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中国艺术珍品·吴昌硕书画
  • 文学研究的范式、边界与媒介
  • 媒介的变化是文学艺术变化的直接诱因和强劲推力,而文学艺术的改变必然会引起文艺理论观念的变迁和学理范式的裂变与更替。昔日的文艺学边界是基干歌乐舞口头说唱艺术和书写印刷时代“原子式”文艺存在方式日渐形成和积累起来的,是那个历史时代特定艺术活动形态、特定媒介方式的观念表达和理论积淀。从“杭育,杭育”派的劳动号子,
  • 新世纪十年长篇小说四论
  • 新世纪文学走过了十年。人们已经接受了新世纪文学这一新的概念,认识到新世纪文学不仅是一个时间概念,更是一个文学史概念,文学在新的世纪里提供了不少值得关注的新要素和新景观,如底层文学、打工文学、“80后”写作、网络文学,等等,而这一系列新的文学现象展现了当代文学的文化背景逐渐发生的变化,从以往的时间焦虑转向了空间化的追求和表现,因此,兼容并蓄是新世纪以来当代文学最突出的特征。
  • 新世纪十年:中篇小说论要
  • 2011年的春天,北方持久干旱,日美、韩美在联合军演,日俄北方四岛主权之争不断升级,埃及、利比亚局势动荡,中国动用陆海空力量撤侨,从欧洲左派领袖到国内精英.密切关注世界政治格局变化;在国内,“两会”即将召开,代表们已经启程陆续抵京.“十二五”是政治生活的核心话题;在文化领域,
  • 短篇小说·生活图谱·代际差异——新世纪文学十年观察之三
  • 新世纪文学已历时十年,从作家队伍到作品数量,都呈现出几何等级的增长。但短篇小说似乎是个例外。无论创作队伍还是作品数最,都难尽人意。毕飞宇曾不无调侃地说,如果将小说比作一个形销骨立的人,它之所以还能够勉强地站在那里,长篇小说给出了非常吃力的支撑,“至于短篇小说,即使它还活着,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植物人”。
  • “复调”与“复式”:新世纪十年报告文学观察
  • 历史以自己本有的步墟行进着。迎接21世纪到来的种种情景还在目前,它却已经走过第一个十年。世纪之新,是否就意味着存在之新,现在要对此作一整体性的回答,可能是困难的。至少新世纪十年的若干存往,它更多的是一个时间的范畴。就文学而言,“新世纪文学”的命名,在我看来其意义主要是技术性的。
  • 2000年:一个时间点的分野——兼论“革命历史叙事”在新世纪十年文学中的衍变
  • 一、一个时间点与一种叙事题材 关于新世纪十年文学,陈思和先生曾有一个很有见地的观点,认为贾平凹、莫言、王安忆、张炜、韩少功、林白、阎连科、张承志、苏童、余华、李锐等这样一批五十年代出生、并且在八十年代就初具文学影响的作家,较之前几辈作家那不无短暂的创作周期,
  • “苦难”中的现实精神——新世纪底层文学的乡村叙事
  • 九十年代以来,中国市场经济改革进入快车道,国家经济实力与日俱增,城市化发展日新月异。然而,乡村的发展却陷入了困境,农村自然人文生态日益恶化,乡村底层人陷入苦难的生存境遇。一些作家把目光投向了那片热土,他们用尖锐的笔触书写着当代农民的悲剧命运和苦难人生.以写实的手法向我们展现了恶劣的自然人文生态给农民带来的物质的贫困与精神的困顿。
  • 历史书写的困境和可能——《古炉》三人谈
  • 现代的古典写作 杨庆祥:新世纪以来历史写作面临着两难之境,一是如程光炜所言,作家们尤其是一批比较重要的作家都意识到,必须写历史才能出大作品,而另外一方面,怎么去写历史,怎么去处理当代那些重大的历史事件和历史记忆又是非常困难之事。包括莫吉、王安忆、贾平凹、阎连科等作家这几年的创作实际上都在这种两难之境中挣扎。
  • 保持“浪漫”是人类对于成长悲剧的本能反抗——从“古船”到“高原”的文学对话
  • 张丽军:我在20世纪90年代上大学期间,读到您的《古船》极为震惊。即使20多年过去了,我和一些70年代的文学研究者谈起您的《古船》来,还是为它的厚重所折服。请你谈谈《古船》创作是怎样萌动、发生的?
  • 黑暗中的毒花纹
  • 黑暗 在题为《我需要的七》的诗集中,作者孙夜非常密集地描述了自己对于黑暗或夜晚的特殊体验。与大部分当代诗人不同的是,“黑暗”一词在孙夜的那里,既无意识形态方面的喻指,也不是作为生活的负面状态而出现。它是一个盛器,作者用它来装载全部的忧伤;它还是一个衣架,可以挂上那些属于白天的织物;
  • 艰难痛苦的艺术蜕变——评关仁山长篇小说《麦河》
  • 读完《麦河》之后。脑海中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关仁山在小说中关于苍鹰虎子两次蜕变的传神描写。在“生命的黑洞”这一节,关仁山借助于盲人白立国之口,对于虎子的两次蜕变过程进行了形象的描述:
  • 南翔小说论——从《海南的大陆女人》到《女人的葵花》
  • 一 从事小说创作二十多年来,南翔在艾学上一直有着自觉的追求,有着清醒的认识。在喧嚣与骚动的当代文坛,南翔从容淡定,对自己的文学世界他有着坚定的信心。南翔所有的小说中都存在着一个无处不在文人语境。作为南翔小说文人语境的重要有机构成,作品风格细腻,叙述张弛有度。小说人物,
  • “新红颜”:诗写的自觉与批评的自觉——序《新红颜写作及其争鸣》
  • 一直活跃在当代诗坛,紧密追踪诗歌发展态势的诗人、评论家李少君、张德明二君,敏锐地把捉到网络一博客时代青年女性诗歌写作已成为一种潮流,涌现了一个有实力的诗歌创作群体.她们的创作也呈现出新的艺术倾向,于是及时地对这一诗歌现象加以命名,试图通过理论的界定和阐释,
  • 韩寒们的文艺生活:评《独唱团》
  • 把“PARTY”译成“独唱刚”,韩寒们太有才了。 这一命名确立了一种关系:个性化、离心状态与集体性、凝聚力的对峙与融合。韩寒复数的形成,再次提醒评论界,“80后”的文艺生活已成为当代文化中的一种方式,一种特征,并且是文艺青年生活质量的标志,他们正通过文学媒介产生互动,
  • 韩寒:新世纪知识谱系中的深度索解
  • 将韩寒作为发展了近十年光景的“新世纪文学”,而非仅仅“80后文学”的个案人物,是因为在韩寒身上不仅有青春文学的重要特征,还有着其他“80后”写作者所没有的与社会,公众的密切联系。如果说新世纪前中期围绕韩寒的争议主要由其个人和文学写作的叛逆与顽劣性质而来的话,近年来围绕韩寒的博客与挑起的论争,网络、媒体则开始了有关他“意见领袖”、
  • 大同文化·乐活文章--纪念钱锺书百年诞辰
  • 一、钱锺书:才子、昆仑、英雄 钱锺书(1910-1998)学问渊博,著述宏富。知钱深者、尊钱重者如汤晏更誉他为“民国第一才子”.舒展誉他为“文化昆仑”,汪荣祖誉他为“横跨中西文化之文史哲通人”。1984年我在北京拜访钱先生。亲聆教益,多年后写了《文化英雄拜会记》一文,
  • 革命与“乡愁”——《红旗谱》与民族形式建构
  • 在40-70年代的当代文学建构过程中,“民族形式”是一个反复提及但却并没有受到应有重视的问题。人们常常把注意力放在与阶级议题相关的“工农兵方向”、“英雄人物”、“典型’、“新人”以及‘礼会主义现实主义”等问题上,而认为“民族形式”不过是这些超越性意识形态问题的点缀性装饰,正如“形式”一词通常被理解为“内容”的装饰物那样。但是,
  • “现代性”想像与文化衍变
  • 在讨论20世纪以来中国文学与文化的衍变时,我们都不能忽略目前尚在展开的现代化进程。中国文学从“古典”走向“现代”的踪迹,一定程度上可以把它看作是中国现代语境演变的产物,或者说视之为在文化“现代化”追求过程中的的一种逻辑性展现。如果立足于这个视点,我们就不至于忽略问题的“特定性”,也才能避免论述中出现泛泛宏论。
  • 文化视角与童年立场——当代西方儿童文学研究中的文化批评
  • 一、文化批评在当代西方儿童文学界的兴起 20世纪七、八十年代,一场以“文化研究”命名的理论旋风在西方学术界兴起并迅速传播开来,它在许多学科内所引发的研究范畴、方向、方法与价值等的重新厘定.导致了一个被称为“理论纷战”(theory wars)的学术年代的出现。
  • 丁玲与《讲话》的精神关联
  • 在丁玲本人和许多研究者看来,1942年5月延安文艺座谈会的召开和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以下简称《讲话》)的发表,使其思想“脱胎换骨”、“革面洗心”。在次月召开的批判王实味的大会上,她对自己在整风学习中所产生的“回头是岸的感觉”作了如此描述:“回溯着过去的所有的烦闷,
  • 文学教育与大学的文学传承
  • 一 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是取得了伟大成就的三十年。这辉煌成就的取得固1然有多方面的原因,但不可忽视的一个重蛋原因,就是作家进入大学带来的文学传承的良性循环。在民国教育中,许多作家都曾有过大学教学的履历,像胡适、周作人、鲁迅、郭沫若、茅盾、叶圣陶、郑振铎、徐志摩、闻一多、梁实秋、
  • 嬗越:理论与批评的界限——评王干《废墟之花:朦胧诗的前世今生》
  • 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一直活跃在文坛上,且热衷于不断抛出文坛新闻活题的王干.在其敏捷而跳跃的思维引领下,用郜元宝所引用苏童的评价来说,就是“王干一直在‘转身’”,从文学批评到文化批评,再而是语言学方面倡导繁体字要求废除简化字的言论,他开阔的学术视野和他所操持的灵活多变的理论风格,使得他本身就已成为一种文化现象,
  • 文艺的发展方向与多样化发展——周扬对社会主义文艺发展规律的探讨
  • 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指出的:“一个民族想要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文艺理论家周扬在推进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发展的过程中是相当重视文艺理论建设的。我们清理周扬这方面的思想,对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理论是有价值的。
  • 约翰·契佛对王蒙新时期创作的影响
  • 新时期的王蒙,谈得最多的是美国文学。约翰·契佛、杜鲁门·卡波特、海明威、约瑟夫·海勒、麦卡勒斯、福克纳——这些风格各异的作家都吸引着王蒙的目光。而在这些作家中,王蒙最喜欢的,是契佛。他多次谈到对契佛的喜爱:“一九七九年,我陆续读到约翰·契佛的《再见吧,弟弟》《绿荫山强盗》,
  • 现代化进程与当代工业题材小说
  • “工业题材小说”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的特殊地位与中国近现代以来对现代化的想象与期待密切相关。工业化是现代化的物质基础和进步保障,工业化带来的物质文明和繁荣景象,成为不同文化背景、不同经济传统的民族、国家选择现代化道路的根本动力和直接目的。1840年的鸦片战争是西方工业文明与中国古典农耕文明的一次激烈碰撞,
  • 生活与功用:论中国诗的文化性格——从发端处说起
  • 中国诗的发端即为中国文化的发端。所谓的发端,在时间上是指东汉王朝结束以前,直到先秦,乃至于更为遥远的原始时代,这一过程包括周文化传统的形成与解体,以及其后继承这一传统的先秦原始儒家的诞生;进入两汉时期之后,伴随经学之兴衰,先秦原始儒家最终被“重铸”为正统的文化。
  • 不合时宜的探究——吴宓文学道德观的现代意味及其尴尬境遇
  • 作为学衡派的领军人物,吴宓极为重视文学与道德的密切关系.几乎到了每言文学必涉道德的程度,以致同时代学者温源不无调侃地评论道:“你常常搞不清他是在阐释又学问题呢,还是在宣讲道德。”因此,从一开始起,吴宓的文学道德观就饱受“道学”、“迂腐”之讥。而对于“五四”新文学阵营来说,尽管早已将文学定位为思想革命的工具,
  • 1949—1956:新中国美学理论的统识
  • 新中国成立之初,美学界面临的首要任务便是建立与国家意识形态相一致的美学理论,即将马克思列宁主义美学理论确立为美学研究的“元理论”。新中国美学理论的统识是在知识分子思想改造的历史背景下进行的。新中国实现重新统一后,由于“我国的知识分子,大部分是从地主阶级或资产阶级家庭出身的”.
  • 失败的“故事新编”——评苏童的《碧奴》
  • 苏童在《碧奴》(重庆出版社,2006)一书中,用唯美细腻的笔触重述了孟姜女哭长城这个古老的传说,家喻户晓的孟姜女在苏童的书中成了美丽而爱哭的碧奴。如果考察并确认他书写的谱系归属,这种创作实践当属于故事新编体小说。
  • 写字楼的空间意义
  • 在高楼林立的都市中,写字楼是标志性景观。写字楼群往往占据着都市最显赫的地段,各抱姿势,展现一派雍容华贵的气象:大堂金碧辉煌、电梯高速便利、工位整洁私密,大楼四周则绿地环绕,幽静而闲适。然而随着继续深入.在第一印象背后,人们会发现相反的情形:正像竞相攀高的楼宇几乎封锁了蓝天一般,
  • 严歌苓小说的婚恋叙事——以《小姨多鹤》为中心
  • 2008年出版的长篇小说《小姨多鹤》无疑是严歌苓的又一力作,受到读者的广泛好评。《小姨多鹤》主要讲述的是日本遗孤竹内多鹤十六岁因战乱被卖到东北一家成为传宗接代工具,组成畸形家庭后的几十年人世沧桑。作为婚恋叙事的要素之一,身体是严歌苓关注的一个焦点,但是其他作家的“身体”常常和“欲望”联系在一起,
  • 自然是文学最适宜的表达——胡冬林《野猪王》的生态写作价值
  • 从文明的角度来看,人类社会每前进一步,无不伴随着对自然的开发利用,在相当一段时间里,由于人类的过度开发和不合理利用,导致了自然生态的失衡.环境问题由此产生。文学作为人类思想和行为的追问者,无法回避对这一问题的呈现和表达,但问题是,我们还能回到现场去吗?我们将如何呈现和表达?吉林作家胡冬林给出了有力的回答。
  • 人心的“锻炼”——读郝炜短篇小说《锻炼》
  • 说到小说对于人性世界的挖掘表现,就必须注意到我们的文学界长期以来形成的某种观念误区。那就是,只要一说到小说中人性,就意味着只是对一种人性恶的探究与表现。好像只有专门写人性的恶,才能体现出对于人性世界的挖掘抵达了相当的深度。似乎,一旦小说触及到人性的善,就会显得特别肤浅。其实,这是一个很大的观念误区。
  • 探觅真爱的精神含量——读高君小说近作
  • 最近,读了高君2010年发表的两篇小说新作:《幸福生活》和《郁达夫的情书》。我们可从中看出高君对小说创作艺术的执着探索,还可以看出,他正在拓宽的艺术页面,以及小说人物所涵盖的人文意蕴。无论是从题材的广度上,还是从刻画人物的深度上,我们欣喜地看到了作家与作品一同成长的丰富。更值得注意的是,
  • 重写的狂欢 重读的愉悦
  • 文学重写是一种普遍的现象。作为一种历对性行为,重写体现后人对前人或接受或认同或揶揄或搏斥的态度,显露此文本对所有前文本的引用、改写、戏仿、混成、扭曲、误读、翻译、评论、描写和综述等等。广义的重写泛指一切文本转换形式,在理论层面上与互文性概念互为代名词。狭义的重写特指文学重写,即对经典文本的回归和重新书写,
  • 人与世界命运的深沉忧思——钟正林长篇小说《山命》读后
  • 《山命》(作家出版社2010年版)是第一部直面汶川大地震的长篇小说,作者钟正林,一位倔强的川西北作家,历时二年多,终于完成了这部长约30万字的地震小说。摆在面前的《山命》,黑底白字的封面显示出凝重,在书名“山”“命”两个大字的外缘,隐现出各半青铜色线条勾勒的面具,似是蜀地远古图腾的象征,带着一丝神秘,一线寄托。标为地震小说的《山命》,其实也是一部寄寓深远之作。
  • 人世万象的情爱万花筒——评陈奕纯的长篇小说《七段爱》
  • 陈奕纯的长篇小说《七段爱》(大众文艺出版社,2009年版),出版以来,引起了读者和评论界的广泛的关注,这部作品堪称一具人世万象的情爱万花筒,其真正的思想和艺术内涵有待于深入挖掘。
  • 幻象式对蹠运动——一种文学发展模式
  • 文学的发提历程时常显出变幻莫测、纷纭复杂的面貌,文学的神秘意蕴与灵感的神异出没,更使文学现象扑朔迷离、令人劳解。然而,悠久而深厚的文学传统所昭示的模式和形态特点,却为揭示文学发展的规律和内在本质提供了简比的方式和脉络线索。本文认为.在文学发展中所形成的一种“幻象式对蹠运动”模式.殊为值得关注。
  • 消费文化背景中的《山楂树之恋》
  • 生产者张艺谋 众所周知,张艺谋早已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人名,而一个极具号召力的品牌。当然.“张艺谋品牌”并非一蹴而就。据制片人张伟平说,《有话好好说》之前,尽管张艺谋电影已经在国际上获得多个重要奖项,但未能成为品牌,当时人们看电影还是看明星脸,而大多数投资人也是此种想法。因此,
  • 当代中国影视文化转型与发展策略
  • 在全球化、数字化、信息化、产业化的进程中,形成了一个全新的文化生态环境,同时也为中国当代影视文化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和严峻挑战。伴随着现代社会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我国已经开始步入了全面电子化的信息时代。由于影视技术的不断改善以及与新媒体间的激烈竞争,人们对影视产业的综合竞争力与整体水平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
  • 中国艺术珍品·吴昌硕书画
    文学研究的范式、边界与媒介(欧阳友权)
    新世纪十年长篇小说四论(贺绍俊)
    新世纪十年:中篇小说论要(孟繁华)
    短篇小说·生活图谱·代际差异——新世纪文学十年观察之三(洪治纲)
    “复调”与“复式”:新世纪十年报告文学观察(丁晓原)
    2000年:一个时间点的分野——兼论“革命历史叙事”在新世纪十年文学中的衍变(张勐)
    “苦难”中的现实精神——新世纪底层文学的乡村叙事(李蓉 朱宇峰)
    历史书写的困境和可能——《古炉》三人谈(杨庆祥 杨晓帆 陈华积)
    保持“浪漫”是人类对于成长悲剧的本能反抗——从“古船”到“高原”的文学对话(张炜[1] 张丽军[2])
    黑暗中的毒花纹(格非)
    艰难痛苦的艺术蜕变——评关仁山长篇小说《麦河》(王春林)
    南翔小说论——从《海南的大陆女人》到《女人的葵花》(朱永富)
    “新红颜”:诗写的自觉与批评的自觉——序《新红颜写作及其争鸣》(毕光明)
    韩寒们的文艺生活:评《独唱团》(张芙鸣)
    韩寒:新世纪知识谱系中的深度索解(孙桂荣)
    大同文化·乐活文章--纪念钱锺书百年诞辰(黄维樑)
    革命与“乡愁”——《红旗谱》与民族形式建构(贺桂梅)
    “现代性”想像与文化衍变(徐国源)
    文化视角与童年立场——当代西方儿童文学研究中的文化批评(方卫平[1] 赵霞[2])
    丁玲与《讲话》的精神关联(秦林芳)
    文学教育与大学的文学传承(李宗刚)
    嬗越:理论与批评的界限——评王干《废墟之花:朦胧诗的前世今生》(初清华)
    文艺的发展方向与多样化发展——周扬对社会主义文艺发展规律的探讨(凌晓蕾[1] 熊元义[2])
    约翰·契佛对王蒙新时期创作的影响(朱静宇)
    现代化进程与当代工业题材小说(于文夫)
    生活与功用:论中国诗的文化性格——从发端处说起(陈向春)
    不合时宜的探究——吴宓文学道德观的现代意味及其尴尬境遇(孙媛[1,2])
    1949—1956:新中国美学理论的统识(史磊 王确)
    失败的“故事新编”——评苏童的《碧奴》(朱崇科 李淑云)
    写字楼的空间意义(许苗苗)
    严歌苓小说的婚恋叙事——以《小姨多鹤》为中心(徐杨)
    自然是文学最适宜的表达——胡冬林《野猪王》的生态写作价值(马季)
    人心的“锻炼”——读郝炜短篇小说《锻炼》(王春林)
    探觅真爱的精神含量——读高君小说近作(陈晓雷)
    重写的狂欢 重读的愉悦(张晓红)
    人与世界命运的深沉忧思——钟正林长篇小说《山命》读后(周逢琴)
    人世万象的情爱万花筒——评陈奕纯的长篇小说《七段爱》(詹明欧)
    幻象式对蹠运动——一种文学发展模式(朱丽娟[1] 赵沛林[2])
    消费文化背景中的《山楂树之恋》(柴莹)
    当代中国影视文化转型与发展策略(孔朝蓬)
    《文艺争鸣》封面

    主管单位:吉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吉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张未民

    地  址:长春市自由大路509号

    邮政编码:130021

    电  话:0431-85643867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9538

    国内统一刊号:cn 22-1031

    邮发代号:12-99

    单  价:13.00

    定  价:15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