞
  • 雪,一个孩子
  • 这个孩子,手指被冻得通红 在他小小脑海里,这个冬天的三场大雪,一直未停三场大雪,好像是同一场大雪
  • 参观神庙数年后,忽然忆起,急就
  • 这巨型的石块 据说:有千吨。它们是人的力 还是神的力 力哟,力哟 我熟悉这种力
  • 花苞和萤火虫
  • 黑夜 一个花苞 垂着头做着开花的梦 萤火虫提着绿莹莹的灯笼 呼唤她:“醒来吧给你送来了火苗的粮食……”
  • 生活
  • 我珍爱过你 像小时候珍爱一颗黑糖球 舔一口 马上用糖纸包上 再舔一口 舔得越来越慢 包得越来越快 现在只剩下我和糖纸了
  • 寒流到达的早晨
  • 寒流到达的早晨要经过肮脏的公寓门口 旁边柚子树上有鹧鸪飞来鼓噪 苍老的树叶间浮泛起似被遗忘的清香:这就是开始
  • 去向
  • 出门。夏天。 迎面是团结中的热浪。 它经常被引申为一种观察, 不远处,它盯着几乎所有的人。 它所排斥的雨软塌塌的,
  • 在梅家坞
  • 九月 你要忍住你的香 忍住桂花小小的身子消散 这早先梦境里任性的部分 正变成小小的伤感——
  • 叶尔羌
  • 在贫乏的日子里他写下一行诗 最好是两行,搀扶他衰老的智慧 再向前迈出踉跄的一步 使结冰的生命,再次长出炽热的翅
  • 像水一样
  • 我很渴,有飞翔的感觉, 有忘我和一种逃脱不了的肉欲的快感 一个人浅笑、喃喃自语或叹息,矜持着,犹豫着,困惑着,茫然着或麻木着。
  • 博客好友
  • 藏匿电脑屏幕的那边 如鱼的深潜 你 遥不可及比远更远
  • 种海棠花的人
  • 也许他觉得自己一生的付出都很光荣不然的话 他为什么会选择种植海棠花呢其实我早就看见 在路旁在他家房屋的周围他种的红海棠
  • 春天你重新发芽
  • 太阳天天重新升起 光说这一句,不是诗 树木岁岁吐出新芽 加上这一句,也不算是诗
  • 新茶
  • 每回离开茶室,她都会送一袋礼物,并柔声说,这是今年的新茶……递到手中的茶 年年都是新的
  • 纸上三千年
  • 一、裂缝 北蒙、相、东阳、邺、安阳、彰德府……她的每一个名字都代表一段岁月,或长或短,或繁荣或凋零,可以追溯到金、秦、战国、西周、商,甚至一直追溯到两万多年前的原始人洞穴。
  • 神奇的符号
  • 一九二八年十月,河南安阳小屯村,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科学的野外考古,正式拉开了序幕。通过大量的发掘,随着这些三千年前的祭祀坑、车马坑、宫殿基址,以及大规模的王室墓葬群的出现,一个淹没已久的王朝生动地呈现在世人面前。同时,汉字与这地下王朝一起,跃出了厚厚的黄土。
  • 九女
  • 这个故事里有九个女子。逶迤连绵的太行山下有一个以槐树命名的村庄,槐树村里有九女,九女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女儿像槐树那样葱郁,像槐花那样圣洁,像槐叶那样水灵,就给九女子起名槐花、槐枝、槐叶……她们就那么背靠贫瘠的太行山,面对干涸的露水河,在大人们天天念叨的盼水故事里长大了。
  • 天堂里的一条河
  • 在这样一条人工开凿的河流上行走,只要伸手,似乎就能触摸到天堂的边缘。神圣的天堂在我们的意识里似乎总是那么遥远,那么虚幻。其实,这只是我们的错觉,天堂是与我们的内心同在的一个空间,它很大也很小.我们的内心有多大,天堂就有多高。
  • 神秘安阳
  • 谁能知道这秘密?当它被大地深深珍藏,谁知道,这刻骨的往事?时光追溯。是谁美丽的故事,让三千年的甲骨,更像骨头?三千三百年后,唯有这骨头上的刻痕,会让人们觉得——这些有中华骨气的梦幻,才是真的。
  • 留言
    [中篇小说]
    惹尘埃(鲁敏)
    [长篇小说连载]
    风语(麦家)
    [长篇小说]
    莉莉姨妈的细小南方(朱文颖)
    [短篇小说]
    英珠(葛亮)
    拉维的弹速(王秀云)
    [走进红色岁月]
    祭刘志丹将军文(李存葆)
    深圳:创造第一(段亚兵)
    [散文]
    《古炉》后记(贾平凹)
    匿名者(塞壬)
    自然笔记(刘克襄[台湾])
    末代筒子楼(孔庆东)
    月光与脊梁(李曈)
    安阳记——殷墟随想(李丽红)
    [钩沉]
    小贝编(汪曾祺)
    人间存一角,聊放侧枝花——汪曾祺《小贝编》钩沉札记(王鹏程)
    [诗歌·短章]
    极地之境(安琪)
    玻璃器皿(阿毛)
    夏日之光(陈东东)
    桥上(刁永泉)
    睡眠卖给白马(车前子)
    谷雨:可能之诗(大卫)
    往事(傅天琳)
    途中(黄礼孩)
    倾听(韩作荣)
    沙之书(蓝蓝)
    爱过一个女孩(陆健)
    林中读书的少女(梁晓明)
    女人(林雪)
    一对夫妻(李少君)
    雪,一个孩子(刘希全)
    参观神庙数年后,忽然忆起,急就(马新朝)
    花苞和萤火虫(牛汉)
    生活(娜夜)
    寒流到达的早晨(南野)
    去向(孙磊)
    在梅家坞(荣荣)
    叶尔羌(沈苇)
    像水一样(郁葱)
    博客好友(杨克)
    种海棠花的人(雨田)
    春天你重新发芽(叶延滨)
    新茶(张新泉)
    纸上三千年(许云超)
    神奇的符号(刘晓廷)
    九女(刘文凤)
    天堂里的一条河(凌鹰)
    神秘安阳(刘琳)
    《人民文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  编:韩作荣

    地  址:北京农展馆南里10号楼

    邮政编码:100026

    电  话:010-65003120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8-821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1/i

    邮发代号:2-4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