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卷首
  • 李佩甫的长篇小说《生命册》,我们将分两期刊出。 这部书佩甫写得艰难辛苦,因为他要凭此一部书,写出人在城与乡之间、过去与现在之间逐渐形成的灵魂与命运的状貌与结构,写时代的大变与个人的选择,写出人何以如此,他所承受的和他必须自负其责的。
  • 生命册
  • 第一章 我是一粒种子。 我把自己移栽进了城市。 我要说.我是一粒成熟的种子。我的成熟是在十二岁之前完成的。我还告诉你,我是一个有背景的人。
  • 女工记
  • 女工之周细灵 对于她来说 生活仅仅只是生存本身 这么多年 她无法解读报纸与新闻中 有关自己群体的痛与苦 劳累与悲伤
  • 忘年交
  • 一 来参加我的追悼会吧。老人说。 那个老人,那个叫老陶的老人说这话的时候。湖边的晨雾还没有散尽,苦楝子树和榕树树梢上的鸟鸣,停顿了一下,又开始小声呜叫,它们好像总被雾呛住。年轻人似乎也发现了鸟鸣的古怪.尽力扭头往身后的树梢顶上看去,这个时候,稀薄的白色阳光就穿过树梢,在他瘦削的脸颊上亮了一下,就消失了。
  • 有谁知道我的悲伤
  • 1 我并不是个喜欢八卦的人,虽然常常寂寞难耐,也不想拿八卦打发时间。作为一个有二十多年工龄的女编辑,怎么也得有点儿品位吧。再说如今八卦满天飞,让人烦躁。为了身心健康,远离为好。
  • 细碎的橡树叶子
  • 拉斯维加斯如是说 我极尽世上的奢华迎接你 金币铺路 少女手捧珠宝和红唇
  • 星辰与夜雨
  • 星辰 你看见了星辰,你没有看见生活。 忘了,星辰就是生活。
  • 香蒲记
  • 春风夜 春风沉醉的晚上,少年路 凉薄寡淡,一摊血正好 漫过了一条狗的年少轻狂
  • 微观
  • 源头 一夜大雨 祖屋到处滴漏 我的声音追逐着电话线上的水珠
  • 噢,爱情
  • 自画像 女人。妻子。母亲。女儿。 中国公民。保姆。无产阶级。涂鸦者。 忧郁。瘦弱。自闭。
  • 我的希腊行
  • 一 七月二十六日下午六点半,从伊斯坦布尔转机到达雅典机场。走出大厅,便是那刀斧一样砍来的阳光!我想,这就是希腊了——那深湛的空气、暴蓝的天空,到傍晚时分仍如此强烈、炫目的太阳……也就是在那一刻我知道了。这将是我生命中的一个永恒的夏天。这光,会像一声金钹一样,在我的生命中持久回响。
  • 微博物志
  • 在古代,头发一般用皂角来洗,早期润发素用“泽兰子”熬煮出的油。这东西不但润发,还可以当灯油用,小娘们不慎靠近火烛会怎样?顷刻满头大火,一头红发让金毛谢逊艳羡不已。大概隋朝的时候开始用桑汁保养,至明朝熹宗皇上的乳母客氏开发出新产品:用宫女唾沫润发。据说每周一润,是谓“周润发”。
  • 酒乡朝圣
  • 不会喝酒的人,通常是没有什么资格说酒的。可是,我们也常常看到从不下球场的人,在电视节目上胡侃足球,不也嬉笑怒骂挥斥方遒吗?
  • “茅台”是一种酒
  • 每次参加作家们的活动,都要事先打探一下地点,以及参加人员。若有自己喜欢的伙伴,就会更欢喜。这次接到《人民文学》的活动邀请,只听到“茅台行”三个字,一秒钟之内就抢着答复,我要去!
  • 那杯千年的酒
  • 有些繁华是潜在杯底的。一个简单的好.契合着天地,如雨,从古代一直酣醉到如今,那份幸福,在每一餐的热闹里。
  • 赤水河酒韵
  • 夏日的赤水河在我们面前阔大地奔流着。这是整个茅台河谷酒事最盛的季节,站在河岸边的山岭上远眺茅台,你会真切感受到这个驰誉天下的“中国第一酒镇”忙碌而充实的创造魅力。流光在大河上跃动,地里的红缨子高梁沉甸甸垂着,长势喜人。而此刻,弥漫在空气里的美酒醇香。正让所有置身茅台的人,啧啧陶醉不已。
  • 卷首
    [长篇小说连载]
    生命册(李佩甫)
    [非虚构]
    女工记(郑小琼)
    [中篇小说]
    忘年交(须一瓜)
    [短篇小说]
    有谁知道我的悲伤(裘山山)
    [诗歌]
    细碎的橡树叶子(傅天琳)
    星辰与夜雨(桑克)
    香蒲记(阿华)
    微观(张侗)
    噢,爱情(玉上烟)
    [散文]
    我的希腊行(王家新)
    微博物志(张发财)
    酒乡朝圣(舒婷)
    “茅台”是一种酒(邵丽)
    那杯千年的酒(葛水平)
    赤水河酒韵(阿遥)
    《人民文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  编:韩作荣

    地  址:北京农展馆南里10号楼

    邮政编码:100026

    电  话:010-65003120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8-821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1/i

    邮发代号:2-4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