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本刊启用在线投稿系统
  • 本刊自2010年1月起已启用在线投稿系统,网址是:www.zgyw.org.cn。该平台是本刊唯一网上投稿平台,原接收电子稿件的信箱已不再接收稿件,投稿人使用该投稿平台投稿后,可不再寄送纸本稿件。为保证稿件得到及时处理,已邮寄纸本稿件的投稿人,请在线补交电子版本,
  • 《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出版
  • 增加单字600多个,共收各类单字13000多个。增收词语3000多条,共收条目69000余条。增补新义400多项,检查修订了有关条目的释义。根据学理和语言使用的实际,调整了一批异形词的主副条。在保持原有词类标注体系的基础上,对少数词的词类标注做了修订。配合释义增补近百幅古代器物方面的插图。
  • 汉语连-介词的来源及其语法化的路径和类型
  • 本文所谓连-介词是指能够兼做并列连词的介词,汉语的连研词至少有四个来源:(1)伴随义动词“和、跟、同”等;(2)使役义动词“唤、教”;(3)给予义动词“与、给”;(4)同位结构“我两个”中的数量词“两个”。文中描述了这四类连-介词语法化的动因和路径,归纳了它们语法化的三种类型;对相关的语言现象进行了具体的考证和解释;结合论题,对语法化的普遍规律进行了一些概括和说明。
  • 山西、陕西沿黄河地区汉语方言第三人称代词类型特征的地理分布与历史层次
  • 山西、陕西沿黄河地区南段人称代词“他”读上声与“我”、“你”同调,存在类推牵引关系。中段“他”读阴平与“我”、“你”不同调,不存在类推牵引关系。北段阴平与上声单字调合流,“他”与“我”、“你”也不存在类推牵引关系。存在类推牵引关系的南段地区属中原官话。不存在类推牵引关系的中段、北段地区属晋语。本文依据近代文献及跨语言比较的资料,分析沿河地区第三人称代词的历史层次。
  • 敦煌《毛诗音》残卷里直音注的特点
  • 敦煌《毛诗音》残卷P3383里的直音注有两个特点:(一)为数不多,对反切注的比率较小,(二)直音注里“同声直音”较多,即直音字的声符多与被注字相同。直音注在S.2729里为数更少。本文因而对敦煌《毛诗音》假定甲、乙两个祖本,还假定一个蓝本,据此解释:甲祖本把蓝本的普通反切和直音按自己采用的独特结构原则改换为新式反切,只留存了“同声直音”;留存的理由当是“同声直音”写在卷子背面就容易认识表面被注字的缘故。乙祖本则把这些直音也都改换为新式反切了;P3383属甲祖本系统,S.2729则属乙祖本系统。
  • 论汉语反身词的重复现象
  • 汉语的“自己”在语言类型学上是一个异数:时而在论元位置当照应词,时而在状语位置当焦点算子,甚至盘据左缘结构扮演言谈照应词的角色。本文指出这种善变性格其实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面向:亦即“自己”可重复出现形成两类特殊句式:一个属述谓用法,促成如“阿Q啊,自己很会照顾自己”的话题句;另一个属量化用法,促成如“自己犯了错,自己处理”的条件句。上述现象我们统称为反身重复,并将“自己”分析为受各类算子约束的变项,而非一般的照应词或反身状语。本文进而指出反身词与原位疑问词的通性与个性。此外,本文也希望通过反身词角色的地图,以形式手段凸显汉语分析性在语言类型学上的特殊地位。
  • 双音化的名词性效应
  • 汉语词类的“名动包含”说和“新动单名双”说对现代汉语的词类面貌有很强的解释力。现代汉语有一大批双音节的动词通过语义的“转指”形成了同形的双音节名词,其中有一些还发生了内部结构的“重新分析”。本文分别描写和讨论了这些现象,认为这都是现代汉语共时系统里“名动包含”和“动单名双”这两个基本事实导致的语法效应,尤其是一些原来为“状中”结构的动词变成“定中”结构的名词,难以用语法关系来解释,双音词名词性的吸引力才是根本解释。最后,附带讨论了古人的“词类意识”问题。
  • 语序选择与语序创新——汉语语序演变的观察和断想
  • 本文将传统所说的语序演变离析为“语序选择”和“语序创新(语序演变)”,指出以往所揭示的汉语语序演变多为语序选择,汉语史上严格意义的语序创新殊为罕见。造成这种情形的主要动因可能是标准语或官话方言语法结构的扩散,以及北方非汉语对汉语的影响。
  • 上古汉语议论语篇的结构与特点:兼论联系语篇结构分析虚词的功能
  • 本文分析了上古汉语议论语篇的语篇结构,认为联系语篇结构才能更好地分析一些虚词的功能,指出议论语篇中常见的“夫”和“今”可以分析为话语标记,“夫”主要用于引入说话人或文本作者的观点,作为议论的前提;“今”主要用于引入事实,这个事实往往是需要加以议论的论题。“夫”和“今”的功能都与语篇结构密切相关。本文还分析了上古汉语议论语篇的一些常见特点,包括链式话题结构的使用、比叙述文体更多地使用排比句、使用某些特定的虚词等。
  • 中国语言生活的时代特征
  • 中国语言生活具有如下一些重要的时代特征:“双言双语”的语言生活初步形成;虚拟语言生活快速发展;中国“语言地图”在快速改写;快速的城市化进程急需语言规划;国内国外两个语言大局需统筹兼顾。准确把握、深入认识这些语言国情,处理好语言关系,管理好语言生活,有效提升公民语言能力和国家语言能力,最大限度地发挥语言产业对社会经济的推动作用,履行好国际语言义务等等,是国家语言规划的重要任务,也有许多崭新的学术课题。
  • 释“额手”“额手称(相)庆”“以手加额”
  • 《红楼梦》第九十九回里有“正申燕贺,先蒙翰教,边帐光生,武夫额手。”这么一句,在三种带注释的《红楼梦》里都把其中的“额手”注释为“以手加额”。此注不知何所据。我们查阅了把“额手”作为词目的六种词(辞)典,其中五种的注释均为“以手加额(表示庆幸)(以示敬礼)”,措辞这么雷同一律,可谓无巧不成书。
  • 庆祝《中国语文》创刊六十周年学术研讨会在北京举行
  • 庆祝《中国语文》创刊六十周年学术研讨会于2012年6月4日在北京举行,近七十位学者参加了会议。
  • ZHONGGUO YUWEN STUDIES OF THE CHINESE LANGUAGE July, 2012 Abstracts of Major Papers in This Issue
  • 《中国语文》封面
      2010年
    • 01

    主管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

    主  编:沈家煊

    地  址: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政编码:100732

    电  话:010-85195373 65125849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78-1949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53/h

    邮发代号:2-46

    单  价:9.00

    定  价:5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