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卷首
  • 本期名为“新锐十二家”。不管叫什么名目,类似这样的专号,近些年来我们差不多每年都有一个。其中的道理每次都说,这次不说了。现在要说的是。每次编完这样一本专号之后的心情,
  • 羊道·冬牧场
  • 最开始 自从我出了两本书后。我妈便在村子里四处吹嘘我是“作家”,可村民们只看到我整天蓬头垢面地满村追鸭子.纷纷表示难以置信。而我妈对他们说着说着,扭头一看,我正趿着拖鞋,沿着水渠大呼小叫地跑,边跑边挥棍子,也实在不像个样,便觉得很没面子。
  • 模范青年
  • 我第一次见到周琪源是在警校外的餐馆。在青云谱这条窄街,开着几十家商店、理发店、餐厅、游戏厅、录像厅、台球厅以及卡拉OK厅,黄昏时,老板们走出来,亲切地看着穿草绿色制服、到处游荡的我们,仿佛彼此相识已久。这是让人生疑的地方,
  • 通俗爱情
  • 1我研究生毕业,老婆本科毕业,我们结了婚。她妈说:反正她要出国,反正你们早晚得结。可我们没钱,没房子也没家,去登了个记,然后,凑合着。
  • 花园酒店
  • 过了春天开始有人来家里见许婷婷。每回老许都会抱着许佳明坐在一边。头一个来的姓刘,以前是铸造厂的,去年因为身体问题办了病退。在桌前坐了半小时,咳了不下三百声。老许对女儿摇摇头,这个不行,看这身子骨都挺不到夏天。但是许婷婷喜欢.她手托着脸,痴迷地盯着那人蜡黄的脸和被烟熏黑了的牙齿。她知道总要出现一个人,带她离开这个家。
  • 人志
  • 晚安,秦舞阳 荆轲奉樊於期头函,而秦舞阳奉地图柙,以次进。至陛,秦舞阳色变振恐,群臣怪之。荆轲顾笑舞阳,前谢曰:“北蕃蛮夷之鄙人,未尝见天子,故振怊。愿大王少假借之,使得毕使于前。”
  • 漩涡
  • 不倒翁 住在一个小镇上,你不能指望有更好的生活了。牟老师常常这样对自己说。当她再次想到这句话的时候。正是某个礼拜五的下午两点。她坐在美发店的二楼雅座,五月最后的阳光泼泼洒洒.像水似的浇在地面上,这儿一块,那儿一块的,烘得室内的温度刚刚好。她褪下了薄外套,露出了刚买不久的短袖针织衫,黑色的,
  • 骤风
  • 突然,起风了。风是从马路牙子那儿起的,紧紧贴着地皮,一拐一拐,漫不经心地画着小圈儿,好似婴儿头顶的旋儿,头发还软软地贴在头皮上,有些嫩嫩的黄,有些百无聊赖,看着都让人心疼。没有一丝丝声息,谁也没听到,起风了。
  • 在U2酒吧
  • 我见过愤怒的小人物 他终于忍无可忍 上去就是一拳 他终于低头哈腰 开始请求原谅
  • 秋风近
  • 过黄河 我还没有准备好。就已经站在了桥上 黄河水在下面奔涌,翻卷,深浅莫测 它带着那么多沉重的泥沙,显得更加有力量 经过兰州的气势,是低沉的,闪耀着隐藏的
  • 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
  • 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 小姐三十一岁了 朋友们见到了她 都要问一个问题: 你什么时候打算嫁呀
  • 小龙房间里的鱼
  • 蝴蝶 蝴蝶 美丽的蝴蝶 蝴蝶 虚伪的蝴蝶 我独自走过城市 我无法穿过黑暗
  • 粉墨
  • 一 分玉米 娱乐记者只怕是记者中最遭轻视的一种.整天报道些无关国计民生的明星离婚、电影上映的消息,提些“大S你什么时候给俏江南生个第三代”之类对社会无甚裨益的八卦问题。
  • 欢情
  • 一钟情记 1廖一梅这样说:在你找到完美无缺的情人之前,你的胃口早就吃坏了。因此我庆幸的是,在败掉胃口之前就停止了可能致命的暴饮暴食。大学里的恋爱似乎都乏善可陈,前三个年头,我出于不负少年头的心态,狂热地投入恋爱事业,
  • 扬州行——扬州的圆通与自信
  • 上次到扬州,承蒙主人雅意,安排我们入住文昌东街后身的长乐客栈。这是一处由清末民初达官旧宅翻建而成的园林式建筑,曲径朱栏,花木扶疏,看上去十分清静。园内八十多套客房各为一院,全是“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的徽派风格,下榻其间,顿觉有一种融入民间的轻松与踏实,虽为“异客”,却无“异乡”的寂寥。
  • 夜雨扬州千年梦
  • 我去过扬州吗?这是个问题,直到《人民文学》的商震先生催稿,我才再次确定,我不是梦游扬州,而是去过扬州。
  • 一江春水,二分明月,三月烟花
  • 这是我第三次到扬州。前两次,都极好,大概十多年前吧,是在阳历四月。古语里说的“烟花三月”的季候。瘦西湖春情荡漾,桃红柳绿,烟波画舫;二十四桥婉转迤逦,香腮星眸,明月皎皎。桨声灯影,粉拳儿把纶巾调弄;画眉声残,吹箫人衔玉吞金。扬州,青楼梦好。水光潋滟休闲处。难怪古时候某某人,要多情惆帐“十年一觉扬州梦”。
  • 扬州笔记
  • 去扬州,在旅游业发达的今天,已算是寻常。可回转身来写扬州,就是属于有些胆大的事了。扬州城大门的钥匙。就是一串千古流芳的诗句。被历朝历代最好的文人吟咏过的城市,早已有了曾经沧海的气度。迈进这座城,
  • 我与扬州的那些事
  • 井边女子 从郑州飞南京大抵需要一个小时。飞机起飞,喝杯水翻翻飞机上的杂志,几乎是刚刚升到它所要达到的高度,来不及喘口气,就又一头扎下去。我的邻座是一对四十岁左右的恩爱夫妻,听我说是去扬州,
  • 扬州一觉,千年不醒
  • 有一个梦.或者一种现实,它从来未曾证实,但也似乎永远不被否定。我一直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两岁,或者三岁,我们一家,我、父亲,还有母亲,在一个轻雾的早晨,坐车来到水草极盛的河边,母亲替我梳着头发,然后指向远方:“喏,那边,那边就是扬州了呢。”
  • 卷首
    [专号:新锐十二家]
    羊道·冬牧场(李娟)
    模范青年(阿乙)
    通俗爱情(独眼)
    花园酒店(蒋峰)
    人志(阿丁)
    漩涡(朱个)
    骤风(甫跃辉)
    在U2酒吧(起子)
    秋风近(杨方)
    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邵夷贝)
    小龙房间里的鱼(吴虹飞)
    粉墨(纳兰妙殊)
    欢情(纳兰妙殊)
    扬州行——扬州的圆通与自信(王巨才)
    夜雨扬州千年梦(叶延滨)
    一江春水,二分明月,三月烟花(徐坤)
    扬州笔记(李琦)
    我与扬州的那些事(邵丽)
    扬州一觉,千年不醒(朱文颖)
    《人民文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  编:韩作荣

    地  址:北京农展馆南里10号楼

    邮政编码:100026

    电  话:010-65003120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8-821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1/i

    邮发代号:2-4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