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幸运的武松
  • 这些年来,我每隔三四十天就回一次老家,除了春节、清明节这两个传统的节日是回乡的“规定动作”外,我回乡的“自选动作”全是我哥给定的。可以自豪地说,在往老家跑这件事上面,我比我的好兄弟黄骥强多了。
  • 开馆日
  • “《印度的世界——美国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馆藏印度文物精品展》在山西博物院开展,127件(组)从公元2世纪到20世纪初的印度文物亮相太原。” 朱青星期六中午去钢琴班接孩子时,在阅报栏看到这段新闻,已经开展二十多天。朱青想起上次参观博物院,儿子看到网络上红极一时的商代青铜器鹗卣——“愤怒的小鸟”——的时候,又惊又喜的样子;妻子流连在徐悲鸿临摹的敦煌壁画前,在心里一笔一画模仿,不愿意离开。这次“印度的世界”主题展,让他陷入了美好的遐想。
  • 初冬的早晨有些冷。清晨的太阳远远地守在地平线上,融化初雪,在地面上投射出淡黄色的反光。阳光仍旧是微弱的,划过凛冽的空气,像一柄未经开刃的宝剑,歪歪扭扭地沿着某条预设的路线,最后总算是到达了山峦的地面。马赛在被窝里,蜷成~团,却感受到了这种奇怪的感觉。几天的时间里,他所居住的山脉逐渐被寒冷所笼罩了。
  • 会飞的父亲
  • “我想和你说说我老爸,可以吗?”委婉、央求,这是童丰收的语气,他拿不准能得到什么答案,怔怔地看着那个人,手指关节处酸酸的,像是被灌进了稠稠的原油,而他的手指就是不通畅的管道。桌子底下的手,l肖十肖地伸了伸。
  • 在现实之上飞翔的现实
  • 意大利作家皮兰德娄写过一个短篇小说《橄榄油坛子》,小说的大意是:一个财主家今年橄榄丰收了,要榨成橄榄油,做了一个新坛子,但是新坛子被人打坏了,裂了,财主请当地一个著名的工匠来补坛子。这个工匠技术高超,他发明了一种胶水,能把坛子补得和新的一样。可是他拘泥于自己的技艺,从里到外进行修补,最后却把自己困在坛子里出不采了。对于所有的写作者来说,我们跟工匠一样,也讲究自己的技艺,讲究自己的想象,这其实就是一种文学的现实与想象。如果你只基于自己的原则,自己的规矩,或者说只注重想象而忽略现实,就有可能把自己弄到坛子里面。每个作家从一开始都会遇到这个问题:在创作中如何把想象与现实很好地结合起来?现实看上去如此丰富,如此令人感动,就像是一片富饶的土地。可是如何耕作,如何播种施肥。以及如何收获,其实并不是信手拈采的。文学从来都不等同于现实本身。
  • 会飞的父亲
  • 每过一段时间,我父亲就会从树脂一样黏稠的生活里离开几天,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我母亲大约也并不知道。她只会用短促的语调回答我们:“不知道,不管他!”如果当时,她正头痛或者正不耐烦,就会咬住牙齿,用出些恶狠狠来:“他飞走啦!不管他!他最好死在外面,让狗吃了,让猫吃了!”
  • 关于同题小说与想象力
  • 虚构是古老的。文学的最初具有强烈的虚构性质,无论是《山海经》《周书》《荷马史诗》及古希腊戏剧,虚构根深蒂固.其合理性不辩自明,不容置疑。正如,玛格丽特·尤瑟纳尔强调文学是记忆、生活、历史片段、阅读中得来的材料以及幻想和梦的结合体;纳博科夫则认为,好的小说都是好神话,大作家本质上是“大魔法师”;而巴尔加斯·略萨更为坚决,他说作家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说谎者”,文学本质上是在说谎,虽然在说谎的过程中道出的恰是我们一向“遮遮掩掩的真情”。——我们看到,作家们以各自个性的方式强调了文学(尤其是小说)的虚构功能,强调了“想象”在文学中的作用。可以说,没有一个伟大的作家会轻视想象,反而他们会强调想象力是艺术创作的重要“诞生地”,由此,艺术得以获得生长.
  • 会飞的父亲
  • 父亲站在梯子上。 父亲穿着胶皮雨鞋,戴着一顶旧草帽,壁虎一样直直地贴在梯子上。雨浙浙沥沥地下了一夜,院子里的积水经过太阳照晒,变得明晃晃的,像是铺了一地碎玻璃。西屋外头的水池里,父亲托人从新疆买回的牛蛙,受到雷雨的惊吓,“哞哞”地叫了一整夜。刚才,母亲到西屋抱柴火的时候,发现牛蛙的一只眼睛变成了红色,她原以为自己眼花,探着身子凑到跟前,仔细看了半天才发现,原来牛蛙的眼睛流血了。
  • 会飞的父亲
  • 那天下午,我的父亲飞过一片小树林的时候,左臂被刮破了,他忍着疼降落在云树村。他的身体还介于人身和鸟身之间,他还没能完全轻盈起来。 我的父亲在云树村养伤,遇到了我的母亲和我。那时候,我刚刚出生。我竟然一边啼哭一边冲他摆手,我摆手啊摆手,我还扭动着小屁股,踹着小腿,我的小鸡鸡翘翘的,冲着他撒尿。那是一个圆满的弧线哪。母亲的眼睛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忧伤的雾纱。父亲愣住,他决定不走了。
  • 会飞的父亲
  • 张小文小心翼翼地将崭新的飞机模型夹在胖嘟嘟的胳膊下,然后眯起眼睛,无比陶醉地舔了一口手中那杯炒冰凸起的尖儿。此时的他当然不会想到,在大约十分钟(或是二十分钟)后,透着樱桃色的冷饮将和胡同出口处臭水沟里的泥混在一起,他的飞机模型也会在那儿一同坠毁。
  • 在树丛中坚持生长的刘东衢
  • 江苏省是著名的文学大省,文学名家大家层出不穷,如果拿树林来形容那种壮观的景象,一点也不为过。对于生活在那一片树林中的刘东衢而言,他要在大树底下成长起来,就得付出加倍的努力。而我们今天看到,他的确在努力地生长,缓慢而又从容,这种默默坚持、不事张扬的写作,是我比较欣赏的。
  • 修理工
  • 早先,人们的设计欠妥,思考不长远,计划也不周密。不过这也不能责怪他们,谁都是从过去时代走过来的,站在现在,正确的理由千百个,但若置于当时的环境下,我们便不能批评那种浅薄与短见,拿孙百川的话来说:我要是知道后来的事,我傻啊,我那么做。
  • 小说的承载
  • 如果小说想承载一点什么,哪怕就那么一点点,就注定它不轻松了。好比人这一辈子,但凡想做点小事,都不轻松。养儿抚女的,轻松吗?上班、投资、说亲攀故、看病,都伴随着丝丝缕缕的沉重。因为人。因为人这辈子注定是画不成一个标准的圆的。画着画着,路线就走偏了,不规整了,与那个完美的圆之间永远差距着,缺失着。人总奢望着有一种东西能填补它,古往今来,从而诞生了一篇篇或明或暗,或平仄或仄平的作品。
  • 让我永远陪伴你
  • 四年前的一个清晨,我的生活发生转变。 那天,父亲忧心忡忡地站在房子中间,搓着手。他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晚上便了几次血……”我和妈妈迅速对视一下,我相信,就在那一刻,妈妈和我一样,已经预感到我们的世界将要改变。“便血?一定是便秘引起的吧?我说让你多喝水……”妈妈含糊其词地说。“不知道啊,我想可能是吧……”从父亲的口气中可以听出,最好是便秘的缘故。“还是快去医院做个检查吧。”我建议。
  • 无尽藏
  • 我理想中的大地应是无尽藏的。在潞江坝,我见识到了无尽藏的原始森林、次生林、天空和河流。在这之前,关于这块大地只是通过知识性的介绍稍微了解了一些。知识性的介绍往往无法真正表达一个地域,但我必须运用这些知识性的表述,至少是作为自己的一个支撑点,诸如这个山脉叫高黎贡山山脉,对面的那个山脉是怒山山脉,两个山脉之间的大河是怒江,流过潞江坝子的时候被更名为潞江。除了知识性之外的一些东西,我需要直接体验。当我直接而热切地体验着当时于我而言是纯粹的陌生之地时,我看到了高黎贡山这边的大地被绿意萦绕,也即被大地的丰饶所充盈,而怒山山脉那边的大地被一种浑黄的颜色所充斥。
  • 动物随笔
  • 鹰 一只在鸡群长大的鹰失去了飞翔能力。人绞尽脑汁企图让它重新飞起来。把它扔向天空,它扑腾着翅膀跌下:捉来黄鼠狼,它竟然在鼠屁浓烈的恶臭中坐以待毙。那本来应是鹰的猎物啊!绝望的人将其抱到高山悬崖,一掷而下,奇迹发生了:急速逼近的死亡割断了昔目卑琐环境的温情、留恋和惰性,死亡令它重获自由和飞翔的能力。死亡的恐惧、求生的欲望和飞翔的欲望。
  • 新《豹诗典》
  • 山鬼与坐骑 扑朔迷离的事物往往比清晰者更具生命力:解不透的谜就像一些故弄玄虚的女人,其实她们本来就未必有答案。 《楚辞》里大致有六处提及豹子,但没有详细描绘。《山鬼》是《九歌》的第九篇,“九九归一”的巧合,暗示了《山鬼》具有的阴极而返阳的趋势,也是《九歌》中悲情之最。屈原描述一位多情的山神满怀喜悦赶赴与情人的约会。因山路险阻,到达约会地点时情人已经离去,山神因而怅然若失,满结愁绪。革命的索引派认为这是体现了屈原渴望为朝廷出力而遭到了冷遇。并不朦胧的事情,一经索引,豹子皮与裸体,就扯淡了。
  • “七0后写作与先锋文学”研讨纪要
  • 郭艳:今天我们开始“七。后与经典化——鲁28系列学术研讨会”的第~场讨论,内容围绕“七。后写作与先锋文学”展开。我们知道,以“代际”来考察作家往往为人所诟病,但中国近三十年社会急遽变革,从这种变革带来精神结构裂变的角度,代际划分有着文化身份与精神共同体的意味。中国当下纯文学写作尤其是期刊写作的主力是中青年作家,或者可以说主要是大批的七。后作家。期刊写作在某种程度上延续着中国当代文学的写作根脉。由此,梳理七。后写作与前代文学流派和现象的文学史传承关系成为一种必然。请大家从自己的切身感受来谈谈七。后写作与先锋文学的关系。
  • 还乡记
  • 窗外落下了乙未年的第一场雪,道路上,楼前楼后的空地上,甚至树枝上,高高低低都满是雪,踩上去,发出嘎嘎吱吱的脆响。露天停放的汽车上也积了厚厚一层,只剩下了背风一边的窗户裸在风里,反射着车内方向盘的冷光。有谁用手指在汽车的前脸儿上画了浅浅的一个“心”形和深深的“love”,让这落雪的寒冷的日子也生出了脉脉的暖意。天还没有放睛,赶早的人们并没有缘分目睹玉树琼枝碧蓝天的盛景,传到微信圈里的照片,自然就少去了更多的点赞和惊叹。
  • 午后莲花落
  • 清泉石上流 流水是可以往上的,在双马杆 流水去了一趟秋天,又回来 躺在一块石头上小憩
  • 明亮的季节
  • 我惊讶—— 满目疮痍这样静穆无畏 你去了哪里,醉鬼们去了哪里 时间总是与我们开着冷冷的玩笑 真快呀,寒风一吹,整个世界就倾斜 那些妖娆的花,纷飞的叶
  • 侯立远·作品欣赏
  • 侯立远:一九六八年出生于浙江乐清,早年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现为《求是·红旗文摘》艺术顾问。作品发表于《美术》《新美术》《美术报》等百余种专业刊物,画作被BIG SHOT、GESHAN、美国彼岸艺术学会、中国保利艺术博物馆、刘海粟美术馆、浙江博物馆、台湾国父纪念馆等艺术机构收藏和推广。
  • 格兰特·伍德
  • 格兰特·伍德:美国著名画家。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美国绘画,出现了一种区域主义的趋势,摆脱欧洲学院派与写实绘画的束缚,从美国民俗艺术与地域文化出发,孕育出乡土观念的绘画,描绘出艺术家自己所看到的新世界。格兰特·伍德即为美国中西部地区的区域主义运动的三位主要人物之一。他的很多绘画作品都逼真地描绘了故乡爱荷华州的平民和农村景象。画作《美国哥特式》是一幅使格兰特·伍德真正开始成名的作品,被誉为“二十世纪标志性的绘画形象”。
  • [小说]
    幸运的武松(李约热)
    开馆日(杨遥)
    (潘伟嘉)
    [想象力]
    会飞的父亲(刘建东)
    在现实之上飞翔的现实(刘建东)
    会飞的父亲(李浩)
    关于同题小说与想象力(李浩)
    会飞的父亲(孟昭旺)
    会飞的父亲(左小词)
    会飞的父亲(吕漪萌)
    [一推一]
    在树丛中坚持生长的刘东衢(陈集益)
    修理工(刘东衢)
    小说的承载(刘东衢)
    [散文]
    让我永远陪伴你(小七)
    无尽藏(李达伟)
    动物随笔(玄武)
    新《豹诗典》(蒋蓝)
    [专栏]
    “七0后写作与先锋文学”研讨纪要(郭艳)
    [诗歌]
    还乡记(飞廉)
    午后莲花落(尹马)
    明亮的季节(路亚)
    [插图]
    侯立远·作品欣赏
    格兰特·伍德
    《青年文学》封面

    主管单位:共青团中央

    主办单位:中国青年出版社

    主  编:李师东

    地  址:北京东四12条21号

    邮政编码:100028

    电  话:64465228 64465892

    电子邮件:qnwx@sohu.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0573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238/i

    邮发代号:2-899

    单  价:8.00

    定  价:9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