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中国艺术珍品·任伯年书画
  • 说说萧红,说说李泽厚——兼说“为生活立心”
  • 熟悉中国当代思想学术吏和文学史的人们,无论具有怎样的想象力,恐怕也不会将萧红和李泽厚捏到一起。
  • 萧红写了两部生死场——作家被时代浸袭与原态写作的回归
  • 2011年,是作家萧红诞辰100周年,如果她能活到今天,恰好是一位百岁老人。作为作家萧红的一生不停歇地抗争命运,并节节败退。作为作家,这一结局几乎应和重演了她作品的宿命主题。
  • 搏击在虚空中——《呼兰河传》阅读札记
  • 几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得到一部影印的40年代寰星书店版《呼兰河传》。繁体竖排,土黄书面,仿佛呼吸得到“沦陷了的满洲”粗糙而荒凉的土地气息。和许多人一样,我对数十年来文学史界给予萧红的阐释不太感到满足。迄今,史界主要给萧红勾勒了“四重面孔”:东北抗日作家、国民性批判者、乡村女权主义者、“还乡者”,但我仍感到萧红还有另外的更重要的东西尚未被揭示出来。
  • 溃败:现代性劫掠中的历史图景——论萧红叙事的基本视角
  • 萧红生长的时代,正遭逢现代文明以铁血为先导强行登陆古老大地最严峻的时刻,整个民族都承受的“三千年历史未有之变局”的剧烈震撼,发展到亡国灭种的危急关头,而她世居的故乡呼兰地处北部边陲,更是首当其冲地承受着这一现代性劫掠的历史混乱。北方沙俄的“黄色俄罗斯”迷梦,东瀛以“满洲为日本生命线”的扩张野心,都使这块沉睡多年的沃土警醒过来;
  • “持久力”和“亲切感”——两代研究者关于萧红的对谈
  • 萧红研究的缘起 张莉:葛浩文先生您好,很高兴能有这样一个机会和您讨论萧红,您是最早研究萧红的外国学者,您的《萧红评传》在整个萧红研究领域具有里程碑意义。80年代后期的研究者们,读萧红大都要从这本书开始。而就我个人而言,您和您的研究都曾给予我的学术成长以深刻影响。
  • 一个作家的重生——关于萧红的当代文学影响力
  • 萧红的生命短暂,这使她丧失了很多机会:她没有呵能完成她的半部红楼和《马们乐》;她没有可能成为我们文坛的世纪祖母,膝下有儿孙绕膝;她没有机会重忆当年的情感私密,以使未来的遗产执行人一年又一年地制造出版“炸弹”,粘住读者们的“八卦”之眼;
  • 野草一样的童年
  • 遇到萧红,是1986年。这一年3月,我在《上海文学》上发表了短篇小。说《小窗絮语》,小说写一个青年在城里读了两年书之后再回到乡下家里的烦恼心绪,她闻不惯乡村恋人身上浓烈的化肥气味,听不惯奶奶、父母哥嫂随地吐痰的声音,
  • 名字里面的故事——关于萧红
  • 这个乳名荣华,学名秀环,大名张乃莹的女孩子,本来应该遵从长辈的期望,成为地主太太、小官吏妻子,或者乡间殷富人家的主妇的。
  • 悲惨的人生 温暖的写作——写给萧红百年诞辰
  • 萧红的一生,泛泛而言是很惨的,短命,穷困,奔波,她从十九岁离家出走,这一走便再没回头——中间辗转回去过一次,和未婚夫住在哈尔滨的东兴顺旅馆,后来怀孕,未婚夫出逃,引出著名的“萧军救美”一段。
  • 女人的天空是低的
  • 我最早读萧红应该是1998年,她的一本散文集,书做得比较糙,没留下多少印象。2002年我开始写小说,将一篇千把字的开头给朋友看,反馈说有萧红气质。我这才去找萧红的小说来读。说实话,没被惊着,只是心潮暗涌,荡气回肠,久久不能平复。
  • 时间秤
  • 艺术的高下优劣,其实只有一个衡量标准:时间。时间这杆秤是天地间最宏阔且又是最精准的。以它来度量苍莽长河或是当下一瞬、度量古人、前辈或是此际的你我他,一切莫不了然,莫不心平气和,顿去骄躁二字。
  • 女人没有故乡——写在萧红先生诞辰百年
  • 一、别看清楚 地图上也是这么说的,我是离萧红的出生地最近的女作家。她家院子里长出的那些蒿草,我家的院子里也在长着;她家窗下夏天开着马舌菜花,我家的窗下也开着的。
  • 人间腊月天
  • 几年前,和一个湖南籍的年轻作家吃饭。听说我是哈尔滨人,他说我最喜欢你们那儿的肖恒。我对他的口音不熟悉,很有些费解地问,那个叫肖恒的写过什么?多大了?我怎么没听说过?
  • 萧红:凄绝的叛逆
  • 20世纪初期的女性作家们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逃离”几乎是为当时所有女作家所涉猎过的主题。这是女子写作过程中真正意义上的“破开”,是对传统限定的女性身份的一次打碎和撕裂。
  • 萧红在福昌号屯
  • 萧红在1931年为逃婚与其表哥陆哲舜前往北平。呼兰家乡谣言四起,在家庭断绝经济来源的逼迫下,陆哲舜不顺萧红的反对,与家庭妥协,无奈的萧红也被未婚大汗恩甲带回了呼兰家乡。
  • 信息时代的文学星辰——网络上的萧红现象
  • 萧红,以一部《生死场》崛起于中图文坛,其后又有《呼兰河传》等名篇问世,她的写作始终围绕着人类的生存,坚持个性解放,在细腻的字句中,感受到一种生命的宽广与宁静,加之传奇的人生经历,使这位:兰十年代的左翼女作家获得无数声誉。
  • 文化错动中的人生悲凉——《小城三月》的时空体形式
  • 20世纪30年代的东北沦陷空间中,流民生涯加上个人运命遭际,使萧红敏感于时空的转换。她擅长运用不同的时空体形式,完成作品的意义表述。巴赫金在《小说的时间形式和时空体形式——历史诗学概述》中这样定义时空体:
  • 人激愤的感叹到悲凉的陈述——论萧红标点符号的使用与情感形式的演变
  • 在萧红的作品中有一个值得我们注意的现象,自1933年萧红在《困际协报》的《薪年增刊》上发表小说《王阿嫂的死》步人文坛后,在她初期的创作中感叹号的使用多得超出常规,随着年龄增长、创作数量的增多,感叹号的使用呈递减趋势,句号的使用在逐渐增加。这样一种特殊标点符号在使用上二的明显变化,为我们探索萧红的心灵提供了一个视角。
  • 素描李泽厚
  • 看哪,李泽厚这个人! 他实在是很‘特别”,以至于说他的时候,真不知从何下嘴。今年八十又一的他,曾拒绝给他搞任何庆生的仪式,但是在内心,作为晚辈的我和“我们”这一代,仍在默默地在向这位“尚且年轻”的老者致敬!
  • 李泽厚与“审美代启蒙”
  •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史称“初春解冻时节”。可事实上,究竟如何解冻,或者从那一块冰层破起,当时真叫人颇费周章。
  • 中国当代思想的困境与出路——评李泽厚哲学与美学的最新探索
  • 中国当代思想已经意识到了自身的困境并寻找出路,李泽厚的哲学与美学的探索正是被这种思想的现实所规定,但他的思索究竟是新的“出路”还是新的“困境”?
  • 本体之情与生存的诗性言说——论李泽厚的“情本体”
  • “情本体”是李泽厚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提出并在近20年来全力阐释的本体论概念。
  • 生活美学:书写中国美学史的新视角——兼论李泽厚的中国美学研究
  • 近几年来,美学与艺术领域的生活论转向端倪初现,生活美学日益受到关注。以往的中国美学史研究,举其大端,可分为审美思想(意识)史、审美范畴史与审美文化史三种范式,本文认为,生活美学可以为中国美学史研究提供一个新视角。值得指出的是,前三种范式与生活美学自有相关互渗之处。基于此,本文首先对李泽厚的中国美学研究进行简要评述,探讨其中涵摄的生活论倾向,并就如何以生活美学的视角研究国美学史提出一点思考。
  • 中国“生活美学”研究的新兴——2010年“生活论转向”研究综述
  • 2010年,“生活美学”研究在中国得以新兴。这种新兴的标志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在北京召开第18届世界美学大会(The 18th International Congress for Aesthetics)上开设了“传统与当代:生活美学复兴”与“日常生活美学”的两个专题会场,得到了国内外学者们的广泛关注;
  • 生活论与生态美学——关于艺术的终结命题
  • 从上一世纪90年代起,在国外学术思潮和全球环境现实境遇的影响下,国内兴起了生态美学。
  • 关于消费主义与身体问题的对话
  • 东风教授:你对于我的选题提出的建议非常好,我忽略了女性主义批评。这可能是因为,女性主义批评我一直不大喜欢,感到理论的复杂程度没有达到我为之迷恋的程度,有关方面的书,也凑得很少。
  • 我们把海德格尔引向何方?
  • 当下国内文艺学界海德格尔再次成为争鸣的焦点人物:一部分人接受了以海德格尔为肇始的现代思想的熏陶,不断地在各自的领域内进行解构与重建;另一部分拒绝这种影响,坚持后现代之前的学术与意识形态立场。肯定或者否定海德格尔就成了两种学术立场进行斗争的主要方式。
  • 汉语新文学的文化伦理意义
  • 一、问题的提出 汉语新文学作为学术概念提出以后,得到了学术界朋友的肯定和鼓励,也受到了一一些怀疑与商椎。
  • 另类镜像:上海小报视域中的张爱玲
  • 张爱玲与20世纪40年代上海小报的关系,在张爱玲研究史上应该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这不仅因为张爱玲在四十年代的“传奇”与“流言”让小报大感兴趣,并在报端大加调侃;
  • 构建“引领性文学平台”——港版《文艺生活》月刊与读者型文学社团的出现
  • 《文艺生活》月刊是著名作家、编辑人司马文森(1916-1968)在1941年9月创刊于桂林的一份有全国性影响的大型综合性文学杂志。在战火纷飞的40年代,《文艺生活》月刊几经休刊复刊周折,历时近十年,辗转桂林、广州、香港三地,共出版58期。
  • 推新促变的热评家——论白烨的文学评论
  • 一、热评家与冷评家 批评家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分类。从职业身份来看,有学院批评家和非学院批评家之分;从与体制的关系来看,有体制内批评家和体制外批评家之分;从性别角度看,有女权主义批评家和非女权主义批评家之分;
  • 批评家白烨
  • 认识白烨二十多年,后又是研究室同事。有时回想起来,我会惊讶于从那时到现在,他看起来几乎没有怎么变,不知道是否距离近、接触多所致。
  • 80后写作:从文化到文学——白烨文学批评感言
  • 进入21世纪以来,80后写作作为文学现象受到批评界和研究着的关注,看起来是从白烨开始的。白烨发表于2005年的《“80后”的现状与未来》一文,是作为文学批评家的他与80后展开对话的重要标志。
  • 回到现场:观察与言说——白烨文学批评印象
  • 一、“文学现场”与问题意识 新闻报道讲求“我在现场”,法律作证重视“我在现场”,我眼中的“文学现场”除了与新闻和法律有同样的意义指向外,更看重的是文学批评家的“在场状态”。为何如此强调?
  • 我与“80后”——《我看“80后”》后记
  • 到2010年,文学进入新的世纪已经整整10年。以“80后”为主体的青春文学,也意气风发地走过了10年;而我自己对于他们的文学追踪,也不知不觉地进行了10年。
  • 人性局限性之拷问——从周朴园形象的演出看《雷雨》创作的超现实本意
  • 自《雷雨》1934年在《文学季刊》上发表,尤其是1935年被搬上舞台后,关于人物形象和戏剧主题等问题的讨论引人瞩目,呈现出一种众说纷纭的态势,其中对周朴园的分歧和争议最大。
  • 二人转:自毁与自生
  • 二人转在今日中国,出现几多:剧场演出多,演员赚钱多,春晚露脸多,褒贬争议多。
  • 中国电影中的若干意象分析
  • 在中国电影的镜头中,有着许多独特的意象构造,它们深受佛教文化的影响而体现出了浓浓的佛味和禅趣。
  • 康巴藏戏:叙事方式与文化精神
  • “吸收了康地古往今来的一切艺术因素”的康巴地区藏戏艺术,“兴起虽只有一百多年,但繁衍发展已成独特风格,康巴戏虽自西藏传来,却已脱胎换骨,别具薪资。”
  • 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四川画家张大千绘画思想论略
  • 四川画家张大千在世界画坛享有盛誉。今天,研究其绘画思想不仅对我们继承其丰富的艺术财富极为重要,同时对我们进一步评价其艺术有着重要价值。
  • 民间年画中的绘画叙事形态
  • 在民间文学中,“叙事”是一个在各类文体内都普遍存在的重要元素。民间叙事与作家书面叙事的区别主要体现在承载叙事的传播手段上,前者是口头传播,后者是书面传播。但是这样的区分也仅仅体现在文学传播这一范围。
  • 叛逆与回归——海明威与沈从文对读
  • 将海明威与沈从文并置一文加以讨论不免会给人留下突兀的印象,因为多年以来,海明威这位蜚声20世纪世界文坛的伟大作家带给读者与评论界的主要印象是永不青败的“硬汉”形象、简约深刻的“冰山”风格或两次世界大战留下的战争创伤,
  • “美国华裔文学”的概念界定
  • 美国华裔文学研究从20世纪60年代起,至今已经有五十年的历史。
  • 中国艺术珍品·任伯年书画
    说说萧红,说说李泽厚——兼说“为生活立心”(张未民)
    萧红写了两部生死场——作家被时代浸袭与原态写作的回归(王小妮)
    搏击在虚空中——《呼兰河传》阅读札记(张均)
    溃败:现代性劫掠中的历史图景——论萧红叙事的基本视角(季红真)
    “持久力”和“亲切感”——两代研究者关于萧红的对谈(葛浩文[1] 张莉[2])
    一个作家的重生——关于萧红的当代文学影响力(张莉)
    野草一样的童年(孙惠芬)
    名字里面的故事——关于萧红(金仁顺)
    悲惨的人生 温暖的写作——写给萧红百年诞辰(魏微)
    女人的天空是低的(盛可以)
    时间秤(鲁敏)
    女人没有故乡——写在萧红先生诞辰百年(格致)
    人间腊月天(马小淘)
    萧红:凄绝的叛逆(徐坤)
    萧红在福昌号屯(董娜)
    信息时代的文学星辰——网络上的萧红现象(席丹)
    文化错动中的人生悲凉——《小城三月》的时空体形式(赵坤)
    人激愤的感叹到悲凉的陈述——论萧红标点符号的使用与情感形式的演变(王琳)
    素描李泽厚(刘悦笛)
    李泽厚与“审美代启蒙”(张志扬)
    中国当代思想的困境与出路——评李泽厚哲学与美学的最新探索(彭富春)
    本体之情与生存的诗性言说——论李泽厚的“情本体”(张文初)
    生活美学:书写中国美学史的新视角——兼论李泽厚的中国美学研究(李修建)
    中国“生活美学”研究的新兴——2010年“生活论转向”研究综述(陈思勤)
    生活论与生态美学——关于艺术的终结命题(张冰)
    关于消费主义与身体问题的对话(陶东风[1] 朱国华[2])
    我们把海德格尔引向何方?(刘旭光)
    汉语新文学的文化伦理意义(朱寿桐)
    另类镜像:上海小报视域中的张爱玲(肖进)
    构建“引领性文学平台”——港版《文艺生活》月刊与读者型文学社团的出现(王丹[1,2])
    推新促变的热评家——论白烨的文学评论(李建军)
    批评家白烨(李洁非)
    80后写作:从文化到文学——白烨文学批评感言(解玺璋)
    回到现场:观察与言说——白烨文学批评印象(江冰)
    我与“80后”——《我看“80后”》后记(白烨)
    人性局限性之拷问——从周朴园形象的演出看《雷雨》创作的超现实本意(陈希)
    二人转:自毁与自生(王红箫 程革)
    中国电影中的若干意象分析(高飞)
    康巴藏戏:叙事方式与文化精神(袁联波)
    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四川画家张大千绘画思想论略(邓国军 罗宗良)
    民间年画中的绘画叙事形态(鲜益[1] 汪代明[2])
    叛逆与回归——海明威与沈从文对读(关晶)
    “美国华裔文学”的概念界定(董美含)
    《文艺争鸣》封面

    主管单位:吉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吉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张未民

    地  址:长春市自由大路509号

    邮政编码:130021

    电  话:0431-85643867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9538

    国内统一刊号:cn 22-1031

    邮发代号:12-99

    单  价:13.00

    定  价:15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