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文学理论三十年——从新时期到新世纪
  • 重建文艺学与当代生活的真实联系——文艺学学科合法性危机及其未来
  • 非物质遗产与文学中的文化认同
  • 美国人类学家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乡民社会与文化》一书中提出,较复杂的文明中存在着两个层次的文化传统,即所谓“大传统”(Great Tradition)和“小传统”(Little Tradition)。他所说的大传统指的是社会上层、精英或主流文化传统,而小传统则是指存在于乡民中的文化传统。大传统主要依赖于典籍记忆,尤其是文学经典所构造的记忆与想象而存在、延续。小传统主要以民俗、民间文化活动等“非物质”性的、活的文化形态流传和延续。
  • 网络文学的概念观察
  • 为阐述的清晰起见,我们大体可以根据人们对于网络文学的不同态度,把界定活动分成“认同取向”、“质疑取向”和“技术取向”三个类型。
  • 论网络艺术与青春文化的双向互动
  • 毋庸置疑,网络如今已在人类社会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信息、情感的互动和传递也因此打破了以往的传统模式,被赋予了更多新鲜、刺激、幻象和奇异的色彩。事实上,网络带来的影响远不止这些,有形与无形,精神与物质,文化与情感,这些都远远超越了我们的想象。网络的受宠,使得它以一种高科技的姿态傲视其他传播媒介,独领风骚。相对于网络的崭新,艺术是传统而古老的。然而依托于网络,传统艺术在这一空间找到了一片生存和发展的新土壤,人类五千年文明流传下来的艺术瑰宝和思想文化遗产借助这一新兴媒介得到新的诠释和发展,并被人类所接触和享用。艺术与网络的联姻,孕育出一种新的艺术样式——网络艺术。
  • 解构思潮的历史语境及文学形态
  • 如果要对“文革”后二十多年来的大众心理过程和意识形态过程作一个最简略的描述,那么只有“解构”一词才具有这种统摄性力量。在上世纪70年代末,当“解放思想”的口号由主流文化来倡导时,谁又会想到,按照既定的历史逻辑和文化逻辑,我们会迎来一个虚无主义呢?
  • “日常生活审美化”与“批判主义”迷误
  • 自世纪初年陶东风教授提出“日常生活审美化”论题以来,特别是近两年引起了学界的广泛瞩目,赞成者有之,反对者也不少,论争异常激烈。至今论争已告一段落,本文无意对这次论争作全面的梳理评述,只是就这次论争中呈现的一些重要问题作出自己的粗浅理解,以就教于学者方家。
  • 西方文学批评史研究在当代中国
  • 在《西方文学批评史研究的百年历程》(载《文艺理论研究》2005年第4期)一文中,笔者以乔治·圣茨伯利的《欧洲批评和文学趣味史》、维姆萨特和布鲁克斯的《文学批评简史》、韦勒克的《近代文学批评史》、艾布拉姆斯的《镜与灯》为重点评述对象,回顾了近百年来西方文学批评史研究的艰难历程与辉煌实绩。如果说追溯这段学术史是为了有所借鉴的话,那么,要切实推进我们的西方文学批评史研究,还必须对当代中国在这一领域的研究现状予以审视,以便提出具有前瞻性的研究策略。为此,我们不妨按照一种从微观到宏观的顺序,把西方文学批评史研究大致分为六个层面,即重要批评家研究、批评流派或思潮研究、专题批评史研究、断代批评史研究、国别批评史研究和中西比较诗学研究,从而有助于我们将这一研究课题作为一个系统工程来加以思考,其中任何一个层面的研究都将在这一构架内获得定位。
  • 中国新诗形式建构及其主要理论问题
  • 毋庸置疑,中国新诗在近百年的发展过程中已经取得了辉煌的成就。新诗以一种迥异于古典诗歌的表现形式见证了整个20世纪中国社会历史的风云变幻,在20世纪中国历史发展中起到了巨大作用。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中,它高举起科学与民主的旗帜,承担着思想启蒙的使命;在历次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它成为宣传的工具和鼓舞士气的号角;在建国后三十年中,新诗谱写出歌颂新的社会制度和人民幸福生活的新篇章;在与黑暗势力进行的斗争中,它成为刺向敌人的匕首和梭镖;新时期以来,它又应和着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时代的脉搏,记录着处于历史巨变中人们的心态和历史使命。新诗已经建立起了自己的语言、体式和修辞策略,以新的艺术姿态与中国古典诗歌划清了界限,显示出其独特的形式特征。新诗形式的形成,是20世纪中国新诗对于中国古典诗歌最大的超越,也是其最了不起的成就。
  • 先锋与常态——现代文学史的两种基本形态
  • 丰赡的文学之河与研究缺位——两组不对称的比较
  • 关于“反思百年文学史研究”的讨论
  • 一、从“重写文学史”到“重绘中国文学地图” 张未民(《文艺争鸣》主编):借这次来复旦研讨小说《兄弟》的机会,想跟复旦的朋友搞个座谈。其实这个题目在昨天的讨论会上已涉及到了,就是:批评的转型。比如当前的文学批评对文学已有诸多的不适应了,余华的《兄弟》在评论界引起的不同反应就可能是一个现象。当然余华有余华的问题,但是批评界也有自己的问题。比如对“80后”,比如对介入性的社会写作,像张平、周梅森,我们主流批评界往往置之不理。新世纪正是一个多元的文学真正到来的时代,但当80年代呼唤的这样一个丰富的多元的文学时代到来的时候,批评界反而有时候却对一些新的丰富的文学现象有着“纯文学”的傲慢与偏见。
  • 21世纪我们需要林语堂
  • 在20世纪中国作家中,鲁迅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他以文学创作的实绩、偏激但深刻的思维方式、坚硬如铁的精神,成为中国人的脊梁和“民族魂”。其他作家基本上都是围绕鲁迅这一轴心被认识、理解和评判的。如果从中国现代文学发展大势和文化革命的大局看,这无疑是正确也是很有意义的。但是,如果站在更高的层次,尤其站在人生智慧和人类文化命运的角度看,中国的20世纪则是一个被简化和遮蔽的世纪,文学的丰富性和文化的多元性并没有得以充分展开,许多作家基本处于缺席地位。林语堂就是一个典型例子,除了“语丝”期间,他被作为鲁迅的“战友”肯定外,其宏富、奇特、神秘而又博大的文学和文化世界,几乎被国人视而不见,甚至不屑一顾和嗤之以鼻。可以说,林语堂在20世纪中国生不逢时,是个不合时宜,也是个被严重忽略、误解和误读的人物。当历史进入21世纪,当战争、阶级斗争、贫困和死亡让位于和平、发展、对话与共存,鲁迅的意义虽然仍会持续下去,但一定不会定于一尊,而应该是众多作家的异彩纷呈。较能代表21世纪文学和文化精神的林语堂,当然不能再被历史尘封,而应该得到高度的重视和理解。那么,林语堂到底为21世纪提供了哪些宝贵的文学和文化资源呢?
  • 另一种文学史写作的可能性——编读札记
  • 40年代后期文学的历史定位问题
  • 在有关中国现代文学的叙述中,40年代后期是颇有点模糊的。目前通行的各种文学史著述都将其与从1937年开始的这一段历史捆绑在一起,统称“40年代”或“第三个十年”,而有一个时期,它还曾和1942年毛泽东“讲话”发表后的一段历史时间,共同构成一个单元,或以“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文学”的名义独立为一个单元。而不论其与另一些时期合为一个单元,还是独立设置,文学史对它的叙述总不脱某种含混、笼统、模糊的特点。之所以如此,应当说有不少的原因。而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或许是和研究者对这一时期的历史意义认识不清、对这一时期的文学状况的清理不足联系在一起的。
  • 论“五四”作家的哀悯情感
  • “五四”大多数作家都信奉一种人道主义理念,在这种以“普遍”和“真挚”为衡量尺度的思想原则下,他们理解的新文学的使命不仅是“表现个人对于环境的情绪感觉”,同时也是“扩大或深邃人们的同情与慰藉”。或许新文化运动期间陈独秀“以悲天悯人而执笔者,皆世界上可敬之文豪的赞语不一定引起太多人的注意,而新文学的尝试者一开始也未必个个怀抱文豪的雄心,可近十年的创作实践却一表明作家的哀悯情感已经渗人“五四”文学的肌理,并由此构成了“五四”文学灰色调的有机组成部分,展现出独特的沉郁苍凉的美感意蕴。
  • 对“启蒙者”的反思和除魅——鲁迅《伤逝》新论
  • 优待学生与反对版权——“五四”新文化大众化的努力
  • “人”的深化——启蒙视野中的现代婚恋短篇小说
  • 王蒙与苏俄文学研究二题
  • 在对王蒙小说的研究中,许多学者都注意到了幽默反讽这一语言特色:陈孝英在《论王蒙小说的幽默风格》中曾认为幽默是王蒙创作的“稳定色调”,曾镇南则高度评价王蒙的幽默“是政治智慧、人生智慧的一种瑰丽的结晶”,黄维墚在《王蒙小说〈布礼〉三读》中也感叹道:“幽默是王蒙的极爱啊!”。确实,在新时期的创作中,王蒙不仅创作出了许多以喜剧冲突构成全篇框架的纯幽默作品,如《说客盈门》、《买买提处长轶事》、《风息浪止》、《色拉的爆炸》、《莫须有事件》、《冬天的话题》等,而且在如《悠悠寸草心》、《布礼》、《蝴蝶》、《杂色》、《深的湖》、《名医梁有志》等这样的正剧小说中,也不乏幽默的成分和戏谑性的高谈妙论,令人捧腹。直至在近些年所创作的“季节”系列长篇中,他同样用的是调侃的、戏谑的、具有幽默戏剧色调的和狂欢激情的语言。正如他自己所承认的那样:幽默已成为贯穿他的作品的不可或缺的稳定因素。
  • 全球化·后殖民·民族电影——对中国电影“大片”的拷问
  • 文化精神与电影诗意——以霍建起电影中的诗意为例
  • 试论塞尚——一种艺术的辩证唯物立场解读
  • 从对立到融合——论悲剧和喜剧关系的演变
  • 论当前电影市场的“失衡”现象
  • 描绘过去几年的国产电影消费市场,“失衡”可能是一个比较恰当的词语。“撞车”、抄袭、雷同,成为近年来频频出现在报纸和电视台娱乐版面的热门词语。尤其是2006年,国内三大巨头导演无一例外地瞄上了宫廷题材。陈凯歌的《无极》首开了“宫廷政变”+“多角恋爱”套路的先河。而冯小刚的《夜宴》和张艺谋的《满城尽带黄金甲》讲述的都是发生在“后宫”的恩爱情仇的故事。同样有两代“谋女郎”扮演的母后和太子的“不伦之恋”,显示出当前电影市场题材的单一性及电影编剧想象力的整体匮乏。而且,这些古装片是真正意义上的古装片,与某些寓今于古、借古喻今,蕴涵了鲜明的现实精神的古装电视剧不同,“历史”固然只是一个故事背景而已,但它与现实也十分隔膜,难寻一丝‘觋实感”。在这些著名的“古装”大制作中,如果说。《英雄》还能让人对现实世界有一些依稀的联想和思考,那么。在《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中,人们已经看不到任何和生活的联系和指向。至于《无极》,在纠缠不清、令人眼花缭乱的爱情纠葛面前,那些一度成为陈凯歌品牌标记的虚无缥缈的哲学理念早已被消解地一千二净。可以说。当前电影市场上。绝大部分古装电影是彻头彻尾的历史“戏说”片,游离于现实之外。专注于编造白日梦式的爱情活剧。沉醉于营造极度封闭的情感空间,从而彻底实现了和现实生活的绝缘。
  • 纸上园林——走进孙君良宁静优雅的画中
  • 太湖的抒情——评电视文化片《烟波太湖》
  • 恪守小说之“小”——荆歌小说片论
  • 吴歌的魅力
  • 吴歌,即吴语地区的民歌民谣,它是江南水乡的天籁,吴文化的明珠。
  • 走近红氍毹——读《中国昆曲艺术》
  • 孤独的热爱 毁灭的温柔——海子《西藏》诗解读
  • [视点]
    文学理论三十年——从新时期到新世纪
    [理论]
    重建文艺学与当代生活的真实联系——文艺学学科合法性危机及其未来
    非物质遗产与文学中的文化认同(高小康)
    网络文学的概念观察(蓝爱国)
    论网络艺术与青春文化的双向互动(江冰;王蔓霞)
    解构思潮的历史语境及文学形态(阎真;唐恬)
    “日常生活审美化”与“批判主义”迷误(罗如春)
    西方文学批评史研究在当代中国(杨冬)
    中国新诗形式建构及其主要理论问题(陈学祖)
    [史论]
    先锋与常态——现代文学史的两种基本形态
    丰赡的文学之河与研究缺位——两组不对称的比较
    关于“反思百年文学史研究”的讨论(潘盛(;整理))
    21世纪我们需要林语堂(王兆胜)
    另一种文学史写作的可能性——编读札记
    40年代后期文学的历史定位问题(邵宁宁)
    论“五四”作家的哀悯情感(倪婷婷)
    对“启蒙者”的反思和除魅——鲁迅《伤逝》新论
    优待学生与反对版权——“五四”新文化大众化的努力
    “人”的深化——启蒙视野中的现代婚恋短篇小说
    [评论]
    王蒙与苏俄文学研究二题(朱静宇)
    [艺术]
    全球化·后殖民·民族电影——对中国电影“大片”的拷问
    文化精神与电影诗意——以霍建起电影中的诗意为例
    试论塞尚——一种艺术的辩证唯物立场解读
    从对立到融合——论悲剧和喜剧关系的演变
    [现象]
    论当前电影市场的“失衡”现象(丁莉丽)
    [地方]
    纸上园林——走进孙君良宁静优雅的画中
    太湖的抒情——评电视文化片《烟波太湖》
    恪守小说之“小”——荆歌小说片论
    吴歌的魅力(张晓玥)
    走近红氍毹——读《中国昆曲艺术》
    [短评]
    孤独的热爱 毁灭的温柔——海子《西藏》诗解读
    《文艺争鸣》封面

    主管单位:吉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吉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张未民

    地  址:长春市自由大路509号

    邮政编码:130021

    电  话:0431-85643867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9538

    国内统一刊号:cn 22-1031

    邮发代号:12-99

    单  价:13.00

    定  价:15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