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卷首
  • 这一期有个栏目叫《新乐府》,应该解释一下。 在《新乐府》栏下,我们发了一批这样的诗:它们是为唱而写的,它们也确实被作者唱出来,感动和激动倾听的人,然后,它们可能在或大或小的人群中传唱。
  • 玉蟾蜍
  • 一九三九年,民国二十八年,洪水过后,老五被卖到天津窑子里。她今生忘不了的景象是手抱村口的大树,一只死猪从身边漂浮而去,白花花鼓胀的肚子朝天翻起,两只小眼射出诡异寒光。水面伸向天际,映着灰茫茫的天空,沉重如油。
  • 恭贺新禧
  • 一 我叫郑三泰,九十多岁才开始写回忆录,确实有点晚了,只能就记忆所及,写点人生片断。那是一九三六年一月十八日,农历腊月二十三,日本人鼓动的“华北自治”闹得正凶,“一二九运动”还没完全结束,宋哲元出面组织冀察政务委员会,被民众骂作一窝汉奸。我在这一天回到天津,带着女儿嫣然。为党组织做了将近十年的地下工作,我居然能全须全尾回家,生活真美好,
  • 吴吞
  • 十九路车站 自从在那里 见到了你 我就再也无法 安然入睡 母亲哟 你是渐渐模糊的远方 你用花白的头发织绿我心中干枯的树
  • 何力
  • 我就出生在你让我出生的房子里 我就出生在你让我出生的房子里 我就住在你让我居住的城市 我将活在你让我活着的国家 我将被埋在你让我消失的地方 我就带着你为我准备的水和干粮 我就踩着你做的鞋走在戈壁的路上
  • 宋雨喆
  • 有一天过山口 像那只鹰 被射穿了眼睛 大雁不住地哀鸣 像那头鹿啊 摔下了山崖 野马不再狂奔
  • 刘东明
  • 少年时光 中午刮起一阵风 它将沙子卷入我眼中 我跟不上你匆忙的步伐 哦歇歇吧我的兄弟 于是我坐在那路旁 背包里有水和干粮
  • 张玮玮
  • 两个兄弟 两个兄弟穿着灰色的大衣 坐在星期一的硬座车厢里 这是一辆即将迷途的列车 从下着大雪的石头城里开出来 弟弟说哥哥 你看 我们像不像是断了线的风筝
  • 小河
  • 走神 有一个老的摇滚乐队的主唱 他每唱完一句就要突然离开话筒 然后整个身体像散掉了一样 在舞台上疯狂地甩 在下一句到来之前他就要提前闭上眼睛 然后慢慢地靠近话筒
  • 张佺
  • 远行 有一天我走出了人群,不知道要去哪里 抬头看见了远飞的大雁。它一去不回头 有一天我丢失了粮食。都说不能这样过下去 回头找不到走过的脚印。谁还能跟我走 有人坐在河边总是说.回来吧回来 北风抽打在身体和心上,远行吧远行
  • 马条
  • 梦 昨夜你又睡进我的梦里 飘满花香模糊不清的味道 好像我已经 好像我已经 好像我已经抓住了你的手 只是轻轻地
  • 洪启
  • 九棵树 九棵树 在河流间跳舞 九条河 围绕着九棵树 九朵花 在迷幻着歌唱 九颗心 迷失在荒野 九间房 是废弃的火车站 九个人 走上了站台
  • 万晓利
  • 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暴风雨来临那一天 迷途的羔羊还没回来 铁匠铺传来了叮当叮当声 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丰盛的酒席已准备好 尊贵的客人却没来到 熟睡的女儿露出笑靥
  • 钟立风
  • 南锣鼓巷 不知从哪里 传来一个女人美好的歌声 一个风里奔跑着的孩子 在歌声里摇摆 黄昏的大街上 洒满了夕阳 我的心却冰凉
  • 挂职笔记
  • 一诸公解梦 过去所谓讨生活的“讨”,相当于现在爱拼才会赢的“拼”。一个“讨”字,明摆着中国人的谦卑和忍耐。这是穷人的哲学,既有讨要,也有讨好的意思。如果讨不到好,就有可能讨打,不过到这个地步还有退路,可以讨饶。中国五千年香火能够延续下来,这个“讨”的哲学功不可没。所以说,“讨”并不仅仅是指穷和忍,
  • 香火
  • 第一章 那和尚回头看了香火一眼,说:“阿弥陀佛,草长得比菜都高了。”说罢就盘腿坐下,两眼一闭,念起经来。 香火却不依他,回嘴说:“这么辣的太阳,村里的人也要躲一躲,难道做一个香火倒比做农民还吃苦?”
  • 果酱——在佛蒙特
  • 时值秋天登场,一场雨在正午时刚刚离去。两旁是森林,深不可测.没收拾过.被闪电劈断的树也就任随它原封不动地保持着受难的姿势。就像从森林的十字架上倒下来的基督,流着焦煳的血。汽车沿着一条被树冠遮天蔽目的石子路慢慢走,轮胎轻轻地碾压着石子。林中不时掠过正在岩石上梳头的溪流、深涧和松树覆满落叶的裤脚,那儿摆着灵芝、蘑菇,
  • 思兹念兹,朝斯夕斯
  • 人生有许多老师,我的恩师就难以胜数,然而,刻骨铭心,永存记忆,感召一生的,就是我的母亲、周科长和陈司令员。星移斗转,春秋迁延,一串串久藏心底的前尘往事,愈发牵惹,思兹念兹,朝斯夕斯。
  • 红的启蒙
  • 人从呱呱坠地,到长大成人,除了身体上的发育成熟,还必须经历思想上一次一次启蒙,意志上一次一次洗礼,才跟世界有一种默契,跟社会有一种融入。从我们睁开眼睛,感受第一缕陌生而清新的阳光,赤橙黄绿青蓝紫就与我们的生命相伴相随;它是自然的解析,也是我们日复一日生活的色彩。
  • 子长“样本”——来自将军故里的医改报告
  • 陕北有个子长县。 子长县的首府为瓦窑堡。 今人如果对“子长”和其先前的县名——诸如“阳周”、“魏平”、“安定”等还觉陌生的话,那么提起它的县府驻地瓦窑堡。每个稍有中国革命常识的人,都如雷贯耳。在第二次国内土地革命时期,随着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当全国的红色根据地几乎丧失殆尽之时,由谢子长、
  • “善卷故里、善德鼎城”诗歌散文征文
  • 日前,由人民文学杂志社、中共常德市鼎城区委、鼎城区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善卷故里、善德鼎城”诗歌散文征文活动落下帷幕。经评委会认真讨论,以无记名投票方式,评选出一等奖2名,诗歌散文各1名,奖金各10000元;二等奖6名,诗歌散文各3名,奖金各5000元;三等奖10名,诗歌散文各5名,奖金各2000元;优秀奖50名,诗歌散文各25名,各奖价值200元的奖品。因篇幅有限,现选发部分获奖作品章节。
  • 一条名叫沅水的河流(外二首)
  • 你们都在这儿,我也在 受孕中的河流放弃了饰物。哪怕是 长长的雨季清洗过的三五座 建筑的倒影。在波光之上 沅水向东奔流。把云朵带到很远的地方 你们在身体里攒下河岸 于宽阔处打开泉眼.而我
  • 花岩溪(外一首)
  • 突然,白鹭把一片秋色托走 溪边的次生林在暮色中开始摇晃 我看到宁静的秋 不肯理会落叶无边的咏叹 我看到缓缓流淌的花岩溪水.也不肯 理会悄然逝过的浮云 一朵一朵的白
  • 枉人歌
  • 沅水的南岸可以再长出几株桃花 桃花的颜色还可以再鲜亮一点 河滩上的黄牛 就可以对着你慢慢咀嚼 连同夕阳的温暖和白云庵的唱经 满眼都是绿 在茅湾村 除了那些苔藓生长得太慢
  • 水泊晨光(外一首)
  • 我们轻声谈起人事 日子漫长。纠结 怎如这顺江而下的船中岁月 窗外是荡漾的沅水 水中的杨树林 晨光灿烂 有人吹起婉转的口琴 看到水泊中的一群白鹭从林间飞起
  • 在鼎城的星空下
  • 善卷 你离我们太高远 在鼎城的星空下仰望 心置缥缈间 你静坐于幽香处 平凡的一片叶子 让小桥流水意义深远 你轻轻地一挥手 矮小的枉山已高于白云
  • 常德之夜(外一首)
  • 灯。被一间间房子捻灭 次第凋落之声 竟不如四月的桃花来得强烈 夜的潮水涨上来 漫过了常德的星空 梦。叩开一扇扇门 在房子里飞来飞去
  • 善善卷洗耳之后
  • 你满身埃尘 但你不洗 你只洗耳 你弯下腰去 沅水是医治你耳鸣的最好中药 我也耳鸣 我的耳鸣 是否与你相似 那些嘈杂的声音
  • 善卷是个隐士
  • 善卷是个隐士。 当然他隐居的时候。还不知道“隐士”这个词。当然他更不知道,在他死了之后,隐士成为了让人仰慕的职业——如果这还能算作是一种职业的话。后来,人们回忆他时说,隐士得是个有学问的人.他住在没人或人很少的地方.当然不会做官了,连天子都不会做.就像善卷那样.
  • 寻隐
  • 火车开往常德。在三月的一个好天气里。多少次我回故乡。都曾在那片土地上留下我的呼吸。从前,我是过客,这一次,我像归人。流云飞度,黄金遍地。在恍惚而逝的车窗里,大地静美。
  • 沅水的第三条河岸
  • 沅水常年清碧,有如一条碧色丝带飘向平原河谷。丝带开结处就是沅陵县,当她从上游逶迤而来。穿越古朗州、武陵郡,一直到当今常德。收纳大大小小支流,一切历史的云烟爪痕被她洗涤沉淀.楚湘文化中的德文化已顺江源远流长。发扬光大了。善卷居于沅水边躬耕扬德.是天人合一、 最早
  • 那心中永远的痛
  • 想起善良勤劳一生艰辛的爷爷,我不知哭过多少回,流过多少泪。许多年过去,泪水并没有冲走我心中的痛。这痛,始于一九九五年,在善卷垸抗击洪水的大堤上。
  • “光辉岁月忆茅台——茅台国营60周年庆典”全球征文启事
  • 2011年是茅台酒厂国营60周年,为了纪念和回顾60年来茅台集团的光辉发展历程,人民文学杂志社、小说选刊杂志社、《国酒诗刊》编辑部与茅台集团共同举办“光辉岁月忆茅台——茅台国营60周年”全球征文活动。
  • 《人民文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  编:韩作荣

    地  址:北京农展馆南里10号楼

    邮政编码:100026

    电  话:010-65003120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8-821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1/i

    邮发代号:2-4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