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叙事中的民族伦理与冷战思维——从白银帝国到金融体系
  • 作为贵金属,白银是中国古时主要的流通货币;现代以后,新的货币形式出现以后,白银已在日常生活中退出我们的视线,成为“不在场”的贵金属。幼时读《水浒》,但凡小说中出现几十两、几百两的银两赠予场面,心里都会惊呼。这是对白银在当下生活中“不在场”所造成的稀缺感的心理回应。
  • 杂色斑斓、诡秘阴晦的浮世绘——新世纪第一个十年(2001-2010)都市小说一瞥
  • 我们不妨先从作家陈希我的《补肾》开首的一个场景说起。在各个城市遍地开花的所谓“高尚小区”里。一个生活安稳、举止体面的商人不经意间发现对面楼里有人持续不断地在窥探他,
  • 文学理论与大国学术
  • 居于热闹中心、被簇拥的孤独是世间最大的孤独,而文学理论的尴尬遭际策应并诠解了这种孤独,印刷机喋喋不休的轰鸣正好使文学理论再也听不到自己的呼喊。我们谈论文学理论实际上是在谈论关于拯救的故事,虽然铺天盖地的论文、专著、授课、立项、讲座、奖励上演着貌似惊人的繁华,单就数量在世界上的确会排到不错的位次,但中国文学理论的真相却是歉收。大国学术的评估指标不在于是否汗牛充栋,而在于其锋利思想最终的穿透厚度。
  • 孤儿?孽子?野孩子?——战后台湾小说中的父子家国及其裂变
  • 2005年以来,我们曾经在《当代作家评论》、《文艺研究》、《南方文坛》等重要杂志上开辟了“重返八十年代”的栏目,对20世纪80年代文学研究的问题、边界和方法作了一些初步性的探讨。这项工作,是当代文学“历史化”的前奏和铺垫。众所周知,中国现代文学在80年代的兴起,逐渐成为一个相对成熟和高水平的学科方向,根本的原因来自它的“古典文学化”。也就是,不单把现代文学看作是一种活动的历史,同时也把它看成是一个可以稳定下来的历史现象,可以按照研究古典文学的方式,对之进行长时期的资料收集和积累,进行大量和丰富的具体作家作品研究,然后在此基础上,最后把现代文学变成一种有历史来路、前后传承和看得清楚(吴福辉教授语)的文学史现象。在我们看来,当代文学史的研究,在进行初步的问题、边界和方法的探讨之后,应该向着“现代文学化”的目标前行。中国当代文学虽然具有自身历史的独特性,但是不可能脱离与现代文学、古典文学的血脉联系而存在。在漫长的历史链条上,当代文学也许只是现代文学、古典文学发生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环节,它是无尽止的中国文学历史道路的一个小小的驿站。重建当代文学与现代文学、古典文学之间的历史关联,在学理上逐步完成相对完整的叙述,使当代文学不仅是一个可批评的对象,同时也是一门历史脉络和看得清楚的学问,这一长期、繁琐和细致的研究工作,需要研究当代文学史的同仁的共同努力。本栏目面向海内外,面向所有关心大中华意义上的中国当代文学史的研究者,每期采取由相关学者组稿、并以研究专辑的形式陆续推出。栏目前将署上组稿教授的名字,以示对其辛勤工作的尊重和感谢。显而易见,这种试图将当代文学史研究“学问化”的尝试肯定问题不少、难题不少,敬请各位同行给予指导。本期推出的是“台湾小说研究专彝羊’’。
  • 剩余的时间——论童伟格的抒情写作
  • 自新文化运动以来,当西方现代小说被引人中国,且被视为现代文最重要的体裁。在小说史的内部或外部,不只中国既有小说的型态、其功能与意义被检讨。尔后也引发了关于小说叙事的重要争辩:如果说对西方人而言小说是现代人的史诗(卢卡奇语),那对一向缺乏史诗的中国而言,是不是重新建构一个未曾有过的传统(如普赛克所言),以响应国族叙事的功能需求?那自鲁迅、沈从文以来的抒情小说,在延续抒隋诗的技术与功能之余,是否也以它们自己的方式来负载‘觋代人的史诗”——现代中国人的灵魂的探寻?在台湾的脉络里,自白先勇的《台北人》、陈映真的《我的弟弟康雄》、朱天文的《荒人手记》、骆以军的《遣悲怀》以降,不乏抒情小说丰碑。
  • 马华小说与台湾文学
  • 一、“在台马华文学”的发展谱系 从1950年你末以来,海外年轻华裔学子来到台湾完成大学和研究所学业,为台湾高等教育带来一股新气象。其中又以马来西亚(含马来亚、英属婆罗州的沙巴、沙捞越)地区学子在台深造期间,投入创作,发展文学事业,最值得注意。随着这些马来西亚的文艺青年参与或组织文学社团,出版刊物、发表各文类作品、获得重要文学奖项、出版作品集,并展开马华文学的批评和论述,其长期累积的庞大生产与文学效应,
  • “80年代”文学:历史对话的可能性——“路遥与‘80年代’文学的展开”国际学术研讨会纪要之三
  • 第三场录音时间:2011年6月12日上午8:30-11:30杨庆祥:首先请河南大学的李建立老师发言。李建立(河南大学):近年的当代文学史研究有这样一种现象:就是把1990年代以来文学遭遇的困境归结为1980年代形成的文学观念作用的结果。这种说法有其具体可感的根据,
  • 朱光潜美学的现代主义色彩及其思想来源
  • 一直以来学界把朱光潜的学术追求看作带有古典主义意味的研究,把其美学思想当成古典主义美学理论,即使朱光潜晚年提到他心仪的思想家和美学家是尼采,他们也往往从中读出某种古典的或希腊理性主义的意味。而实际上,朱光潜美学思想的精髓或真义在于其丰富而深刻的现代性特征。20世纪之初,王国维提出中国文艺的发展必须重视‘感性的直观’并大力介绍叔本华、尼采等人的现代主义美学和文艺理论思想,但他囿于当时的文艺创作情势和理论介绍的局限而没有深入地探讨这一问题。到了20世纪20年代初,
  • “移情”、“分离”、“无形功利”:周作人小说理论的当代阐释
  • 周作人在他的翻译小说《红星佚史》(1907)序言中,提出了一种新的文学理念:“移情”为主要功能(“主”),其他教化作用为次要功能(“客”),把小说的“移情”作用提高到—个前所未有的高度。1923年,周作人发表《文艺上的宽容》一文,文中提出了“宽容原则”,
  • 从“多余的诗”到“多余的人”——重识《一个和八个》诗案与郭小川的诗学命运
  • 任何一个时代,能够浮出历史地表的人肯定是能代表时代精神高度的人。后人如果不是本着一种平等情怀,而是站在时过境迁的历史之果上去鄙视乃至搁置前人,那肯定是一种狭隘的自赏与成见。而成见是不可能成为知识的,甚至连意见都谈不上。从这样的态度出发,对于郭小川,我们就得本着一种求真的关怀去对待他。何况郭小川又是那么特殊的一个人呢?
  • 鲁迅的高度与新时期文学的限度
  • 关于鲁迅,我同意对他进行这样的价值定位:鲁迅是与孔子同等重要却比孔子更具现代意义和民族精神的资源,这是已然走在现代化路上的中华民族无上宝贵的资源。回顾鲁迅研究近百年历程,尽管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我们总难免不犯类似阿Q的错误,那就是用未庄的标尺丈量未庄以外的世界,用我们自己的视界框定鲁迅的世界,用自制的标尺丈量鲁迅,用先置的意图索解鲁迅。以国人耳熟能详、妇孺周知的《孔乙己》为例,孔乙己悲剧的批判所向从来都被无可置疑的逻辑锁定在早已不存在的封建科举制度、早被取而代之的封建教育制度、早已风光不再的封建思想或文化等因素。一句话,从来都是被锁定在人之外的制度、文化、社会等外在因素,而不是人自身。但鲁迅“立人”的核心思想、鲁迅“国民劣根性批判”的启蒙知识分子角色的独特定位,甚至鲁迅自己关于《孔乙己》“旨在描写一般社会对于苦人的凉薄”的阐释同样耳熟能详,但在解读《孔乙己》的课堂上全被选择性遗忘,视若无物。阐读者即便为了体制批判的需要而连带批判孔乙己的酸腐灵魂,也不会调转方向对准“一般社会’’中个体的灵魂,更不会调转矛头对准自我、对准自我冷漠亦且麻木的看客灵魂举起手术刀。如此这般,一代代国民尽管熟悉孔乙己就像熟悉自己一样,但与当年成亨酒店里那一拨拨酒客的灵魂并无实质性等差,同样干着先给苦人以苦痛,再从苦人的痛苦中谋取快乐的看客的勾当,其灵魂冷硬如冰如铁。如此熟读鲁迅的文学作品已经全然背离了鲁迅的期待。而这样的例证实在是不胜枚举。因此,王富仁先生在20世纪80年代初提出的“回到鲁迅那里去”、还原鲁迅的课题其实才刚刚开始,我们面前的路还很长,很长。它需要一代代热爱民族也热爱鲁迅的知识分子不断变化着各种各样的方式、方法、视角,甚至以超越常规的方式、方法、视角去阅读鲁迅、阐释鲁迅。
  • 世纪回响:从“铁屋子”里的呐喊到“黑铁公寓”的出走
  • 对于中国现代文学而言,20世纪初‘撕文化运动”和20世纪70年代、80年代的“思想解放”,是非常重要的两个转折点。因为这两个时期,在中西方文化巨大撞击的相似时代背景下,中国发生了重大而急遽的社会变革,由此而导致的两个时代先后发生的“文化暴动”与“艺术突围”“’,直接催生了20世纪中国文学的不同新质。作为分别处在新旧文化交替的两个不同时代的文化先锋,鲁迅和王小波各自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开辟,重启了20世纪中国文学的新篇章。他们在迥然相异的两个时代文本里所表现的相似时代原型意象、主要人格及其关系特征和文化批判精神,使得20世纪中国文学的批判现实主义精神得以一脉相承。在当代中国作家中,王小波的文化批判和精神高度最接近鲁迅,他们的文学精神正启迪着新一批文化觉醒者思考和开创‘撕千年文学’的伟大梦想。
  • 试论当代先锋作家对鲁迅的接受
  • 一、作家:文学传统的承担者 文学传统总是由作家的文学思想与文学创作表现出来,并且往往是为作家所自觉意识,并能从作家那里得到确认的。鲁迅对于中国现代作家的影响毋庸置疑,萧军、萧红、胡风这些人,都可以说亲炙师教。但在1949年以后,情况有点复杂,有学者说:‘新中国成立后的文坛,鲁迅的价值一直被文人认可。但他的影响真正落实在文本上的还是在八十年代之后。”“’1984年,西北大学鲁迅研究室编辑出版了一本《当代作家谈鲁迅》,1986年还出了续集,收集的基本上是马烽、王汶石、刘绍棠、鲁彦周、
  • 鲁迅的艺术世界里“人兽平行”叙事传统及其流变
  • “五四”是中国几千年文明史上首次发现、重视和呼吁人之存在的重要历史时期。钱理群早就注意到鲁迅等启蒙主义者对人的强调和阐释是与自然和兽相并置的:“鲁迅及同代知识分子都充分肯定了:作为有生命的自然存在物,人与自然之间,人与兽之间,存在着本性上的相通与一致。这就是说,人在本性上就具有原始的自然力、生命力,存在着原始的兽欲(食欲、情欲等)。这种认识构成了本世纪‘人的觉醒’的重要方面。”
  • 独语的,世界的——鲁迅《野草》英语接受的启示
  • 鲁迅可以说是中国现当代文学中最有世界影响力的作家。根据笔者的调查,其作品在海外传播的时间、范围、规模、影响,都是目前其他中国现当代作家很难超越的。以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中国现代文学与文化”资源中心为例,在约有四百多人的中国现当代作家群中(包括港台、海外华人作家),唯有鲁迅是以专辑的形式呈现。由此可以看出,鲁迅确实已经不仅仅是“民族的”,
  • 诗心和童心——关于儿童文学及《半岛哈里哈气》
  • 这将是一个持续性的儿童文学研究专栏。我们希望,儿童文学研究以一种显眼的方式出现在《文艺争鸣》这样一份重要的文学研究刊物上,对于这一向来不大起眼的研究领域来说,将会是推进和提升其学术发展的一个新的契机。
  • 颠覆还是绵延?——再论《小孩月报》与中国儿童文化的“现代启蒙之路”
  • 近年来,随着中国学界对“晚清社会”、‘传教士与中国现代化’等相关议题的研究不断深入与拓展,《小孩月报》这份创办于1875年的基督教儿童刊物,渐渐开始从时间的尘埃中走进研究者的视野“’。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从历史学、新闻传播学、文学等角度的研究,都不约而同地强调了《小孩月报》对中国儿童观念、儿童文学的现代化发生所具有的启蒙和示范意义,
  • 另一种规训——作为教育故事的杨红樱童书
  • 早期儿童文学诞生于社会对儿童实施规训的需求,直至今天,上述显在的教育意图仍然牢牢地寄居在这一文体之内。在此过程中,人们对于儿童规训本身的概念以及规训方式的理解也在发生变化。当既有的文学规训意识和话语越来越趋于消极和失效时,许多当代作家在致力于探寻通往积极意义上的儿童社会规训的另一种更合理也更有效的文学路径。
  • 温暖的情怀与冷艳的气质——评《一坛猪油》与《浮生》
  • 在中国当代女作家中,60年代出生的迟子建与70年代出生的朱文颖无疑是两个标志性的人物,前者是中生代女作家的杰出代表,后者则是新生代女作家的佼佼者。因为人生经验、审美趣味、艺术修养以及小说观念等方面的不同,二人的小说在思想追求和艺术风格上均具有强烈的反差性。迟子建的小说善于从平凡的人生中挖掘与呈现善良美好的人性,她对生活的观察与表达有着人文主义和理想主义的色调,因而读者总能被她小说中所蕴含的温暖的情怀所打动。朱文颖的小说则更为时尚和新锐,
  • 人神共游 史诗同构——评格绒追美的长篇新作《隐蔽的脸——藏地神子秘踪》
  • 近年来,阿来、范稳、达真等作家以藏地文化、历史为书写对象的小说,凭借独特的文化内涵、丰厚的精神资源、史诗性的品格以及对藏地历史的奇妙想象,为中国当代文学贡献了崭新的文学经验与文学维度。而格绒追美的长篇小说《隐蔽的脸——藏地神子秘踪》又在这方面给我们带来了新的惊喜。这部小说延续了以藏地为书写中心的史诗化写作风格,不但以极为本真的语言和朴素的情感对自然、信仰、神性等藏地特有的原初历史、文化元素进行了极为真切的表达,而且以独特的历史想象与叙述方式表达了对现代性冲击下边缘文化生存状况的深刻认识和历史反思。
  • 纠缠在艳羡与拒斥之间——20世纪中国农村题材长篇小说中的“坏女人形象”叙事研究
  • 波伏娃在《第二性》第一卷的扉页上引用了毕达哥拉斯的一段话:‘有一个产生了秩序、光明和男人的好本源和一个产生了混乱黑暗和女人的坏本源。”“看来把女人与‘馄乱”、‘黑暗”和‘坏’’联系起来的是一个世界性的话题,
  • 女性形象的文化悖论——1990年代女作家笔下的“淑女”与“荡妇”
  • 在1990年代女性文学中,‘荡妇’形象在某种程度上受到了肯定,而“淑贸’形象在某种意义上却遭到了质疑。在现代汉语词典中,‘荡妇”是指行为放荡、不检点的女人,“淑女”是指美好的女子。而事实上在人们的日常话语中,‘荡妇”是指性行为放荡的女人,主要指超越了传统的性道德规范和性角色约束的女人,
  • 对两种“对话”论的三维思考——文艺批评领域和阅读研究领域中“对话”理论对比分析
  • “对话”理论在文艺批评和阅读研究两个领域中对应的是两套完整的框架体系,每种理论在各自的领域都有极其重要的影响,其提出都引起了热烈的回应和广泛的关注。我们试图对这两种理论从背景及主张、相同之处和相异之处三个维度进行对比。如将这两种“对话”理论结合起来,必然会为文学批评提供更全面的视角,给文本的阅读和欣赏带来更多的发现。
  • 论文艺创作中“言”和“意”的矛盾问题——由魏晋南北朝文论思想展开
  • 魏晋南北朝时期是一个对文艺创作积极反思的时代,是一个文论思想极其繁荣的时代,文论家就文艺性质、文体特征、创作心理、创作方法等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提出了诸多深刻的见解。就心意与言语的关系而言,这是文艺创作必然会遇到的一个重要问题。简单地说,就是怎么把心中之意表现出来,但在具体的文艺创作实践中,这个问题又显得相当复杂。
  • 伯仲之间 轩轾难分——两种西方文学理论教材比较
  • 20世纪西方文艺理论众多、层出不穷,有“批评世纪”(ageofcriticism)之称;与此同时,相应的文学理论教材也是百花齐放、斗丽争妍。限于篇幅,
  • “融入野地”的生态理想——张炜小说中的生态意识
  • 生态批评是20世纪90年代兴起的“一种在对环境负责的精神中探讨文学与自然环境之关系的批评”。生态的原意为生命体的生存状态。从人文视野出发,其内涵为:“人适应环境的方式,人与环境相互作用协调发展的关系,人与自然、人与社会共处的生存状态,包括自然生态、社会生态和精神生态等层面。”作为一种文学和文化批评,生态批评的主要任务就是探讨人类与自然的关系,揭示自然生态危机产生的原因及其背后隐藏的精神生态危机。
  • 农耕文化视阈下的阜阳民间剪纸艺术
  • 安徽阜阳地区是我国著名的“剪纸之乡”,剪纸是当地比较流行的一种民间艺术,每逢年节庆典、婚丧嫁娶、婴儿满月、老人寿庆等活动,人们都喜欢悬挂张贴剪纸作品来烘托气氛。阜阳民间剪纸题材丰富,形式多样,风格淳朴古拙而不失精巧,热烈而不失典雅,蕴含着丰富而独特的农耕文化内涵。这种丰富而独特的农耕文化的形成主要来自三个方面:其一,阜阳地区地处淮河中游,有着悠久的农耕历史,
  • 解构美国华裔男性的刻板形象
  • 在连续七代人的时间里,美国白人主流社会通过各种方式,尤其是通俗文化,把华裔男性再现为阴阳怪气、缺乏男性气概的弱势族裔。透过电影镜头的再现,华裔的刻板形象得到不断地加深和强化。美国华裔一直生活在自我否定、自我蔑视和人格缺残之中。这种文化间际性的生存现实,使赵健秀醒悟到美国华裔文化身份书写的紧迫性,坚决投身于文学书写、文学评述和亚裔文学选集的编撰。他致力于通过写作改变美国华裔的现状,消除主流话语中被歪曲的华裔形象,书写华裔自己的神话和英雄传统。
  • “心到乐起,琴人合一”——钢琴演奏中情感表现的美学思辨
  • 著名钢琴演奏家,音乐教育家赵晓生先生曾总结道:‘钢琴是一种技巧性很强的乐器,也被称为‘乐器之王’,‘音乐王冠上的明珠’。其种种特点,决定了它在乐器中的特殊地位。它既能发出雷霆万钧之声势,又能描绘涓涓细水之意境,有着其它乐器不可比拟的优越性,是唯一的一件可与整个交响乐团相比拟、相对应、相抗衡的独奏乐器。”他认为,对于钢琴演奏而言,要依赖于心境与灵魂的体验,进而达到将音乐自然地化为演奏者的全部心境与整个灵魂的境界。对于一名好的钢琴演奏者来说,钢琴演奏作为形象思维的一种载体,
  • 王子恺漫画作品
  • 叙事中的民族伦理与冷战思维——从白银帝国到金融体系(王侃)
    [新世纪文学研究]
    杂色斑斓、诡秘阴晦的浮世绘——新世纪第一个十年(2001-2010)都市小说一瞥(王宏图)
    [大家争鸣]
    文学理论与大国学术(林超然)
    [当代文学建构]
    孤儿?孽子?野孩子?——战后台湾小说中的父子家国及其裂变(梅家玲)
    剩余的时间——论童伟格的抒情写作(黄锦树)
    马华小说与台湾文学(高嘉谦)
    “80年代”文学:历史对话的可能性——“路遥与‘80年代’文学的展开”国际学术研讨会纪要之三(李雪[1] 崔秀霞[整理][2])
    [文学史论]
    朱光潜美学的现代主义色彩及其思想来源(王洪岳)
    “移情”、“分离”、“无形功利”:周作人小说理论的当代阐释(韩洪举)
    从“多余的诗”到“多余的人”——重识《一个和八个》诗案与郭小川的诗学命运(符杰祥 张尔蒹)
    [当代百论]
    鲁迅的高度与新时期文学的限度(曹禧修)
    世纪回响:从“铁屋子”里的呐喊到“黑铁公寓”的出走(杨荷泉)
    试论当代先锋作家对鲁迅的接受(黄江苏)
    鲁迅的艺术世界里“人兽平行”叙事传统及其流变(首作帝)
    独语的,世界的——鲁迅《野草》英语接受的启示(刘江凯)
    诗心和童心——关于儿童文学及《半岛哈里哈气》(张炜)
    颠覆还是绵延?——再论《小孩月报》与中国儿童文化的“现代启蒙之路”(陈恩黎)
    另一种规训——作为教育故事的杨红樱童书(赵霞)
    温暖的情怀与冷艳的气质——评《一坛猪油》与《浮生》(吴义勤)
    人神共游 史诗同构——评格绒追美的长篇新作《隐蔽的脸——藏地神子秘踪》(吴义勤 王秀涛)
    纠缠在艳羡与拒斥之间——20世纪中国农村题材长篇小说中的“坏女人形象”叙事研究(程革)
    女性形象的文化悖论——1990年代女作家笔下的“淑女”与“荡妇”(王璐[1] 刘丽英[2])
    对两种“对话”论的三维思考——文艺批评领域和阅读研究领域中“对话”理论对比分析(刘桂玲[1] 杨忠[2])
    论文艺创作中“言”和“意”的矛盾问题——由魏晋南北朝文论思想展开(陈洪娟)
    伯仲之间 轩轾难分——两种西方文学理论教材比较(金永平)
    [当代视野]
    “融入野地”的生态理想——张炜小说中的生态意识(曹长英)
    农耕文化视阈下的阜阳民间剪纸艺术(胡飞)
    解构美国华裔男性的刻板形象(牟为姣 邹丽丹)
    “心到乐起,琴人合一”——钢琴演奏中情感表现的美学思辨(张雯雯)

    王子恺漫画作品
    《文艺争鸣》封面

    主管单位:吉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吉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张未民

    地  址:长春市自由大路509号

    邮政编码:130021

    电  话:0431-85643867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9538

    国内统一刊号:cn 22-1031

    邮发代号:12-99

    单  价:13.00

    定  价:15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