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新世纪文学语言的“地方性”问题
  • 作家在文学创作中运用语言的能力主要体现在语言的审美性方面,语言审美性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地方韵味”。这一点在20世纪以来的中国文学中一直是被作家所重视的。早在“五四”时期刘半农就认为‘贯言”是文学最美、最感动人的语言,他在《瓦釜集》代自序中说:“大约语言在文艺上,永远带着些神秘的作用。我们作文作诗,我们所摆脱不了,
  • 茅盾文学奖与当代文学史现场
  • 从1982年第一届茅盾文学奖评选,到2011年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的尘埃落定,茅盾文学奖(后文简称“茅奖”)已经走过了近30年的风雨历程。此期间,在社会多元发展、经济转型,审美观念变迁等诸多因素制约下.中国文学日益从中心向边缘滑落。作为文学体系重要组成部分的‘茅奖”其‘轰动效应”虽难比往昔,但鉴于长篇小说作为国家文学实力的特殊标志、作家茅盾在新文学史上的崇高地位,以及该奖项评奖委员会的权威,“茅奖”毫无疑问地成为中国当代文学的最高奖项之一。
  • 中国经验下的乡土另类叙事——评刘震云长篇小说《一句顶一万句》
  • 延津的吴摩西本来是卖豆腐的老杨的二儿子,13岁的时候因为丢了羊,发着高烧被父亲打了三皮带满头血疙瘩被赶出家门,睡在有狼的旷野里,被剃头匠老裴拯救,开始自己艰难的一生。吴摩西最初名为杨百顺。改名是因为衣食无着,被天主教牧师意大利传教士老詹收做徒弟,改杨百顺为杨摩西,后来连姓都一并改了,叫吴摩西。让我们自然想起阿Q。
  • 句内:“分享艰难”的一种方法——论刘醒龙《天行者》
  • 不知是因为太过钟爱、景仰民办教师这一群“当代最伟大的民族英雄”,还是因为当年的“现实主义冲击泼’辉煌、炫目得让人不由自主地追怀和沉湎。时隔十七年后,刘醒龙扩充《凤凰琴》,写成了长篇小说《天行者》。弱势群体的辛酸故事总会让人唏嘘,弱势群体如果还是“最伟大的”,他们的故事就会越发地让人动容,歌颂这样的一群人,
  • 从1到9还可能更多——诗与我们的生活
  • 一、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 人也是动物。但自从人把自己命名为“人”,开始以万物的灵长、宇宙的精华自居之后,再说到动物时,就专指人之外那些有呼吸的生灵了。人将它们安排到了动物界。自那以后,就不能再说人是动物了。可人又的确是动物,不过有区别而已。但人与动物的区别,并不像人想象的那样、或者人期待的那样泾渭分明。相反,倒是人类经常十分尴尬地发现,很多时候自己离动物没多远,自己和动物,
  • 晚期桐城“文”观念的“旧”中之“新”——中国新文学“前史”研究之一
  • 一 1936年7月11日,时任上海光华大学文学院院长的钱基博为其所著《现代中国文学史长编》第四版写了‘增订识语”,里边有一段话很值得留意:此次增订,有郑重申叙而为原书所未及者三事:第一、疑古非圣,五十年来,学风之变,其机发自湘之王闽运;由湘而蜀(廖平),由蜀而粤(康有为、梁启超),
  • 论沈从文悲悯中的“新”与“旧”
  • 沈从文为英译本《湘西散记》作序时对香港重印《散文选》做过这样的评述:“这四个性质不同,时间背景不同,写作情绪也不大相同的散文,却像有个共同特征贯穿其间,即作品一例浸透了一种‘乡士陛抒情诗’气氛,而带着一份淡淡的孤独悲哀,仿佛所接触到的种种,常具有一种‘悲悯’感。这或许是属于我本人来源古老民族气质上的固有弱点,又或许只是来自外部生命受尽挫伤的一种反应现象。
  • “剪辑”成诗:沈从文的这些时刻
  • 后面这几首诗,不是我的“创作”,它的真正作者是沈从文,虽然沈从文没有有意识地写成诗的形式。沈从文不以诗成名,却从开始创作时即写诗,在大学课堂上讲新诗,发表系列的诗人诗作评论。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一九四九年精神崩溃之后的恢复过程中,他把特定时期的身心状态写成三首极长的诗篇,既是自我分析、抒发,也是借以自我疗救的形式。由此可见他的生命与诗的深刻关联。
  • 梁实秋反卢梭心理动因刍议
  • 卢梭,“作为西方浪漫主义文学先驱者,他的名字曾吸引了五四新文学作者,人们称他为‘真理的战士,自然的骄子’,把他视为浪漫主义文学的‘伟大的代表’,加以亲近和仿效。他对中国新文学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1]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围绕卢梭,发生过一场著名的论战。论战起因于梁实秋1926年相继发表了《现代中国文学之浪漫的趋势》、《文人无行》、《卢梭论女子教育》等批判新文学、贬抑卢梭的文章,鲁迅当即以卢梭捍卫者的姿态予以反击,
  • 论李长之文学批评的理论体系
  • 李长之对中国现代文学批评的贡献是多方面的,他既有卓越的批评成就,又有系统的批评理论。他的批评成就与他成熟的批评理论、自觉的批评意识、坚定的批评立场具有密切关系。学术界对他的批评理论虽然有所研究,但对其理论体系的整体把握尚有不足。根据《李长之文集》收集的论著,李长之直接论述文学批评的论文就有30多篇,广泛涉及到批评的性质、批评的课题、批评的标准、批评的方法、批评的价值等根本问题,构成了完整的理论体系,是中国文学批评史上的宝贵理论财富。
  • “80年代”文学:历史对话的可能性——“路遥与‘80年代’文学的展开”国际学术研讨会纪要
  • 第一场录音记录(张书群整理)时间:201l年6月11日上午8:30-12:00刘禾(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首先,发言人主题发言后,大家再集中讨论,这非常好。其次,从路遥的角度进入来看当代学界,批评界对路遥的评价不是很高。但是,路遥的作品曾经产生很大的轰动。程光炜老师提议办这个学术研讨会的主要目的是让大家集中起来对路遥作品进行深入的探讨。
  • 重审“90年代文学”:一个文学史视角的考察
  • 关于“90年代文学”,学界和批评界已谈论日久,但一些基本的文学史问题仍然有待廓清。尤其是,在现今越来越多的文学史写作中,关于此一阶段的若干知识大量存在着明显的语焉不详,或表述中各自的大相径庭。基于这一问题,本文试图在文学史范畴中重新审度一下这一历史概念,其所涉及的时空内涵、运变逻辑和总体特征,以期引起大家更深入的关注与讨论。
  • 网络小说中的民族国家想象
  • 一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民族主义潮流狂飙突进,特别是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亿万青年的生活方式网络化,民族主义情绪也愈加日常化,一些涉及中外纠纷的事件,可能迅速发酵膨胀为网络舆情事件,并且向现实生活扩散。而网络小说中的民族主义情绪也成为显著辨识特征之一,成为网络小说意识形态的组成部分。
  • “8O后”文学与网络的双向互动
  • 一、“青春写作”与网络的同步成长 1982年,“针算栅”当选为《时代》周刊的“年度人物”,仅仅24年以后,网民成为《时代》周刊“2006年度人物”封面。美国《时代》周刊对此解释说,社会正从机构向个人过渡,个人正在成为‘新数字时代民主社会”的公民。因此,我们的年度人物是互联网上内容的所有使用者和创造者。用这样一个历史跨越来回顾中国互联网的发展,
  • “80后”与“90后”:网络一代审美趣味的流变与生成
  • “80后”与“90后”的青春成长期与网络相伴而生,在与网络互动中,网络思维方式已然嵌入这一代人,可以说“80后”与“90后”是真正的网络一代。而网络作为目前社会发展、价值构建与艺术生成的时代动力,其‘平等共享”、“虚拟真实”、“狂欢互动”等精神引发了“80后”与“90后”对传统价值观念的挑战和冲击,提供了逃离或偏移主流意识形态的空间,其审美趣味宣告出文化断裂的声音,
  • 文学网站的历史沿革
  • 世纪之交,在中国民众自发涌起的互联网文化的潮声中,文学网站是最绚烂的乐章,它最终定格在新世纪世界文化主潮的节拍上——电子阅读,这一次中国抢在了时间前面,在全民互联网覆盖率上超出了世界平均水平一大截,相比欧美等发达国家毫不逊色。试想,如果没有数万家文学网站先后长达十多年坚持不懈的努力,没有步步深人人心,
  • 大众与知识人的现代角力——浅谈孟繁华的文化研究
  • 孟繁华有研究文学史的功底,不会限于某一时段单论问题,他著文论道,小处细致,大处开阔,论说收放自如。编选关键词及文学读本,颇有眼光。论说大众文化,自有其独到之处。其学与问,可以宽、厚二字喻之。宽厚本属道德及修养范畴的语词,若用到学问这一层面上来,可略引申为选题论事不问贵贱、不分等级,行文不怨不怼、不嗔不恚,等等。细观之,其文章实有狭隘所不能明达的豁达潇洒之气。
  • “铸性”的批评与思想的魅力——孟繁华的文学评论风格简论
  • 读过孟繁华先生的文化评论与文学批评文章的人,大多都会情不自禁地被他蕴涵在文字中的激情与智慧所感染,他的文章豁达洒脱,不刻板沉闷,也不轻浅浮泛,就是那么富有诗性而又掷地有声地敲击着阅读者的心性之门。他讲述自己对文学的梦想与期盼,有意无意间把这种梦想与期盼变成了许多人共同的思虑。作为当代十分活跃的文学批评家,他有鲜明的人本主义立场及价值观,并用洋溢的才情赋予了学院派研究以一种独特的精神气度。
  • 政治、文化与文学——评孟繁华的文学批评与文学史观
  • 在当前的文学界,孟繁华教授无疑是最为活跃的当代文学批评家和当代文学史家之一。既然是文学中人,我们对孟繁华的评论就要从作为共性的文学批评家和文学史家的视角开始,来理解他在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中的学术价值。同时,在这种共性的学术价值探讨中,寻找到一条专属于他的学术道路。我们相信,对这一类问题的研究,足以丰富后来者对这个时代的文学批评家和文学史家的序列性理解。
  • 一个理想主义者的看护和守望——关于孟繁华的当代文学研究
  • 说到底,孟繁华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在日常语境中,孟繁华是风趣、快乐、率真的,但在学术语境中,他却是峻急、沉毅而谨严的。在谈到“左翼文学”与“底层文学”这一话题时,孟繁华说:“我对左翼文学充满了憧憬和怀念。当下文学更多的是‘物’的迷恋和炫耀,是白领趣味的彰显和生活等级的渲染。我们在当下文学中已经很难再读到浪漫和感动。而左翼文学的最大特点可能就是它的浪漫精神和理想主义,
  • 心事二则
  • 读书的心境 读书有境界,古今大师时贤有过无数体会和经验。这些体会和经验都正确无比,但真正能达到那种大境界——比如王国维的境界,那是何其困难!他说的三种境界是经历之后的了然于心,是读书的真体会。这不仅需要澹定的心情、不灭的信念和对知识的膜拜.同时更需要通过读书建立起的独立的精神世界,不为世风左右的人格力量。因此,做个读书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 铁凝近作的三维立体式叙事
  • 铁凝于2009年一口气推出四篇短篇小说,2010年又推出短篇小说《1956年的债务》。这些作品发表后即受关注,一是小说发表后即获奖项,如《伊琳娜的礼帽》获首届郁达夫短篇小说奖,《1956年的债务》获第九届《上海文学》奖。二是网上的评说很多。但是我们也不难发现,在正式期刊上发表的对这些作品的评论文章却不多,这可能是由于铁凝身份的特殊使对铁凝作品的研究成为一个颇为敏感和复杂的问题,
  • 葛水平论:气场美学与复调思维
  • 葛水平从事多种文体的创作,戏剧、诗歌、散文、小说,这在中国当代作家中是不多见的。出版散文集《心灵的行走》、《今世今生》,诗歌集《美人鱼与海》、《女儿如水》,小说集《喊山》、《守望》、《陷人大漠的月亮》、《官煤》等八部。在四种文体中,她最晚从事小说创作,然而让她享誉文坛的也正是小说。她被看成是‘次器晚成”的作家,“出遭’不久,便获得了第四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
  • 剥离生命的真实内核——阎连科对生命的拷问
  • 阎连科以写“苦难”走人文坛,这是他的生活经历使然。在黄土地上成长起来的阎连科,青少年时期过多地体会了农民物质生活的艰辛,以及他们时时刻刻感受到的精神上的屈辱。他长时间地沉浸其中,很难自拔,他的《情感狱》,作者自己强调不是自传体小说,但是,这部小说显然投入了作者过多的真情,在情节上它可能不是自传体,
  • 非日常性写作与“70”—代的精神气息——李浩小说论
  • 李浩出生在20世纪70年代初,是一个敏感者、观察者和思考者。李浩是寂寞的,寂寞的不仅仅是他两本小说集,更为寂寞的是一种无人能够透彻理解的属于20世纪70年代生歌者的沉痛之音。作为同时代的阅读者,读到李浩作品的时候,他已经出版了第一部小说集《谁生来是刺客》,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李浩出版了他的第二部小说集《侧面的镜子》。
  • 穿越苦难的阴霾——关于乔叶笔下的“底层叙事”
  • 作为“70后”的主力作家之一,乔叶也注重写底层民众生活的作品,但她并未局限底层生活的苦难与艰辛的书写,而是着力透过苦难勘察人性的奥秘,表现人性的美好。因此她的作品超出了一般“乡下人进城”的叙事模式,把城乡的巨大差别投射到人物的内心世界,表现农村人的身份焦虑、都市情结以及被都市接纳后的欢欣。我以为,乔叶的这些作品克服了当下普遍存在的“苦难焦虑症”,触摸到了底层民众的灵魂世界,是值得予以讨论探究的。
  • 寻求富人的精神救赎之路——评哲贵的“信河街”系列小说
  • 自2005年下半年开始,经历了追忆童年生活和关注民工生存两个阶段写作后的哲贵将创作的中心转到温州的富人群体上,并以此为原发点写下了‘信河街”系列小说。《陈列室》、《刻字店》、《决不饶恕》、《雕塑》、《安慰》、《金属心》、《责任人》、《住酒店的人》、《牛腩面》等中短篇小说在《人民文学》、《收获》、《当代》等重要文学期刊发表后,引起诸多关注。“信河街”以及‘信河街”的富人们在这一系列小说中颇有意味地展示着。
  • 盛华厚绘画作品
  • 江南之春
  • 新世纪文学语言的“地方性”问题(王光东)
    [新世纪文学研究]
    茅盾文学奖与当代文学史现场(吴景明)
    中国经验下的乡土另类叙事——评刘震云长篇小说《一句顶一万句》(程革)
    句内:“分享艰难”的一种方法——论刘醒龙《天行者》(翟业军)
    [诗性评论]
    从1到9还可能更多——诗与我们的生活(薛卫民)
    [文学史论]
    晚期桐城“文”观念的“旧”中之“新”——中国新文学“前史”研究之一(李振声)
    论沈从文悲悯中的“新”与“旧”(杨姿)
    “剪辑”成诗:沈从文的这些时刻(张新颖)
    梁实秋反卢梭心理动因刍议(宗先鸿)
    论李长之文学批评的理论体系(刘月新)
    [当代文学建构]
    “80年代”文学:历史对话的可能性——“路遥与‘80年代’文学的展开”国际学术研讨会纪要(张书群[整理][1,2])
    重审“90年代文学”:一个文学史视角的考察(张清华)
    [当代视野]
    网络小说中的民族国家想象(康桥)
    “8O后”文学与网络的双向互动(江冰[1,2])
    “80后”与“90后”:网络一代审美趣味的流变与生成(田忠辉[1,2])
    文学网站的历史沿革(马季)
    [当代百论]
    大众与知识人的现代角力——浅谈孟繁华的文化研究(胡传吉)
    “铸性”的批评与思想的魅力——孟繁华的文学评论风格简论(白杨)
    政治、文化与文学——评孟繁华的文学批评与文学史观(张大海)
    一个理想主义者的看护和守望——关于孟繁华的当代文学研究(胡玉伟)
    心事二则(盂繁华)
    铁凝近作的三维立体式叙事(周雪花)
    葛水平论:气场美学与复调思维(吴玉杰)
    剥离生命的真实内核——阎连科对生命的拷问(冯炜)
    非日常性写作与“70”—代的精神气息——李浩小说论(郭艳)
    穿越苦难的阴霾——关于乔叶笔下的“底层叙事”(翟文铖[1,2])
    寻求富人的精神救赎之路——评哲贵的“信河街”系列小说(孙良好 吕强)

    盛华厚绘画作品
    江南之春(盛华厚)
    《文艺争鸣》封面

    主管单位:吉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吉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张未民

    地  址:长春市自由大路509号

    邮政编码:130021

    电  话:0431-85643867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9538

    国内统一刊号:cn 22-1031

    邮发代号:12-99

    单  价:13.00

    定  价:15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