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批评的空间
  • 西方文化思想界发动兴起的'空间转向'运动在20世纪后半叶的学术思想领域中具有重要的意义。空间转向作为当代文化思想范式转型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改变了传统的提问方式、思维方式、言说方式和解释方式,影响了当代哲学、社会学、历史学、地理学、文学理论、文化研究等学科的发展,动撼了人文社会科学的整体学术范型,不但为我们提供了一种空间化思考的理论方式,而且促进了多学科的交叉。
  • 周晓枫:穿行于感觉与冥想的曲径
  • 走进周晓枫的散文天地,仿佛穿行于一条铺满了感觉与冥想的曲径。这些感觉和冥想是属于周晓枫自己的,以其个体生命为本底,又以个人的方式呈示;从在体自我出发,又回到仪态万方的生命世界。由此成就了一个独特的可以被指称为散文家的周晓枫。
  • 视点下沉与散文的文体自觉——兼论夏榆散文创作的得与失
  • 闲书·闲人·闲心——沈宏非及其专栏体散文
  • 以人心丰富世界——王兆胜散文集《天地人心》
  • 格致散文启示录
  • 格致的散文是略嫌混沌的新世纪散文天宇中闪电般划过的光芒,只要目睹过的人就不可能将它忘记。那扭曲的光芒仿佛是深渺穹苍灵魂的绝叫,但又分明与遍布尘世众生身上的道道伤痕相感应,不可抗拒,刻骨铭心。格致一再用她利刃般的语言,划破生活表面的色彩,还原出世界和生命的令人惊叹的真实。在现实与历史、世俗与天堂、肉体与灵魂之间,格致用语言的黑色绸缎,铺出了一条迷人而诡异的道路,坚韧而孤独地寻找遗失在时间深处的生命
  • 任林举散文:回忆的意味
  • 任林举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已经出版散文集《轻云起处》、《说服命运》和长篇散文《玉米大地》。从这些作品看,回忆,在他的散文创作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在第一本散文集里,回忆还只是一些零零散散的有关亲人、少年、故乡的个人化书写,比如,《老家在井字》、《走不出的细雨如烟》、《想起妈妈》、《重温遥远的父亲》。这些文字虽然写得朴实、真挚,但也不过是我们在报章中经常看到的那类散文。从这些散文起步,到《玉米大地》,那种单纯的对往昔生活的记忆,已
  • 徐剑的西藏情怀
  • 读徐剑的散文,是从十年前开始的。他的散文创作和报告文学创作,关注的都是边缘和底层的群体,他认为这些群体中的人们,微小的社会影响力和话语权力的缺失,使他们最大限度地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且也最大限度地遮蔽了他们的困境。正是这样的原因,当下的有关"边缘"和"底层"和话语写作才集中地热了起来。但是,在很多作品表达中,作家们大多是坐在城市舒适的房间里想象着那个群体的苦难和不断地重复对苦难的书写。作为知识分子的作家们,忘记了更重要的是,许多作品只注重了边缘和底层群体生存和苦难的书写,而
  • 民间生活的精神梦游者——论黑陶的散文
  • 散文创新的向度与路径
  • 时下的中国文学普遍受人诟病,不满的情绪渐渐变成一种失望甚至绝望,因为某种程度上说,文学已失去了它应有的尊严、品质和魅力。散文的情形可能稍好一些,但存在的问题也是非常突出的。于是乎,试图进行散文变革的呼声甚高,"新散文"的出现可能就是其中的一种表现。但就目前的情况看,许多散文创新尚缺乏比较明确的方向和路径,不少作品往往不是在参照系、价值观、思维方式和文体本性上下功夫,而是沉溺于细枝末节的变
  • 来自美术的暗示
  • 波特罗式肥胖他的绘画给我带来强烈的惊讶和戏谑中的快意。我立即迷恋上了波特罗。没有谁的指向性像他那么夸张:对体积的浓厚兴趣。任性的波特罗,尊重自己偏执的爱好,无论女王、天使、水果还是动物,他赋予他们成熟到过盛的巨型。几十年,连续不断地,波特罗重复表现着圆滚滚的轮廓、球形的脸,充溢的脂肪把皮肤撑得红亮,膨胀得几近爆炸……由于肥胖,人物的五官被驱赶着集中到面部的
  • 解放“当代文学”
  • 解放"当代文学"?更确切地表达我的意思,是说,要将"当代文学"从目前的"学科"框制中"解放"出来。作为一个特定的中国文学概念,一个表达了当下的、鲜活形态的时间性文学意涵的概念,"当代文学"需要一种"解放"。十多年前,《文艺争鸣》杂志曾组织开展过一次主题为"当代文学研究的危机"的讨论,就是讨论"当代文学"作为一种学科概念的危机。如果说比较文学界常常讨论的"比较文学的危机",是对跨
  • 出走者
  • “忏悔”与“辩解”,兼论反思历史的方式——以巴金《随想录》为例
  • 痛切的情感记忆与不能对象化的《随想录》
  • 一、不能被对象化的痛感《随想录》全书的出版已整整二十年了,在这二十年里中国从社会到个人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外表看当下的语境早已与《随想录》时代迥然不同了,《随想录》应当成为一个历史文献接受"理性"的"公正"的评价了。但《随想录》似乎还不能这么早就作为文物来收藏,自发表以来,围绕着《随想录》的各种声音乃至"叽叽喳喳"不绝于耳,这表明了它并未退出我们的生活。各种赞誉姑且不论,批评的声音中这样的指责颇有代表性:"太浅薄了,从开始就不
  • 《随想录》的“春秋笔法”
  • 2005年10月,在第八届巴金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日本一桥大学教授、巴金研究专家坂井洋史尖锐地指出:"我从首届巴金研究会看到第八届,总觉得整个巴金研究界没有很大的突破,甚至可以说有点平庸。更严重的是,整个巴金研究界对突破这种平庸缺乏想法,这是个问题。"坂井洋史认为,读者对《随想录》感到陌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随想录》的叙述策略。"《随想录》的叙述是隐喻性的,如果对这个叙述策略感到陌生的话,对《随想录》当然也尝不出味道来。"那么,巴金在里面运用了什么样的叙述策略呢?《随想录》是一部什么样的书呢?对于《随想
  • 散文是在人间的写作——谈新世纪散文
  • 熊育群散文的审美世界
  • 当下,作品不断涌现的中国文学已进入一个可有可无的境地:可看,亦可不看;看了是那样,不看也没什么;看多了收获不大,少看一点倒也清静。有时,阅读甚至会变成一种痛苦:不要说佳作难觅,感动不在,而且到处充斥着虚假做作、俗不可耐、低级趣味和肮脏无耻。新出现的作者是如此,在文坛上享有盛誉的名作家也不例外。你得到的往往不是精神的丰实和提升,而是如空中的羽毛般向下坠落。这一现象的出现,当然原因多多,不过,最根本的一点还在于作家本身:他们许多人已变得越来越世俗、
  • 论祝勇的“新散文”创作
  • 近年来,"新散文"在一些杂志和一批新锐散文家那里是一个不断被强化的概念。祝勇作为其中的一员,不仅创作"新散文",而且以编辑出版和理论主张倡导着"新散文"的方向。他的长文《散文:无法回避的革命》即使不被当"新散文"的"宣言",至少也是其"新散文"观的完整表达。所以,了解他的散文观有助于我们进一步认识他的"新散文"创作。"散文领域几乎是一个丧失了艺术标准的领域。"这是祝勇提出散文"革命"的一个前提,"散文表现出
  • 谢宗玉乡土散文的双重叙述
  • 谢宗玉写小说,后写散文,但是他的散文超越其小说将可能成为'站着'的'经典'。'他在散文这种形式里所达到的文学纯度同高度应当得到社会的认可与佳评。他是潇湘之地一只飞得特别高的散文之鹰。'(何立伟语)他把小说部分地献给城市('谢宗玉的小说是浓墨重彩的都市风情画',李少君语),却把散文几乎全部献给乡村。他把对生活的独特感受、对语言文字的艺术敏感都倾注到远远的窑村。窑村,他生活和精神的气场,是他的乡土散文执著表现的对象。窑村是他的生命之源,也是他的艺术之源。
  • 对散文创作的一点感想
  • 最初我喜欢写小说,写散文完全是属于无意插柳。但我算是幸运的。我写的第一批散文就被《天涯》重磅推出,同时还配发了史铁生、张炜、迟子建、蒋子丹等著名作家的评论。从那以后,我才对散文创作有了些思考。在我看来,近百年白话文的发展,有点像武侠高手在练内功,像练那个乾坤大挪移什么的,一重一重地练着,现在已差不多到了最高境界,很多写
  • “新媒体散文”论
  • 崛起与命名自新世纪以来,市场经济惊涛拍岸,思想文化瞬息万变,带有强烈商业色彩与市民气息的大众文化迅速崛起,诸类报纸网络、杂志纷纷以先锋、嬗变的姿态成为中国现代媒体转型与公共空间拓展的重要范本,同时,被冠以新媒体散文的文类也随之弥漫众人视野,成为我们无法掩目的文学潮流。《羊城晚报》记者王义军说,2000年的新媒体散文真是花团锦簇,几乎所有的网站都在疯狂地刊发这些以'酷'自
  • 《山河入梦》与格非的近年创作
  • 如今的小说家中,一直坚持知识分子精神的大概已越来越少了。这不是危言耸听,在一个普遍狂欢的时代氛围中,美学气质也似乎影响甚至主宰了写作的内容,使之朝着迎合公共趣味的方向一路下滑。我不能说作家们已经‘集体蜕变",但至少他们好像都不太情愿承认自己作为一个写作者的"知识分子身份",因为这样的身份在今天既没有道德优势,也没有了美学优势,谁还稀罕有思想探求和深度喜好的、有严肃美学趣味的写作呢?
  • 《山河入梦》:乌托邦的辩证内蕴
  • 诗性与理想:激进历史叙述的起点《山河入梦》的主人公谭功达是梅城县县长,但小说叙写政治生活的笔墨,却并不多。小说叙事的主干集中于谭功达的私人生活,主要是他与白小娴、姚佩佩、张金芳、小邵等数位女性的交往纠葛。所以《山河入梦》虽然以政治人物为中心,书写官场和体制,叙述
  • 山河入梦,爱也入梦
  • 如果说早期的格非是以一位学习西方、刻意构建博尔赫斯式的迷幻花园的作家的话,那么今天,他则变成了一个寻找与传承本土小说传统、探寻与恢复中国式小说叙事、赋予小说以传统的美感神韵与悠远的民族灵魂的先锋。因此他也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不断超越自我的先锋。在中断小说写作家身份几乎十年之后,他在2004年推出的《人面桃花》可谓是一个明证,这部小说迷蒙而悠远的意境,曲折和感伤的格调使我坚信,它完成了一个“中国式的梦“。这或许也反
  • 《山河入梦》与格非的创作转型
  • 90年代之后,以形式反叛为标杆的先锋小说作家开始普遍遭遇叙事转型问题。90年代末,格非在《十月一日》这篇随笔中写道:"今天,在很多人的眼中,‘实验小说’似乎已经成了一个危险或可疑的名词……鉴于变化中的社会形态的纷乱程度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想,每一个人都在焦虑中重新确定自己在新的社会条件下所处的位置,舆论对于实验小说评价上的差异性和种种误会势所难免。"在此,格非清楚地认识到实验小说(这是先锋小说的另一个称
  • 都是辩解——《色·戒》和《我在霞村的时候》
  • 当代文学研究中的“40~70年代文学”
  • 一把40~70年代中国文学作为一个整体来考察,需要跨越一个圈外人很难理解的学术壁垒,那就是"中国现代文学"与"中国当代文学"这一专业限制。"当代文学"这个概念被建构出来之后"当代文学"就变成为一个与"现代文学"对等的概念,被用来特指1949年以后的中国文学。直到今天,这一学科分期仍然是我们从事"现代文学"与"当代文学"研究和教学的基本模式。
  • 论50~70年代家族叙事的隐形书写
  • 建国以后的土地改革与频繁的社会政治运动对家族制度造成了破坏性的影响,"50~70年代宗族被当作封建事物受到扫荡,作为宗族资源、载体的祠堂、族谱均被毁","没收族产、批判家族观念和某些负责人,令有组织的家族自行瓦解了,确切地说是令家族组织基本消失了。但因为中国之大,各地状况的差异,民族的众多,家族组织不可能在一个时期内绝迹……消失的是有形的组织,而无形的家族力量仍然潜存着。"社会政治生活中有形家族组织的解
  • 中国文学中“孤独”与“荒诞”问题
  • 20世纪中国文学具有存在主义倾向是目前学界已有的见识。但将存在主义视为20世纪中国文学的一种世纪性思潮却是有待开掘的话题。有鉴于此,笔者从创作主题入手即阐明"荒诞生存中的孤独存在"是20世纪中国存在主义文学创作的基本主题话语,以此作为对20世纪中国存在主义文学总体性论述的先行性探询。
  • 中国作家“梦之队”
  • 1958年10月,亚非作家会议在苏联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召开,中国派出作家代表团出席会议。塔什干,是一座充满浓郁的东亚风情的美丽城市,气候温和,树木葱茏,到处飘散着花草瓜果的清香。这是苏联第一次承办亚非两大洲作家的盛会,当局十分重视,整个塔什干挂满了彩旗,围绕中央广场新修的建筑物亦已落成,在著名的阿拜大剧院对面的那座宾馆,当我们到
  • 在母语中感激
  • 用汉语写作,我总是心存一份深切的、他人不知的感激之情。尽管呈现出来的文章中我似乎常常对它进行恣意的驱策,但在内心,在落笔的每一刻,对于汉语——古老而美丽的母语,我是虔敬的,缓慢的,惜福的。汉语于我,犹如私藏,犹如圣物。汉语是有限的。因为承载汉语的汉字,在《康
  • 钱锺书与周氏兄弟
  • 一许多研究中国现代文学史的人注意到一个现象,就是钱锺书在他一生的文字中,极少提到鲁迅,应当说,这个判断大体是可以成立的。鲁迅和钱锺书不是一代人,但因为鲁迅在中国现代文化史上的地位太重要,一切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中国知识分子,很少有不和他发生关系的,就是没有直接关系,也有间接关系,没有间接关系,也极少有在文章中不曾提到过鲁迅的,特别是在1949年以后,中国知识分子中,从不提鲁迅的,钱锺书可能是极少的例外。
  • 与无限交流
  • 兔年运程公元1999是农历的卯兔年。我不属兔。我的属相与兔相害。从这个角度,兔年与我并无利益,甚至有损伤。我得加小心才是。来自卦书上的劝告是:步步为营、谨口慎言、宜守不宜攻……每个词都从我的前途上回过头向我描述路况。在1999我要中规中矩,别做危险动作。最好缩小,缩至最小,小到飞临我命宫中的卷舌、披麻、病符、小耗等凶星
  • 重新认识和界定散文
  • 现在的散文概念很混乱,几乎什么都可以算做散文。由于散文的文体特征不是太鲜明,还没有哪种文体像散文这样可以各自诠释一通。这跟传统与历史有关。按照中国古代的文学观念,"散文"即除诗歌(韵文)之外的一切文学或文章。白话散文出现后,散文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文体净化,但20世纪90年代出现的"大散文"与"小散文"之争.以前者的得势告终。其恶果之一就是文学性遭到了贬低,审美成为非常不重要的追求。审美是艺术的宗教,
  • 守住散文,守住灵魂的天窗
  • 文学对于我,最初的承诺,可能非常的单纯,就是一种表达和抒发。而散文,在所有的文学形式里,于我来说,又是最直接、最亲切、最契合的一种形式。当我进入散文的思考与书写状态时,就如同进入了一种"说话"状态。因为生来比别人欠缺一种能力,不善于用语言与别人沟通或表达自己的内心感受,所以我一直依赖着散文,靠它把我内心里那些无以诉说的话语记录或书写下来。我认为那是一种需要,是一种最简单、最没道理也是最顽强的心灵引力。
  • 字可以不写,饭总是要吃的
  • "写实主义"是一个文学术语,可能不太适用于专栏。"写食主义"本来就是拿"写实主义"来开玩笑的。毋庸置疑,那是我进行造句练习的素材之一。其实名称只是个单纯的技术问题。我好像是说过在饮食上最好"少谈些主义,多吃点好的",不过那是玩文字游戏,随口说说罢了,真的不必当真。
  • 设想一种写作像河流中的礁石
  • 从某个时刻开始,黑暗成为我书写的主题。我反复接近它们,从不同的方向切进,在黑暗之中深入而浅出。我以为它是个人的,私性的。那些黑暗沉积在我内心里,深隐在我的意识和精神里。我重回生活过的矿区,重回成长的黑暗的岁月。那些远离我多年的狭隘逼仄的矿场,再次回到我书写的现场;那些在黑暗中如云烟般消逝的生命
  • 西藏:我的前世今生
  • 《文艺争鸣》杂志的朱竞老师让我写一篇关于散文创作的体会,我想了想,还是不敢多谈。虽然近年来,我写了几十万字的散文作品,也获得了一些好评,但让我最难忘、体会最深的还是我写完《东方哈达》这部作品时的感受。记得当我敲下《东方哈达》最后一个句号后,我仿佛从昆仑山、唐古拉远行归来,醉氧般地深睡了
  • 散文天空中的绚丽星光——关于90年代思想散文的考察
  • 生活的积淀与创作的激情——关于《汤汤金牛河》的创作
  • 全国首届师范大学美术院校名师油画作品邀请展
  • 艺术的传承与延伸——全国首届师范大学美术院校名师油画作品邀请展学术研讨
  • 思考和书写的艺术
  • 著名建筑师里勃斯金德在《破土:生活与建筑的冒险》一书中记录了2004年他的丹麦犹太博物馆在哥本哈根落成时与记者的一段对话:"里勃斯金德先生,您的建筑作品完全没有直角。"一个丹麦记者如此评论。"完全没错。"我回答。"是怎么设计出来的?"他问道,"连地板都没有一个直角的角落。"这位记者继续追问,听起来有点动气了。我尽量安抚他:"您晓得,您生活在民主国家。"我说:"除了直角之外还有359个角度,干吗要坚持直角呢?"。
  • 当代经典艺术与时代环境
  • 在当代画坛寻找并发现"经典",给以文献性的总结,会带来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也许因为近距离的原因,但它毕竟反映出了一个时期绘画的一些基本的或本质的方面,而相对于其它时期的绘画而言,它的与众不同的特殊性,以及在整体格局中的位置和意义,都必然成为这个时代不可替代的标志。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不是人为的结果,而是自然年代和艺术年代之间一种奇妙互动共生的结果——这就是"当代经典"的真正意义。
  • 城市建设与文化生态问题
  • 在建设生态化城市中,我们曾经热切地关注了自然生态保护问题,使城市化进程有了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思想理论。但是,在建设生态化城市中,是否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城市文化生态及其保护问题呢?城市是人类生存与生活的空间。城市化进程的可持续性发展,不仅需要自然生态形成人类生命存在的环境资源,也需要文化生态为人类生活建构精神生存的条件。缘此,本文以生态学理论为思维起点,提出现代化城市建设中的文化生态问题,并探讨在城市规划与建设中如何保护城市文化生态,及其如何使文化生态在城市化进程中可持续发展的思想。
  • 知青故事的中国叙述——评杨剑龙的长篇小说《汤汤金牛河》
  • 知青生活的亲历性叙事——评杨剑龙的长篇小说《汤汤金牛河》
  • 林斤澜论——一种独特的“感受”美学
  • 论《一个冬天的童话》——“冲突”的转换和“自我”的重建
  • 《困豹》:困境中的自救与他救
  • 俗话说“十年磨一剑“。赵剑平磨剑十七年,奉献出他的长篇小说《困豹》。学者孟繁华曾说:“《困豹》是一部描写当下中国偏远乡村生活的小说,是一部借助生态环境的危机,表达或示寓乡村中国生存困境和精神困境的小说,是一部以独特和深刻的方式阐释中国问题和矛盾的小说,抛弃了颂歌和赞美诗,以敢于说出真相的决绝创作出的杰作。在当下的文学语境中,如何以文学的方式正确地阐释中国,几乎是所有作家面对的共同困惑。“潜心研读,细细品味,被深深打动的是那只豹
  • 《她是一个弱女子》的当代意义
  • 新世纪以,对郁达夫小说的阅读和研究一直方兴未艾。当代学者以郁达夫小说为个案进行研究和探讨,还是有相当重要意义。郁达夫小说以其大胆的袒露和近乎直白的表述登上文坛。自'《银灰色的死》到《出奔》五十篇左右的小说中,属于自叙传的小说的就有近四十篇',而且大部分小说就'直接取材于他本人的经历、遭遇、心情'。作为一个极富有爱国主义情感的作家,郁达夫不仅以裸露自己的灵魂的真诚来挑战虚伪的封建
  • 一次关于记忆的极致抒写——读张悦然的《誓鸟》
  • 雕塑艺术:情感与生命的体验——对地域传统图式原型的思考与研究
  • 批评的空间(谢纳)
    周晓枫:穿行于感觉与冥想的曲径(丁晓原)
    视点下沉与散文的文体自觉——兼论夏榆散文创作的得与失
    闲书·闲人·闲心——沈宏非及其专栏体散文
    以人心丰富世界——王兆胜散文集《天地人心》
    格致散文启示录(毕光明)
    任林举散文:回忆的意味(黄忠顺)
    徐剑的西藏情怀(甘以雯)
    民间生活的精神梦游者——论黑陶的散文
    散文创新的向度与路径(王兆胜)
    来自美术的暗示(周晓枫)
    解放“当代文学”(张未民)
    出走者
    “忏悔”与“辩解”,兼论反思历史的方式——以巴金《随想录》为例
    痛切的情感记忆与不能对象化的《随想录》(周立民)
    《随想录》的“春秋笔法”(罗四鸰)
    散文是在人间的写作——谈新世纪散文
    熊育群散文的审美世界(王兆胜)
    论祝勇的“新散文”创作(郭冰茹)
    谢宗玉乡土散文的双重叙述(吴玉杰)
    对散文创作的一点感想(谢宗玉)
    “新媒体散文”论(杨汤琛)
    《山河入梦》与格非的近年创作(张清华)
    《山河入梦》:乌托邦的辩证内蕴(谢刚)
    山河入梦,爱也入梦(安静)
    《山河入梦》与格非的创作转型(李敏)
    都是辩解——《色·戒》和《我在霞村的时候》
    当代文学研究中的“40~70年代文学”(曾令存)
    论50~70年代家族叙事的隐形书写(曹书文)
    中国文学中“孤独”与“荒诞”问题(杨经建)
    中国作家“梦之队”(玛拉沁夫)
    在母语中感激(黑陶)
    钱锺书与周氏兄弟(谢泳)
    与无限交流(格致)
    重新认识和界定散文(熊育群)
    守住散文,守住灵魂的天窗(任林举)
    字可以不写,饭总是要吃的(沈宏非)
    设想一种写作像河流中的礁石(夏榆)
    西藏:我的前世今生(徐剑)
    散文天空中的绚丽星光——关于90年代思想散文的考察
    生活的积淀与创作的激情——关于《汤汤金牛河》的创作
    全国首届师范大学美术院校名师油画作品邀请展
    艺术的传承与延伸——全国首届师范大学美术院校名师油画作品邀请展学术研讨
    思考和书写的艺术(王铁军)
    当代经典艺术与时代环境(苏晓民)
    城市建设与文化生态问题(周绍斌)
    知青故事的中国叙述——评杨剑龙的长篇小说《汤汤金牛河》
    知青生活的亲历性叙事——评杨剑龙的长篇小说《汤汤金牛河》
    林斤澜论——一种独特的“感受”美学
    论《一个冬天的童话》——“冲突”的转换和“自我”的重建
    《困豹》:困境中的自救与他救(孙建芳)
    《她是一个弱女子》的当代意义(郑薏苡)
    一次关于记忆的极致抒写——读张悦然的《誓鸟》
    雕塑艺术:情感与生命的体验——对地域传统图式原型的思考与研究
    《文艺争鸣》封面

    主管单位:吉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吉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张未民

    地  址:长春市自由大路509号

    邮政编码:130021

    电  话:0431-85643867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9538

    国内统一刊号:cn 22-1031

    邮发代号:12-99

    单  价:13.00

    定  价:15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