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卷首
  • 上个月,在中国作家协会第八次代表大会前夕,《人民文学》推出了英文版杂志《Pathlight》《路灯》)的试刊号。
  • 刘万福案件
  • 如果告诉你作家是这个世界上自杀率最高的职业之一.恐怕你会相当惊讶。我再告诉你,这是真的,连加西亚·马尔克斯都认为“写作是自杀的职业”。一个作家比一般人更容易被故事所诱惑,最可怕的是他久久地不能从故事里走出来。他被故事绑架了.他被故事撕票了,就是这么回事儿。
  • 温州小店生意经
  • 我老婆突然就下岗了 一九九四年,我老婆的工厂改制了。改制是个新词,其实大家并不怎么懂。改制?改成什么制?本来是国营的,现在改成什么营了?其实什么营也不是,改制后,这个厂就没有了,就和大家说拜拜了。
  • 一家之主
  • 宏玉是这样一个女孩,聪明、机警、较真,长相是那种低调的好看。她说话速度极快,且从不关注别人插话与否,所以,谁要是想在她的话里加塞儿,那只能是自找难堪、自讨没趣。
  • 快餐剧
  • A和B 她从坐下来就开始不停地四下环顾,目光依次扫描过桌椅、墙画、洗手间的门、顶棚。
  • 活色
  • 壹 公交车上全是人,都是下了班赶着回家吃饭的,那些身体和嘴脸,看上去似曾相识,马哲怀疑和早晨那班车是同一批人,每天上下班的这班车都是同一批人,很难有出入。大家天天在同一时间乘同一部车上下班,抬头不见低头见,
  • 挂在墙上的自行车
  • 陶亦在搬进新家之前把男朋友踹了。在她这里有祛旧迎新翻开另一页的意思。事实上,她清楚和男友的关系继续往下拖指不定是谁踹了谁呢,她先提出来,好歹挣个脸面。
  • 边塞纪事
  • 双人有余 小马四岁那年某天,石油地调处的家属院落满夏日暖光,和风吹拂米黄色的确良窗帘。妈妈搂着他坐在床上。他爷爷罩着一身白袍,左脚踩在餐椅上,捏着一只煮透了辣油的羊舌头。
  • 金石
  • 婚礼进行得有点慢。母亲赵佳露和女儿蔡文静站在台上。不时交换着眼神,这眼神里有着一致的焦灼和无奈。
  • Q老爷不在的日子
  • 跟空山说好同一时间小门的,我到恒基燕莎的时候,她却还没有到。这是一个极萧条的燕莎,商品不多,顾客更少。一楼和二楼都乏善可陈,像二十年前的老商场,或者三线城市的专柜,在走廊边陈列着一看就卖不掉的大农和羊毛衫。三楼整个厅被一个牌子包了下来.用极低的价格卖三四年前的滞货,不同质料、不同颜色但同样皱巴巴的大衣挂得到处都是。
  • 波澜壮阔的人生
  • 日前.我卧病在家,老领导赵东宛同志冒着酷暑亲自前来看望我。他已经是八十五岁高龄的老人了,身体又不太好,拳拳之意.实在令我感动。在交谈中,他充满了念旧、怀旧之情。对我们半个多世纪的相交、相知,表示出十分珍重和珍惜,完全是一个人情味十足的老朋友,没有一点部长级大干部的气派。我们亲切地交谈了近两个小时。
  • 素书楼与语堂故居
  • 钱穆的素书楼 在淅沥的春雨中,走进了钱穆的素书楼。 素书楼在东吴大学校园内,坐落在台北外双溪的山坡之上。雨中的二层小楼,掩映在林间树下,并不显眼,甚至有些灰暗.但那挂着黑底镏金“素书楼”牌子的两扇通红对开的庭院大门,却是雨中发亮。
  • 在繁体宇的迷宫中
  •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几次收到北京的笔会邀请通知,找单位头头通融,希望他网开一面。这个出生于天津卫的头头斜睨着我,说话字字珠玑:这是不务正业嘛。你要安心本职工作啊……一九九二年春节前夕,我决定告别这个小知识分子已拥挤不堪的科研单位,自觉自谋出路。想着自己的“关系”随即将转到街道居委会了,在满城爆竹声中,我回望了一眼这幢曾是当地最高层的办公大楼.变形的脊椎就疼痛起来。
  • 倒影
  • 任金黄谷粒丢失在风里 这次,梦的主角是一座建筑——我小时候居住的房子。梦安排我做了这个主角的观众——我被放在与房子相对的位置上,面对着它。房子灰瓦、石头墙。屋檐的高度,我伸直手臂,再踮一点儿脚也够不着。就在那个我伸手莫及的屋檐上。晾晒着一堆金黄谷粒。
  • 刺猬悲歌
  • 旧信——给曾经的友人M 循着旧迹,这些词语 还能找到旧时的主人?
  • 粉旗袍
  • 别惹我 一个柔弱症患者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 有她的哭声,断断续续
  • 马赛克拼图
  • 亲情的方式 一对夫妇,合力抱着孩子 手臂前伸。好像在说 这是人生给我们的礼物
  • 时间(外一首)
  • 由于时间放慢了脚步 古稀的父亲撸下手表 交给我时还带着体温
  • 无之书(外一首)
  • 从无到有 从有到无 这是你我
  • 欣喜诗(外一首)
  • 那一刻我如此欣喜 它跟我最近几天装熊瞎子偷吃蜂蜜无关 到帕底 我看见岚烟在山腰
  • 重量相等
  • 母亲生下我的时候.称过我的重量 赤条条五斤多一点 母亲说我是比较轻的了 因为同年出生的邻居小孩
  • 情人湖(外二首)
  • 在你的胸膛里 珍存着 我初恋的心跳
  • 暮年(外一首)
  • 老伴病逝后 乡下的保姆继续留了下来 她接受了一项新任务 照看新鳏的老头
  • 爱与不爱(外一首)
  • 两条目不转睛的小金鱼 对视良久 因不爱了,而转身 游开
  • 一株巨大的香樟空了(外一首)
  • 路口,一株巨大的香樟空了 像敞开的胸怀,被岁月 一点点掏空
  • 绿军装(外一首)
  • 戈壁没有绿色.沙漠没有绿色 一支身着绿军装的兵是这里唯一的春天 他们把绿军衣挂在枯死的树干
  • 空位(外一首)
  • 如果我睡了 你要明白 这个世界照样醒着 并繁华如初 我所留下的
  • 父亲
  • 那个黄昏 躺在担架上的父亲 被抬离村子后 再没有被抬回来
  • 海棠停下来,让灵魂跟上来(外一首)
  • 把月亮拆开来读 可否读做原、谅 原谅世界这么小
  • 饮一款陈茶(外一首)
  • 深夜,无法抵触的危险 我双手拨开了黑暗的丛林 步向你这高山上的边际 绿色的花环嫩芽还在指尖颤动
  • 你自远方来
  • 今日你自远方来 对饮于凤尾竹静守的一隅 去伪饰 去冠冕
  • 睡石板
  • 我写下动词和名词的时候 哀伤搅动了我的思乡腺 老家村间的睡石板 那些定格在日记里的故事
  • 山的那边……
  • 小时候 站在山上望山那边 总是问母亲: “山的那边还有山吗
  • 2011年度茅台杯人民文学奖揭晓
  • 2011年度茅台杯人民文学奖10月17日经评委认真讨论,以无记名投票方式,评选出十二篇获奖作品。本次评奖的九名评委由作家、评论家、读者组成。本年度茅台杯人民文学奖入选范围为2010年11期至2011年10期在《人民文学》上发表的小说、非虚构、散文和诗歌作品。
  • 2011年度茅台杯人民文学奖授奖辞
  •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武昌城》视野辽阔,表达诚挚而有力,作品上下交错、内外纵横.以巨大的雄心和波澜壮阔的笔触描绘北伐战争中的武昌之战图景。上篇攻城,是一往无前的主动.是激情、信念、坚忍和牺牲;下篇守城.是被动的应对、挣扎与日常生活的崩溃。上篇有专注执拗的力量,如同在砧板上锻打炽热的铁:下篇有宽阔汹涌的气象,
  • 2011年总目录
  • “光辉岁月忆茅台——茅台国营60周年庆典”全球征文启事
  • 2011年是茅台酒厂国营60周年,为了纪念和回顾60年来茅台集团的光辉发展历程.人民文学杂志社、小说选刊杂志社、《国酒诗刊》编辑部与茅俞集团共同举办“光辉岁月忆茅台——茅台国营60周年”全球征文活动。
  • 《人民文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  编:韩作荣

    地  址:北京农展馆南里10号楼

    邮政编码:100026

    电  话:010-65003120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8-821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1/i

    邮发代号:2-4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