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卷首
  • 过年前,有朋友问:新的一年贵刊有何打算?打算肯定有,办杂志的节奏就是走在时间前头,那边厢元旦的钟声方响,编辑部里已料理三月春风,现在刚过完年,上半年的版面已经筹划停当。
  • 生命册
  • 我说过,骆驼是最“懂”女人的。在这方面。骆驼有三大法宝:一是“钓鱼法”。骆驼钓鱼的方法与别人不同,他的专注点不在“鱼”,他只是不停地下饵、喂窝儿,他是要“鱼”自己上钩。二是“另类法”。这叫与众不同,或者按现在的说法叫“秀个性”。记得有一次,在临毕业的一次晚会上,骆驼突然出人意外地走到一个姑娘面前,说:请您,跳个舞。
  • FROM:马里兰TO:兰州
  • 下过一场雨,或许还有雪,谁知道呢。离开公路,乔·贝尔站在鹅卵石的小径旁,嘟哝一句。威廉-萨默塞特落下七八米,单腿支在栅栏上,在绑鞋带。鞋带早断了,没换新的,只好再接起来,凑合着用。威廉·萨默塞特先绑了交叉形,嫌短,又抽出来,绑成了十字状。威廉·萨默塞特原地跳了几跳,好像在试鞋子,回身冲着乔·贝尔笑了笑。妈的!
  • 盒子枪
  • 陈半耳撩起袍子坐在成记茶寮时,还有一双基本完好的耳朵,也不叫陈半耳,零泉县人开始叫他陈半耳是以后的事,不过,由一双基本完好的耳朵变成残缺不全的半耳。就是从他坐在成记茶寮开始的。
  • 狡猾的父亲
  • 父亲突然通身雪白地出现在我家里。老婆找了个机会,凑上来压低声跟我说:“真是令人惊艳哪!”她说的是父亲身上那套中式衫裤,一看就是在小裁缝店里定制的,当他上前一步,向我描述路上的情况时,自得晃人眼睛的仿绸大有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架势。
  • 绿皮车
  • 九月底了,天气依然燠热,茶炉工毛腰启开炉门,添了两铲煤,眯细眼觑着火苗蜿蜒升起,随即闭上炉门离开。
  • 理发师的演讲
  • 我向来不喜欢理发,没有特别的原因。只是对于头发的魅力缺乏一种精致的理解。作为女性,对头发这样的放纵,容易被认为是异类或嬉皮。其实我对很多外表上的事儿都较真,比如出门约会前发现眼影的色彩跟衣服没搭好,我宁可迟到也会洗脸重来。
  • 不能遗忘的小镇
  • 庄里!我无数次念叨过这个名字,无数次回想过它被漫漫黄土浸染的容颜,它苍凉的相拥取暖般的小屋和街道.它漆黑又低矮的屋檐;它在夜幕降临时,从纸糊的窗口微微透出的灯光。
  • 拜年
  • 明治维新后日本始用新历,正月初一就成了新历一月一日。年末在川端太太家小住,年初一她归乡省亲,我也跟着一道去拜年。
  • 小F志
  • 乡村夏季日夜似乎等长。太阳久久不落。夜雾也迟迟不散,生生把一日分成两个世界。又是好久没下雨,河水退回小码头的第三个台阶,被晒成闪着光的灰色。天井里好几盆石竹的叶子蔫了,青砖上头的苔藓变得枯黄,平巴巴,小F用脚一搓,便成了灰。放着戏文的收音机传送沙沙噪音。
  • 同里记——小镇男人
  • 从同里回到定居的城市,翌日早晨,开窗一望,天空像一桶翻倒的垃圾,让我帐然若失:家并不那么美好,尤其是刚在同里享受一番软玉温香之后。
  • 同里的美味
  • 都知道,每年十月,是吃蟹的时节。但对于成都人来说,这不是个事儿。成都不产螃蟹,大多数成都人都不会吃蟹,看着清蒸上来的这些个通红的玩意儿,不知该如何下手。就算懂得如何下手,但吃起来实在是太麻烦了。
  • 同里的大小
  • 中国历史一直有这么一个有趣的特点:在大尺度的宏观叙事下,整个中华文明是一个致密的集合体,每一个分子都与整体保持着相同的内核与特质。这些分子的趋同性合力勾勒出了东亚文明的骨骼与风貌。并反过来镌刻到每一瓣文化碎片的DNA中去。绵延数千年而不变。
  • 天堂之外
  • 暝色四起.露重风滑.车到吴江同里镇。听说同里只是近来的事,但我好像眷恋了她三十年。江南小镇别具殊相,予我独多。无论黄山华彩纷披的厉害风景,西湖绰约万方的媚人情致,还是西安沉郁顿挫的历史经纬,北京大开大阖的帝王遗范,在我心中都不能替代一座寻常的江南镇邑。
  • 江南同里
  • 他们叫她“旧时江南”。其实她又不旧,同里.这么一个温润幽雅的名字.镶嵌在繁华的江南。端坐于五湖之间,三江交汇,水天相连,水村隐现。同里湖,九里湖,南星湖,叶泽湖,庞山湖,孕育了它内敛暗藏的沉静。吴江,松江,东江。随着天性,给她带来奔涌的生动。
  • 为生命和爱而歌
  • 在大城 很难听到报晓的鸡啼 只有在乡村 晨星消隐与日出之间 猫咪的瞳仁渐渐关闭 雄鸡的歌喉便打开来
  • 执手山河
  • 山河犹在。燕山 不坍的庙堂 长城就在燕山之上 此刻.有人要趁着暮色未合
  • 探访之诗
  • 黎明时沙沙小雨 我起床看窗有没有关好 发觉风也在做同样的事情:……黑暗中翻箱倒柜 树置身于空空的房间 有一个喝水的杯子.
  • 尧天旋律
  • 腐恶霸天.豺狼横道.长夜沉沉恨重重。三河呜咽.五岳呐喊.何年了却这隆冬!
  • 全民写作时代的散文——同里散文论坛纪要
  • 散文在散文家之外。最好的散文往往不是散文家写出来的。余光中说:“最好的散文是前后《出师表》。”表是公文体裁,孔明本来是给领导汇报工作的,但这篇公文声声血字字泪,尤其当后人想到这番心血是捧给刘禅这样的糊涂蛋,更觉得是千古奇冤。
  • 第五届中国东莞观音山游记“我心中的观音山”征文启事
  • 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http://www.guanyinshan.com)位于东莞市“小香港”樟木头镇境内,园区总面积18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达99%以上,是集生态观光、娱乐健身和宗教文化为一体的国家级AAAA旅游景区。观音山以“南天圣地、百粤秘境”的美誉声名远扬,拥有其他地区难得一见的自然瀑布群和全国首家古树博物馆,占地近万平方米的观音广场耸立雄伟壮观、典雅精美的巨大花岗岩观音雕像,吸引无数善男信女朝拜。
  • 卷首
    [长篇小说连载]
    生命册(李佩甫)
    [中篇小说]
    FROM:马里兰TO:兰州(叶舟)
    盒子枪(韩振远)
    [短篇小说]
    狡猾的父亲(姚鄂梅)
    绿皮车(南翔)
    理发师的演讲(鲍尔金娜)
    [散文]
    不能遗忘的小镇(贺捷生)
    拜年(苏枕书)
    小F志(费滢)
    同里记——小镇男人(纳兰妙殊)
    [诗歌]
    同里的美味(洁尘)
    同里的大小(马伯庸)
    天堂之外(周泽雄)
    江南同里(吴虹飞)
    为生命和爱而歌(李瑛)
    执手山河(胡浩)
    探访之诗(庞培)
    尧天旋律(顾浩)
    [论坛]
    全民写作时代的散文——同里散文论坛纪要

    第五届中国东莞观音山游记“我心中的观音山”征文启事
    《人民文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  编:韩作荣

    地  址:北京农展馆南里10号楼

    邮政编码:100026

    电  话:010-65003120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8-821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1/i

    邮发代号:2-4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