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卷首
  • 贾平凹的特有语风把我们带人乡村的伦理氛围,小说《倒流河》,在日常的乡村场景上,飘散的是难以安生的财富梦。闷头干活的村民中有一部分人,被脚下的资源激活了心思。暗处的黑煤既象征未来的财富,也仿佛地煞突现,因为它使人们的贪欲日渐膨胀,挖掘之手由此变得越发失控。高屋建瓴的理论常用“转型”来概括现实社会,接地气的小说则以“摆渡”来表达内心所感的时代情状。
  • 倒流河
  • 有一条倒流河,河北是两个镇,河南是三个镇。河北、河南的要往来了,没有桥,只有老笨的一条船,那就得上搭船,搭吧。于是,来人在渡口喊:船过来哟——老笨。
  • 金戒指
  • 用过早饭,休息了一会儿,老项和郁金夫妇一块儿到楼下遛弯儿。他们现在过的是有规律的生活,几点起床,几点吃饭,几点下楼,一切由钟表管着。老项很重视规律,他认为年轻时生活无规律,人老了生活就得有规律。好比一架机器,用得年头长了,各个部件都损耗得很厉害。老机器要继续运转下去,须保持均匀的速度,当行则行,当止则止。如果不服老,不尊重规律,把机器开得忽快忽慢,该行不行,该止不止,恐怕离整架机器的报销就不远了。
  • 正午
  • 退休欢送会结束了,梁鑫在年轻的大夫护士的真诚祝福声中,开始默默地收拾她的衣橱。她把饭盒、洗漱用品和换洗衣裳一——塞进塑料袋子里。最后,她的手指落在一摞白大褂上:长袖的、短袖的、胸前的医院名称线绣的、印刷的,
  • 盛夏
  • “每次站在立交桥上,看着桥下过往的车流,我就有跳下去的冲动。真的,我一直有一个幻想,希望自己变小,变成一粒尘埃,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 归宿之地
  • 湖边的石头 他记不清,来到这个小城生活的十多年里,曾经多少次造访过那块石头,就像造访一位知心的老友。在一年的不同季节,在一天的不同时段,他都多次造访过那块石头。
  • 时光书
  • 一生,就这样了 书,读了些男人,阅了些爱情,体验了些生离死别,经历了些游戏,也玩了些一生,就这样了如今,他在天堂,我在人间
  • 南海之恋
  • 一九七八年十一月曾去南海,遍访了西沙的永兴、琛航、金银、珊瑚、东岛、石岛等岛屿及其附近一些荒无人迹的礁滩,得诗,集为《南海》,一九八二年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近一时期,南海风云激荡,时时想起那次访问。
  • 修表记
  • 人的心中要有泉水 人的心中要有泉水沙漠多么可怕!我很多年没有爱过了。不我还从来没爱过——上天!请接受我的俯额:你给我的泉水不死,有如凤凰
  • 时间的雨滴
  • 月亮雨 在某些时刻,我曾一心想拽住狗尾粟芒尖上摇曳的微风,抚平头顶寒星周围颤巍巍的苍穹,听懂莽莽林间各种小鸟的啁啾与对话,把大海上壮丽的日出日落搬到大门口,让人有机会换一个角度,搞懂什么是朝霞残阳、七月流火和腊月寒冬。
  • 父老
  • 那个上午,结束了四个月的鲁院学习,我乘动车返回郑州。一路上同学的短信不断过来,我逐条回复,尽量简短。能说什么呢?在逝去的时间里有过许多难以泯灭的记忆,但到了某个时刻,它们都可能突然显得不真实,仿佛那些彻骨的发生,只是一场想象。我跟它们距离还太近。对我而言,它们质量巨大,我没有足够的气力去掀动。
  • 悲讶
  • 那些久远的时光被岁月的尘埃覆盖,往事已矣,还有谁愿意去回忆西塞,还有谁会唱起悲迓?我的西塞,钢铁取代了水稻,工业和城市,开启了它的时代。偶尔午夜梦回,我依稀记得有人站在梦境的甬道深处唱。如诉如泣,激越,哀婉,百转千回,有咯血般的痛楚。
  • 到东莞
  • 在一个潮湿、闷热、低云灼烧的日子里,我拿到了东莞居住证。在新疆乌鲁木齐,我过的是靠稿费为生的自由写作生活,抵达东莞后,我的生活本质并未发生改变,所不同的,是我的外部环境。新环境让我每每陷入发窘、颓废、悲愤乃至深思中,好像我太孱弱,根本无法承受这些浓烈的情绪,我总是那么敏感。我被投进一个速成器,在短短的几个月内,要将本地人用十几二十年掌握的生活能力,悉数学会。
  • 南水北调记
  • 南水北调采风团出了北京,一路向南。我是第二次参加南水北调采风,上一次是在春天,春天里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处处都让我感到新鲜,回京后写了一篇三万字的文章,收入了何建明先生编写的《中国治水史诗》。这次是金秋时节,同行的多半是第二次参观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老朋友,一路上边看边聊,甚为开心。
  • 只要有了水
  • 北京人会饿死吗?北京人显然是不会被饿死的,现在胖子多了,瘦子少了。走在大街上,看着那些幸福的北京胖子,你问他们,你幸福吗?他们往往会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胖?吃得多呗。为什么吃得多?粮食多呗。为什么粮食多?国家富了呗……那你觉得自己胖吗?胖。胖是好事坏事?坏事。那让你挨饿,是好是坏?是好。饿死你,是好事吗?那不可能。
  • 国家战略和个人生活
  • 南水北调是国家战略,这个国家战略最早要追溯到一九五二年。那一年毛主席到河南视察,有张著名的照片——毛主席视察七里营,就是那时候在庄稼地里留下的。毛主席不但留下了照片,他还留下了一句话。毛主席登临黄河岸边的邙山,俯视脚下滔滔黄河,说道:“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点水来也是可以的嘛!”在那个年代他老人家四处视察,不但留下了一句话,还留下过著名的诗句:“高峡出平湖”。
  • 一条绿色生命线
  • 水是生命存活的基础。山川大地、动物植物,如果没有了水,那么一切都是干枯的、干燥的,什么都无从谈起了。南水北调,就是把南方的水调到干旱缺水的北方来,这个宏伟而大胆的设想,在新中国成立以后的第一代国家领导入毛泽东那里就开始勾画了。据说,毛主席说,南方的水多,北方的水少,把南方的水调到北方来,不就解决问题了?
  • 穿黄
  • 穿黄、虹吸、盾构、水立交、竖井,这些都是发生在邙山黄河边上的事,被这些新得不能再新的“词”命名。如果查《辞海》、《辞源》肯定大多找不到这些词,没有事怎么可能有词呢?
  • 北上的河流
  • 快艇在浩瀚的水面飞驰。船头将发黑的水平面剪开一个叶形切口,使涌浪向两侧伸开,不断有水滴进射到船舷上。船后则是水流的重新汇集,一个燕尾形的长长的涌浪向后一直延伸,直至水面趋于平静。
  • 人与水的碰撞
  • 赫拉克利特说,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 江河之子(组诗)
  • 题南水北调穿黄工程 从空中穿过黄河的是乌,是桥从水面穿过黄河的是船从地下穿过黄河的是隧道是一条年轻的河流,穿越黄河的古老
  • 大地上的血管
  • 环境造人,生养你的地域总要在某个向度上规约你的习性和爱好,照它本身或者完全相反的方式。比如我,生长在乡村,屋檐后就是后河,洗衣、游泳、抓鱼、溜冰,半个童年都可以耗在里面。它让我离不开水。从后河往北,间隔三五百米是另外三条河或渠,常年有水,一直到两公里外的乌龙河。大夏天里,出家门往北走,我总能在汗流出来之前就钻进水里,浑身湿淋淋地走到乌龙河。我无法想象在太阳底下步行两公里还找不到一条可以跳进去的河,是什么感觉。
  • 言恭达
  • 言恭达,1948年生,江苏常熟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教育委员会主任,中国国家画院院务委员,中国传媒中国美术院副院长,开明书画院副院长,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江苏省文化发展基金会理事长
  • 南水北调中线干线工程采风剪影
  • 卷首
    [短篇小说]
    倒流河(贾平凹)
    金戒指(刘庆邦)
    [中篇小说]
    正午(东紫)
    [长篇小说]
    盛夏(艾伟)
    [新浪潮]
    归宿之地(雷杰龙)
    时光书(莫小闲)
    [诗歌]
    南海之恋(李瑛)
    修表记(扶桑)
    时间的雨滴(张东明)
    [散文]
    父老(鱼禾)
    悲讶(塞壬)
    [非虚构]
    到东莞(丁燕)
    [散文]
    南水北调记(叶延滨)

    只要有了水(王刚)
    国家战略和个人生活(张者)
    一条绿色生命线(邱华栋)
    穿黄(宁肯)
    北上的河流(张锐锋)
    人与水的碰撞(王明韵)
    江河之子(组诗)(洪烛)
    大地上的血管(徐则臣)
    言恭达
    南水北调中线干线工程采风剪影
    《人民文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办单位:中国作家协会

    主  编:韩作荣

    地  址:北京农展馆南里10号楼

    邮政编码:100026

    电  话:010-65003120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8-821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511/i

    邮发代号:2-4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