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文学:为人类构筑良好的人性基础
  • 文学在我们人类生活中到底应当担当什么?它在于为人类构筑良好的人性基础,那么“良好的人性基础”又究竟包含一些什么?
  • 评《中国当代文学史新稿》
  • 与已经问世的其他各种当代文学史相比,董健、丁帆、王彬彬主编的《中国当代文学史新稿》(以下简称《新稿》)的最突出贡献是动态地呈现了当代文学历史发展的曲折进程与复杂内涵。在近年出版的一些同类著作中,要么对历史进行条块分割,腰斩了历史的连续性,使历史人为地呈现出断裂的样态,“终结论”与“断裂论”的盛行。反映出一种逃避历史责任的遗忘意志;要么如《新稿》在“绪论”中所批评的“历史混合主义”,混淆不同时期的文学的差异性,“在混淆先进与落后的前提下,重新肯定不该肯定的东西,从而也就顺带否定了不该否定的东西”;要么概念先行,以先验主义的姿态,在既定的逻辑框架下,对历史进行削足适履的解释与评判,以歪曲历史本相的代价来成全先入为主的理论与概念的圆满。
  • 以个案考察切入跨文化研究——评乐黛云先生主编的《跨文化沟通个案研究丛书》
  • 为什么需要英雄
  • 在人们的印象里,革命英雄叙事作品的接受状况相比起新武侠来,似乎要弱许多。但是当我们经过认真调查时,结果却让我们大吃一惊。革命英雄叙事作品在人们当中的实际接受状况,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关于《红岩》这部被誉为中国人的革命“红色圣经”的统计数字会给我们强有力的震撼。《红岩》1961年11月开始在《中国青年报》上连载,后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这部作品在问世之初的一年多的时间内就发行了五百多万册,这个数字拿到现在,是足以令任何畅销书作家深深羡慕的。很多人认定这是当时政府权力支撑的结果。但事实上,“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全国各地的新华书店都有人起早排长队等候购买《红岩》。”而且在“文革”结束以后,《红岩》也是多次再版重印,“1984年又发行了三百多万册;1990年以后仍有许多出版社再版重印,如果再加上《红岩》正式出版前中国青年出版社发行了三百多万册的‘革命回忆录’《烈火中永生》,《红岩》的发行量已经远远突破一千万册的大关。”试问,现今的哪一个畅销书作家敢奢望企及这样的高峰?其他革命英雄叙事作品的情况大致相似。
  • 浙江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黄镇南·油画作品
  • 长篇小说专号
  • 现象与论争——关于2005年美学和文艺学研究的热点话题
  • “日常生活审美化”论争中的价值问题——兼为“新的美学原则”辩护
  • 科学与文学:从“两种文化”看文学的祛魅
  • 一、“两种文化”论争 科学是人的智力发展中的最后一步,并且可以被看成是人类文化最高最独特的成就。……在我们现代世界中,再没有第二种力量可以与科学思想的力量相匹敌。它被看成是我们全部人类活动的顶点和极致,被看成是人类历史的最后篇章和人的哲学的最重要主题。”
  • 有关80年代文学评价及其它——就《文学的祛魅》与陶东风商榷
  • 文学性真在疯狂扩张吗?——与陶东风教授商榷
  • 关于“新性情写作”——有关“80后”等文学写作倾向的试解读
  • 韩寒论
  • 2006年3月前后,新浪博客上发生的“韩白之争”再一次把韩寒置于文艺界的风口浪尖之上。如何解读韩寒及其作品,对当代批评家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挑战。韩寒的作品很少在文学期刊发表,绝大多数是直接进入市场,成为市场的宠儿。韩寒的《三重门》自2000年出版至今,已经销售了130万册,创下了当代文学受众数量的顶峰。但是迄今为止,对韩寒《三重门》等作品进行真正意义的文学批评却是寥若晨星。即使陷入“韩白之争”的、关注80后写作的白烨先生,在对韩寒进行学术批评的时候,也没有进行严肃、细致的梳理分析,“完全没有构成理论性的交锋,”。韩寒的作品是否如白烨先生所言的“还不是文学写作,充其量只能算是文学的‘票友’写作”?
  • 郭敬明论
  • “80后”作家郭敬明和他的写作已经成为时下言说和争论的热点。只是在这为数不少的言说中,我们所收获的多是批评和现象之间的龃龉和疏离。且勿论“80后文学”、“莆春写作”等等概念的简单和笼统、粗暴和模糊,即就对郭敬明本人及其创作来说,批评界似乎也还未能找到平心静气地看待这一事实的办法。这部分缘于文学批评的空间并没有完成适时调整,尚没有找到足以应对这个新的写作现象的理论体系,部分也许更因为人们对郭敬明及其写作缺少内在的研究。尽管近几年来文化研究日益在文学研究中发挥重要作用,但缺少对文学现象的起码尊重,不能在文本细读的基础上发现文本结构与社会现实如何缠绕、关联,就轻易给出类似庸俗社会学的结论,实在又是文坛某种固有的精英情结的写照。
  • 《兄弟》:岂止是遗憾
  • 在期待中等来的长篇小说《兄弟》,先到的上部(2005年8月出版)毁誉参半,也让我生出一些遗憾,便把希望寄托于下部,希望它妙手回春,开出胜境。在希望与疑虑中等来的下部(2006年3月出版),更让我遗憾。遗憾,一旦升起就怎么也抹不去。
  • 《兄弟》:虚伪的“现实”
  • 在我并不饱满的回忆里,鲜有哪位作家愿意让他的作品以残缺的方式出现——当然,我指的是硬性的文本残缺。这是2006年的阳春三月,《兄弟》的上部出版迄今已足整整七月。经过如此漫长而苦涩的等待,与它血脉相连的“兄弟”才姗姗现身于坊间书市。我们终于可以面对一个至少形式上完整的文本——在高超的市场营销伎俩下,这居然一度成为读者的奢侈愿望;我也终于按捺不住焦灼,开始敲打这篇关于余华和《兄弟》的文字,来打量一个自称从“窄门”出发、时隔十多年后终于回归小说创作的余华。回到作品本身,更值得我们关注的问题则是:在这个名叫《兄弟》的长篇巨制中,作家余华是否正经历着无从回避的困境和尴尬?如果说它带给我们的失望是显而易见的话,那么这种“尴尬”又主要来自哪里?
  • 《新青年》与新时代
  • 《新青年》杂志诞生已经90年了。90年间中国的政治思想、文化生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中华民族的知识信仰风云层迭,学术文化截断丛流,用胡适的话来说,所谓“收他臭腐,还我神奇”。《新青年》翻开了中国思想文化史上新的一页.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
  • 委屈的经典——鲁迅杂文在1960—1990年代
  • 鲁迅的镜像——通过回忆鲁迅的文章谈鲁迅形象的变迁
  • 两万年文明下的“猫人”教育——读老舍的《猫城记》
  • 形式及意义的另一种探讨——重读《荷塘月色》
  • 翻译现代性:在悬置与聚焦之间——论革新时期《小说月报》对于俄国及弱小民族文学的译介
  • 城市空间、视觉媒介与女性形象——中国当代影视女星青春形象的历史渐变
  • 音乐剧中的故事
  • 圣诞节临近,北京地冻天寒,但娱乐的气氛却愈加浓烈,改用鲁迅先生的话来说,就是天空中也显出娱乐的气象来。各新闻媒体的娱乐版上,早已提前预告美国百老汇音乐剧《芝加哥》将来京演出,24、25、26日,连演三天,地点就在人民大会堂。
  • 1949-1976中外戏剧交流概论
  • 从1949年共和国建立到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由于当时弥漫全球的严重的冷战氛围,和新中国日趋严重的左倾教条与闭关锁国政策,新生的共和国与世界的联系极为艰难。与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情形相同,当时中外戏剧的交流也非常单一,主要是与苏联,以及以苏联为中心的“社会主义阵营”的其他社会主义国家。而在这个时期,中国与苏联的关系又经历了复杂多变的曲折过程。从1949-1957年前后的亦步亦趋,到1958-1966年前后的矛盾冲突,直至发展为1966-1976年前后的完全分裂。中国与苏联及其他国家的戏剧交流,也大致经历了这样几个发展阶段。
  • 承传与拓展——俄罗斯艺术教育中油画教学历史与现状
  • 论电子游戏艺术的特征
  • 电子游戏与电子游戏艺术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电子游戏艺术包括电子游戏,但并非所有的电子游戏都是艺术。电子游戏中的视频游戏、掌机游戏、街机游戏等由于缺乏叙事性、情感性和充分的交互性,只是一种单纯的娱乐形式。PC游戏(含单机游戏和网络游戏)中的运动类、射击类、赌博类、打斗类、赛车类、棋牌类游戏一般说来也只有娱乐功能。随着计算机多媒体技术的发展和网络的普及,PC游戏中的角色扮演类、策略类、养成类逐渐具有了强大的叙事能力和情感负载功能,借助游戏影像,通过游戏“交互”,人的情感得到了慰藉,心理需求得到了满足,娱乐上升到了艺术的层次。
  • 网络游戏产业的现状及趋势
  • 游戏产业是文化产业中的重要领域。当前,网络游戏产业已经成为备受各方关注的新兴行业。据英国市调公司Juniper Research的最新一份调查报告指出,预计2008年全球游戏市场的整体产值会到达350亿美金,而游戏产业也会成为全球最大的娱乐产业,重要性远远超过电影、音乐等产业。随着互联网在我国的普及,中国网民的快速增长,网络游戏在我国已经逐步兴起,并成为一个高利润、快速发展的产业领域。
  • “现代化”辐射下的民族文化抉择——以海南黎族为例
  • 记忆与变迁——从红色娘子军看海南女性文化
  • 海南岛民性格及文化的形成——以冼夫人为个案
  • 图腾崇拜与黎族妇女文面的关系
  • 黎族分布于海南岛西南部地区,属于我国西南少数民族中的一支,也是目前仍存在文身现象的少数民族之一。黎族的风俗是妇女文身文面,男子一般不文。据宋代范成大《桂海虞衡志·志蛮》记载:(黎族)“女及□即黥颊,为细花纹,谓之绣面,女既黥,集亲客相庆贺,惟婢获则不绣面。”
  • 文学:为人类构筑良好的人性基础(曹文轩)
    评《中国当代文学史新稿》(黄发有)
    以个案考察切入跨文化研究——评乐黛云先生主编的《跨文化沟通个案研究丛书》
    为什么需要英雄(赵启鹏)
    浙江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黄镇南·油画作品
    长篇小说专号
    [理论]
    现象与论争——关于2005年美学和文艺学研究的热点话题
    “日常生活审美化”论争中的价值问题——兼为“新的美学原则”辩护
    科学与文学:从“两种文化”看文学的祛魅(魏家川)
    有关80年代文学评价及其它——就《文学的祛魅》与陶东风商榷
    文学性真在疯狂扩张吗?——与陶东风教授商榷
    [评论]
    关于“新性情写作”——有关“80后”等文学写作倾向的试解读
    韩寒论(张丽军)
    郭敬明论(乔焕江)
    《兄弟》:岂止是遗憾(王达敏)
    《兄弟》:虚伪的“现实”(梁振华)
    [史论]
    《新青年》与新时代(胡明)
    委屈的经典——鲁迅杂文在1960—1990年代
    鲁迅的镜像——通过回忆鲁迅的文章谈鲁迅形象的变迁
    两万年文明下的“猫人”教育——读老舍的《猫城记》
    形式及意义的另一种探讨——重读《荷塘月色》
    翻译现代性:在悬置与聚焦之间——论革新时期《小说月报》对于俄国及弱小民族文学的译介
    [艺术]
    城市空间、视觉媒介与女性形象——中国当代影视女星青春形象的历史渐变
    音乐剧中的故事(周映辰)
    1949-1976中外戏剧交流概论(胡星亮)
    承传与拓展——俄罗斯艺术教育中油画教学历史与现状
    [现象]
    论电子游戏艺术的特征(汪代明)
    网络游戏产业的现状及趋势(张俊苹)
    [地方]
    “现代化”辐射下的民族文化抉择——以海南黎族为例
    记忆与变迁——从红色娘子军看海南女性文化
    海南岛民性格及文化的形成——以冼夫人为个案
    图腾崇拜与黎族妇女文面的关系(焦勇勤;孙海兰)
    《文艺争鸣》封面

    主管单位:吉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吉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张未民

    地  址:长春市自由大路509号

    邮政编码:130021

    电  话:0431-85643867

    电子邮件:wyzm80@126.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9538

    国内统一刊号:cn 22-1031

    邮发代号:12-99

    单  价:13.00

    定  价:15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