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卷首语
  • 于坚的散文每每从边地着眼,都让我们感到阔朗、旷远。物象纷至沓来,心思笼盖四野,内视深广无垠。昼闻纷乱的现世生猛聒噪,夜聆俨存之古意萧瑟作响。
  • 北京邻居
  • 刚到北京的时候,我和妻子一直住在餐馆里。我们的餐馆不大,六张散桌,一个包间,包间旁边有个四平方的小耳屋,外加一个油乎乎的厨房,仅此而已。当时,北京的小餐馆差不多都有两种功能:白天是餐厅。夜里做宿舍。我们的餐馆也不例外。晚上打烊了,休息了,男伙计睡前厅,女服务员住包间,我和妻子就在那间四平方米的小耳屋里下榻。整个餐馆,从里到外,横七竖八——到处都是放倒了的人体。
  • 蝉生
  • 毫无疑问,赵晓川根本没有想到世界经济的二次探底会对他的生活有如此沉重的打击。 年初,赵晓川制订工作计划时还踌躇满志的,他在自己工作日志首页上洋洋得意地写道:今年是世界经济欣欣向荣的一年,我的小贸易公司一定要站稳脚跟,争取赢得利润及贸易额双丰收。过完年赵晓川开始着手进行具体工作。他租了办公室。雇了一个秘书、一个财务、一个业务员。然后信心满满地等着订单的到来。
  • 十年文化战略工程 打造高校文学新史第三届“包商银行杯"全国高校文学作品征集、评奖、出版活动征文启事
  • 为了推动全国高校文学发展,繁荣文学创作,推出文学新人,由人民文学杂志社、作家网、包商银行、漓江出版社及各高校文学社团共同组织发起的第三届“包商银行杯”全国高校文学作品征集、评奖、出版活动即日起开始征文。
  • 跑路
  • 王无限 王无限喜欢拿自己的身体缺陷开玩笑,也乐意朋友开他的玩笑。他是个色盲,在他的世界里,没有红色和绿色。朋友每次聚会.都会考他:
  • 连长的耳朵
  • 最先发现连长耳朵出了问题的不是传令兵.尽管那时他正在和连长通话,可以确定,他已经准确无误地把目标的坐标数据传达给连长。然后,他的目光和注意力都重新集中到眼前的两台步话机上,它们正轮番发出刺耳的铃声,来自前线指挥部的数据几乎是一拥而上,他不可掉以轻心。
  • 红叶辞
  • 秋歌 秋天啊。那一树灿烂的果实 为我所爱。甜蜜的火焰 照亮了平原、山冈和天空。绿叶 在此时是羞涩的,被风撩开的襟怀 袒露出丰满和结实的乳房 但我最爱最低的一颗 仿佛是大地母亲最小的女儿
  • 阳光与海
  • 阳光下的玻璃 一串阳光落在桌子的玻璃板上 隔着窗户和玻璃说些温情的话 脆生生的 微尘带亮起起落落 这玻璃成了五彩的世界 我用手抚摸着玻璃。想象 如果没有阳光会是什么样子
  • 台风
  • 越野车吐出浑浊的吼声,黑色的车,就像一头熊。可丽从屋子里走出来,头发披散,风一吹,飘荡开来。他坐在驾驶室里,抽着烟,沉默着。行李都塞进了后备厢,鼓鼓的,满满的。可丽穿着一双轻巧的运动鞋,新买的,鲜艳得有些扎眼。她情绪闷闷的,关车门的时候,沉着脸,好像有心事。
  • 青涩
  • 我第一次带卓然回家。是在去年二月。事先没有通知母亲.也不知道该怎么通知。我只是在一个清晨对她说:“这两天我想要带个朋友回家。你中午能抽空回来吗?”母亲正伏在地板上,专心致志地擦洗,她不假思索地说:“不行,快过年了,店里忙。”
  • 街童
  • 我躺在水泥管道里。身体下面积聚着黏腻的液体。黑暗潮湿,呼吸不畅。铁锈的腥气漫溢,像是躺在一具身体里。没出生的孩子,在母亲的身体里。
  • 富兰克恩
  • 潘彩虹在和张国坚亲热的时候.脑子里总会出现老板庄汉文。这时候,她脸上悬着笑,身体却僵硬干涸了。尽管张国坚没说什么,两人的关系却有了微妙的变化。
  • 俩人
  • 石梅沿着一条栏杆走.然后就停了下来。俞斌停在了前面几米远,石梅走过去,后腰靠在栏杆上……两条胳臂就那么撑着。石梅穿了黄色的裤子和黄色的上衣,看上去很像那种毛茸茸的小鸭子,她把头使劲往后仰了一下,就像要把什么东西给甩出去一样。这么一仰一下子就看到了天。
  • 一默斋主
  • 时间对文学与艺术作品的筛选,是极为苛刻和无情的。这种筛选愈是严酷,对真正的艺术家就愈具吸引力。 在千禧之年的钟声刚敲响的时候,国家文化部和中国美协曾联袂举办过一次意义深远、承前启后的“中国画百年大展”。大展筛选出从一九。一到二00一年百年内中国画家的精品力作,以飨世人。军旅画家李翔以国画《红色乐章》,跻身其间。当时,李翔仅三十八岁。
  • 在尼泊尔的喜马拉雅
  • 一天,阳光照耀着正午的加德满都。蓝色的喜马拉雅群山在远方隐约飘拂如众神的大殿。下面的青翠谷地里,住着四十多万人。无边无际的建筑物群岛,人民创造的城市,私有化社会的产物。密密麻麻,几乎每家人都有一栋。居民在自己的一小块地面上各行其是,屋宇高的高,矮的矮,或涂成粉红、果绿、草黄、铁灰,或方或圆、或平或陡,千姿百态、混乱而生动。千家万户毗邻而居。
  • 解脱
  • 空间、时间、原因都是思维的形式,生命的实质超乎这些形式以外;不仅如此,我们的整个生命是越来越屈从于这些形式,然后再从这些形式中解脱……
  • 不是餐馆,是食堂
  • 餐馆和食堂,这两个概念的区别在哪里呢?我想。区别在于老板的经营理念和客人的认同程度。餐馆嘛,一般来说。对所有的人敞开。而食堂呢,基本上都是熟客,间或有生客,也是熟客带来的。在日本电影《海鸥食堂》里面,老板幸江就说,我开的是食堂。不是餐馆。对别人建议把“海鸥食堂”放进导游手册中去扩大宣传这一说法。幸江很清高地说。那些看到导游手册来我这里吃饭的人。好像跟我的店不搭呢。
  • 秋色微凉
  • 你说如果要恨就恨吧 我惊诧,恨什么 你又不是那个爱我的人 你又不是那个爱我爱得发了狂的人 你只是现在的你,你现在,躯壳沉重,似有所思
  • 我是大地之子
  • 妈妈,我回来了。村庄在沉睡,雪打着灯 妈妈,千里外你没有去过的地方,送我回来了 小时候我摔倒在地上,你飞奔而至
  • 空白
  • 懂鸟语的人 在我的村里,曾经,有个不爱说话的人 却懂鸟语,整日在林子出没 他能将飞禽从树梢唤下
  • “石碣崇焕”杯人民文学2011年度中短篇小说奖揭晓
  • 由人民文学杂志社、东莞石碣镇政府、东莞市作家协会共同举办的“石碣崇焕”杯人民文学2011年度中短篇小说奖,经评委会反复推敲、讨论,以无记名投票的方式,最终评选出中短篇小说金奖各一篇,中短篇小说年度奖各三篇。6月6日是民族英雄袁崇焕的诞辰纪念日,2012年6月6日晚,在袁崇焕的故乡东莞市石碣镇举行了隆重的颁奖典礼,向获得中短篇小说金奖的作者颁发了奖杯、获奖证书及奖金三万元,向获得中短篇小说年度奖的作者颁发了奖杯、获奖证书及奖金一万元。
  • “石碣崇焕”杯人民文学2011年度中短篇小说奖授奖辞
  • 中篇小说金奖: 计文君《剔红》 《剔红》是一篇考验阅读耐心、召唤体验与沉思的小说。计文君以深厚的古典素养,细腻委婉、从容雅致的笔法抒写了对现代生活的领悟与叩问。作者对现代女性的生存姿态以及微妙心理把握精准,刻画传神。在并不复杂的故事情节和人物关系中,小说看似平淡无奇。却又处处关节,处处波澜,读来韵味十足。
  • “石碣崇焕”杯《人民文学》2011年度中短篇小说颁奖典礼剪影
  • 《人民文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  编:韩作荣

    地  址:北京农展馆南里10号楼

    邮政编码:100026

    电  话:010-65003120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8-821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1/i

    邮发代号:2-4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